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9 VOL: 203
2019-07-08 14:11:31

專訪松岡李那:我想成為專業演員

出道在嫩模橫行的2010年,日本模特兒松岡李那(Linah Matsuoka)隻身來港發展,以「㗎妹」身分獲得一眾男粉絲好感。除了硬照寫真,她在這些年來同時拍攝不少電影,近年更在日本開始歌唱事業,兩地發展非常勤力。可以告訴你,Linah是一個模特兒,但從來都不只是模特兒。

TEXT & STYLING.TIMOTHY LO
PHOTO.BOWY CHAN ASSISTED BY STEF
HAIR & MAKEUP.WENDY LEE ASSISTED BY JENNIFER HO@WENDY’S WORKSHOP
WARDROBE.COS (WHITE SWIMSUIT, SHEER KNIT TOP, INDIGO BLAZER & TROUSERS), H&M (KNIT CROP TOP & BLACK TUBE TOP) & THE KOOPLES (BLACK LEATHER TROUSERS & BLACK RIBBONED BLAZER)

 

 「大家好,我係松岡李那!」Linah口日本腔廣東話,聽起來特別溫柔,帶點可愛又治癒的感覺。卻想不到,這竟然是她在拍攝電影《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時最大的難關。「我在電影裡的角色是港日混血兒,所以廣東話不能太差。以往就算我講得不清楚,只要朋友們聽得懂就好,但在電影裡要求更高!」她苦笑:「當時收到劇本,看到自己要背那麼多廣東話,也有懷疑過自己能否做到。」拍攝完畢後,Linah更因壓力大病了一場,需要會日本休養。「不過不用擔心,我現在已經全好了!」她邊甜笑邊說,冧曬。


我是專業演員
認識Linah的人都知道,九年前來到香港的時候,她完全不懂廣東話,甚至連英文都不太能講。過了這些年,雖然她進步很大,但仍然需要努力。因此她在電影拍攝前夕,與男主角張建聲(Justin)和導演孫立基花了一個半月的時間苦練廣東話台詞,務求用苦心說服觀眾。「除了一般發音,他們還跟我練習每個字的發音和語調,調整講廣東話時的情感表達。除了Justin,戲中不同的演員都很支持我,讓我感到很開心。這次拍攝是一個很難忘很棒的經驗!」


2010年出道以來,Linah參與過很多不同的電影拍攝,像《天生愛情狂》、《喜愛夜蒲2》,甚至在周星馳的《美人魚》中,你也看得到她的身影。但《作家的謊言:筆忠誘罪》是她第一部擔正做女主角的電影,她揚言要克服任何困難:「那麼多廣東話台詞的確讓我卻步,但這部電影對我的演藝生涯很重要,所以我要做到最好。」除了言語上的刻苦訓練,每次拍戲前她都會做足功課,分析角色的背景和性格:「收到劇本後,我開始想像Elaine(戲中角色)的故事,她在十二歲時離開日本來到香港普通學校讀書,不懂廣東話讓她被其他同學排擠,沒有朋友。她又因為家中環境差而不能讀大學,所以人愈大,對錢的慾望便愈大……」難怪戲中的Linah美艷之餘,舉手投足亦充滿說服力,不廢吹灰之力便讓電影情節推至高潮。她又說:「在我出道時,娛樂圈有很多嫩模,當中有些人的事業已經昇華成為出色的演員,我也希望如此。」


女僕式女朋友
電影中的Elaine性感魅惑但貪錢,以性愛短片勒索男主角,Linah坦言不喜歡:「她很聰明但也刻薄,我還以為她會更甜美一點呢。」而她在現實生活中,也是一個走甜美路線的女生,對男朋友可謂千依百順:「我會形容自己為『女僕式女朋友』!除了在背後默默支持男朋友,生活上的事情我都可以幫他處理好。我是不會讓男朋友走進我的廚房,或者幫我洗碗的,他只要乖乖坐好,我便會弄好一切,也有點像媽媽吧?」養眼之餘又溫柔細膩,做得Linah男朋友的自然不會不幸福,只是這些機會,大概不是我們的了。■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7 16:14:21
徐天佑 演舞台劇是一種投資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Hair.Louis Tse@Number 8 Hair Salon
Make up.Henry Tse@Big C Styling
Wardrobe.LOEWE
Location.Estiatorio Keia

徐天佑入行近20年,拍過三十多部電影,直至3年前才首度拍舞台劇,結果單單今年就拍了兩部。年初與歐錦棠拍了《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推掉工作足足3個月,苦練劍術研究角色,可惜很少人關注,而8月將與梁祖堯、黃秋生等演出《尋常心》。他認為,演舞台劇是一種投資,能夠鍛鍊演技及引發新想法,之後重回電影,會有另一番的體會。

閉關兩個月

天佑自言,現今拍戲好像呼吸一樣,但2016年初嚐舞台經驗後,才知道自己演技上的不足。「《夏風夜涼》相對輕鬆,一班年輕人在台上唱歌跳舞,但這次開始知道舞台劇的難度,因為阿祖(梁祖堯)太專業了,一合作才發現我以往的演戲方式不能放到舞台之上。」他解釋,以往電影投入角色盡力演出就可,但舞台劇絕對不是這回事。


之後,天佑遇上另一個機會,歐錦棠邀請他拍攝《武藏全傳決戰巖流島》飾演日本劍道家宮本武藏。「我考慮了好一陣子,角色很難做,就連棠哥自己演也感困難。以前我可能覺得未必處理得到,不如拒絕,但那次想挑戰一下。老實說,我始終不是讀戲劇出身,所以需要重新學習很多基本功。」首先是發聲,經已要特別訓練。「舞台上要將情緒、語氣,發放到很遠,並非平常我們的說話方式。再加上要練劍,基本上那兩個多月每日排練,很難分心接其他工作。」

 


舞台上唱歌跳舞,開過演唱會,難以想像,天佑出台前依然感到既興奮又緊張。「做演唱會不同,歌手是做自己,即時與觀眾互動,他們有反應,你就要反應;演舞台劇時,即使觀眾有反應,你也不能接收太多,避免被他們影響。而且,舞台劇演出好幾日,每日狀態不同,體力很影響表現,就算你第一日很精神,卻可能演得over或不準確。就算如何排練,每一場都會有差別,這就是舞台劇的有趣地方。」


舞台劇的有趣,當然不只這麼少。由於演出好幾場,每場演出之後,再理解角色,卻有不同感受。「上次演宮本武藏,排舞台劇排了兩個多月,對劇本很熟悉,很知道自己要做甚麼,但演出時發現,原來角色的情緒可以更深入。」至於電影,他認為是另一種演繹方式。「同一場戲,演員可以嘗試十種方法,最後導演在剪接時挑選最適合的那一個,所以電影比較teamwork,是一個變數,卻可能擦出一些意想不到的火花;舞台劇很依靠演員,直接一點,深入一點,感受更深,整體上更準繩,而每一場的濃度都不同。」

 

電影演技 VS 舞台好戲

銀幕與舞台,天佑同樣遇過不同對手,包括「影后」惠英紅、「劇帝」梁祖堯等。究竟,其實兩者的厲害有何分別?「能夠在舞台上演得好,真是一種技巧,所以我覺得優秀的舞台劇演員,任何地方都會演得好,因為他很清楚甚麼是演戲。至於拍電影,卻是與鏡頭的互動,就算你有100%的好演技,遇不到好的導演、攝影、剪接等等,都可能會不好看。所以,一個人的好戲,不能成為好電影,必須所有事情的配合,但一個人在舞台演得好,都可以好好看。」有趣是,8月公演的《尋常心》,天佑即將遇上電影舞台同樣好戲的黃秋生,相信他對演技又將有一番新體會。

 

演過舞台劇再回電影片場,天佑坦言煥然一新。「過去我一直追尋一種王家衛式演繹,演得很仔細,希望呈現出整個角色的狀態,但現在完全不會這樣做,我發現觀眾感受不到,每次鏡頭剪接也未必配合到。」他提及2014年《愛尋迷》的經歷,當年演得很辛苦,差點患上抑鬱症,可惜觀眾看不出來;又或是今年底上映的《風再起時》,他坦言每日演得很勤力,很盡力,但發揮始終有限。「現時我演電影,都會像演舞台劇一樣,先用時間研究角色,至少花上一個月來慢慢消化,演出時盡量拋出準確的訊息,卻不會演得太誇張。」他又認為,近年舞台劇的演繹及對白更生活化,也是拉近兩者距離的原因之一。

 


天佑不諱言,舞台劇需時排練,分分鐘用上三個月,期間必然推掉很多工作,收入相差好幾倍。「當我做完每次的舞台劇,總是鍛鍊出新的想法,再拍戲時就有另一體會。所以,舞台劇花了兩個月,可能失去一些工作,但得知自己有所提升,覺得這是一項投資,非常值得,尤其遇上瓶頸位時候,更應該試一試。」


說到底,天佑有感而發的感觸:「過去十年,我都在等一個好角色,問題是,我又是否有足夠的料子,到時可以發揮得那麼強勁?有時想想,不如想得長遠一點,現在就要推動自己更多,當三年後、五年後遇到真正的好角色,才會拿捏得到。對我來說,演舞台劇是一個訓練,如果想在電影再做好一點,就要做做舞台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