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7:36

功夫不是撩是鬥非 謝麗儀

Michelle把柔道形容為「童話」,因為對她來說,只要不怕付出,必定會有童話式的結局。「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一直是我的座右銘。」

Text.Calvin Wong

Photo.Bowy Chan

始於禮,終於禮

玩柔道二十幾年,以為會功成身退,如今她仍然是柔道港隊代表,身兼荃青柔道會主席及總教練,去年更於香港柔道形錦標賽上,與丈夫拿下講道館護身術亞軍。「柔道是我一世的運動,我向來不是三分鐘熱度。」在香港,把運動視為一世職業已是一種奢侈,或許二十多年前剛接觸柔道時,Michelle未必有如此堅定的想法。她回憶當年中五畢業時,經過一間興趣中心,本來對於武術一無所知,純粹被海報上的「柔道」二字吸引。課堂上,當年瘦弱的Michelle面對身體魁梧的日本教練亦毫無畏懼,她彎下腰,向後一縮,再向前出拳,教練驚訝這小女孩身手如此敏捷,決定要好好教導。

第一次接觸柔道,Michelle最好奇的是,為何選手在場上都會出盡氣力大叫。她說:「其中一位叫得最吵的就是我先生,當時我想,這個人叫得這麼討厭是要引人注意嗎,後來才知道那叫氣勢。」這時,丈夫在一旁笑了。後來他倆常常一起訓練,對於女柔道員來說,與男對手做拍檔更能練習力量。就這樣,二人一打便是二十幾年,甚至一起參加比賽。

柔道起源自日本,於1882年由日本「柔道之父」嘉納治五郎創立,他提出的「精力善用,自他共榮」,至今一直成為學習柔道的精神和理念。「精力善用」,意指最大限度地善用自己的力量,也就是柔道常說的「以柔克剛」。更重要的是「自他共榮」,嘉納治五郎希望自己能與對手共同成長,一起磨練。他不僅視柔道為一項運動,更是一種個人文化修養。Michelle解釋:「無論是柔道或其他事情,我們都要始於禮,終於禮。柔道不會撩是鬥非,而是用來保護自己和他人。學柔道的人很能捱,不怕面對生活上的各種挫敗。我們亦不怕被罵,因為柔道講求尊師重道。」

今次拍攝《功夫傳奇》,Michelle特意前往烏茲別克的塔什干、布哈拉、薩馬爾罕,向當地教練請教克拉術,並與最厲害的選手比併。克拉術(Kurash)是烏茲別克一種古老的摔跤技術,至今已有3500年歷史,去年更列入亞運的正式項目。有趣的是,其中一幕在草原上與當地選手比併,比賽沒有任何限制,獎品更是兩頭牛,Michelle笑說:「如果我真的贏了,不知道該怎樣把牛運回香港。」與香港不同,烏茲別克人視武術為一項事業,他們全職受訓,勝負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因為生活指數不高,他們非常需要那份獎金。「他們每天舉的是啞鈴,我們每天舉的是手機。香港人玩武術是業餘,因此體能根本無可比擬。」

柔道雖然不是撩是鬥非,但如果遇到襲擊而又無路可逃,Michelle教路:「這情況你就一定要還手,或者保護頭部,但頭千萬不要貼近地面,否則有機會撞到,而是要用雙手保護。如果對方有武器,除了要閃避之外,你可以近距離搶走武器,因為武器難以近距離攻擊,相隔一定距離反而更容易被襲擊。」但無論你懂不懂武術,Michelle都建議遇上武器襲擊時:「走為上策!」

學功夫如何自衛?

「這一招最管用,如果對方拿著刀,你首先要看準,然後擋開對方手臂中間,再托下巴,向前衝,勾他的腳,無論動作做得好不好,只要對方倒地肯定受傷。搶刀其實不難,只要跟我學就搶到刀,哈哈。」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7:21
朝聖馬來武術發源地 戴志良

戴志良師傅(Evan)修習Silat多年,從香港未流行便開始訓練,如今已是本地數一數二的Silat高手。今回受《功夫傳奇》邀請,他終於能夠與詠春師傅楊永勣一同到Silat發源地印尼追本溯源,又到訪新加坡與當地國家隊同練,讓自身武術體會更上層樓。

Text:Timothy Lo
Photo:Bowy Chan

 

生活文化影響武術

修習Silat已逾十年,Evan終於能真正到這種武術的發源地觀摩,訪問期間不難感受到他的興奮:「其實香港很少人教馬來武術,我也是到其他國家去求教不同的師傅,但今次終於回到這種武術的發源地,實在非常幸運!由於Silat本就世代相傳,大多是前輩們口傳身教,今次到印尼我能向大師多多學習,不僅能夠在我的習武路上有所進益,更能為我的教學提供更多啟發。」拍攝期間,當地師傅給Evan指點了幾招,改善呼吸、馬步到手部動作這些細微之處,理順了他長久以來的壞習慣。

十年來,Evan修習期間悟出馬來武術「三字真言」:擊、控、破。「所謂擊,即擊其形,破壞對方的攻擊,向對方手腕攻去,讓他失去兵器(disarm);控,即控其勢,則指控制對方的重心與平衡,以身法、步法等令對方不能再進行攻擊;最後的破,即破其法,指的是以有效方式作出反擊。」

但原來,在Evan真正接觸Silat之前,他練的是自由搏擊(kickboxing):「當時社會上有很多不同的持刀傷人案件,讓我反思自己繼續練習著重運動性質的武術,是否在自衛,甚至保護他人方面有幫助?」於是轉而訓練Silat至今。

Silat著重兵器,訓練方式不僅僅限於散手和對拆,用以自衛最適合不過:「我們必須學習不同的傳統馬來武術兵器,如虎爪刀、蛇刀,甚至沙龍等。一般武術對戰時,武者都習慣針對頭部和軀幹進行攻擊,但若在對方有兵器的情況使用這種搏鬥方式,你將會非常危險,甚至致命。」習武期間,武者除了需要懂得運用不同傳統兵器,更重要是學會如何令對方失去使用兵器攻擊的能力。

拍攝期間跟隨團隊前往印尼及新加坡,Evan拜會不少當地Silat大師,除了從對練中拿到箇中精要技巧外,同時也對其武術文化擁有更深入的了解。「是次在印尼拍攝,最深刻是在習武練習的過程中,他們非常著重團體互動的動作,我們更能從旁看到他們互相尊重、提點和信任,透過共同訓練培養出很強的默契,可見當地的武術學校可以讓學生真正在一個愉快的學習環境中成長。」

是次「尋根」之旅亦啟發了他一些新的武術教授方式:「Silat其中一個特色就是融合音樂和舞蹈動作,是次前往印尼和新加坡後,讓我希望將音樂和節奏的元素加入教學之中,並多加不同的演合訓練,增加學生們的團隊意識。」Evan那份熱誠和尊重武術文化的精神,實在令人刮目相看。

 

學功夫如何自衛?

「所謂自衛術,並非一種當你真的遇到問題才去學習的技巧,它更像游泳——只要你學識游水,你才能在遇溺時自救。有效自衛的首要條件是要擁有強烈的危機意識,有助你逃離危險的事發現場;同時你必須了解兵器的危險性,如此一來你便能了解其特性、攻擊的角度,以至當刻的環境因素,才能有效做出防衛。當然,懂得兵器的危險性,自然也會避免以此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