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8-30 17:47:01

JW 王灝兒 門後一線希望

「身陷困境中的人,總會覺得自己逃不出來,明明身後就是一扇門。」王灝兒(JW)如是說。於是,〈逃生門〉便出現,希望為廣大鑽牛角尖的男男女女,提供一些正能量,透過悠揚的曲式和嘹亮的歌聲,破開聽眾的自我圍困,讓門後帶著希望的那一線光,照進門內。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Hair : Hin@ii alchemy
Wardrobe : Etro

 

JW新歌〈逃生門〉,借用愛情寓意希望,聽起來像普通情歌,卻愈聽愈有韻味。「當初我們想透過歌曲傳遞關於希望的訊息,恰巧陳詠謙為我找歌的時候,遇到周國賢創作的這首曲,他也希望這首歌能讓聽眾得到盼望,簡直一拍即合。」Endy作曲、林若寧填詞、舒文監製,班底可不謂不黃金,甚至連JW都說,這次音樂上的合作非常完美。除了因為創作團隊夠強勁,也因為歌曲背後的故事:「這首曲對Endy而言非常有意義,事源當年他有一段時間因不能作曲而陷入低潮,後來重投創作寫的第一首歌,便是〈逃生門〉。」這首曲注定與希望有關,加上林若寧細膩動人的詞,那種感染力無可比擬。

唱好偶像的歌
這是JW第一次跟周國賢在音樂上的合作,她笑言收到合作消息時非常興奮:「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他,中學時常去看他的表演,後來我在Star Hall舉辦演唱會時,能夠邀請他當嘉賓已經很開心!現在能唱他的歌,感覺有點神奇又不真實。」但開心過後,襲來的情緒是恐懼:「聽完Endy唱的demo(樣本歌)後,我覺得非常緊張,怕自己駕馭不到!但又想,作品對Endy如此重要,我一定要『交到功課』。」後來JW就位錄音,第一次演唱便感受到強烈挫敗感:「很難唱,低音和高音的部分相差太遠,讓我緊張到抓不住這首歌的感情,錄第一次音後我甚至不敢找他。」後來經過舒文為她悉心微調歌曲中的細節,加上密集式的練習和演繹,她才真真正正能夠完全駕馭這首歌,也享受旋律和歌詞中充滿感染力的情感。「那時候我才興奮地打電話給他,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首歌!後來他聽到〈逃生門〉的最終版本,也覺得很感動。」

JW亦坦言,在灌錄〈逃生門〉時,她第一次錄歌錄到大汗淋漓:「全因這首歌充滿強烈的感情,我必須用盡身上所有的力氣去演繹!」的確,這首歌情感充沛,卻並非如她一直以來所唱的「JW式情歌」,反而有種非常「周國賢」的味道——當中的轉音、旋律、節奏皆充滿新意。「一直以來,每次我推出新作品都希望將一點新元素帶進歌曲,可能是一點R&B風格,也可能是一點J Rock的味道。就算是我擅長的抒情歌,也總該有點不一樣才對,這次的『不一樣』,便是周國賢的加入。」她解釋:「Endy一開始傳來最原汁原味的〈逃生門〉,感覺很滄桑很『man』,聽的時候彷彿可以看到他拿著結他便開始自彈自唱,我要如何將這首充滿個人風格的歌轉換成我自己的作品?這是一個問題。」任務雖困難,卻也能成功達陣,甚至因為融入了一點「周國賢」的風格,讓這首「JW情歌」不再典型。

 

歌曲作為聽眾的逃生門
近年「JW式情歌」成為歌迷的情緒窗口,JW更晉升為「女生代言人」,唱出她們的心聲。她說:「身為歌手,能夠幫別人把心裡話唱出口,其實非常榮幸,甚至有時候,我也需要一些歌曲,幫助我把說不出口的話唱出來。這一刻可能你面臨分手,或者生活上的一些鬱悶,我希望在樂迷面對不同的困境時,我的歌能夠陪伴他們度過難關,讓他們在聽得那一刻有共鳴。」這種情況,其實也跟「逃生」有所關聯:「身陷困境中的人,總會覺得自己逃不出來,明明身後就是一扇門。可能他們會覺得門後有甚麼危險,或者因為未知不敢走出去,其實只要踏出第一步,不要把自己困住太久,便能獲得門後的正能量。」但未知她忽然想到甚麼,突然笑道:「啊,雖然我被人叫做『女生代言人』,其實我的歌男女皆宜!曾經也有男fans傳訊息給我,說〈逃生門〉這首歌陪他度過了重要的難關。」

不知不覺,原來JW出道將近十年,所唱歌曲也被收錄在《流行經典五十年》中,成為「經典歌曲」,未知她自己又最喜歡哪一首作品?「很難選擇!〈矛盾一生〉一定是其中之一,因為這首歌不僅讓廣大樂迷更認識我,更讓我重拾自信。」也算是她事業中「逃生出口的一線光」吧?「至於〈小故事〉,我則更喜歡歌曲帶出的勉勵意義,也希望將『堅持能成就我的小故事』的訊息傳開去。」JW又透露,過去幾個月裡她一直與不同的音樂人合作,並嘗試參與創作:「這是我的第一次!可能他們彈彈琴、打打鼓,我又嘗試提點音樂上的意見。很感謝他們充滿耐性地教我,始終我不是專業的作曲家,但我也想多點參與創作,希望作品下年能夠推出。」這次她選擇「推門而出」踩入創作領域,或許不為逃生,只為踏出新一步,繼續為樂迷聽得到更多好歌,繼續提供情感寄託。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8-30 17:46:22
汪明荃 未怕罡風吹散了熱愛

Text.Nic Wong / Photo.Kit Chan
Makeup.Stephen Lau@STEPHEN / Hair.Kel Fung@HH hair.nail


未怕罡風吹散了熱愛,萬水千山總是情。

〈萬水千山總是情〉,阿姐汪明荃唱足三十幾年。罡風,到底是甚麼?原來,「罡風」可解作強勁的風,也可被喻為「惡勢力」。

這些月來,家國有難,豈能再說兒女私情?說穿了,上街好,護旗好,撐良心抑或撐警,萬水千山總是香港情。

對於香港那份情,促使Liza姐牽頭組成的團體「文化共融」,較早前發表聲明譴責暴力,雖沒指名道姓譴責示威者還是警察,但聯署聲明包括高志森、馬逢國等人,立場如何相當明顯。

老老實實,汪明荃曾經是兩屆人大代表、三屆政協委員,立場親中絕對是顯而易見。難得的是,近月來她曾經幾次讚好《蘋果日報》的「反送中」報道,更承認並非錯手或帳戶被黑客入侵,也沒有跟隨大隊轉發或留言「我是護旗手」云云。

「藝人只是職業,最重要那人是否願意由心出發,喜歡說甚麼就說甚麼,千萬不要認為藝人應該怎樣怎樣做。香港不該是這樣,要包容,如果對方不想講,就要尊重,何必要他人表達?他想講,就算你不叫他講,他都一樣會講,所以我覺得要尊重其他人的行為。」

她坦言,看新聞看得很累,更想寄情粵劇,把握時間享受演出,即將在她訪問中多次批評的戲曲中心大劇院中,首度挑戰長達九日十場的演出,與丈夫羅家英享受舞台上的萬水與千山,未怕罡風吹散了熱愛……

 

寄情粵劇釋懷

面對眼前的Liza姐,幾乎任何人都會怯於她的氣場。「我都不知道,乜我有氣場咩?可能螢幕上的形象太過深入,其實我這份人很友善。」另一邊廂,與她展開討論時,她又會堅守自己的立場,語帶強硬地說:「你唔使講喇,你拗唔贏我㗎!」

訪問正值七月中,想當日還未發生721元朗恐襲事件,敢問她的心情如何。「當然大受影響,每日身邊都在發生,怎可能看不到、聽不到?心情很煩,也是很痛心。」的確,傳媒幾次報導Liza姐讚好《蘋果日報》instagram有關反修例的報道,她回應並非錯手,直指自己一向關注有關新聞,認同香港人在合法和平下示威表達意見,更稱讚示威學生用水替別人洗眼,可是局勢發展太快。「自從衝了立法會之後,我就沒有看新聞了,太過份了。還是寄情粵劇吧,否則無法釋懷!」

曾經的人大政協,相信大家都明白汪明荃的政治立場,但她為人敢怒敢言,至少為粵劇業界發聲爭取,多次與政府不咬弦。就像今年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終於落成,她依然顯得有火。「你問我,就問啱人喇!從無到有,我一直在場,我在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轄下的表演藝術委員會,坐了足足十年。」

這一切,由港英政府年代說起。「以往十大藝團從來沒有戲曲,回看歷史就知道,他們根本不重視中國傳統文化。回歸後,董建華時代發展西九,第一次招標不成功,要推倒重來,當時也沒有興建戲曲中心的計劃。直到後來新光戲院結業,很多戲院沒有了,因為要興建高樓大廈嘛,我們嘈得很厲害,沒有戲院真的會死人,結果爭取成功。」

 

戲曲中心,不及文化中心

Liza姐那道火,只是剛剛燃點。「我們粵劇的觀眾年紀偏大,必須要鄰近地鐵,所以才爭取到這麼好的位置!現在終於建成戲曲中心,我不理會第二樣喇,沒那麼多氣力!到了如何設計劇院,我都有份參與,但當然,政府又說要請外國專家啦,結果找了一大班人,又要陪他們參觀,包括講解神功戲的戲棚如何搭建、後台怎樣利用、樂池如何搭建等等。」

Liza姐說,粵劇最重要是後台。「我們的戲箱與話劇不同,必須用上實木,名為『櫳』,加上每台戲起碼用上七、八十人,可惜戲曲中心的後台還是比文化中心細,整個布景無法做到,從左邊後台撤走,右邊推出來的效果。另一方面,如果用上細樂池,就要拆一行;大樂池的話,更加要拆三行,一行14人,所以大劇院根本坐不到當局所說的1,070名觀眾,因此票價又要賣貴一點。總括來說,文化中心更好用,戲曲中心做不到大製作。」她坦言,戲曲中心裝潢很美,室內很大很舒適,建議大家有空參觀一下,但對於粵劇演出者來說,絕對不足夠。

諷刺是,Liza姐與家英哥即將在九月尾至十月初,初踏戲曲中心大劇院的舞台,上演九天十場首本戲及經典名劇,挑戰極大,慶祝福陞粵劇團踏入31周年。「其實慶祝只是名堂,最主要是我們擔心自己開始年紀大,日後沒體力再演出。過去三十年,我們有很多粵劇劇本,也有一些滿意的作品,當我們還有氣力的時候,就想做多幾次,希望可以好好地演一次,然後傳承給其他人。」

 

經過那些年,跟家英哥重回……

福陞粵劇團31周年,雖說只是名堂,但原來是Liza姐與家英哥的戀愛起點。「31年前,福陞粵劇團屬於羅家英,他是老闆,那次邀請我演《穆桂英大破洪洲》,當時從未想過長期合作,甚至可以做到31年。你知啦,一對拍檔、一個組合,講求很多東西,最重要是沒有拗撬,大家目標一致、分工,最重要是舞台上是否合拍,票房收得如何……」

能夠改變Liza姐,就只有家英哥。「我們那次合作相當愉快,他花了很多時間幫我排戲,讓我在舞台上很有信心,處理得宜,當然出來的效果很好,之後就決定是否繼續合作。」她憶起當年首次接觸粵劇,是1983年《天仙配》,當時排練了半年。「1988年與家英哥排練《穆桂英大破洪州》,由於有打戲,我們排練了差不多九個月至一年。當時我是白紙一張,他教我怎樣行、怎樣看,教我手眼身法步。」家英哥,果然only you can take her取西經。

自此,家英哥改變了Liza姐的一生,更挑起了她對粵劇的喜愛。「我的興趣很高,但他是粵劇演員,沒甚麼所謂,就算不拍住我,他都會演出其他作品。之後我們有很多創作,例如《糟糠情》、《宮主刁蠻駙馬驕》等劇本。」今次劇團將於9月25日至10月3日公演《福陞粵劇團31週年紀念.戲寶精選》,劇目包括《德齡與慈禧》、《帝女花》、《宮主刁蠻駙馬驕》、《紫釵記》、《穆桂英大破洪州》及《天仙配》。

只不過,Liza姐承認某段時間減少了粵劇演出,最衰都是家英哥。「因為家英哥開始拍電影,他拍電影有另一種滿足,始終戲曲是小眾,每場只有千幾人,但電影的影響力很大,他好像找到另一種方向,不僅給人認識,又賺到錢,當然賺得不算多,卻比粵劇差得遠了,所以他忙於發展電影、電視劇、登台。」她坦言不演粵劇,就拍電視劇、從事公職等等,例如出任八和會館主席,「我是永遠不會讓自己停下來的。」

汪明荃是公認的「阿姐」,但粵劇方面,她反而顯得非常非常謙虛。「我不會收徒弟。以戲曲來說,我真的沒資格教人,我自己都是邊學邊做,也不是經常演出。只不過,大家都認定了『汪明荃+粵劇』或者『汪明荃=粵劇』,但我主要做幕後,幫助業界發展。其實我做粵劇並非賺錢,因為真的喜歡這種劇曲。」她不諱言,過去「成功爭取」政府資源、場地撥款、保留新光戲院、活化油麻地戲院,興建高山劇場新翼,以至前述的西九戲曲中心,以及培養新人,創新前行。

 

粵劇特朗普,得不到分數

提到粵劇創新,有一個人不得不提,他就是推出《粵劇特朗普》的李居明。大師為粵劇加入天馬行空的想像力,Liza姐又是否欣賞?「這就是香港包容的地方。有錢就可以做這些製作,至於有沒有人去看,有沒有人去接受,他自己會知道。作為一種嘗試,我覺得未嘗不可,因為你未試過怎知道不好看?他不是每套都這樣胡鬧的,亦有些人都喜歡,crossover嘛,得啖笑囉!」

語帶諷刺,話中有骨,那麼Liza姐看過《粵劇特朗普》嗎?「這套我真的沒看過,但我看過之前他的一部《蝶海情僧》,它共有三個版本:京劇、粵劇及上海越劇。我覺得上海越劇的版本,演出來是舒服,但我不太接受背後的光影投射,微粒很粗,雙眼看得很累,看一段戲尚可,但整晚都看就會很辛苦,相信之後他會改進。沒所謂啦,給他嘗試一下,難得他願意投資!」

想不到Liza姐意猶未盡,話口未完繼續「稱讚」李居明,鼓勵他繼續自由發展。「他好威㗎喇,自己有戲院嘛,做甚麼都可以啦!以前他都寫過很多電影劇本,也是一個有才華的人,他創造了很多與粵劇相關的工作機會,但最終都是市場主導。與拍電影一樣,並非每套都是藝術片,這樣才有點不同,吸引到另一些觀眾,總不能全香港人都喜歡某一種
事吧!」

李居明曾經說過,希望在《粵劇特朗普》加入特首林鄭月娥的角色。「我心目中覺得阿姐(汪明荃)可以演到……」說真的,Liza姐應約的機會微乎其微,主要是她喜歡戲曲的原因,正正是它的傳統。「我喜歡傳統的東西,才去學戲曲,因為我一直所從事的工作,都是最新的,包括電視、唱歌。不過,現在要吸引新人類嘛,所以有很多改良,但這個階段,我特別勸告新人,趁叔父還能教導他們、還有演出,真的要快點學習,香港特色是一代傳一代,未曾斷過,未曾破壞過,傳承了後才慢慢發展,千萬不要太心急,立即想起3D、投影等等,將來大把時間啦。」

 

汪阿tag的起源

老實說,Liza姐學習新事物,的確比其他人更開放,接受度更高,好像她的instagram玩到出神入化,「#汪阿tag」更是城中熱話。「Instagram的確幾好玩,緣於我拍《娛樂大家》時,經常與很多新人類一起,經常都要等待,當我看見他們都在玩IG,就覺得很有趣。起初叫他們幫我影相,後來他們又說要按甚麼掣、加甚麼字等等。最重要是,這些東西沒有是非,只是一些sharing,無傷大雅,又可以與後生close一點。」

年屆72歲的Liza姐,真的與「新人類」沒有代溝?「從來都沒有,因為每次拍劇都要與新人演出,完全沒問題。我覺得我們這一行,要接觸不同年齡,老中青都有,一定要適應。可能我的螢幕形象太過深入,其實我個人很友善。」那麼,被人叫足這麼多年「阿姐」,有壓力嗎?「一開始有『阿姐』這個稱號,主因是要求高,但現在很親切啦,有汪阿姐、家燕姐、司棋姐等等,統統是一個親切的稱呼。真的不會很累,現在飲咖啡都會說句飲杯『阿姐』啦!」

不得不否認,阿姐所參與的「主流」事業,包括粵劇、電視劇甚至音樂,對新世代來說,似乎逐漸褪色!她緊張地反問:「你告訴我,現在甚麼才是主流?」大概是網絡吧!「以前沒有煲劇,每晚真的要趕回家看電視。現在不用了,更加不用對住電視、電腦,簡單一部手機都可以看,卻失去了以前追看的趣味。現在隨時可以fast forward,就像即食麵一樣,我不知道大家是否享受。」

「現在很多人翻看經典台,總說以前的劇集好看,因為以前角色的說話節奏,能夠讓演員演繹的感情豐富得多,現在不是這樣的,總是隨著事件推進,有時在街邊,有時去飲嘢,有時又不知去了哪裡,那個節奏之快,演員根本沒機會體驗角色的真實性格。幸好,以前我試過,至少我有過以前的美好,已經很滿意了。」

 

EQ依然不夠

有過以前的美好,又有八面玲瓏的人生,Liza姐滿意嗎?「你覺得我是八面玲瓏咩?我覺得我很倔強喎,很有原則喎!我的EQ依然不夠,對於不平的事件依然會出聲,改不到的,這是我的性格,有時應該要忍一忍。」說著說著,她又花了好幾分鐘,批評政府只找外國人出任西九文化區的藝術總監,卻不給予香港人任何機會,可見Liza姐氣難消!

歲月,不饒人。汪明荃今年72歲,她未見體力狀態出現問題,卻開始擔憂。「70歲開始踏入老年,當然會想想這件事情,我明年又是否依然做到,所以我更重視自己的身體。老實說,我的身體狀況及想法,與年輕時沒有明顯的分別,依然一樣很有衝勁,但有時候體力會告訴你,是時候要慢一點了,記性或者沒以往那麼好了,除此之外,我不覺得自己有太大分別。」今次演出,連續九日演足十場,她真的擔心體力分配,但她更渴望享受演出,深信問題不大。

談到未來,她坦言自己不會退休。「自己做不到的時候,自然會減少吧。」唯一減少的,就是慢慢退任一些幕後工作,把握時間爭取享受演出的機會。「以前我做人大、政協,但現在完全退任了,這兩年不用關心那些很用神的東西,就可以考慮應該多做一點演出,想保留一個紀錄,當自己學了這麼久,都想做得好一點,希望未來別人想起,Liza姐也演得不錯。」她透露,八和會館主席任期直到明年,便會讓位給其他人了。

 

 

家英哥接job,其實去打golf

不說不知,今年正是Liza姐與家英哥結婚十周年。二人大有本錢退下來,何不大幅減產,寓旅遊於娛樂?「我們都是順其自然啦,有工作就繼續返工。如果有人請家英哥工作,時間適合又不太辛苦的話,他都會接戲的。」然後,她竟然爆出家英哥接job的背後目的。「通常他接戲是這樣的:早一日去,遲兩日返,中途去打高爾夫球,很開心。他試過很多國內場地,而我覺得這種心態是對的,寓工作於娛樂嘛!」

那麼,Liza姐會否陪伴丈夫北上打Golf?「我出外工作會一心一意,不會玩的,我擔心不夠體力,或者吃錯東西說不到話,怎樣算?高爾夫球要約朋友一起打,又要花時間練習,我沒那麼多時間。」在Liza姐眼中,寓工作於娛樂只適合其他人,不適合她自己。「我多數是做gym和行山,保持自己的狀態、精神、氣魄。照鏡時看到自己狀態不好,就要操多幾次,始終要出來見人,最重要是那份氣魄、體力,做主持也要有主持的樣子,如果看到自己不像樣,就不應該再出
來了。」

 

少女的祈禱

Liza姐演唱《少女的祈禱》,向來是網絡熱話,有趣是,本身她是沒有信仰,其實不會祈禱。「我沒有拜某一個神,但每當看到神壇都會拜一拜。我覺得很多東西都是上天注定,早有安排,很多宗教都是這樣,不用擔心,就交託耶穌、天主、佛祖等待安排,沒所謂,最重要自己心裡有種寄望。雖說性格可能改變命運,但命運注定你在哪個家庭出生,始終不容許你去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