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06 16:02:53

蔣雅文:妹妹讓別人看見我的另一面

2008年,蔣雅文(Mandy)第一次為剛滿十八歲的妹妹蔣雅詩拍攝少女寫真,同年,她決定前往台灣定居;2019年,Mandy再度為妹妹操刀拍攝影集《花飛》,久未露面的她再度回來香港宣傳,期間社會氣氛動盪不安。十一年後,她不僅見證妹妹30歲前的最後一年,也見證香港歷史中的重要時刻。不知是巧合還是命運,也同樣讓人感觸。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Hair : ToyoHo
Makeup : King Yip & Macy Chan @ KINGS MAKEUP
Wardrobe : 甫月fuyue

 

是次Mandy再度推出攝影集,純粹為了給二十九歲的妹妹蔣雅詩送上一份別具意義的生日禮物:「叫人買一本跟自己不大相關的書,入面是一封姊姊寫給妹妹煽情又肉麻的生日信,其實都幾任性。所以這次跟出版社合作也只限量印了幾百本,當是邀請各位讀者參加蔣雅詩的生日會吧!」攝影集名為《花飛》,看似優雅浪漫的名字,原來在台語中解作「鯖魚」:「所以我覺得這詞很襯蔣雅詩,因為她看起來是一個優雅型格的女生,內心卻住著一個諧星,也算是以她的性格和特質為作品命名。」

讓別人看見蔣雅文的另一面
Mandy說,攝影集的誕生並非有計劃有預謀,只是建基於他們姊妹倆每年一度的旅行,以及她們彼此相依的默契:「當初決定在東京拍攝,並沒有預先勘景和籌劃,只是帶了十多套衣服便邊行邊影自由發揮。姊妹倆合作比較自由,因為我們相信彼此,也不會有太多衝突。她總是說,被其他攝影師拍攝沒有被我拍那麼自在,我也覺得拍別人沒那麼得心應手,畢竟我們也認識二十九年,總有這些默契和信任在。」《花飛》的攝影和文字部分全權由Mandy負責,雅詩的造型則由她自己處理,是分工也是互相鼓勵:「她有時候會問我造型上的意見,我會鼓勵她嘗試一些未穿過而又覺得適合她的風格。對我們兩個來講,這本作品集能讓我們互相進步,激發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意想不到的除了雅詩的造型,Mandy的拍攝風格也跟以往被人定性的「文青」路線迥異,濃豔的色調和前衛的構圖充滿新鮮感。她卻笑說:「在我十多年前用Lomo拍照時,我就是拍這種類型的照片,後來到了台灣後便轉拍色彩較淡的相片,只是這種風格剛好比較多人喜歡而已。很多人喜歡我這一面,就只看到我這一面。」她說,別人對「蔣雅文」這個名稱有很多既定想法,覺得她代表了某一種風格和調子:「但我其實有很多面向,面對鏡頭是一個,看舖時是一個,在家煮飯帶著鯊魚夾是一個,但這些都是『蔣雅文』。這次製作《花飛》有妹妹的加入,反而像給了讀者一把鑰匙,讓他們看到蔣雅文的另外一面。」

 

事隔十一年見證變化
每次為妹妹蔣雅詩拍攝,都是為她紀錄重要的新階段,頭一次是初成年,這一次則是30歲前。同一個人,不同年紀,在鏡頭前賦予拍攝者甚麼感覺,大概只有Mandy能夠體會:「雅詩十八歲的時候,她曾經主動要求我為她拍攝一輯照片,那時候我便知道她一定是情竇初開『發姣』了,所以我幫她拍了一輯少女寫真。當年她還是一副『男仔頭』的模樣呢,哈哈!今年再次為她拍攝影集很難不感觸,長大後的她固然變化很大,我也老了不少,但最讓我『毛管戙』的,是某些角度的她依然是十一年前的蔣雅詩,那種感覺只有在鏡頭後的我能夠感受到,連她都不會明白。」

而這十一年來,改變的不只妹妹,香港亦同樣。變得最明顯的,是Mandy身邊家人朋友的態度:「當年選擇到台灣從新開始,不少人都反對,認為那邊如何努力都不會比在香港賺得更多錢。後來移居五、六年後,他們開始『轉口風』羨慕我,回來香港時也見到街上人的笑容愈來愈少。香港人是EQ很高的民族,但長期受壓總會爆煲,這個地方也愈來愈陌生。」近期風雨飄搖動盪不安,Mandy反而在黑暗中看到熟悉的曙光:「幾次回來,『發過夢』『野過餐』,感覺像是靈魂召喚,當年我熟悉的香港人,回來了。」

十一年後人和事,改變是平常,但正如Mandy說:「破壞還是建設,尚未可知。」當年她鏡頭下的「男仔頭」少女變成型格模特兒,香港會如何變化,不妨多看十一年再作定論。■

issue JUL 2019 VOL: 203
2019-07-17 17:12:00
林欣彤 微醺時刻

Text : Nic Wong
Photo : Kit Chan
Hair : Terry Yeung @ Hair Corner (Central)
Makeup : Mag Lam
Wardrobe : Beauty & Youth
Location : 香港朗廷酒店

好歌不如好運。林欣彤,很多人都覺得她欠了點運氣,貴為《超級巨聲2》冠軍有實力有人氣,重要時刻卻往往抑鬱失聲,就連個人音樂會都要取消。偏偏林欣彤自覺幸運,現在決定喝杯rosé(玫瑰香檳)重新出發。記住,rosé不是悶酒,而是慶祝時候才喝的。

林欣彤的聲帶及情緒,時好時壞,早前再度失聲幾個月,休養後復出簽約華納,全新推出〈玫瑰式體驗〉,普遍反應正面,不少人說,今次她是重新出發。「之前我休息了好幾個月,我覺得自己成長了,狀態比以前更穩定、更成熟,至少沒有以前那種執著,看事物更輕鬆了。」


從王祖藍的公司「手工藝」轉投華納,對林欣彤確是一大轉變。「我身為一個歌手,多年來從未試過完全簽給一間唱片公司,起初是TVB加英皇唱片,之後加盟祖藍的公司,卻沒有唱片部,當時我努力學做一位半獨立歌手,過程中都算吃力,今次就想簽一間唱片公司。」


重新出發的林欣彤坦言,無論健康、感情、工作等方面,現時狀態不錯。「如果要應付concert,當然要加把勁去練習,但應付日常工作,現在是綽綽有餘。」她坦言自己容易被感情影響,但作為藝人,這樣並非壞事。「唱歌時收到不同歌詞、不同主題,試過的話自然更加投入,觀眾聽起來有不同感覺。所以,我認為自己比較波動,或者情緒容易被牽動,也是好事。」


今次加盟華納,她率先帶來兩個全新詞彙,新歌名為〈玫瑰式體驗〉,簡介還附上#微醺式女生。「當中玫瑰是rosé,亦即是玫瑰汽酒。我的〈玫瑰式體驗〉講述經歷難關後不用太急進,就算事與願違,都不需要怨憤,只要慢慢等待,照顧好自己,就可重新出發,值得慶祝。」


她直指,rosé是開心時候而喝的,自己就像微醺式女生,享受處於微醉的狀態。「這時候,情緒不會太牽動,很多東西都是淡淡然,不再像以前超級大情大性,大上大落。」林欣彤又常喝醉嗎?「我不經常喝酒,也不會喝得很多。有些人是不開心才去飲酒,但我反而是開心時候一大班人,或者幾個女生吃飯時才喝少許。」她強調自己從未試過醉到斷片,不敢也不想,但當她變成微醺式女生之時,特別容易笑,完全放鬆,很多事情沒有拘束,非常愉快。


〈玫瑰式體驗〉由梁柏堅譜上歌詞,林欣彤坦言當初被歌詞而鼓勵,特別是那句「事與願違不要怒憤」,她笑言是「正中下懷」。「失聲時很辛苦,唱不到歌,說不到話,與身邊人溝通也很困難,每次都要電話打字寫notes。我又不斷問,為何每次上天第一時間就來拿走我的聲帶?」當然,上天沒有給她答案,她只好默默相信命運,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可能上天覺得不是適合時候,也不是演唱會的狀態,現在經過了,就覺得這個難關是一份禮物,讓我珍惜更多,令我發現很多東西不是必然。」

想不到,當初她準備復出,原來身子仍未完全康復。「當日依然在不好的狀態下,我真的害怕以後都會這樣,擔心未完全康復就工作,會否更差,或者一有壓力又會變差,但慢慢工作,完全康復後再看歌詞,那句『遇到幾多關也別要慌』,真的反映了我現時這種心態,時間真的會過去的。」她期望盡快開音樂會,今年也最少出3首歌,一有消息盡快公布。

一路走來,林欣彤經歷高高低低,相信不少人覺得她欠了多少運氣,但訪問中她說得最多的,就是「我其實很幸運」。「每次難關後,我更相信命運,當我很辛苦、很無力時,我總是跟自己說,記住孟子的話:『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每個人獲得使命之前,必先經過的苦難,當我很辛苦時,我會提醒自己,可能上天有些東西送給我,但無可奈何成長要經歷辛苦,有多苦才有多成長,所以咬緊牙關捱過去。


「我很幸運,身邊總是有家人及朋友愛錫我,不會變質,亦讓我加深了對自己的理解。以前只想向前衝,甚至將同事的問題攬上身,其實是一種不了解自己的狀態,不知道自己的底線在哪,原來我都需要休息,需要冷靜,給自己一個出口,而不是忙於照顧其他人。我總是擔心家事,要做大家姐,撐起頭家等等,某程度上是自視過高,要攬這麼多事情上身,結果拖垮了自己。現在經歷過苦難,真的不用想得太多,有苦就咬緊牙關地過,好狀態時就好好享受,活在當下。」


微醺式女生,就是不會想得太多。她希望維持開心的狀態,不愉快時,看著家中的小狗,就覺得世界可以簡單一點。「那時候不能說話,最多是陪父母飲茶,明明大家吃得很飽,都可以坐多一會,享受共處的時光,頗治癒的。」飲茶抑或飲酒,懂得玫瑰式體驗,處於微醺或微飽的狀態下,也是值得高興的
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