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19 13:48:01

【行山專題】AK簡僖進:山野中的聲音有著港式親切感

山風吹過樹葉,鳥叫蟬鳴,流水潺潺,漫步山間不時聽到飛機飛過的引擎,那是香港山野間獨特的聲音。環境錄音室簡僖進(AK)走遍郊野公園和隱秘山頭,為的就是紀錄這些本土聲音。「我成立了一個本地自然聲音庫,讓不同的藝術和媒體工作者能夠用得到這些充滿親切感的聲音,也讓香港人更留意這些鮮為人知的環境細節,為此我走進山野,紀錄山野間的聽聞。」

AK從小行山,小學時跟爸爸去郊遊,中學加入童軍,最喜歡的活動也是行山:「還記得第一次跟童軍去行山是中一,去看望夫石,當時更特地去上些山藝課程,學習閱讀地圖指南針等基本技巧。」那種一步一腳印踏上頂峰,再緩緩下山的感覺,即使讓他大汗淋漓仍然暢快。「當然,中學時期還未懂得錄音和聲音創作呢,所以登山時還是以『視覺享受』為主——從山頂看下去那種壯觀,多看幾遍,所有辛苦都會一掃而空。」AK形容,行山是體力上辛苦,心靈上放鬆:「行山讓我能夠進入放鬆狀態,雖然身水身汗依然舒服,每次我想不通某些事情,只要上山走走,便會忽地間豁然開朗。」AK從小行山,小學時跟爸爸去郊遊,中學加入童軍,最喜歡的活動也是行山:「還記得第一次跟童軍去行山是中一,去看望夫石,當時更特地去上些山藝課程,學習閱讀地圖指南針等基本技巧。」那種一步一腳印踏上頂峰,再緩緩下山的感覺,即使讓他大汗淋漓仍然暢快。「當然,中學時期還未懂得錄音和聲音創作呢,所以登山時還是以『視覺享受』為主——從山頂看下去那種壯觀,多看幾遍,所有辛苦都會一掃而空。」AK形容,行山是體力上辛苦,心靈上放鬆:「行山讓我能夠進入放鬆狀態,雖然身水身汗依然舒服,每次我想不通某些事情,只要上山走走,便會忽地間豁然開朗。」

興趣與職業山中尋
後來AK修讀音響系統設計,開始接觸聲頻、音軌等創作,忽發奇想將自身工作融入行山興趣,實行用耳朵去行山:「其實外國有些類似Natrual Sound Library的聲音素材庫,收錄不少世界各地的自然聲音,但每當我想找香港的素材時,卻總是事與願違。用聲音創作時,我不想只用亞馬遜森林的聲音。」於是自己聲音自紀錄,他揹著不同的錄音器材到處錄音,「AK in KK」便成立得順理成章。他強調,自己錄音時並不會追著某些特定聲音而走:「我大多進行定點錄音而非『sound walk』(意指邊行邊錄,把腳步聲和移動時的雜聲都收錄起來),因為我想讓這些聲音成為素材,將來能融入不同的藝術媒介之中。我會網羅不同的聲響然後全放上網,任君選擇。」

攝影師Kelvin Yuen說過,香港山野獨特之處在於自然與都市近在咫尺,想不到AK錄起音來亦遇上同樣情況:「不去錄音也不知道,原來香港的航空業非常忙碌,即使在郊野公園,每錄音三分鐘便會錄到飛機的引擎聲!所以說香港聲音很吸引嘛,其實也未必,不過這倒是一種特色,帶點港式的親切感。」他認為山野間的聲音可遇不可求,每次錄音其實很靠機遇:「即使你重複去同一條山徑,每次遇到的聲音和狀況都不盡相同,這刻錄不到聲音,下一刻會發生甚麼沒有人會知道。」正因如此,AK人在山中,覺得自己渺小,也對這個大自然更加好奇。他遇過最獨特的一次經驗在春夏時節,滿山遍野都是蟬鳴,錄音時也見到蟬在身旁略過,那種驚喜非親身體驗不能形容。

錄音只是過程
在開始收錄山野聲音這一年多的時間,AK大概收錄了五十到六十個地方的聲音,經處理並上載至「AK in KK」聲音庫的大概有四十多條:「不會有錄完的一日,即使多勤力也不會有所講『齊全』的sound library,身在自然就是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甚麼。」他認為錄音只是過程,一個放大自己聽覺,讓自己更能留意香港山野的細節:「錄音儀器會將你聽到的聲音放大,讓你對每種聲音的細節都更敏感。譬如香港常見的麻鷹,牠們的叫聲會有高低起伏的震音,與我們一般印象中的鷹鳴其實很大分別。透過錄音的過程,我們能夠更深入了解自然中不同的聲音,打破自己對山野中某些動植物的刻板印象。加上香港總有自己特有的品種,能夠收錄起來讓世界各地的人聽見,也算宣揚香港特色。」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19 13:23:36
【行山專題】Kelvin Yuen:山野攝影讓我找到人生目標

現任全職風景攝影師的袁斯樂(Kelvin),年僅23歲的他來頭不小,曾經憑一幅飛鵝山的風景照獲得2015年的《國家地理雜誌》全球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今年更獲香港旅遊發展局邀請擔任攝影顧問。若非他在五年多前踏足山野,如今還跟其他年輕人一樣為生活和朝九晚五的工作勞碌。因此他說:「行山讓我找到人生目標,賦予我生存意義。」其實所言非虛。

現在的Kelvin是全職攝影師,五年前的他卻像其他香港中學生一樣,要為公開試擔心:「當時行山,其實只為了紓解壓力。自己成績如何,將來會讀甚麼科,找到一份甚麼工作,才是我最關注的事情。」後來他帶上相機,真正踏足香港的行山徑,自此便沉迷於山野之間:「彷彿在那一刻頓時找到人生目標,發現自己原來能夠擁有如此生命力,對一件事情那麼有熱情!」幾年過去,他的足跡和影像紀錄已經遍佈冰島、玻利維亞、秘魯、南非等地;千里之行,原來始於香港獅子山。現在的Kelvin是全職攝影師,五年前的他卻像其他香港中學生一樣,要為公開試擔心:「當時行山,其實只為了紓解壓力。自己成績如何,將來會讀甚麼科,找到一份甚麼工作,才是我最關注的事情。」後來他帶上相機,真正踏足香港的行山徑,自此便沉迷於山野之間:「彷彿在那一刻頓時找到人生目標,發現自己原來能夠擁有如此生命力,對一件事情那麼有熱情!」幾年過去,他的足跡和影像紀錄已經遍佈冰島、玻利維亞、秘魯、南非等地;千里之行,原來始於香港獅子山。

興趣與職業山中尋
因為受邀為不同國家的旅遊局和商業品牌拍攝山野景色,Kelvin幾乎走遍天下名山大川,唯獨對香港依然鍾愛。「香港山徑最獨特之處,在於山野與城市之間就在毗鄰,從山野你能看見城市的燈火,從城市上山也只需一小時以內車程,非常方便。」像他般經常在午夜上山拍攝雲霧和星空的攝影師,凌晨搭車是等閒事:「若人在國外,我要乘三到四個小時車去野外勘景,在香港我則能大手一揮便找到通宵小巴到達拍攝地點附近。」像他常去的獅子山、飛鵝山等,都是鄰近市區,甚至連他攝影大賽冠軍的照片,也是山景與城市景色共融,更能凸顯香港特色。

如今Kelvin成為全職風景攝影師,全賴當年他憑飛鵝山一照奪得2015年《國家地理雜誌》全球攝影大賽青年組的冠軍頭銜,原來只基於一個單純的想法。他笑說:「當年還是學生,膽粗粗投稿全因覺得勝出比賽的獎品很吸引!」除了機票、電話等物質獎項,這個國際攝影大賽也開啟了他的職業道路:「勝出比賽為我的作品帶來更多關注,不少航空公司、國際旅遊局以至時裝品牌,都會希望合作,或者直接購入我的相片作海外推廣。」當然,景色想非一般,遠離人煙的景點不在話下,為了拍得精彩獨特的照片,連時段都要仔細挑選。

天文地理成為常識
除了讓Kelvin認清自我目標,行山也變相讓他增進了不少天文地理的知識,全因四季變換和月缺陰晴皆對他的拍攝造成很大的影響:「開始山野攝影後,除了基本的攝影知識以外,我多看了不少有關天氣的資訊,又會多了解香港的地理環境。不同的天氣條件,其實都會讓我拍攝到不一樣的作品,星空、閃電等更要及早籌備,才有機會攝下美景。」即使是較簡單的山野景色,天氣同樣是關鍵:「我的作品大多在晚上拍攝,因此需要選擇有月光的日子,更要留意光線的方向和照射的角度,除了呈現的感覺不一樣,這些流光對呈現山體形態和立體感非常重要。若要拍攝星空銀河,則最好在夏季無雨無雲的日子出動。」拾起相機走進山野,同時亦令Kelvin多留意身邊的一草一木四時變換,這些平常都市人不會留意的細微事物,其實別有意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