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9:22

林家謙 下一年前路

Text: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Wardrobe : Marni
Location : Jouer

吒咤生力軍一舉擊敗姜濤奪得金獎,讓人感興趣想知道林家謙是何方神聖。看似文青的他外表不算特別,但只要聽過他的出道歌曲〈下一位前度〉,至少會被他獨特的聲線及唱腔吸引著,然後才知道〈心之科學〉、〈矛盾一生〉等都是他作曲出品。來到新人的第二年,他笑說「下一年前路」堪虞,只好抱住必死的決心繼續努力。

 

年僅28歲,林家謙的作曲履歷表已算亮麗,包括容祖兒〈心之科學〉、JW王灝兒〈矛盾一生〉、〈多少年〉、〈自由飛翔〉三部曲、楊千嬅〈余春嬌〉,而且他還進軍台灣,林宥嘉〈壞與更壞〉、〈勿忘你〉、楊丞琳〈獻醜〉都有選用他的歌曲。


時代巨輪回到他未成為歌手之前。某次大學歌唱比賽後,林家謙備受當時表演嘉賓林一峰賞識,繼而簽約為華納旗下的作曲人之一,最高峰一星期交一首歌,產量極高。「以前是一份幕後工作,所以履行定時交貨的寫歌職責,但現在寫得很少,上年只交了兩三首歌。」他坦言「第一次」是最深刻的,那位「識貨之人」名為周柏豪。「那首歌曲叫〈關於我們〉,收錄於柏豪專輯之內,當時當然很興奮,尤其覺得那首歌不是最商業,竟然有人懂得欣賞,那份喜悅是雙重的。第二次的驚喜時刻,就是林宥嘉選用了我的歌曲。一直很欣賞他唱歌及音樂造詣,很希望與他合作,結果成功了,喜出望外。」

 

年紀輕輕卻受到香港、台灣兩地歌手賞識,加上文青打扮,自然有人問過他會否「作而優則唱」。幾年前說過「冇諗過」,只以全職音樂人為目標,如今轉軚了。「前年我與JC(陳詠彤)有首合唱歌〈如影隨心〉,是內地電影的同名主題曲,發現用自己的聲線去表達自己創作的旋律,絕對是個不錯的體驗,就開始嘗試推出自己的廣東歌。」他坦言之前想得太多,擔心有很多麻煩事要處理,但慢慢又發現不是這樣差,就繼續努力下去。

 



作曲方面,林家謙與大公司簽約,有趣是,他為了創作自由,決定當一名獨立歌手,沒有唱片公司和經理人做靠山,歌曲派台更一手包辦行台宣傳等工作。「現時我要做很多行政工作,包括出歌後如何登記、註冊,找發行公司幫手發行等等。我也不知道這是否音樂人的工作範圍,但我除了唱歌外,過去幾年寫歌也收到一些版稅來維生。希望做完這個訪問後,得到更多唱歌的演出來賺錢吧!」

 

每位歌手的成名作至關重要,林家謙以〈下一位前度〉展示自己的實力,尤其那些獨有的唱腔及轉音位,但原來不是他的想法。「歌曲是我和Christopher Chak一同創作,是他提議我這樣唱。起初我還擔心那些轉音不夠自然,未料到反而變成了特色部分,所以要給他這個credit。感謝大家留意到這些細節位,可能有人起初覺得奇怪,慶幸給我機會再聽多兩三次因而愛上。」


去年他接連推出〈Just Carry On〉及〈聽風〉,反應卻未有〈下一位前度〉那麼震撼,他反而早已料到。「畢竟歌曲不是大眾最喜歡的那一種,但我希望將個人的歌種及歌庫再豐富一點,而我亦不需要太重視聽眾反應來創作吧。」他本來計劃每三個月出一首歌,卻因應去年香港的情況,於是見步行步。「〈聽風〉並非預計之中發生,卻受到電台邀請,特地寫歌給一些年輕人,後來就變成了我個人的第三首歌曲。有時候,打花章、打亂章可能會誕生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偏偏,新鮮熱辣推出的歌曲〈拼命無恙〉,正好呼應〈下一位前度〉。「我不想刻意推出續集或三部曲,卻想到如果用一個反轉的角度,推翻之前所唱的『誰亦在反覆錯愛之旅捱大』,於是再次邀請夕爺(林夕)去寫這個角度,表面看似很豁達、豁然接受,但進入心底最深處,還是不能放下,未能接受,一切只是扮無事,拼命無恙而已。這樣刮自己一巴,頗有趣!」


面對新一年的前路,人人都說新人第二年才見真章,他立刻搶答:「死硬囉!」唯有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做,見步行步。「第二年不再是honeymoon,就要花更多努力,再沒有太多朋友幫手了,唯有靠自己!」也許與他的歌曲風格一樣:悲觀式樂觀。「透過作品,我了解自己更多,我喜歡思考最壞的境況,所以真的發生,早已打了底,不會太失望、晴天霹靂的感覺,真是一種悲觀式的樂觀。」


再加上,他其實沒有太多宏大的目標。「可能很多歌手都有那種紅館夢,目標是開紅館演唱會,或者得到甚麼獎項,但我比較很少這些幻想,因為一開始不是歌手出身,所以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都是新鮮及隨遇而安。」他不諱言,奪得叱咤新人獎後,希望讓大家看到林家謙並不是玩玩下,而是認真地做音樂。 


「如果大家不喜歡我唱歌,我就走吧,但暫時我想花更多時間在自己的作品。不過,有時過於沉醉自己的歌曲,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所以歡迎大家隨時找我寫歌,給我一些衝擊及靈感!」■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2:32
港大經濟助理講師阮穎嫻:能制裁不公義的只有消費者

 大半年一路走來,香港人展現無比的韌性,在各個領域都掀起程度不一的「革命」,遊行示威以外,「黃色經濟圈」更是「和理非」抗爭中的重中之重,以圖重奪香港人的自由市場。在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院任職助理講師的阮穎嫻(Vera),近月不停撰文分析、評論箇中現象,雖立場鮮明,在學術論證方面卻有根有據。她說:「學術界不講政見,只講數據、證據,以及客觀細節,沒有甚麼事情需要避而不談。」這位非常政經女子,果然非同一般。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Bowy Chan

 

 

早在「反修例」運動前,Vera分析經濟的文章已散見於不同報章和媒體,不少直接針砭時事,評論醫療、房屋等政策,她亦不時出席網台節目,與各時事評論人討論局勢。當部分學者大多希望避免公開政治立場,她卻毫不畏懼發言:「我認為公開發聲是學者責任,試想像社會爆發大型傳染病,你總會希望傳染病學家能提供專業意見;如今社會病了,大概我們也會想有人站出來做研究,並分析當中的千頭萬緒。」她亦坦言,自己不曾承受任何壓力,校方亦未曾阻止或勸喻她不要發表政見:「本想感謝港大沒有干預我的言論,但想深一層,學術自由、思想自由乃是學術機構必須抱持的基本原則,因此也不需要太過感恩了。」


對Vera而言,所謂的「發表政見」其實是再正常不過的學術觀察:「無論社會怎樣變,這些都是單純的現象,我們只是就著這些改變做出相對應的分析而已。」與此同時,她亦強調學術專業並非如部分「藍絲」所說的煽動示威:「學術界不講政見,只講數據、證據,以及客觀細節,沒有甚麼事情需要避而不談,但卻不會鼓吹某一方面的政治立場。我在媒體公開發表政見,與我在學術期刊撰寫論文,其實完全是兩回事。同事們討論社會現況,也是引用不同的論述詮釋自己的觀點與角度。」


民主與經濟的相互關聯
近期Vera談論較多的,自然是「黃色經濟圈」的理論和意義:「在我看來,『黃色經濟圈』其實是用價值和論述去包裝的市場行為。市民因為政府的政策經歷突如其來的價值觀轉變,這種改變轉化成消費行為,他們願意用金錢去支持民主自由,而商舖亦以民主自由作為招徠。因此這是市場主導多於政治主導,只是恰巧他們的供求都在政治理念上而已。」嘗試將視野拉闊點講,自由市場是否有一個既定機制,去制衡一些不公正、不公義的事情?Vera則解釋:「市場從來都是中性的,它並不會分辨哪些商舖、商人是否不公義,永遠能夠知道這件事情的都是消費者,他們能透過選擇和消費行為,讓市場反映自己的喜好和意願。因此,市場能制衡不公義之說,並不成立。」因為能夠制裁不公的,從來都是香港人本身。


「黃色經濟圈」作為日常抗爭手段,不免讓人反思民主與經濟的相互關係,坊間甚至出現一個說法,指「幫襯『黃店』即是『用錢投票』」。Vera卻覺得要釐清「消費」與「投票」的概念:「其中一個最簡單驗證民主的準則,是每一個人,不論階級、性別、年齡,均有平等的政治權利,不少人將此與『一人一票』劃上等號;但在商業市場上,不同的消費者卻永遠不會擁有平等的權力,只因當你擁有的金錢愈多,擁有的權力便愈大。」而且,消費從來都是個人抉擇,但投票不是:「在市場上,從來沒有人逼迫你一定要買甚麼,不買甚麼;但在民主社會中,所有議題都是集體決定,若你是少數,也需要接受捆綁式的結果。」將抗爭融入日常,首先要「狂做嘢狂讀書」,了解每個行動的原因,才算真正覺醒。


制度才是根本
經濟和民主,從來都是分別矗立的樑柱,後者保證一個穩定、予人信心的營商環境;前者則與民主發展有顯著關聯。但套入香港現況和一國兩制,卻非如此:「香港從來都是混合政體,半獨裁卻能投票。這個地方的本身優勢在於有別中國的制度,同時了解大陸又能融入世界,雙方對香港都有信心;因此我們總能順著環球政治形勢從中獲利,中國需要香港這雙『白手套』,為其處理上市、外匯等事宜。」但因反修例風波爆發,半獨裁半民主政制的不穩定性終於動搖社會,雙方持續拉鋸,均想香港拉進各自一方的制度中。Vera更斷言:「現況如此,責任全在政府身上。政治對經濟環境的影響遠比我們想像的要大,不僅國際評級公司必定將政治形勢納入分析,政制更替亦會從根本改變經濟體系的組成。」


即使如此,Vera笑言香港「爛船都有三分釘」,財金、貿易、法治等制度行之有年,短期內不會輕易改變:「加上這大半年來,香港人展現無比韌性,相信沒有學者能夠預料,我們能夠堅持至今。經此一役,我們已證明,香港仍有抵抗制度改變的能力。」黑暗過後會是晨曦,繼續維繫自己堅守的價值,才是最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