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7:21

朝聖馬來武術發源地 戴志良

戴志良師傅(Evan)修習Silat多年,從香港未流行便開始訓練,如今已是本地數一數二的Silat高手。今回受《功夫傳奇》邀請,他終於能夠與詠春師傅楊永勣一同到Silat發源地印尼追本溯源,又到訪新加坡與當地國家隊同練,讓自身武術體會更上層樓。

Text:Timothy Lo
Photo:Bowy Chan

 

生活文化影響武術

修習Silat已逾十年,Evan終於能真正到這種武術的發源地觀摩,訪問期間不難感受到他的興奮:「其實香港很少人教馬來武術,我也是到其他國家去求教不同的師傅,但今次終於回到這種武術的發源地,實在非常幸運!由於Silat本就世代相傳,大多是前輩們口傳身教,今次到印尼我能向大師多多學習,不僅能夠在我的習武路上有所進益,更能為我的教學提供更多啟發。」拍攝期間,當地師傅給Evan指點了幾招,改善呼吸、馬步到手部動作這些細微之處,理順了他長久以來的壞習慣。

十年來,Evan修習期間悟出馬來武術「三字真言」:擊、控、破。「所謂擊,即擊其形,破壞對方的攻擊,向對方手腕攻去,讓他失去兵器(disarm);控,即控其勢,則指控制對方的重心與平衡,以身法、步法等令對方不能再進行攻擊;最後的破,即破其法,指的是以有效方式作出反擊。」

但原來,在Evan真正接觸Silat之前,他練的是自由搏擊(kickboxing):「當時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持刀傷人案件,讓我反思自己繼續練習著重運動性質的武術,是否在自衛,甚至保護他人方面有幫助?」於是轉而訓練Silat至今。

Silat著重兵器,訓練方式不僅僅限於散手和對拆,用以自衛最適合不過:「我們必須學習不同的傳統馬來武術兵器,如虎爪刀、蛇刀,甚至沙龍等。一般武術對戰時,武者都習慣針對頭部和軀幹進行攻擊,但若在對方有兵器的情況使用這種搏鬥方式,你將會非常危險,甚至致命。」習武期間,武者除了需要懂得運用不同傳統兵器,更重要是學會如何令對方失去使用兵器攻擊的能力。

拍攝期間跟隨團隊前往印尼及新加坡,Evan拜會不少當地Silat大師,除了從對練中拿到箇中精要技巧外,同時也對其武術文化擁有更深入的了解。「是次在印尼拍攝,最深刻是在習武練習的過程中,他們非常著重團體互動的動作,我們更能從旁看到他們互相尊重、提點和信任,透過共同訓練培養出很強的默契,可見當地的武術學校可以讓學生真正在一個愉快的學習環境中成長。」

是次「尋根」之旅亦啟發了他一些新的武術教授方式:「Silat其中一個特色就是融合音樂和舞蹈動作,是次前往印尼和新加坡後,讓我希望將音樂和節奏的元素加入教學之中,並多加不同的演合訓練,增加學生們的團隊意識。」Evan那份熱誠和尊重武術文化的精神,實在令人刮目相看。

 

學功夫如何自衛?

「所謂自衛術,並非一種當你真的遇到問題才去學習的技巧,它更像游泳——只要你學識游水,你才能在遇溺時自救。有效自衛的首要條件是要擁有強烈的危機意識,有助你逃離危險的事發現場;同時你必須了解兵器的危險性,如此一來你便能了解其特性、攻擊的角度,以至當刻的環境因素,才能有效做出防衛。當然,懂得兵器的危險性,自然也會避免以此傷人。」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6:12
完善武術世界觀 楊永勣

一直有收看《功夫傳奇》的讀者,對楊永勣(Jerry)絕對不會陌生,本是詠春高手的他,曾到訪不同國家觀摩個別流派的武術,今次他隨拍攝團隊前往印尼和新加坡,親自了解馬來武術Pancak Silat的演化和習武精神。

Text Timothy Lo
Photo Bowy Chan

從戰爭到自衛

Jerry習武多年,師承葉問六大弟子之一黃淳樑,多年修習詠春,雖與傳統概念有所不同,卻悟出其獨特系統。從《功夫傳奇》第二季起,他均擔任嘉賓主持,遠赴不同國家與當地武者切磋競技。他謙遜說:「感謝拍攝團隊給機會,讓我的功夫生涯更加圓滿。是次前往印尼和新加坡學習馬來武術Pancak Silat,對我大有裨益。」

馬來武術乃東南亞馬來族人的傳統武術,相傳起源自六世紀的蘇門答臘與爪哇一帶,在當地殖民歷史上擁有重要角色。「Silat本源自『戰爭藝術』,修習原因除了自衛,更重要是保鄉衛族,全因當地經常遭受列強外族入侵。因此除了拳腳上的功夫,兵器在這種武術的訓練系統中,亦佔了很重要的席位。」短刀、棍棒在Silat中是必修,為的是在劣勢中得以傍身,免被敵人擊倒。與此同時,殖民時代的印尼人亦為馬來武術加入全新元素:「殖民時期的印尼人一度被禁止學武,武者為了隱藏身分,他們會在深山中進行教學和練習,並將武術融入舞蹈動作混淆視聽。」

如此一來,Jerry便發現Silat與他本身修習的詠春存在重大差距,而這兩套習武系統的差距更是源於民族特性上的根本分別:「詠春本是用以解決二人街頭衝突的武術,多以拳腳功夫為主要訓練,單對單搏擊時必須管好『中線』(即頭頂至下陰的軀幹位置),亦花最多時間練習。」詠春中的入門套路「小念頭」同樣出自此理。「而Silat則是衍生自戰爭的武術,假設敵人在戰場上從四面八方攻擊你,因此除了需修習兵器,更重要是武者需兼顧360度環境,以防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制服。」在遇上危險時,Silat並非著重擊倒對方,首要目的應當保護自己。Jerry解釋:「在Silat的概念中,『止戈』相對重要,在你把對方制服後,你應要給足夠空間予對方和自己冷靜下來;但若對方再有下一波攻擊,你也要懂得應對處理,才算有技術。」兩套武學系統注重之處如此不同,難怪Jerry亦坦承,剛到印尼接觸Silat時確實未能適應:「但同時也是一個讓我拾回學生身分,親自從頭體驗全新武術的
好機會。」

如今Jerry在香港武術界是師傅級別,卻依然繼續隨《功夫傳奇》拍攝團隊到處觀摩,好奇以外,他說更重要是為了給自己思想上的刺激:「作為教授功夫的人,你總不能只講過去的事,一定要接觸新事物,開闊自己的眼界,了解世界各地其他武術家的想法,才能充實自己。跟隨拍攝團隊學習,讓我的世界觀有所進步,完整自己的武術拼圖,教拳時的演繹方式自然也會有所不同。」

 

學功夫如何自衛?

「容許我潑一潑冷水,個人認為在功夫的概念中其實沒有自衛術這回事,因為你根本不會估計到甚麼時間、甚麼方向或有多少個人會攻擊你。再者,就算你上完自衛術課程,你也不會能夠在極短時間內,想起個別招式去應對。於我而言,學習功夫主要是鍛鍊你的身心質素,透過訓練習慣面對拳腳,去除自己的心理恐懼,在面對強大壓力的情況下仍然能夠做對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