*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7 14:51:06

李偉才 救地球不是走飲管的層次

我們都大概記得,人生第一個與環保有關的洗腦電視廣告有句金句:「地球先生病咗喇,佢會唔會好返呢?」事隔三十年,天氣只有一年比一年熱,不用科學家出聲,你和我都感受得到。李偉才最新著作《生死時刻——對抗氣候災劫的關鍵十年》,以踏實的數據告訴大家地球先生真的病入膏肓,他再悲觀,也希望能盡最後一分力挽救人類的未來。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現年63歲的李偉才,畢業於香港大學物理系,早年對氣候議題深感興趣,最廣為人認識的大概是他是香港第一代天氣先生——代表天文台發放天氣資訊。他以筆名李逆熵撰寫過很多科幻小說,也推出過大量科普著作,來到近年,他開始透過著作喚醒人們對氣候變化的關注,最新作品《生死時刻——對抗氣候災劫的關鍵十年》更有如最後通牒。現年63歲的李偉才,畢業於香港大學物理系,早年對氣候議題深感興趣,最廣為人認識的大概是他是香港第一代天氣先生——代表天文台發放天氣資訊。他以筆名李逆熵撰寫過很多科幻小說,也推出過大量科普著作,來到近年,他開始透過著作喚醒人們對氣候變化的關注,最新作品《生死時刻——對抗氣候災劫的關鍵十年》更有如最後通牒。


說「關鍵十年」,絕無誇張,李偉才最熟悉數據,他將「十年」的定義娓娓道來:「聯合國氣候變化專家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過往每隔幾年發表報告,講述全球暖化的嚴重性,本來下次應該是2022年,但專家覺得刻不容緩了,於是去年十月特別在仁川開會,重申將以往定下的2度警戒線,下調至1.5度。」這2度、1.5度是說來話長,但身為地球人,必須要知。2015年舉行的全球氣候峰會,專家及各國代表同意需限制地球平均溫度升超過攝氏2度,後來為了避免生態災難,將2度調低至1.5度,這個升幅限制是以1850年左右的平均溫度作為基準,至今地球平均溫度已升了1.2度,換句話說,我們距離大型生態災難,只有0.3度!李偉才補充:「我們用大氣層的二氧化碳水平可以推斷溫度升幅,過去百幾年固然不斷上升,97年的京都協議各國已有共識限制二氧化碳排放,但實際是不跌反升,幾時都是歷史新高,科學家推斷最快12年後就會到達1.5度警戒線,換言之,2020至2030年,會是人類的關鍵十年。」


這些論調,城市人也不會未聽過,所以我們的政府徵收膠袋稅,快餐店不派飲管,有人逢星期一吃素,好像人人出一分力解決地球問題,李偉才直言,這些行動只是杯水車薪。「我不是反對這些行動,它們本來是正面,但恐怕會給普羅大眾一個錯覺,以為做這些便可以解決問題。」這天我們做訪問的餐廳,正正貼著「全球暖化告急,請只取一張餐巾」的標示,李偉才最怕大家少取一張紙巾就自我感覺良好,忘記了真正應該做的事。他續指出現時氣候問題的最大元兇——政府:「科學家一邊發表氣候警示,市民在另一邊接收,他們知道地球的情況迫在眉睫,應該坐言起行了,但兩者之間有一個重要的媒介,就是政府。」他所指的政府不限於香港,而是全球,包括那些在我們心目中很「文明」的國家。「所有政府都是講多過做,口口聲聲叫大家珍惜地球、實行低碳生活,但完全沒有實際行動。老實說普羅大眾每日營營役役、為口奔馳,哪會上心?一定要政府有激烈反應他們才會理,但政府仍然business as usual,令市民很困惑,最後他們也不可能做甚麼,因為根本沒事可做。」


目前最理想的方法,是各國全速向可再生能源進發,同時向化石燃料徵重稅,迫使商業機構將資源調去發展可再生能源,才有機會減慢全球暖化的速度,但現實是沒有政府夠膽向化石燃料下手,原因顯而易見。李偉才說:「任何政府出手,必定損害巨大資本家的利益,像最聞名的Esso,富可敵國,過去三十年動用無數人力物力金錢混淆視聽,說全球暖化是騙局。說到底政府始終要在資本家面對跪低,因為他們有把尚方寶劍叫做撤資,他們不像我們勞動階層手停口停,資本家不投資身家也可吃幾世,投資對他們來說只是個遊戲。他們壟斷經濟命脈,有時不用真撤資,吹下風股市就已下挫,政府就立即下跪,人民只可乾等。」他直言對地球未來感到悲觀,他相信人類適應力強,不會因為氣候變化而滅絕,但最壞的結局是人類文明會因為資源缺乏而崩潰:「1900年全球只有16億人,現在已經有77億,若人類消失一半再一半,才回到1900年的人數,不過若是這樣,苦難會很重,可能會打仗,回到軍伐割據的年代。但這是我們定下資本主義的遊戲規則玩死自己的結果。」


李偉才見到唯一的希望,是去年一位只有十五歲的瑞典女學生,因為當地出現熱浪而尋根究底,決定逢星期五罷課。這個「Fridays for future」的行動蔓延全球,德國和澳洲最高峰時分別有30萬和20萬學生參與。「我說人們在日常生活做的有限,但同時人民可以凝聚反對聲音,迫使各國政府面對問題,現在能叫人感到少許樂觀的,就只有這方面。」■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7 14:42:40
喜歡畫畫 多於男朋友 張寶華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Location : Studio 83 (https://studio83.com.hk)

離開傳媒好一陣子,距離當日的挨罵成名,都接近二十年了。張寶華接連投身商界、電影、出書、開設公關公司,這一年來,她回歸一直學習多年的藝術,認真地讀Fine Arts開畫展,卻發現藝術太難,與她的新聞訓練交互衝擊,愈難愈愛。

 

藝術,Too Difficult

05年遠赴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新聞,如今張寶華選修藝術,當然要揀間有名氣有實力的學府,結果她選擇了香港藝術學院與澳洲皇家墨爾本理工大學(RMIT)合辦的Fine Arts藝術學士課程。提提大家,去年全球高等教育分析機構QS的世界大學排名中,RMIT名列於藝術及設計專業範疇排列亞太區第一位。


張寶華向來迎難而上,但藝術似乎是不一樣的困難。她自言年紀不輕,所挑戰的是專業。「自己畫畫多年,斷斷續續,深感年紀去到咁上下,如果真的喜歡那件事,不想太業餘,希望變得專業一點。」


新聞報道有很多種,民生、政治、經濟、國際、體育、娛樂,甚至藝術。偏偏,新聞與藝術是兩碼子的事。「我的思維訓練一直都是很『新聞』,很清楚,講邏輯,最好解釋到,連牛頭角順嫂都能明白,不容許抽象及模糊不清。可是,藝術就是要令人有想像空間,不需要人人都明白及想法一樣,將我以前的想法完全否定及反轉,至今我還在適應中。」她甚至形容,這個思維衝擊很大,自出娘胎未試過如此辛苦。 


另一大衝擊,是時間。「作為傳統新聞人,我一向快手,很心急,但我發現這是死症,藝術人真的很有耐性,慢慢嘗試不同顏色及層次,與我過去做事方式完全相反,但既然我想學畫畫,就要採用那個思考模式。」從學習藝術中,她理解到創作過程並非與美學有關,而是一場調查與實驗。「不懂畫畫的人,通常只會看畫得美不美,但學習過後,才發現他們進行很多research,嘗試不同顏色的配搭,還有很多development的過程。新聞卻沒有的,我們看見現場有甚麼就報道,雖然之後會調查,卻不會develop新聞出來,所以我不習慣、不純熟,甚至經常犯錯。」

 



人生,Too Mature

也許有人認為,幾十歲人要接受如此衝擊,還要不斷面對自己的錯誤,值得嗎?甚至覺得她是否繼續sometimes naïve,但張寶華正正覺得自己太mature。「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平均七八十歲命,都已經過了一半,要懂得的很多東西都懂,維生本領已有,還希望自己怎麼樣?當你對所有事情都很熟悉、很掌握、很secure,很少東西能夠再令你frustrated,就算碰見都會避開,盡量不會令自己立於危牆之下,但畫畫這件事,我卻是由零開始,不斷有進步空間,我真的很喜歡。打個比喻說,我喜歡畫畫,甚至多於喜歡男朋友喎!」


喜歡畫畫,多於喜歡男朋友,非同小可。張寶華坦言,喜歡卻不等於好玩。「我右邊肩膀的肌肉長期僵硬,隔兩日就要刮痧,原因是經常維持畫畫的動作,加上壓力那麼大,藝術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無論時間、金錢,還有體力,但我依然很喜歡,真是『堅鐘意』,於是follow自己的感覺出發,就繼續下去。」


相由心生,畫畫亦是一樣。與張寶華談起常玉,她認為畫畫最能表現出畫者的態度及性格。「文字還可以呃人,只有顏色是最直接,無遮無掩,總是由構圖、顏色已經反映心情。今次是開心,心態很不同。」張寶華曾經在2016年11月第一次開始個人油畫展「色繪.女人世界」,她說當年情緒不好,明知作品要賣出,經已畫得光明了不少,但作品依然很黑很暗。

 


三年後的今日,她再次舉辦展覽,名為「一點點的美好」。「我覺得『美好』不一定很大件,很奢侈,後來發現,愈平靜的東西令人愈開心,身邊很多事情很好,簡單例子好像花朵,逛花墟總令人很開心,真的不用昂貴,所以這次我希望大家珍惜一切。 「這次個展有15張畫,分3個部分。第一部分是『水』,後來覺得太靜態,便加了一些魚;然後是『地』,你會看到一些山谷,以及很多花朵,令人很舒暢;最後部分是『小孩子』。家中有三個姪女,兩個4歲、一個7歲,平日與他們接觸真的很快樂,展覽亦會展出她們的8張作品,所有比例都不對,頭大手短,卻令人很喜歡。正如我所說,畫作反映內心,她們很簡單,很純潔。」


事隔3年,她再開畫展,想不到讓她堅持下去的,是一位男生。「短期內我不想再開畫展,因為真的很累,今次都想打退堂鼓,但最後堅持。最主要是,我在牛津大學有個獎學金,每年支持一位香港記者去牛津讀書,深感有意思,但依然想放棄。直至遇到班上的一位男同學,他只有24歲……」莫非,年輕男同學讓她重拾……「與他一起上堂5個月,他的畫很好,班中排第一、二名,他一直很想去外國讀書,但家庭原因無法前行,近日才得知原來比利時皇家藝術學院已經收錄他,他卻需要相當金額的學費,正好我賣掉所有畫作的話,就可支持到他。這件事很有意思,所以鼓起勇氣,快點完成這個畫展吧。」《一點點的美好》,說到最後,這一點,的確很美好。■

 

 

《一點點的美好》張寶華個展 2019
日期:6月24日至7月11日
地點:WHEELOCK LOUNGE 尖沙咀海港城港威大廈第二座19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