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20 VOL: 209
2020-01-03 15:37:45

尋尋找找為何終找得到 AGA江海迦

Text : Stella
Photo : Bowy Chan
Hair : Gary Sun from Hair@M
Makeup : Vanessa Wong
Wardrobe : yoox

要數近年將R&B再次帶回香港的造王者,AGA江海迦必定是其中之一。從空姐變成唱作歌手,到最近宣布首次於2020年四月舉行紅館處女秀,等了七年的她終於找到對的時間,將自己出道以來的唱作歌曲帶上這個期待已久的舞台,讓所有高低起跌與樂迷一同經歷,一同分享。

AGA足足等了七年才開到的紅館演唱會,命題為《Round Midnight》,演唱會概念來自一首經典爵士樂曲,也是她人生首次踏足舞台去唱的第一首歌,紀念實踐夢想的一瞬間:因為她實踐了大約九年前第一日去見監製時,對自己的承諾。「夢想就是包括喜怒哀樂,包括失敗和成功,然後才可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像我創作的作品一樣,每首歌都包含故事主角在生活遇到不同遭遇的反應和想法等,所以這些在演唱會裡就能拼湊出這七年來我所經歷的點滴。不是因為想炫耀才華,而是因為每一首歌都是我的一部分。」性格實際且目標清晰的她,曾於2016年《Ginadoll演唱會》說過,要等儲夠作品才登上紅館,這次她花了一年時間去答覆公司的邀請,現在終於做到了。


作為一位唱作人,AGA多年來一直享受創作的每一刻,在她心中創作不是一份工作,而是很好玩的事。「我喜歡創造一個作品,喜歡想東西,對每一件事都會想很多細微之處,想了解它的故事。所以積聚很多經驗和故事,就需要找出口,而這出口就是旋律。我甚至曾經寫了一首歌去講旋律,因為它好像很空泛,但對我來說像我朋友,像傾訴對象。」出道以來,她和不少填詞人都擦出火花,她認為最有趣的相處方法是,有時由她提供故事大綱,有時讓他們自由發揮。「合作最多是林若寧,甚至在我推出首張EP前已經合作,其實我只見過他兩次,但關係很微妙。例如〈一〉我想寫一個沒人了解的女生,追尋自己想做的事情;他筆下卻變成無論怎樣尋找也找不到的對象。第一次跟歌手合作的是李克勤〈鑽石人生〉。我寫的時候,講述一個用情很深的女生,默默在等一個不只一個女伴的男生;他填詞的時候,則變成以第三身去勸這個女生的故事。合作的火花,就是由此而來。」


談到合作火花,當然不少得她的音樂伯樂:Ted Lo、舒文和她的父親。小時候她被音樂包圍下成長,父親在粵曲社長大,喜歡外國及日本音樂,而且會跟我說音樂背後的故事。父親讓她認識音樂,讓她知道音樂需要練習下苦功,需要尊重,需要細嚼。爵士大師Ted Lo是AGA在行內第一位認識的人,也是她的鋼琴老師。他每課講解音樂比原本上課時間更長,也向她介紹很多行內音樂人,包括舒文。「舒文教會我最多的,就是如何學寫廣東歌。因為以前完全不懂寫廣東歌,需要研究怎樣用九個音調變出好聽的旋律。一開始跟他的時候,發現要創作簡單又好聽的旋律真的不容易。都是那十二個音,但要將複雜的變成簡單,加上自己的風格,真的很難。幸好有爸爸讓我涉獵不同類型音樂,讓我的音樂庫足以支持我的創作。所以我的作品聽起來很輕鬆,但背後下了很多苦功和細節,創造自己的個性。」


AGA之所以成為新一代R&B的本地領軍人物,在於她能把自己很喜歡的爵士和弦、R&B的節奏,以及和音等元素加入廣東歌,融會貫通,最後演變出AGA風格的廣東歌。以前很多人說香港歌手收到的demo都是ballad或慢歌,覺得R&B不會是主打,她覺得唱作人不應被這些限制。「我不相信樂壇只能容納一種音樂,於是在第一張EP沒放太多著重groove的歌曲,正如〈問好〉是一首加入R&B節拍的慢歌,大家反應不俗。第二次大碟用〈3AM〉來做主打,心裏有點不安,卻仍繼續做,甚至拍攝了一個預算超支的MV。及後這首歌的成功讓我知道其實R&B在香港絕對是可以的,於是繼續做多點groove的東西。」


來到大碟《LUNA》,每首歌象徵不同年代音樂,大碟裡最大膽的是〈Nights Without You〉,走七十年代風格,尤其這種歌需要不停轉調,且大量和音,編曲Ted Lo更用上大量認識七十年代音樂的樂手一起演奏,AGA認為這是唱作生涯最好玩的一首歌。也許真正好玩的是她連發夢也在創作,最近她就在一個坐飛機的夢裡,寫完一首還未有機會面世的作品。


由空姐變唱作歌手,來到舉行紅館處女秀,AGA認為是榮幸也是責任,應為樂壇做出貢獻。故此她希望帶著她的創作,展示自己的心路歷程。「所有經歷都是必經和必須,這些年最難過當然是失去我的姐姐,一路以來很支持我,是我的好朋友。不用說失去她的傷痛,但強調這個美麗靈魂曾經帶給世界的美好。這份感情變了〈若〉這首歌,最貼身也最難唱。這是我第一次收到歌詞要分三日看,由很不想做變成很慶幸自己做的一首歌。歌曲推出以後,我收到最多的樂迷訊息,不只是希望我過得好,而是他們都同樣經歷這件事。所以音樂與生命掛勾,做唱作人就是把生命寫出來。」■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19 13:48:01
【行山專題】AK簡僖進:山野中的聲音有著港式親切感

山風吹過樹葉,鳥叫蟬鳴,流水潺潺,漫步山間不時聽到飛機飛過的引擎,那是香港山野間獨特的聲音。環境錄音室簡僖進(AK)走遍郊野公園和隱秘山頭,為的就是紀錄這些本土聲音。「我成立了一個本地自然聲音庫,讓不同的藝術和媒體工作者能夠用得到這些充滿親切感的聲音,也讓香港人更留意這些鮮為人知的環境細節,為此我走進山野,紀錄山野間的聽聞。」

AK從小行山,小學時跟爸爸去郊遊,中學加入童軍,最喜歡的活動也是行山:「還記得第一次跟童軍去行山是中一,去看望夫石,當時更特地去上些山藝課程,學習閱讀地圖指南針等基本技巧。」那種一步一腳印踏上頂峰,再緩緩下山的感覺,即使讓他大汗淋漓仍然暢快。「當然,中學時期還未懂得錄音和聲音創作呢,所以登山時還是以『視覺享受』為主——從山頂看下去那種壯觀,多看幾遍,所有辛苦都會一掃而空。」AK形容,行山是體力上辛苦,心靈上放鬆:「行山讓我能夠進入放鬆狀態,雖然身水身汗依然舒服,每次我想不通某些事情,只要上山走走,便會忽地間豁然開朗。」AK從小行山,小學時跟爸爸去郊遊,中學加入童軍,最喜歡的活動也是行山:「還記得第一次跟童軍去行山是中一,去看望夫石,當時更特地去上些山藝課程,學習閱讀地圖指南針等基本技巧。」那種一步一腳印踏上頂峰,再緩緩下山的感覺,即使讓他大汗淋漓仍然暢快。「當然,中學時期還未懂得錄音和聲音創作呢,所以登山時還是以『視覺享受』為主——從山頂看下去那種壯觀,多看幾遍,所有辛苦都會一掃而空。」AK形容,行山是體力上辛苦,心靈上放鬆:「行山讓我能夠進入放鬆狀態,雖然身水身汗依然舒服,每次我想不通某些事情,只要上山走走,便會忽地間豁然開朗。」

興趣與職業山中尋
後來AK修讀音響系統設計,開始接觸聲頻、音軌等創作,忽發奇想將自身工作融入行山興趣,實行用耳朵去行山:「其實外國有些類似Natrual Sound Library的聲音素材庫,收錄不少世界各地的自然聲音,但每當我想找香港的素材時,卻總是事與願違。用聲音創作時,我不想只用亞馬遜森林的聲音。」於是自己聲音自紀錄,他揹著不同的錄音器材到處錄音,「AK in KK」便成立得順理成章。他強調,自己錄音時並不會追著某些特定聲音而走:「我大多進行定點錄音而非『sound walk』(意指邊行邊錄,把腳步聲和移動時的雜聲都收錄起來),因為我想讓這些聲音成為素材,將來能融入不同的藝術媒介之中。我會網羅不同的聲響然後全放上網,任君選擇。」

攝影師Kelvin Yuen說過,香港山野獨特之處在於自然與都市近在咫尺,想不到AK錄起音來亦遇上同樣情況:「不去錄音也不知道,原來香港的航空業非常忙碌,即使在郊野公園,每錄音三分鐘便會錄到飛機的引擎聲!所以說香港聲音很吸引嘛,其實也未必,不過這倒是一種特色,帶點港式的親切感。」他認為山野間的聲音可遇不可求,每次錄音其實很靠機遇:「即使你重複去同一條山徑,每次遇到的聲音和狀況都不盡相同,這刻錄不到聲音,下一刻會發生甚麼沒有人會知道。」正因如此,AK人在山中,覺得自己渺小,也對這個大自然更加好奇。他遇過最獨特的一次經驗在春夏時節,滿山遍野都是蟬鳴,錄音時也見到蟬在身旁略過,那種驚喜非親身體驗不能形容。

錄音只是過程
在開始收錄山野聲音這一年多的時間,AK大概收錄了五十到六十個地方的聲音,經處理並上載至「AK in KK」聲音庫的大概有四十多條:「不會有錄完的一日,即使多勤力也不會有所講『齊全』的sound library,身在自然就是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甚麼。」他認為錄音只是過程,一個放大自己聽覺,讓自己更能留意香港山野的細節:「錄音儀器會將你聽到的聲音放大,讓你對每種聲音的細節都更敏感。譬如香港常見的麻鷹,牠們的叫聲會有高低起伏的震音,與我們一般印象中的鷹鳴其實很大分別。透過錄音的過程,我們能夠更深入了解自然中不同的聲音,打破自己對山野中某些動植物的刻板印象。加上香港總有自己特有的品種,能夠收錄起來讓世界各地的人聽見,也算宣揚香港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