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41:17

【台灣大選專題】蔣雅文、朱經雄:同一屋簷下的黃藍綠

港台相隔不遠,兩地選民對選舉的看法卻有明顯差異,除了根本制度上的不同,更重要是他們對政治的看法各有體會。2020台灣大選期間,編輯赴台訪問朱經雄(社長)與蔣雅文(Mandy)夫婦,前者是土生土長的台灣選民,後者於港台兩地均有投票權,他們對選舉的了解、對候選人的要求,以至政見都不盡相同。「泛藍」丈夫與「黃綠相間」的妻子身處同一屋簷下,依然和平共處,「最多『互寸』幾句」,想來也是一場開明選舉和民主制度的呈現。

Text & photo.TIMOTHY LO(部分相片取自受訪者及候選人官方社交媒體)
Photo edit.Bowy chan

 

台灣人和香港人對選舉的看法有何分別?
社長:在台灣,大至總統小至里長(類似香港村代表),都是一人一票選出來,不分階層、種族,只要是台灣人都有票。我們總認為選舉是一項權利,我們可以利用選票做很多事情,讓我們支持的人當選為我們辦事。自己本身不能直接參與政策決定和推動,選舉正是讓我能直接參與政治的事——其實你不參與政治,政治也會來找你,乾脆便做好自己的本分去投票。但反觀香港,因為制度不同的緣故,港人未必能夠透過選票做得到太多,所以對選舉的看法會有所不同吧。
Mandy:台灣的選舉制度行之有效,已經非常成熟。他們用歷史和經歷換來完善的民主制度,需要投票的概念早已植根在台灣人的心中;更重要是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家長們也會對下一代進行教育,其實頗值得香港人借鏡。而港人投票,其實更想「買一個希望」,將一個與我們價值觀相近的議員推進制度內發聲,因為無論立法會還是區議會,我們的議員都未必能夠直接影響政權運作。話雖如此,香港人的政治和社會觸覺已在這大半年間被急速催熟,因此要對我們的選擇有信心。

每次選舉你們都會投票嗎?為何覺得自己需要投票?
社長:每一票都很重要啊!透過選票我們能表達自己的意見,如果選出來的人不合自己的心意,而自己又沒有投票,那會很不甘心吧。
Mandy:當年還在香港的時候,我大概就是那種「港女」,不會投票,也不會意識到選舉的重要性,想來那時候不理政治的人還是大多數吧!誰知道現在大部分的人都已經覺醒,變得更熱血。後來移居台灣,看到他們的選舉,我才覺得選票是何等重要。若你不想將人生交給別人來決定,投票便是基本義務。雖說香港人常覺得選舉是徒勞無功,但改變總非一朝一夕能成功。即使台灣總統大選也同樣,四年未必能夠做到甚麼很大的改變,但選擇時千萬要對得住自己。

你們如何決定投票意向?投票前會做資料蒐集,以及細看候選人的政綱嗎?
社長:這是一定的,因為不能亂投票啊。總統候選人可能大部分人都會認識,可是立法委員人數眾多,則不一定會每個都了解,所以一定要看他們的政策主張。我個人比較著重候選人在經濟和教育範疇的主張: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全因為經濟和教育制度不好,因此我希望總統和立委候選人能夠做好這兩個部分的工作。
Mandy:現在的我在港台兩地都有投票權,哪裡需要我的選票我便去那裡。因為我也離開了香港一段時間,沒有親歷當地的巨變,所以投票前都必須做功課。除了政綱,我也會回到選區接觸一下候選人,因為我也在乎與他相處時的印象。至於在台灣,持續看新聞的習慣讓我知道大部分候選人的背景和主張;個人比較關注他們在人權、民主自由、環保等議題的立場,因為我覺得選舉並不只是單一國家的事情,它對普世價值也有所影響。


港台兩地的選舉文化有何分別?
社長:台灣的造勢大會很多,有點像園遊會般有攤位販賣小吃、周邊商品,也有歌手表演;參加者會喊口號、喊「凍蒜」(「當選」之台語),情緒高漲得有點像直銷大會。有些鄉下一點的地方更會有廟會,在宮廟裡面舉辦流水席和烤肉,也是蠻有趣的。這些活動大多數是政黨動員,開車載民眾去參加,算是一種通俗的方式去宣傳他們的政治理念,這樣才會引起一般市民的關注。或許也因為這種文化,台灣人很熱衷於政治議題。
Mandy:來台初期有見識過造勢,畢竟打算在這個地方長期生活,就要更了解不同的在地文化。首次參與絕對是震撼教育!也不能說政治娛樂化不好,畢竟每個地方傳下來這樣的選舉文化,總是有其原因。另外,不少台灣藝人其實很願意為政治人物站台表態,不像香港藝人不能表態,其實也展現了另外一種可能性。

選民之間不會因為政見不同而起衝突嗎?
社長:不太會,其實真正的朋友不會因為政治衝突而吵架,政治也不太會影響到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我的立場本身就與大部分身邊的人不同,但沒關係啊,民主不就是擁有表達自己的權利嗎?
Mandy:這大半年來,最讓我難過的就是香港不少年輕人因為與政見不同而離家出走,失去家人的支持,這樣的分裂我真的看不下去;但話說回來,其實以前台灣也是如此。如今在台灣,政見不同不會有隔夜仇,我們也不會干涉別人的選擇或取向,最多在看新聞時會互相討論,偶爾「互寸」幾句;即使搭的士遇上理念不同的司機,可能也會有一場頗有質素的深度對話,下車前互相對對方說「很高興認識你」。民主多元的社會需要時間去互相磨合,但這並非幻想中的烏托邦,而是真實存在於這個地方,所以我覺得香港也可以實現這個願景。

這大半年在香港發生的大型示威和重大政治事件,如何影響到台灣選民的抉擇?
社長:蔡英文政府在這幾年民望偏低,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即選出直轄市長、縣市長、直轄市議員、縣市議員、鄉鎮市長、村里長等選舉,並併合不同的公投議題)更是大敗;但香港事件卻讓台灣的年輕人走出來投票,覺得「反送中」衝突充滿既視感,並恐懼中國會影響到台灣,造成「非黑即白」的想法。
Mandy:這種情緒的牽扯源自港台兩地人民那種相同頻率的共振,我們都有種希望捍衛普世價值的共同意識,因此會支持對方——這種互相影響其實能影響世界,我也希望大家能夠擁有正念和希望,去扭轉如今的局勢。

選舉對選民而言,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社長:簡單來說,選舉是選民制裁的手段,透過選票懲罰做得不足的政府、政黨或政治人物,告訴他們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當然,有時候選舉並不是非黑即白的。像蔡政府的兩岸政策,年輕人會覺得她拒絕中國的影響是對的,但亦因如此導致台灣如今有點被封鎖的狀態。因此投票前還是要深思熟慮、詳細思考。
Mandy:選舉能讓我們了解自己對未來的期許,並透過選票創造改變未來的可能性。我們不一定要否定其他與你政見不同的候選人,但卻可以選擇適合自己、與你有共同目標的候選人。若非擁有投票的權利,大概我們都不會想像自己想要的未來會是怎樣的;生活本來就不容易,沒得選擇可能就會渾噩過日子也不自知。說實話,體制裡面總有我們看不到的黑暗面,候選人也不可能無私地貢獻自己創造未來,但若他們能夠做到實事,起碼你的籌碼能夠押得下手啊。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19:51
張兆輝 視帝不如好角色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makeup : 雷淑賢(大哥賢)
Hair : Kel Fung@HH hair.nail
Wardrobe : CLUB MONACO
Location : Feast(Food by EAST)

馬國明終於奪得視帝,讓乏味多年的大台頒獎禮,難得有些茶餘飯後的話題。熱播中的《黃金有罪》無緣獎項,身處炮灰檔期下卻殺出一條血路,更被譽為翻版《大時代》。網上有聲音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他直言演員不是為奪獎而演戲,還說早年他在TVB都沒有頒獎禮,所以角色有突破有發揮有人記得,還比視帝之名更興奮。

 

張兆輝近年遊走中港兩地,少拍電影多拍劇集。時隔三年後再次擔任TVB劇集男主角,《黃金有罪》可說是他的個人表演,角色榮木桐(Gordon)彷彿活現了轟動一時的佳寧案主腦陳松青。張兆輝說,一切源於監製王心慰。「兩年前我拍《飛虎之潛行極戰》時,王心慰跟我提起《黃金有罪》的故事。當年我與她合作過《闔府統請》,早已覺得她很有眼光,總知道哪些戲種會受歡迎,加上她又拍過《巨輪》等口碑收視皆好的劇集,所以我很快被角色吸引著。」

《黃金有罪》所寫榮木桐的人生,一個人表演到尾,張兆輝怎能不心動?「當時聽到整個故事很寫實,角色有很多面,由年輕演到成熟及事業有成,亦因為時勢而夢想破滅,人生整個過程都很多姿多采。」有人批評,榮木桐是個大奸角,但張兆輝並不認同,特別是他過去演過大大小小的奸角。「我是Gordon的話,心目中並不覺得自己是奸,大家觀點不一樣,當你們失敗時,就說我不好,但我給你們貼士時賺大錢,又不會感激我。人,就是經常輸打贏要。」


突然Gordon上身,他說如果早已認定自己是錯是奸,觀眾不會覺得好看。「他當然覺得自己做得對,一步一步走向高峰,成為全世界最威風的人,高高在上,卻不聽其他人說話,忠言逆耳,正正是那一刻勝利沖昏頭腦,而時勢就是令他無法繼續下去。只不過,每個人的成敗都是一線之隔,過到那一關就成功了,偏偏,他就是過不到去。」

提到「黃金」,無論有罪無罪,張兆輝早已憶起早年第二部在TVB擔正的劇集《黃金十年》。「兩部電影所說的東西不同,《黃金十年》都很寫實,講述當年年輕人出來社會的心態,學識不好找不到工作,既想置業又想移民,寫年輕人的成長,正正是當年的自己。」事隔三十多年,當年的年輕人長大了。「現今的《黃金有罪》不似那時候的單純,這一次真是殺戮世界,人人心狠手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尤其股壇,不容許有一絲半點憐憫之心;尤其做生意,沒有錯對,只有輸贏!」

「就算身處演藝圈,其實都差不多。很簡單,我給你一個角色,完全做不到,再給你多一個機會,依然不行的話,最多只有三次機會,不行就會被篩走。其實任何地方都是一樣的殘酷⋯⋯」



遊走主角與配角,他看得輕鬆,從不執著一定要做主角。「就算戲份少也不重要,最重要有得發揮。我不會問導演說為何戲份那樣少,只得三場戲?反而一開始看到三場戲依然接拍,就說明這三場戲都很爆。」在旁的張太沒好氣地說,過去試過兩部製作放在眼前,丈夫竟然選擇了片酬低一半的那一部。他立即搶答:「那個角色有發揮嘛!」

「老實說,如果別人找我演的角色有發揮,希望靠我幫手去襯托整部電影,怎能不拍?如果一部是主角,另一部是只有一半戲份的配角,兩部一起揀,沒分別的話,我當然揀主角,但如果主角很平鋪直述,但大反派可以演得很過癮,我就會揀配角,其實都是看自己需要甚麼,沒有甚麼一定的準則,當然我是新人,有主角當然做主角啦,但我不是新人嘛!」

他特別提及一部仍未上映的電影,興奮得拿劇照給我們看看。「我拍了翁子光導演的《風再起時》,戲份不多,只有幾日戲,但為何我會拍呢?我看完劇本後,發現那個角色很過癮,我將造型照拿給家人看,他們完全不知道我就是那個人,很明顯是新的景象!我很期待那部電影出來的效果,因為不像是平時的張兆輝,甚至我的家人都覺得不像,這正正是我想要的東西!」只可惜,電影礙於內地審批問題,這個不一樣的張兆輝,還要等待風再起時。

2014年憑《恐怖在線》獲得聖地牙哥獨立電影節影帝,去年《催眠.裁決》亦獲得《國影年度表彰盛典》「最優秀電影男演員獎」,似乎近年有些獎項運,他卻看得淡然。「我不是清高,但我發夢都想不到自己能夠奪獎。以前我們在TVB都沒有頒獎禮,那又如何,難道沒獎就不過癮?那時我們的『獎項』是,街上有人叫你角色的名字,例如《黃金十年》田永泰,或者早幾年內地劇《「北上廣」不相信眼淚》的于德偉,那一刻就是成績表,但現在不同,大家才重視了獎項。」他還是有點老派,覺得拍攝期間很愉快,劇組人員合作卻依依不捨,這樣才更重要。

所以,《黃金有罪》是炮灰劇?TVB欠張兆輝一個視帝?「我很多謝網民替我如此肉緊,但獎項都是那樣,今年不是那個提名期,也沒辦法,可能下一年有份呢!」張兆輝輕鬆而淡淡然地說著,就如他如今拍戲拍劇的心態一樣隨意率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