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4 17:26:06

停課不停學 SEN學童的上門教學法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復課無期,有孩子的父母都為種種安排而心煩,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學童更甚。江麗明(Renita)的兒子患有自閉症及專注力失調,得到上門言語治療師的啟發後,她自行設計地道又貼近生活的教材,讓家長在課餘時間和孩子繼續練習。「自閉症孩子需要規律的日程,停課打亂了生活,其實大家都需要包容更多。」

 

 

車箱的訓練 三年學會正確讓座
兒子文仔患有自閉症,停課期間,SEN學童的家長所受的困擾,她特別理解。有個案的母親正申請家中工作,皆因家傭無法回港,若未能如願,不排除要停工。疫情期間,社署大多支援服務均暫停,父母和孩子朝夕相對,也許會看到更多孩子不符合預期的表現,繼而產生磨擦。「缺乏訓練當然不進則退,希望家長以包容的態度去理解。」

說起文仔的嗜好,Renita有點哭笑不得,「他很喜歡讓座。」無論老人、孕婦,還是中小學生,他都會讓。如果對方拒絕,文仔會強迫對方入座,那些中學生的奇異目光,她實在無法忘記:「現在聽起來很好笑,但那刻我真的丁點都笑不出來。」她花了近三年的時間,不斷乘地鐵作練習,前陣子文仔才欣然接受那個拒絕坐下的老人家。

 

配對上門導師 設計地道教材
連交通過程也充滿未知,上門便成了折衷的方案。去年起,Renita開辦的「香港親子教具網」提供上門家居訓練服務,導師團隊由有教育經驗的人士及SEN學童的家長組成,跟孩子進行一對一練習。「我們並非要取代治療師,只是想在家中延續教學,家長也可從旁觀察,令孩子進步得更快。」畢竟社署為孩子的支援,頂多只是一個月兩課左右,而六歲後的SEN學童則轉為校本形式的協助,但孩子必須確診,方可得到駐校言語治療師、社工、心理學家等的治療。唯讀寫障礙不時在六歲後才能確診,變相拖慢治療進度,其餘時間都要靠家長自救。

從事印刷的Renita,也設計了多套以環保物料製成的教材,模仿不同的生活場景:去街市買材料做士多啤梨骨,學運算;在社區中先買魚蛋再去沙灘,學連接詞:「香港親子教具網的香港是有意思的,教材中採用港式點心和電車等本地元素,更為貼地。看著外國教材的英國巴士,他們難以產生共鳴。」近百款的教材也適用於非SEN孩子,與其硬塞速食的平板電腦,家長不如傳授狐狸先生幾多點,成為兩代人的共同話題。

貼近日常的教材並非萬能,上門導師需要按孩子的個性和習慣,靈活運用教材,才可以達致良好效果,若獲得家長的協助更為理想。其中一個個案,導師上門時看得呆了,患過度活躍的孩子像奧運跑手,無間斷地跑了兩小時,完全無法靜下來接受訓練。商討後,導師為他度身訂造活動教學,訓練前家長先帶他到公園跑半小時,洗澡後再上課,教材會放置於家中不同角落,給予學生活動的機會。持之以恆下,學生終於有明顯的進步,課堂一半時間都可以安坐位置中訓練。

鄰家飯香 不能成為不服藥的指標
曾經有一位SEN學童家長跟她說,興趣班老師叫她別再把學生帶過去,這些孩子們很多還是被誤解著的。「有人只看到不足,覺得礙眼,但他們同樣擁有優秀的特質。」Bill Gates患有亞氏保加症、菲比斯是專注力失調患者、Maroon 5主音Adam Levine也曾分享過度活躍症的經歷,外國對SEN早有研究,甚至多間頂級企業有專門聘請亞氏保加症人士的方案。

回到香港,部分專注力失調或過度活躍症(ADHD)的患者會接受藥物治療,服用後專注力和效率有明顯提升,唯家長們對副作用仍感擔憂。Renita曾參與瑪麗醫院陳國齡醫生的講座,他指ADHD的患者若不接受適時治療,有機會導致反社會人格。看到外國完善的系統、正面的案例,有家長質疑外國孩子同樣頑皮,為甚麼香港的則要服藥控制,Renita說:「那要家長自問一下,社會和你的包容程度,有沒有像外國那般了。」

 

學習讚賞 沖廁也可以是理由
香港的支援仍然在起步階段,家長們只好多想一點、多做一點,除了設計教材,Renita也正採用一毫子教學,「每晚都稱讚他,以前沒沖廁,現在有沖也可以是理由。希望他知道自己的價值,自信也像每天儲一毫子般積沙成塔。」她相信稱讚的力量,如果孩子變得驕傲則是讚美的說話不到位:「觀察力進步了」總比「嘩你真棒」來得實在,「香港家長也需要教育,我不相信經常被打罵的人將來會有多成功。」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4 17:14:01
在宅醫療 將診所帶到家

Text.Timothy Lo
Photo.Bowy Chan(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如今非常時期總想盡量減少外出,但對長期病患者而言,需要看醫生時少不免擔心。加上公共醫療系統因疫症爆發,未必能照顧非緊急病人。如此一來,醫生上門診治便成為另一個選擇。提倡「在宅醫療」的馮治本醫生說:「當初成立社企推廣遠程醫療和上門診治,便是希望私人醫護能幫輕公共醫療系統,同時提供多一個服務選擇。」

 


當初怎麼會提倡上門診症和遠程醫療?能否簡介一下診治服務?

當初有感急症室使用率高企,公立醫院長期「爆棚」,我跟其他醫護人員才會想合作,成立提倡「遠程醫療」的社會企業,希望能夠幫輕如此情況。後來因為患者不習慣運用手機、視訊等科技看病,因此我們跟院舍合作;近年更推廣到在宅醫療服務,方便不同的長者和病患。除了普通科、專科醫生或護,我們亦會提供物理治療、職業治療、言語治療等服務。只要透過短訊或社交媒體找我們,同時便能因應病人情況、緊急程度、病歷等,安排適合的醫護人員幫忙,並相約時間到府診治。醫護人員亦會要求患者或照顧者拍照或拍攝短片,以供他們觀察病情或傷口狀況。若是情況緊急,我們還是會建議到急症室,以免耽誤治療。

 

這種診症服務能為長者提供何種方便?

上門診治其實一定比診所或醫院更方便,全因不少長者都是長期病患行動不便,要坐輪椅、長年臥床等亦不罕見。老人家總會有種恐懼心態,覺得「入了醫院便出不來」,因此有病都拖延甚至拒絕求醫,覺得「捱得幾耐得幾耐」。病情嚴重到一個程度,便只能叫救護車把他們送到急症室去。如今我們提供「在宅醫療」,醫生親自上門到患者家中診症,便省卻了以上麻煩,省卻舟車勞頓,長者在家接受治療也更安心。

 

在你們提供上門診治服務前,病患有甚麼需要注意?需要做甚麼準備?

一般而言,長期病患,尤其是長者看病,我們都會建議照顧者在旁為佳。溝通上不僅能夠更順暢,照顧者亦能從旁記下資料,如使用藥物的方法、吃藥的次數等。他們也能在病患未能順利解釋自己的病歷時,告知醫生所需資料。當然,旁邊的照顧者最好是與病患同住的親人或傭人,好讓我們致電跟進情況時,得到更全面的資訊。在上門診治前,我們會叫病患者開設「醫健通」——這是政府開發的電子醫療紀錄互通系統,透過它,在取得病人授權後,我們能夠從中獲得已登記病人的相關紀錄,好讓我們對他的健康狀況有完整的了解。

 

你們何時會使用視像診症?何時會親自上門診症?

主要交由負責的醫護人員決定,部分相對容易處理的病症,如皮膚病、痛症等,都可以透過拍照、短片或視訊觀察病患的狀況,小病如傷風感冒等,有時候也能透過視像進行治療。另外,曾經接受過上門診症服務的患者,他們亦可選擇以視像覆診,或透過短訊、錄音留言等詢問醫生藥物的用量、用法等。若需要親自觀察病症或病患情況,醫護人員則會上門處理,也看患者是否覺得方便。一般來說,在長者需要用視像覆診時,後輩或照顧者在旁協助會比較好。

 

如今武漢肺炎肆虐,對你們提供服務有何影響?

相比以前,現在我們的確有較多的求診個案。以前大多數是老人家不想去醫院,家人無可奈何便在網絡上搜尋到我們的服務;現在更多則是連患者身邊的家人和照顧者,他們擔心到醫院或診所覆診會提高染病的風險。而且,如今疫情嚴重,萬一患者需要留院,家人也不能前往探望照顧,因此他們便會希望醫護能夠上門,為患者提供治療,減低他們外出的次數。

 

你認為上門的醫療服務,在未來的香港能成為趨勢嗎?

我想在宅醫療於香港未必能夠成為主流,因為成本相對比開設診所較貴;但我相信,因為人口老化的關係,這種服務的需求會愈來愈多。在日本和台灣,提供在宅醫療服務的私人醫護人員能獲得政府資助,病患能以合理價錢得到醫療服務,醫護人員亦能為公營醫療分擔壓力。雖然香港的醫療制度完善,但缺乏社區連結,醫生未能因應不同病患的情況而提供服務,病患的照顧者也沒有相對的回報機制,有起事來只能掛急症。若私營醫護能有足夠的支援提供在宅醫療,相信對未來的醫療制度有所幫助。

 


馮治本醫生,上門醫療服務平台「老友所醫」創辦人。馮醫生及其團隊一直認為在宅醫療更能幫助長者擁有更好的安老生活,因此自一年半前增設上門醫療服務,為安老院舍以外的病患提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