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3-08 17:00

余香凝 聽見我的心聲

Text︱Ko Cheung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Calvin Wong
Photo︱KARL LAM
Hair︱Ken Hui@ii ALCHEMY hair & nail
Makeup︱Melody Chiu
Wardrobe︱MAX MARA(white dress and pastel green gown)/ LOUIS VUITTON(floral sequins dress)/ BOTTEGA VENETA(orange leather dress)
Jewelry︱FRED

做電影記者,時被親友好奇提問:「你有無見過?真人靚唔靚?性格點㗎?」(下刪千題)。坦白說,予欲無言。人在江湖,深知水銀燈下如幻境,永遠彰顯演藝人的光芒,但回歸現實,再絕色的明星亦不過凡人,各有苦樂。單靠一時三刻相處,我們憑何去給他人生命妄下定義?


況且,人要認識真我,也不易。像余香凝(Jennifer)曾自以為,「是個平凡空白的女生。」直到成為演員,經電影薰陶、同業提點、輿論打磨,她才發現骨子裡也暗藏倔強、麻甩或跳脫等多元特質。「每完成一部作品,發現不一樣的自己,就覺奇妙,也享受意想不到的探索!」愛上唱作的她,還挑戰自己,將於三月底舉行首次個唱《Out First Day Live 2020》,今次不演別人、只做自己。「期望你們可透過我創作的歌,聽見我的心聲。」

既熟悉又陌生的余香凝

訪問日,影樓內,靜看余香凝,以「九頭身」fit爆身材,穿戴品牌的精緻服飾及珠寶,配合時裝編輯及攝影師指導,時而躺身鋪滿英文報章的地面,時而穿梭於玻璃層板之間,靈巧地擺動優美的姿態,心裡莫名萌生「既熟悉又陌生」的反差感。


「熟悉」,或因工作關係,常在不同場所「遇見」伊人。余香凝自16歲起已做模特兒,接拍不同類型的廣告,當她加入電影圈,又巧逢「新新浪潮」,獲得不少演出機會,從《骨妹》豪邁有義的張靈靈、《非同凡響》內歛自卑的OK姐姐,到《逆流大叔》爽朗果敢的龍舟女教練,她的身影在大銀幕可說「老是常出現」。


再者,余香凝自去年起,接連兩屆為香港國際電影節擔任青年大使,親身走訪影院或校院,跟男女老幼影迷謝票或講談,工餘亦常到戲院看戲,令人對其印象不淺。譬如我最近一次與她巧遇,就是在《幻愛》優先場,巧合地與其並肩而坐看電影。想及此,有感,這代年輕新演員相對舊時明星前輩,雖然少了距離感和神秘感,但卻多了親切感及在地感。


不過「遇」得多,不代表我們了解他們。儘管科技便捷、網絡流通,大眾可隨時隨地經不同作品、報道、活動或社交平台,追蹤演藝人幕前幕後的生活,可是這些片段,實際零碎、片面或間接,無法全然反映當事人的心路歷程。像自問欣賞過余香凝所有作品、讀了大量訪問,甚或數度碰見她,但這回雙方首度面對面交談,從她開懷時上揚的嘴角、沉思時低垂的臉蛋、感觸時眼角泛起的淚光,我再次深深感受到,演藝人在星光背後,仍存在很多未為人知的面貌,「陌生感」亦由此而來。

 

「估我唔到」的玩味

有趣的是,余香凝笑說當她審視自身,原來也有此「既熟悉又陌生」的驚奇感。「我常自稱『平凡』,不是純粹謙虛,而是由細到大,真的太沉靜,欠缺鮮明度。最記得還是模特兒時,看Anjaylia做『邦民女』,入屋又有觀眾緣,好佩服。反觀我的形象模糊,拍的廣告都無人記得,曾自我質疑:是否做得未夠好?」

 
還幸,余香凝雖無個性,但為人不消極,了解自身問題後,她就努力去屢試屢戰,嘗試建立自己,而當上演員正好為她開路去尋看更多可能。「愈演得多戲,我竟然愈喜歡平凡本質,因為它留下空間,讓我跟背景與性格迥異的角色,互相交流和融合,誰也不搶誰的戲,還帶來強烈的對比感。像人家見我斯文慣,突然演霸氣骨妹,會驚訝;以為我好女仔,但跟成班逆流大叔前輩會鬥粗魯,幾男仔頭幾搞鬼;或幕前總是裝扮靚靚的,用素顏演乖學生,無人認得出,還跟我說,好似他們身邊某些同學和朋友,幾好玩!」


余香凝調皮地輕拍手,「我喜歡給人『吖,真係估唔到!』的玩味,期待日後能演更新鮮角色,像拳拳到肉的硬淨打女,或更嚴肅和成熟的人物,應該很過癮吧!」她感激表示,「實在多得不同導演願意放手,讓我參演從沒想過的角色,才能牽動出不自知的硬朗、嚴厲和勇悍,從電影到現實,為我豐富本來空白的生命。」

 

  

我愛唱作不是口號

真我覺醒,驅使余香凝想勇闖「音樂」新關。她愛音樂、也懂彈結他,2017年曾與監製J Lee合作,首度作曲及主唱〈你愛的人上〉,往後還陸續推出單曲如〈簡單情歌〉、〈黑暗之外〉,及在有份演出的《非同凡響》獻唱〈陽光普照〉、《Baby復仇記》跟另外三位女角陳靜、王敏奕及麥芷誼合唱主題曲。2018年,她曾獲吒咤903頒發「生力軍銅獎」,去年,又在金像獎頒獎典禮,及前輩馬浚偉的演藝學院演唱會上,先後擔任嘉賓。最教人猜不到,是余香凝將於本年三月廿七日,假九展Music Zone舉行首個個人演唱會《Out First Day Live 2020》。從影壇新貴到樂壇新寵,她拋出的「震撼彈」,令人為之意外。


「老實說,我不是全職歌手,論音樂造詣未算上乘,跟創作團隊籌備演唱會,也深明資歷淺、『飲歌』少,大家對我無從入手,但我真的很喜歡廣東歌,不是玩玩吓!」余香凝傻氣地甜笑,「完全沒預到吒咤會頒獎給我,當時他們問:『你係咪真係繼續唱㗎?』我超肯定回答:『會呀!會呀!』,可非客套。成長中,我不是很日韓歐美系的人,主要聽廣東歌度過各個重要時光。」


余香凝娓娓道出,「第一次暗戀的男生是K字頭,那陣子就勁聽〈奇洛李維斯回信〉,在Xanga寫歌詞抒發情懷;入行前後,王菀之的〈畫意〉講荷蘭畫家梵谷一生坎坷,無人認同依然堅持創作,助我克服迷茫;自家作品〈黑暗之外〉,本是我和監製受天災人禍啟發,想寫來勉勵別人。誰知推出之際,發生緋聞事件,我突變新聞人物,飽受輿論壓力,最終歌出了,不為人所注意,但至少陪我捱過暗黑和痛苦時期,來得合時。」聽她回憶跟音樂的緣份,明白做音樂非出於一時興致,而是基於真心。

 

我也想聆聽你的心聲

感恩電影和音樂的滋養,余香凝想藉由演唱會和歌曲,表達自己又回饋社會,「近年閱讀劇本學會思考人生、留意社會被忽略的人與事,改變了我從前唯唯諾諾,不敢發言的軟弱。如今,我想增值修養,給談吐加點營養,做出更有意思的作品。」認真的她說到做到,現正修讀公開大學的四年制社會科學課程(當中設有遙距教學),「這科還牽涉Econ和Political,我在找資料和做功課,得到很多新知識、新視野,看到更遼闊的世界,多了設身處地想事情。」


例如《Out First Day Live 2020》,余香凝不純為滿足自己,「想跟觀眾浪漫交流。個唱用獨腳戲結合電影和音樂元素,表達我從兩者中的得著與成長。但說個人心聲之外,我還期望將舞台與人分享,影迷可在我的歌得到力量,身邊的年輕演藝朋友也可一起上台表演,人人像參加場約會般,既享受又快樂。」


余香凝重視平等相處,只因曾受比較之苦。「演唱會前夕推出了一首新歌〈無得比〉,乃受《非同凡響》啟發。我發現香港小朋友在家在校,承受無數比較和壓力;就算大人,也面對升職轉工或伴侶之間的比較。回想童年,我就因為試過被媽媽拿來跟同學比成績、比琴藝,緊張到寫日記『下次要考好啲』,甚至十幾年後,聽到同學的消息,仍然心怯,自覺未夠好,多可怕!因此〈無得比〉用略為『寸』語調去唱,無非想鬼馬一點,提大家別自卑,要拋開比較心,學習自愛;做演唱會也不為比較誰較好,只想善用手上資源,跟同伴創作和表演,讓每個人看見各自的可塑性。真的,平凡如我願意付出和學習,如今也做到喜歡的唱作路,我相信你們亦可以!」■

 

 

2020-03-06 18:00:56
探索海底深處!潛水高手「亞橙」:「潛進某些洞穴甚至比登上月球更艱難。」

Text & Interview: Nic Wong
Photo: Bowy Chan (Portrait)、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Courtesy of the copyright by Gigi Fu)
Special thanks: Diving Adventure(潛水歷險會)

疫境之下苦困在家,「不見天日」的生活,夠可怕沒有?你還記得兩年前泰國少年足球隊「野豬隊」12名少年及教練被困於睡美人洞,足足十八日不見天日的事跡嗎?今個星期,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奇蹟救援》就活現這件轟動全球的事件。香港潛水教練Alvin Orange(亞橙)就是因為當年這宗意外,因而得知亞洲區也有眾多洞穴潛水高手,藉此拜會當日有份參與救援的兩位救援英雄Ben Reymemants及Claus Rasmussen學習洞穴潛水。現在就由阿橙深入淺出,解開洞穴潛水(洞潛)的謎團。

 

問:與一般認知的潛水比較,「洞穴潛水」有何分別?

答:洞穴潛水可視為X-game,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活動之一,必須有心理準備隨時失去生命。只不過,洞穴潛水亦可分為「遊樂」及「探險」,有些洞穴很大很闊,危險性較低,以遊樂為主,但有些是探險,未知洞穴的盡頭是哪裡,潛入洞穴是為了不斷尋找一些新的位置,例如找出湖泊與湖泊之間如何接駁等等。

 

問:「洞穴潛水」是潛水界別的最高難度項目?

答:從整個潛水界別來說,洞穴潛水屬於「技術潛水」的界別,可分為兩個主要因素:第一種是需要減壓(Deco,全寫Decompression),潛到不同深度後,就不可直接上水面,過程中必須停低一段時間,或者利用特別氣體作減壓,慢慢回到水面;另一種是閉封式(Overhead),頭頂是密封,例如身處沉船或洞穴內,無法直接上水面,必先尋找洞口離開,所以非常講求技術、知識、程序,而裝備上亦與一般休閒潛水有分別。

 

問:洞穴潛水,可分為多少個難度級別?

答:第一級名為「Cavern」,意思是入到一個overhead的地方,卻會看到最後一絲自然光,意味著一定有出口;第二級是「Intro the Cave」,將會受到嚴格的氣容器限制下,亦有深度限制;第三級是「Full Cave」,有能力進入完全密封的環境;而我自己則是再上一級「Stage Cave」,意思是要帶上很多支潛水樽(氣瓶),然後將不同的潛水樽放在洞內不同環境,逐點逐點放樽,方便減壓,亦有更多空氣量,從而進入更深的地方。

 


泰國少足隊被困獲救後,亞橙(右一)特別聯絡上兩位有份參與救援的潛水員Claus Rasmussen(左三)及Ben Reymemants拜師學習洞穴潛水。而來自芬蘭的Mikko Paasi(右二)亦是事件中的救援英雄之一。


亞橙與師傅Ben Reymemants的合照。

 

問:得知你因為泰國少年足球隊被困事件,才特別找到事件中的救援英雄學習洞穴潛水,對嗎?

答:那次事件絕對是很大的誘因。起初我玩潛水已經學習側掛潛水(Side-mount Diving),終極目標就是入洞,以前所聽到的洞穴潛水,都是遠赴墨西哥、巴哈馬等地方,距離亞洲很遠,花費很大,亦不方便聯絡。當泰國洞穴救援事件曝光後,才得知原來亞洲區都有一大班洞潛高手,於是我聯絡了兩名有份參與救援事件的人員,拜訪他們教我洞穴潛水,最終也成了我的師傅,前後學了十多日。

 

問:側掛潛水(Side-mount Diving)又是甚麼意思?

答:一般潛水員的潛水樽都在背在後面(Back-mount),只能背著一支潛水樽,但在洞穴環境的話,背後有潛在危險,可能被東西纏住而無法活動,所以側掛系統的好處是,可以身上配備兩支或以上的潛水樽,並將兩支潛水樽放在身體前方的兩邊,就能夠確保背後不會被纏著,就算不幸被任何東西所纏,都只會是伸手可及的範圍及位置,就能及時解決,尤其經過一些窄位,就一定要透過側掛系統而通過。我最多更試過同時間拿上7支潛水樽下水!

 

 

問:香港有學習洞潛的課程?香港有多少人有認可的洞潛資格?

答:沒有官方數字統計,我估計大約100人左右,活躍的都是50人以內吧。

 

問:作為潛水教練,學習洞穴潛水沒有難度吧?學習過程是怎樣的?

答:我在2013年學習潛水,2015年考成潛水教練牌,2018年學習洞穴潛水。只不過,學習洞潛與一般潛水不同,學習時超過一半時間都會被蒙住雙眼,與當初學習潛水有極大分別!當你看不見水底的一切時,教練就會給我很多難題,例如現在只剩下很少空氣,怎麼辦?電筒突然壞了,怎麼辦?纏上東西如何逃生?洞潛期間會有條引路繩,確保位置,但失去了繩索時又如何找回?上述一切問題,我都必須跟足正常程序去解決問題,所以挑戰極大。

 

問:學會洞穴潛水之後,有否一些難忘經驗?

答:我定期有去洞穴潛水,試過有次差點沒命。那次到了泰國喀比(Krabi)的Spider Cave,那個洞穴以狹隙多而出名,我們特地尋找一下有否新地方。結果,我選了一個位置去放繩,慢慢卻發現塞住了,完全無法活動,向前向後都不行。那時候,我的細支裝潛水樽只剩下30BAR,那時候深約二十多米,相信只餘不夠10分鐘的空氣,結果真的出現了「人生跑馬燈」。不過,潛水員真的有一種求生意志,結果呼出體內所有氣,收窄自己的軀體,左逼右逼,雙手完全磨擦到損傷,最後成功逃了出來,但過程真的很驚險。

 

問:洞穴潛水有何吸引之處?

答:對我來說,我真的很喜歡洞穴潛水,如果再去潛水,一定是洞穴潛水。洞潛的吸引之處,首先是通向未知的好奇,讓我到達一些無人探索過的地方,我曾經去過一些洞穴,當中潛入過這些洞穴的人,比到過月球的人還要少;同時,潛入洞穴的感覺,就像進入大地母體之內,與大自然零距離接觸,有一種回歸原始純粹的感覺。總括而言,洞穴潛水對技術、體能、心理質素的要求很高,每完成一次洞穴潛水,都會覺得自己升了level,而且洞穴環境令你必須面對自己的脆弱,亦是我鞭策自己進步的動力。

 

問:以你所知,那次泰國少足野豬隊意外被困,當中最大的搜救困難是甚麼?

答:泰國睡美人洞本身是一個開放供人遊覽的Dry cave(乾旱洞穴),出面亦有告示牌寫著7月雨季後不准入內。當中主要一帶的地理結構是石灰岩,岩石中有很多小洞,如果下雨就會沿著小洞而流入洞內變得淹沒,而野豬足球隊當日是6月23日入洞,他們沒想到雨季提早來臨,所以不幸被困。

當時搜救的難處有很多方面,洞內環境相當崎嶇,有些地方可能小孩子爬過去很簡單,但成年人穿過很困難,就算乾旱都是這樣,更何況淹沒了?另一方面,事件中經常提及洞穴中的Chamber 3,這是開始潛水的地點,但從洞口到達Chamber 3已經要攀爬超過兩小時,當中帶備很多裝備。我的師傅到達Chamber 3後,曾經詢問泰國海豹突擊隊是哪裡下水,他看到後形容那是一個有漩渦的泥沼,就像攪了起來的cappuccino,正常人是不會在那裡潛水,但救援隊抱住救人心態才嘗試。加上整件拯救行動中涉及多個國家,如何溝通也是極大挑戰。

 

問:你覺得《奇蹟救援》又如何呈現了當日搜救的情況?

答:我覺得,從當時事件中的每個人的角度去拍攝都可以,例如那個從緬甸深山修行中突然出山的僧侶、負責拖繩到發現小孩子那邊的搜救人員、找到方法麻醉小孩子而逃生的澳洲醫生,當中實在有太多太多的故事,看出人性的生命力。整件事件真的很傳奇,最終被困的十多名孩子能夠全數成功獲救,真值得讓更多人認知這個故事。

 

 《奇蹟救援》

上映日期:3月12日

電影簡介:根據真實事故, 12名少年足球隊的成員及其教練因暴雨被困泰國北部的睡美人洞洞穴內,數千名來自世界各地的義工及士兵齊集與時間競賽進行搜救。《奇蹟救援》以救援人員的觀點描繪每一個關乎生死的決定,展現他們無私的毅力和捨己的精神,克服所有困難成功完成救援及脫險。

 

 

下列圖片為一般休閒潛水裝備,以及洞穴潛水裝備的簡單介紹,可見洞穴潛水比休閒潛水裝備更多:

 

1)潛水樽(氣瓶); 2)調節氣; 3)背掛式浮力控制裝置; 4)面鏡、呼吸管; 5)濕式潛水衣; 6)潛水靴; 7)蛙鞋
 

1)S80 氣瓶; 2)主潛水燈; 3)後備潛水燈; 4)頭盔; 5)潛水鏡; 6)後備潛水鏡; 7)繩轆(Reel); 8)側掛式浮力控制裝置;9)氣瓶索具;10)洞穴標誌; 11)繩轆(Spool); 12)調節氣(Stage); 13)水底訊號棒; 14)後備水底訊號棒; 15)蛙鞋; 16)頭套; 17)潛水衣; 18)技術潛水短褲; 19)潛水褲; 20)潛水靴; 21)調節氣(短喉);22)調節氣(長喉); 23)氣瓶索具

 

亞橙's profile:

PADI IDC參謀教練 (IDC Staff Instructor)
PADI 側掛氣瓶技術潛水教練 (Sidemount Instructor)
PADI 獨行俠潛水教練 (Self-Reliant Instructor)
緊急第一反應教練 (EFR Instructor Trainer)
DAN 專業潛水員急救教練(DFA Pro Instructor)
TDI 全洞穴潛水員 (Full Cave Diver)
TDI 洞穴階段減壓潛水員 (Stage Cave Diver)
TDI 氦氮氧混合氣體潛水員 (Trimix Diver)

Facebook channel: https://www.facebook.com/divesite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