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13 13:00:15

莊端兒:永遠歡迎觀眾笑我罵我

近月以來氣氛沉重,不少人連睇戲食飯都沒有心情,難得能夠訪問莊端兒(Xenia),總算被她的開朗和樂觀稍稍感染。她現在除了是眾所周知《杜汶澤喱騷》的「杜女郎」,更因參與林敏驄執導賀歲片《如珠如寶》而大受好評。她說:「作為藝人,我隨時歡迎觀眾笑我和罵我,因為我的責任就是為了娛樂大家呀!」 

TEXT & STYLING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HAIR & MAKEUP FAYE' S MAKEOVER
WARDROBE  AMERICAN EAGLE(BLACK DENIM JACKET), H&M(ONE PIECE DRESS & BODYSUIT),
STEVIE MAY(CARVED DRESS FROM RUNWAY WORKSHOP)& ZARA(BLACK PUMPS)

曾經離開幕前兩年,Xenia去年加盟網台《杜汶澤喱騷》擔任主播,憑著驕人身材以及跟杜汶澤的幽默對答引起迴響。她直言當時沒想過能夠擄獲網民歡心:「當時暫別演藝圈是因為我不太贊成舊公司的發展方向,又覺得自己因為性格太直接而不適合演藝圈;兩年後因緣際會去杜生公司見幕後工作,他竟說:『莊端兒你有無搞錯,你梗係要做幕前啦!』」雖然深信她省略了杜汶澤不少粗口,但他將Xenia重新帶到觀眾面前,總算功德無量。

不對的事情要講清楚
Xenia的第一個《喱騷》節目,是名為《一鳩大事回顧》的另類新聞報道,穿上性感清涼的服裝與杜汶澤播報新聞,一言一語之間從容得來幽默,誰知道原來這是她的第一次!「還記得錄影時我很緊張,緊張到杜生要在鏡頭面前跟我說:『我知道你好驚,但你不可以讓別人知道你好驚。』」最終硬著頭皮完成錄影,換來不少觀眾的讚賞,Xenia直言是意料之外:「我從未接過主播工作,充其量只擔任過一次婚禮司儀,沒想到與杜生也有火花,才能有如此效果。」看似輕鬆的一問一答,其實背後花了不少工夫,鏡頭背後撰稿員不停「飛紙仔」給Xenia考她臨場反應,她平日也要多吸收新聞時事,閒時讀讀報紙練發音。她又說,因為這個節目而多了主持的工作機會。

工作機會以外,《一鳩大事回顧》也讓Xenia多接觸了社會民生的新聞:「以前我只會看財經版,如今多看了香港和國際新聞,也多認識了不同的議題。」但時下藝人最怕跟時事政治扯上關係,就連叫粉絲登記做選民都引來「港獨」疑雲,Xenia真的不怕得罪人?她笑說:「杜生其實很照顧我,時事評論部分大多由他主導,我則負責給予回應,為節目增添趣味。其實每件事情都有對錯,我們也需要適時談一談,笑一笑。這個節目能成為香港人的窗口,也是好事。」

還有更多事要去嘗試
在她再度於《喱騷》亮相之前,Xenia對自己有過質疑,甚至覺得自己對所有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在兩年前暫別幕前之後,我曾經做過銀行,又做過文職,最後才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依然是演藝工作。曾經跟過『蝦頭』(楊詩敏)學做戲,她說戲要做得好,一定要有熱情,我依然想繼續做下去,做得更好。」說到Xenia的演員作品,賀歲片《如珠如寶》中波波姐一角固然搶眼,但她現在依然努力嘗試性感女郎以外的角色:「電影《墮落花》中我需要開真槍實彈,最近也接了另一部警匪題材的電影,需要拍攝打鬥場面,因此我也正在努力鍛鍊體能。」

除了電影,Xenia還接洽了一套名為《夜谷賓館營業中》的舞台劇,她笑言辛苦監製柳瑩:「這次合作的人大多都不是專業的舞台劇演員,因此要辛苦她把我們的天馬行空和不專業的部分化為專業演出。」是次劇目的班底大多在網絡「起家」,編劇和故事原創者藍橘子、演員達哥、豪Dee甚至Xenia都是網絡上有名的「紅人」,如此一來感覺定比傳統舞台劇更年輕、有新鮮感。「加上這個故事講的都是反映現實的情況,觀眾看起來也會覺得貼地。」她坦言,相比起其他的演藝工作,舞台劇的演出絕對與別不同:「因為這種表演講求全身反應,你說的每句話都是戲,非常有挑戰性!」對每種表演類型都充滿熱情和期待,Xenia這位娛樂大家絕對有做好呢份工。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13 12:44:27
陳韋安 在政府總部呼喚神

神學院副教授陳韋安,五年前在Facebook開設「神學是粉紅色的秋」專頁,至今追隨者有二萬多人,堪稱基督教界KOL。他言論貼地,讓一眾厭倦保守作風的基督徒有圍爐取暖的空間,深受二、三十歲的年輕信徒歡迎,五年下來,不知不覺凝聚了微小的力量,在反修例運動略見成果。

TEXT : ernus
photo : bowy Chan


6月11日晚上,金鐘風聲鶴淚。大班年輕人在地鐵站遭警察搜身,另一批在立法會附近部署翌日逃犯條例二讀會議的行動,人心惶惶之際,竟然因為徹夜傳來的〈Sing Halleujah to the Lord〉,現場人士感到莫名奇妙的安慰。其實在6月10日晚上,陳韋安就在政總旁主持了同系列的第一場聚會,感染力超越他的想像:「那是我第一次在街上講道,之前不能預料氣氛和人數會怎樣,沒想到一來便四、五百人,感覺頗震撼。」第一天祈禱會完了,參與者回去社交平台分享,第二晚來的人更多,聚會完了,信徒不捨散去,便自發唱詩歌,一唱便是通宵,創造了反修例運動中的一段始料不及的歷史。陳韋安笑說:「選這首歌的原因很簡單,就算沒歌詞在手大家都懂得唱。」

幾個星期,感覺有如過了一輩子。這段日子,示威者看到基督教牧師及信徒如何參與運動,主動將「耶L」正名為基督徒,可說是神蹟一單。五年前雨傘運動期間,也有牧師穿著牧師袍在金鐘關懷示威者,不過效果跟這次大相逕庭,陳韋安分析,如此重大的轉變來自「成長」。「雨傘運動事出突然,基督教界沒有太多回應政治議題的經驗,對於是否應該落區、衝不衝都沒有共識,事隔五年,我們的神學思想堅實了,知道該怎樣參與社會運動,加強了組織力。另一方面,市民、示威者也有所成長。」一句「不分化」,讓五湖四海的志同道合者以不同形式參與反修例運動,整場運動以政權無法想像的規模開枝散葉。

五年前,基督教遭人垢病的主因是太離地,水深火熱之時還叫人「順服掌權者」,來到今時今日還持這論調的人已經不多,是危急存亡之秋,也是過去不斷交流的成果。陳韋安說:「雨傘運動之後,基督教舉辦了大大小小的講座,讓不同想法的人交流,過去兩年社會回復平淡,我們的注意力或許放了在其他東西上,但今年一有事,大家就將過去談過的想法付諸實行。」教會是社會的縮影,當然也不會只得一種聲音,有走在前線的牧師,自然也有禁止信徒遊行的教會。他坦言,跟其他領袖意見不合時,很多時會選擇保持沉默:「我會嘗試去明白對方的想法,但始終很難改變其他人的價值觀,對社會的看法就如信仰一樣,是真理,不容易撼動。」但他認為,不同教會有不同看法也是好事。「我們以為反修例運動令基督教給人良好的印象,其實一定有另一班人覺我們這樣做是不好的,所以不同類型的人容身在不同看法的教會也是好的。」

如此又引伸另一個問題,既然大家讀的是同一本《聖經》,辯論時也愛引經據典,何以看法又會南轅北轍?「正因為《聖經》就只有這麼一本,如何演繹就是神學問題。關於倫理一向有兩大學派,一種是純粹命題式倫理,例如《聖經》說不可殺人就無論如何都不可殺人,結果留給上帝去處理;另一種是考慮結果去決定行動。其實沒有放諸四海皆準的答案,沒有人有絕對真理在手上,只能求問心無愧。」遠的不說,同一間神學院,院長便是非暴力的忠實支持者,陳韋安早於五年前便寫文章反思暴力的意義:「暴力本來就存在於這世界,是無可避免的,無人希望見到暴力,但當你選擇不使用暴力時,其實是將責任放在其他人身上,我們是否只懷著自潔的心態?在黑暗的世代,我不認為自潔將自己抽身就叫做好,真正的好是要去愛人,見到別人被人打,我要去救他可能就要使用暴力,若不你只是將暴力轉嫁給其他人。」

五年前陳韋安創辦「神學是粉紅色的秋」專頁,本來只希望以淺白方式講解深奧神學,剛好遇著雨傘運動,他很自然地透過專頁表達想法,凝聚了一些不被主流教會認同的年輕人,到今年初創辦「Flow Church」教會,又讓對教會失望的信徒「有家可歸」。陳韋安在香港大學畢業,在教會工作兩年後於24歲之齡修讀神學,然後在神學院當副教授,沒在社會正式打滾過,本來他可以比任何人更有條件躲在象牙塔不問世事,能夠成為不一樣的陳博士,他自言與反叛個性有關:「我從來不是很乖很俗套的人,不是很傳統的基督徒,反而喜歡問問題,其實這個年代教會有不少這類人,只是在現有框架下成為沉默的多數,大家一上網就發現了彼此。」專頁話題涉及天南地北,流行文化打機電影,都能成為神學引子,幾乎是只此一家的賣點,他笑說:「有人笑說我是將拉丁文跟潮語放在一起的神學老師,很多人熟悉潮語但不熟神學,反之亦然,我剛好將兩者炒埋一碟。其實我不過是跟普通人一起生活,關心他們關心的事情而已。」說來簡單,現實世界像他貼地的人卻難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