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9:51

張兆輝 視帝不如好角色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makeup : 雷淑賢(大哥賢)
Hair : Kel Fung@HH hair.nail
Wardrobe : CLUB MONACO
Location : Feast(Food by EAST)

馬國明終於奪得視帝,讓乏味多年的大台頒獎禮,難得有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熱播中的《黃金有罪》無緣獎項,身處炮灰檔期下卻殺出一條血路,更被譽為翻版《大時代》。網上有聲音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他直言演員不是為奪獎而演戲,還說早年他在TVB都沒有頒獎禮,所以角色有突破有發揮有人記得,還比視帝之名更興奮。

 

張兆輝近年遊走中港兩地,少拍電影多拍劇集。時隔三年後再次擔任TVB劇集男主角,《黃金有罪》可說是他的個人表演,角色榮木桐(Gordon)彷彿活現了轟動一時的佳寧案主腦陳松青。張兆輝說,一切源於監製王心慰。「兩年前我拍《飛虎之潛行極戰》時,王心慰跟我提起《黃金有罪》的故事。當年我與她合作過《闔府統請》,早已覺得她很有眼光,總知道哪些戲種會受歡迎,加上她又拍過《巨輪》等口碑收視皆好的劇集,所以我很快被角色吸引著。」

《黃金有罪》所寫榮木桐的人生,一個人表演到尾,張兆輝怎能不心動?「當時聽到整個故事很寫實,角色有很多面,由年輕演到成熟及事業有成,亦因為時勢而夢想破滅,人生整個過程都很多姿多采。」有人批評,榮木桐是個大奸角,但張兆輝並不認同,特別是他過去演過大大小小的奸角。「我是Gordon的話,心目中並不覺得自己是奸,大家觀點不一樣,當你們失敗時,就說我不好,但我給你們貼士時賺大錢,又不會感激我。人,就是經常輸打贏要。」


突然Gordon上身,他說如果早已認定自己是錯是奸,觀眾不會覺得好看。「他當然覺得自己做得對,一步一步走向高峰,成為全世界最威風的人,高高在上,卻不聽其他人說話,忠言逆耳,正正是那一刻勝利沖昏頭腦,而時勢就是令他無法繼續下去。只不過,每個人的成敗都是一線之隔,過到那一關就成功了,偏偏,他就是過不到去。」

提到「黃金」,無論有罪無罪,張兆輝早已憶起早年第二部在TVB擔正的劇集《黃金十年》。「兩部電影所說的東西不同,《黃金十年》都很寫實,講述當年年輕人出來社會的心態,學識不好找不到工作,既想置業又想移民,寫年輕人的成長,正正是當年的自己。」事隔三十多年,當年的年輕人長大了。「現今的《黃金有罪》不似那時候的單純,這一次真是殺戮世界,人人心狠手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尤其股壇,不容許有一絲半點憐憫之心;尤其做生意,沒有錯對,只有輸贏!」

「就算身處演藝圈,其實都差不多。很簡單,我給你一個角色,完全做不到,再給你多一個機會,依然不行的話,最多只有三次機會,不行就會被篩走。其實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殘酷⋯⋯」



遊走主角與配角,他看得輕鬆,從不執著一定要做主角。「就算戲份少也不重要,最重要有得發揮。我不會問導演說為何戲份那樣少,只得三場戲?反而一開始看到三場戲依然接拍,就說明這三場戲都很爆。」在旁的張太沒好氣地說,過去試過兩部製作放在眼前,丈夫竟然選擇了片酬低一半的那一部。他立即搶答:「那個角色有發揮嘛!」

「老實說,如果別人找我演的角色有發揮,希望靠我幫手去襯托整部電影,怎能不拍?如果一部是主角,另一部是只有一半戲份的配角,兩部一起揀,沒分別的話,我當然揀主角,但如果主角很平鋪直述,但大反派可以演得很過癮,我就會揀配角,其實都是看自己需要甚麼,沒有甚麼一定的準則,當然我是新人,有主角當然做主角啦,但我不是新人嘛!」

他特別提及一部仍未上映的電影,興奮得拿劇照給我們看看。「我拍了翁子光導演的《風再起時》,戲份不多,只有幾日戲,但為何我會拍呢?我看完劇本後,發現那個角色很過癮,我將造型照拿給家人看,他們完全不知道我就是那個人,很明顯是新的景象!我很期待那部電影出來的效果,因為不像是平時的張兆輝,甚至我的家人都覺得不像,這正正是我想要的東西!」只可惜,電影礙於內地審批問題,這個不一樣的張兆輝,還要等待風再起時。

2014年憑《恐怖在線》獲得聖地牙哥獨立電影節影帝,去年《催眠.裁決》亦獲得《國影年度表彰盛典》「最優秀電影男演員獎」,似乎近年有些獎項運,他卻看得淡然。「我不是清高,但我發夢都想不到自己能夠奪獎。以前我們在TVB都沒有頒獎禮,那又如何,難道沒獎就不過癮?那時我們的『獎項』是,街上有人叫你角色的名字,例如《黃金十年》田永泰,或者早幾年內地劇《「北上廣」不相信眼淚》的于德偉,那一刻就是成績表,但現在不同,大家才重視了獎項。」他還是有點老派,覺得拍攝期間很愉快,劇組人員合作卻依依不捨,這樣才更重要。

所以,《黃金有罪》是炮灰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我很多謝網民替我如此肉緊,但獎項都是那樣,今年不是那個提名期,也沒辦法,可能下一年有份呢!」張兆輝輕鬆而淡淡然地說著,就如他如今拍戲拍劇的心態一樣隨意率性。」■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9:22
林家謙 下一年前路

Text: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Wardrobe : Marni
Location : Jouer

吒咤生力軍一舉擊敗姜濤奪得金獎,讓人感興趣想知道林家謙是何方神聖。看似文青的他外表不算特別,但只要聽過他的出道歌曲〈下一位前度〉,至少會被他獨特的聲線及唱腔吸引著,然後才知道〈心之科學〉、〈矛盾一生〉等都是他作曲出品。來到新人的第二年,他笑說「下一年前路」堪虞,只好抱住必死的決心繼續努力。

 

年僅28歲,林家謙的作曲履歷表已算亮麗,包括容祖兒〈心之科學〉、JW王灝兒〈矛盾一生〉、〈多少年〉、〈自由飛翔〉三部曲、楊千嬅〈余春嬌〉,而且他還進軍台灣,林宥嘉〈壞與更壞〉、〈勿忘你〉、楊丞琳〈獻醜〉都有選用他的歌曲。


時代巨輪回到他未成為歌手之前。某次大學歌唱比賽後,林家謙備受當時表演嘉賓林一峰賞識,繼而簽約為華納旗下的作曲人之一,最高峰一星期交一首歌,產量極高。「以前是一份幕後工作,所以履行定時交貨的寫歌職責,但現在寫得很少,上年只交了兩三首歌。」他坦言「第一次」是最深刻的,那位「識貨之人」名為周柏豪。「那首歌曲叫〈關於我們〉,收錄於柏豪專輯之內,當時當然很興奮,尤其覺得那首歌不是最商業,竟然有人懂得欣賞,那份喜悅是雙重的。第二次的驚喜時刻,就是林宥嘉選用了我的歌曲。一直很欣賞他唱歌及音樂造詣,很希望與他合作,結果成功了,喜出望外。」

 

年紀輕輕卻受到香港、台灣兩地歌手賞識,加上文青打扮,自然有人問過他會否「作而優則唱」。幾年前說過「冇諗過」,只以全職音樂人為目標,如今轉軚了。「前年我與JC(陳詠彤)有首合唱歌〈如影隨心〉,是內地電影的同名主題曲,發現用自己的聲線去表達自己創作的旋律,絕對是個不錯的體驗,就開始嘗試推出自己的廣東歌。」他坦言之前想得太多,擔心有很多麻煩事要處理,但慢慢又發現不是這樣差,就繼續努力下去。

 



作曲方面,林家謙與大公司簽約,有趣是,他為了創作自由,決定當一名獨立歌手,沒有唱片公司和經理人做靠山,歌曲派台更一手包辦行台宣傳等工作。「現時我要做很多行政工作,包括出歌後如何登記、註冊,找發行公司幫手發行等等。我也不知道這是否音樂人的工作範圍,但我除了唱歌外,過去幾年寫歌也收到一些版稅來維生。希望做完這個訪問後,得到更多唱歌的演出來賺錢吧!」

 

每位歌手的成名作至關重要,林家謙以〈下一位前度〉展示自己的實力,尤其那些獨有的唱腔及轉音位,但原來不是他的想法。「歌曲是我和Christopher Chak一同創作,是他提議我這樣唱。起初我還擔心那些轉音不夠自然,未料到反而變成了特色部分,所以要給他這個credit。感謝大家留意到這些細節位,可能有人起初覺得奇怪,慶幸給我機會再聽多兩三次因而愛上。」


去年他接連推出〈Just Carry On〉及〈聽風〉,反應卻未有〈下一位前度〉那麼震撼,他反而早已料到。「畢竟歌曲不是大眾最喜歡的那一種,但我希望將個人的歌種及歌庫再豐富一點,而我亦不需要太重視聽眾反應來創作吧。」他本來計劃每三個月出一首歌,卻因應去年香港的情況,於是見步行步。「〈聽風〉並非預計之中發生,卻受到電台邀請,特地寫歌給一些年輕人,後來就變成了我個人的第三首歌曲。有時候,打花章、打亂章可能會誕生更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呢。」

 


偏偏,新鮮熱辣推出的歌曲〈拼命無恙〉,正好呼應〈下一位前度〉。「我不想刻意推出續集或三部曲,卻想到如果用一個反轉的角度,推翻之前所唱的『誰亦在反覆錯愛之旅捱大』,於是再次邀請夕爺(林夕)去寫這個角度,表面看似很豁達、豁然接受,但進入心底最深處,還是不能放下,未能接受,一切只是扮無事,拼命無恙而已。這樣刮自己一巴,頗有趣!」


面對新一年的前路,人人都說新人第二年才見真章,他立刻搶答:「死硬囉!」唯有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做,見步行步。「第二年不再是honeymoon,就要花更多努力,再沒有太多朋友幫手了,唯有靠自己!」也許與他的歌曲風格一樣:悲觀式樂觀。「透過作品,我了解自己更多,我喜歡思考最壞的境況,所以真的發生,早已打了底,不會太失望、晴天霹靂的感覺,真是一種悲觀式的樂觀。」


再加上,他其實沒有太多宏大的目標。「可能很多歌手都有那種紅館夢,目標是開紅館演唱會,或者得到甚麼獎項,但我比較很少這些幻想,因為一開始不是歌手出身,所以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都是新鮮及隨遇而安。」他不諱言,奪得叱咤新人獎後,希望讓大家看到林家謙並不是玩玩下,而是認真地做音樂。 


「如果大家不喜歡我唱歌,我就走吧,但暫時我想花更多時間在自己的作品。不過,有時過於沉醉自己的歌曲,彷彿活在自己的世界,所以歡迎大家隨時找我寫歌,給我一些衝擊及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