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8:13

尋找高棉武術傳人 陳志忠

陳志忠(Wilson)並非第一次參加功夫節目,2011年已參加過TVB節目《功夫新星》,展現千手棍的威力。今次為了《功夫傳奇》更深入柬埔寨鄉間,尋找高棉武術僅存的武術傳人。

Text.Calvin Wong

Photo.Bowy Chan

從衝動到理智

「我小時候很喜歡打架。」Wilson笑了笑。自小在西環長大,當時西環一帶漁業和貨運碼頭林立,亦開了不少武館,許多咕喱都會去武館習武傍身。Wilson會在碼頭與咕喱一起搬運,甚至會請教他們如何握拳和出拳等基本知識。中三時,班主任跟他說:「你那麼喜歡中國功夫,又喜歡打架,不如我介紹你去武館學功夫。」從那時起,Wilson便開始學習中外周家。學懂了功夫,現在卻不再衝動和撩是鬥非,待人處事更理智和冷靜,因為師傅告訴他,打架會傷害自己和他人。

後來去加拿大讀書,跟加拿大師傅學了5年葉系詠春。回港後,跟隨現時的李志耀師傅學打廣州岑能系。「岑能系的特色是講求聽勁,以及柔性和軟性發力,在對打和對練時,盡量不以撞力為出發點。在過手和黐手時,亦講求聽對方發力的方向去卸力,再入位反擊。」Wilson認為這是岑能系與葉系的最大分別。「接觸岑能詠春最難的地方,在於要長期保持放鬆狀態,同時要做聽勁練習。而且聽勁不僅要做手部反應,有時更要全身反應。」學得一身好功夫,Wilson認為中國功夫令他學懂了修養、內涵、哲理,明白更多人生道理,他更喜歡結識練武之人。「曾經有朋友想介紹師傅給我認識,誰知上去後,他以為我們去踢館,突然打了我一拳,並推倒在地。自此我明白,不少學中國功夫的人非常看重輸贏和自尊,所以以後說話要更友善,讓他們知道我
沒有惡意。」

今次參加港台《功夫傳奇》,Wilson與團隊走進柬埔寨的村莊,尋找高棉武術鬥獅拳的一代宗師。「在香港幾乎找不到關於柬埔寨武術的記載。我們拿著宗師的名字,沒有電話和地址,只知道那條村,唯有走進村莊到處問人,最後居然給我們找到。」鬥獅拳(Bokator)可追溯至九世紀的高棉帝國建立之前,是當時人民為了對付野獸而創造的格鬥術。可惜在紅高棉政權年代遭受打壓,高棉武術幾近失傳,後來拳師San Kim Sean回流祖國後才再次令高棉武術興起。「功夫確實很容易失傳,我發現甚少有人會用正規的方式去紀錄功夫,更別說其歷史。而且功夫不像普通運動,它某程度是一種軍事武器,也許不同時代的政府對此有所避忌。」

功夫可算是武器,遇上持刀人士當然能輕易反擊,但普通市民唯有學一兩招自衛術傍身。Wilson解釋:「要明白,自衛術的重點不是要打贏或打死對方,而是令自己安全,保護自己,逃離危險。」因此,自衛術大多是先阻擋對方的攻擊,再以簡易的招式令對方造成痛楚。「自衛術甚少有拳打腳踢,就算打中對方,對方也未必有痛楚,反而消耗自己的體力。自衛術可以是叉眼或踢下陰,好處是用最少的力量,令對方造成最大痛楚而停止攻擊,然後逃離現場。」

 

 

學功夫如何自衛?

「自衛術是叉眼或踢下陰,好處是用最少的力量,令對方造成最大痛楚而停止攻擊,然後逃離現場。如果對方手持武器,千萬別用手腕位置去擋,要用前臂內側,將力度卸走,再勒住對方頸部,因為當人的頸部被勒住扯下時,會自然失重心,停止下一步行動。」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6:18:00
古今劍刃無退路 劉淑瑩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巾幗不讓鬚眉。劉淑瑩(Kate)是香港劍道女子隊成員,足足練了十年劍。十年磨一劍,近年她卻認為手執此劍(竹刀)有點難度,技巧有點阻滯,幸好今次有幸參與《功夫傳奇IV》,追本溯源,從古流劍術裡,悟出現代劍道的「劍中劍」。

氣劍體一致

現代劍道的最高境界,正是「氣、劍、體」一致,將劍作為身體的延伸,達成劍人合一。本身竹刀已有一定的重量,女兒身的Kate坦言,香港舞劍的女士不多,始終體力需求大,而且比賽時還要穿著盔甲,但她克服了種種難題,學習現代劍道超過十年,近年更集中比賽,卻遇上技巧的阻滯。

這一次,Kate前往日本了解戰國時期劍術名家「劍聖」上泉伊勢守信綱創立的「新陰流」劍術,登陸每年不少門人必到的「劍術之鄉」三重縣參加「劍祖祭」,透過演武示範交流劍術心得。

追古溯今。Kate獲得《功夫傳奇》新一輯邀請,二話不說便答應,相信對她的劍道思維大有作用。她解釋現代劍道,正是很多日本古流劍術學派集合而成。「自明治時代起,現代劍道統一為打小手、胴部(身體兩側)、刺喉等,才會得分,但古時士兵上戰場,要有效殺敵,必須擊中沒有盔甲保護的位置,例如切頸、盔甲下面的位置、手臂、大腿等地方,認真不一樣,而步法尤其重要。」

時至今日,劍術不及槍炮,但古流劍術精神不滅,依然以劈砍為主,多以雙手握刀,配合靈活步法,利用身體協調將力量集於刀刃之上,出劍角度刁鑽至極而精準。「這次日本之旅,讓我更深層思考劍道這回事,到底每一招每一式從何而來?最深刻記得是,戰場上要有效殺敵,根本沒多餘的時間,所以每一招要配合步法,用上最快、最有效、最短的距離擊中對方,捨身殺敵,不能留有後路,不可拘泥,最主要是令對方不能再作戰。」Kate明白,未來的訓練及比賽,她都不能夠浪費時間,緊記要有效攻擊,盡量減少任何花巧動作。

同時,古今兵器各有不同,以往刀鋒殺人如麻,削鐵如泥,現代對戰改用四塊竹而成的竹刀,演練則用上木刀。「新陰流較多用木刀及袋竹刀,袋竹刀的構造是同一支竹製成,但中間至尾段切開為一條條,以減低傷害性,木刀的形態也有點不同。」

從古到今,從日本到香港,Kate坦言兩地練武之人大有分別。「劍道是國粹,日本很多人由小到大就要練習國粹,但香港人很少像他們幾歲開始就接觸。同時,劍道很體現到武士道精神,包括禮儀、尊重對手、所有東西要傾瀉而出,毫不留力,要盡力做好,正正運用於武術、劍術、劍道之上。但香港人往往一開始重視技巧,慢慢才明白到禮儀的重要。」

 

學功夫如何自衛?

「劍道本身沒有自衛的概念,古流劍術的精神是不會留力,而是傾盡力量去殺敵,但當中有些競技練習,教人如何防守後反擊。就自我防衛而言,必先集中精神及注意力,看清對手的一舉一動,同時要留意自己的步法、距離,預計對手如何作出攻擊,也要看看自己有否足夠距離能夠攻擊。總括來說,第一要破壞對方的攻擊,第二要破壞對方的平衡,第三就是作出反擊,卻不只是自衛後離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