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4 17:14:01

在宅醫療 將診所帶到家

Text.Timothy Lo
Photo.Bowy Chan(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今非常時期總想盡量減少外出,但對長期病患者而言,需要看醫生時少不免擔心。加上公共醫療系統因疫症爆發,未必能照顧非緊急病人。如此一來,醫生上門診治便成為另一個選擇。提倡「在宅醫療」的馮治本醫生說:「當初成立社企推廣遠程醫療和上門診治,便是希望私人醫護能幫輕公共醫療系統,同時提供多一個服務選擇。」

 


當初怎麼會提倡上門診症和遠程醫療?能否簡介一下診治服務?

當初有感急症室使用率高企,公立醫院長期「爆棚」,我跟其他醫護人員才會想合作,成立提倡「遠程醫療」的社會企業,希望能夠幫輕如此情況。後來因為患者不習慣運用手機、視訊等科技看病,因此我們跟院舍合作;近年更推廣到在宅醫療服務,方便不同的長者和病患。除了普通科、專科醫生或護,我們亦會提供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言語治療等服務。只要透過短訊或社交媒體找我們,同時便能因應病人情況、緊急程度、病歷等,安排適合的醫護人員幫忙,並相約時間到府診治。醫護人員亦會要求患者或照顧者拍照或拍攝短片,以供他們觀察病情或傷口狀況。若是情況緊急,我們還是會建議到急症室,以免耽誤治療。

 

這種診症服務能為長者提供何種方便?

上門診治其實一定比診所或醫院更方便,全因不少長者都是長期病患行動不便,要坐輪椅、長年臥床等亦不罕見。老人家總會有種恐懼心態,覺得「入了醫院便出不來」,因此有病都拖延甚至拒絕求醫,覺得「捱得幾耐得幾耐」。病情嚴重到一個程度,便只能叫救護車把他們送到急症室去。如今我們提供「在宅醫療」,醫生親自上門到患者家中診症,便省卻了以上麻煩,省卻舟車勞頓,長者在家接受治療也更安心。

 

在你們提供上門診治服務前,病患有甚麼需要注意?需要做甚麼準備?

一般而言,長期病患,尤其是長者看病,我們都會建議照顧者在旁為佳。溝通上不僅能夠更順暢,照顧者亦能從旁記下資料,如使用藥物的方法、吃藥的次數等。他們也能在病患未能順利解釋自己的病歷時,告知醫生所需資料。當然,旁邊的照顧者最好是與病患同住的親人或傭人,好讓我們致電跟進情況時,得到更全面的資訊。在上門診治前,我們會叫病患者開設「醫健通」——這是政府開發的電子醫療紀錄互通系統,透過它,在取得病人授權後,我們能夠從中獲得已登記病人的相關紀錄,好讓我們對他的健康狀況有完整的了解。

 

你們何時會使用視像診症?何時會親自上門診症?

主要交由負責的醫護人員決定,部分相對容易處理的病症,如皮膚病、痛症等,都可以透過拍照、短片或視訊觀察病患的狀況,小病如傷風感冒等,有時候也能透過視像進行治療。另外,曾經接受過上門診症服務的患者,他們亦可選擇以視像覆診,或透過短訊、錄音留言等詢問醫生藥物的用量、用法等。若需要親自觀察病症或病患情況,醫護人員則會上門處理,也看患者是否覺得方便。一般來說,在長者需要用視像覆診時,後輩或照顧者在旁協助會比較好。

 

如今武漢肺炎肆虐,對你們提供服務有何影響?

相比以前,現在我們的確有較多的求診個案。以前大多數是老人家不想去醫院,家人無可奈何便在網絡上搜尋到我們的服務;現在更多則是連患者身邊的家人和照顧者,他們擔心到醫院或診所覆診會提高染病的風險。而且,如今疫情嚴重,萬一患者需要留院,家人也不能前往探望照顧,因此他們便會希望醫護能夠上門,為患者提供治療,減低他們外出的次數。

 

你認為上門的醫療服務,在未來的香港能成為趨勢嗎?

我想在宅醫療於香港未必能夠成為主流,因為成本相對比開設診所較貴;但我相信,因為人口老化的關係,這種服務的需求會愈來愈多。在日本和台灣,提供在宅醫療服務的私人醫護人員能獲得政府資助,病患能以合理價錢得到醫療服務,醫護人員亦能為公營醫療分擔壓力。雖然香港的醫療制度完善,但缺乏社區連結,醫生未能因應不同病患的情況而提供服務,病患的照顧者也沒有相對的回報機制,有起事來只能掛急症。若私營醫護能有足夠的支援提供在宅醫療,相信對未來的醫療制度有所幫助。

 


馮治本醫生,上門醫療服務平台「老友所醫」創辦人。馮醫生及其團隊一直認為在宅醫療更能幫助長者擁有更好的安老生活,因此自一年半前增設上門醫療服務,為安老院舍以外的病患提供協助。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4 17:10:12
林愷鈴 青春抗疫物語

Text︱Nic Wong.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Calvin Wong.Photo︱Michael Wong.Hair︱Lobo Chung@Salon De Lotus.Makeup︱Zoey Chin@Zoey Chin Beauty︱Wardrobe︱DIOR


武漢肺炎無聲無色來襲,沙士恐慌重現,慘淡市況歷歷在目,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2003年,當年只得3歲的林愷鈴(Ashley),對沙士毫無印象,今次是第一次經歷「疫情」,她這一代年輕人很擔心,也很怕死。

今個月才踏入20歲,正值青春之黃金年代,風華正茂,自然不想死,尚有很多很多事情未做:初踏娛樂圈不久、讀大學建築系只是一年多、還未拍過拖……

停課期間,她沒有停學,除了大學日常的視像學習,她還不斷看書、學結他、反思人生。

誰說青春不枉過?她沒有,從來都沒有。

就看看Ashley這位小妮子在疫境下如何保持樂觀積極,訴說她這一代的青春抗疫物語。

 

19+1的恐懼

攝影棚再次遇見Ashley。甫見面,她提到上一次見面是兩年前,那次《JET》2018年9月號,是她人生的第一個雜誌封面。兩年不見,她竟說如今恐懼多於一切。「就像我18歲拍人生第一個封面,直到今個月即將踏入20歲,這兩年慢慢感受成年人的生活,慢慢發現知道愈多的時候,自己本來知道的,實在太少,難免有種恐懼的感覺。」

重拾20歲的記憶,你我彷彿是上一世(紀)的時候,難以回想青蔥歲月在做甚麼。她卻感歎,時間過得太快。「通常女生說29歲踏入30歲,有個很大的跨度,但我不知為何,現正處於19歲進入20歲的時期,經已感受到這個很大的跨度。改為2字頭,真的要長大了,很多東西要為自己做決定、承擔。害怕,是我現在最大的感受。」不禁說句,少女你太年輕了。

害怕的,還有死亡。「我相信像我這一代沒有經歷過沙士的年輕人,今次很恐慌,第一次經歷到,社會甚麼都停下了,不用上學,街上沒有人。最近有個同學告訴我,某天晚上覺得自己喉嚨痛,極可能是心理作用,但為何整天都沒事,突然晚上卻喉嚨痛?此時,她擔心自己會否傳染家人,接著便躺下哭起來,心想如果20歲死了怎麼辦……」我立即建議,Ashley不妨請朋友吃吃檸檬,鮮榨一杯檸檬汁,吸收多點維他命C,既可增強免疫力亦能定驚。

生活,還是要繼續過。Ashley坦言這一陣子「被逼」留在家中,朋友胡思亂想,她就靜下來反省自己。「停課頭幾日,我本來覺得可以抖一抖,宅在家中甚麼都不做,感覺很舒服。到了第三日,開始覺得自己好似太懶惰、太頹廢,就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到了這個狀態,整個人愈來愈負面,要找些事情來做。」

 

看書與放電

於是乎,她拿起書本看看,並訴說她那從小開始的閱讀路。「我看書的歷程很好笑,真的要分享一下。」看書,真的好笑嗎?「小時候我不喜歡看書,只喜歡唱歌,直到12歲生日,我家中工人姐姐買了《Percy Jackson》小說系列給我看。說真的,它們不是很有營養的書,卻吸引了我,無論做甚麼事都會繼續看,甚至上課時忍不住看書被老師發現收書,還要打電話回家告訴家長。從那時開始,我便養成了閱讀習慣,後來讀中學選了很多文學科目,慢慢接觸到很多有營養的書,讓我更喜歡看書。偏偏讀上大學後,我主要看與建築科目有關的書,卻少了點閱讀的樂趣。

「直至疫情開始,我就想看一些與人生有關的書,例如德國小說家所寫的《香水》(Perfume)。主角是一個古怪的人,具有靈敏的嗅覺,同時也是一名殺人犯,文筆雖是平鋪直述地白描,當中卻包含很多哲學及揭露人性的地方,很沉重,結果我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後來轉看一些詩詞,但看了一陣又放下,最後看了一些Chick Lit(輕小說),女生角度出發,輕鬆的,能看到人生美好的一面,從中慢慢得到一些正能量,很容易投入其中。我正在看《Devil Wears Prada》的續集《Revenge Wears Prada》,這時候真的需要輕鬆開心一點,哈哈。」

Ashley向來被譽為「最強星二代」,琴棋書畫騎射無所不精。礙於疫情被困在家中,她笑說自己經常要放電,所以趁著外出學習結他的機會,順道到空曠地方走一走。「雖說不要出街,但我與某些朋友見面之後,真的好像充了電一樣,所以有天我與朋友到偏遠的地方吃飯,心情隨即好了很多。」她語重心長地說著,人始終是群體動物,真的需要人與人之間的見面,但呼籲大家緊記不要到人多的地方。她還好像發現新事物一樣,看到街上的人全都戴上口罩,讓她非常感動。「人人都很守規矩,很有意識,很感動、很團結、很乖!」

 

學習放低自己

剛才談到兩年前的人生初次訪問,當時Ashley準備入讀香港大學建築系,信心滿滿地迎接這個早在中學一年級所訂立的目標。兩年匆匆過去,「最強星二代」終於感受到現實殘酷。「最大感受有兩樣。第一,我發現自己要學習如何與人溝通。人際交往能力在任何行業同樣需要,讀建築不能自己躲在studio狂畫狂做;第二,我發現從事藝術、寫作及創作的人,可能有種自傲的感覺,自以為所做出來的東西特別好,當然我也是一樣,難以避免,但慢慢要學懂放低自尊、驕傲,才可以向老師及同學學習。」

以上出自一名20歲女生的口中,大概這兩年Ashley經歷了不少批評及難題。她坦言,目前還未感受到做建築師的滿足感,卻深感距離成為一名建築師,路太遙遠。「現在讀建築比未讀之前更迷惘,愈讀愈多,愈發現自己實在有太多東西不懂得,更多恐懼。其實,不只建築上,就像人生也一樣。」難怪訪問一開始就分享,她這兩年的最大感受是,恐懼。

「我有個弊病是,很難滿足於自己,我對自己的要求比較高,所以每達到一個目標,就會看著下一個目標,從來不會讓自己停下來,卻不覺得現今自己做得不錯,這是一個極端,未必好事。」

大學教育對她最大的改變,在於野心與滿足之間。「何時要去妥協,還是堅持自己,但我覺得成長就是在不同極端之下拿取平衡,拿取最適合自己的一件事。我的成長過程就是要將我的固執,以及學懂如何與其他人相處作平衡。其實一名好的建築師也是這樣,倘若設計出一件忽略了人性的建築,最後人們進入了那個建築,同樣也會忽略了這個建築。」

 

緣份沒了又如何

常說的大學五件事(讀書、住hall、拍拖、上莊、兼職),對Ashley這名不一樣的大學生,當然不適用。「當中我應該只有讀書及兼職吧。我知道自己不是經歷身邊同學所經歷的大學生活,這樣我都有反省過好一陣子,會否錯過了甚麼?到底是否應該住hall、玩dem beat等經歷其他同學的大學生活呢?不過,我不是一個很善於交際的人,深信班上有不少同學都不認識我,也覺得還是不要逼迫自己。每個人的大學生活也不一樣,我覺得這四年過得開心、過得充實就夠了。」不只大學生活,每個人每段路都沒有指定的方程式,尤其是香港人。活得健康,平安喜樂,就好。

說穿了,她瘋狂反思的背後,發現還是放諸上天,相信緣份比較好。對愛情,對人生,對前路,也是隨緣。「我身邊的同學慢慢開始有自己的love life,少了很多時間陪伴我,有時覺得,我是否都要去找一個男朋友呢?但我又覺得,如果只想找一個人去填補自己的時間,不如將時間放在自己喜歡做的事吧。有緣人應該自自然然地遇上,卻不是主動尋覓這個人,然後去配合他。

「有時候,順著事情發展,隨遇而安,不去多想吧。因為想與不想,時間一樣會流逝,事情都會轉變,所以我沒有特別去思考將來。何況,我相信緣份,要認識始終都會認識,不認識就不認識,就算與別人做朋友,到了某個時刻,如果他/她飄開了,就是緣份沒了,我覺得這樣看一件事,就會開心一點。」

看待冠狀病毒,可能也是一樣。做好防疫措施,它還是要來的話,就沒法子。否則某個時刻,牠/它飄開了,不就是緣份沒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