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0-06-18 17:05:31

《金都》導演黃綺琳 缺氧才懂自由空氣

Text: Nic Wong
Photo: Bowy Chan

黃綺琳執導、Stephy(鄧麗欣)主演的電影《金都》滿有隱喻:主角張莉芳是個隨波逐流的港女、寵物龜逃不出養缸、內地男子為自由來港假結婚、婚姻是自由的枷鎖……

「本身張莉芳就像那隻小龜一樣,本來在很平靜的水缸,就要有一個有開明思想的人,為張莉芳帶來衝擊。有些觀眾不明白,為何內地男生如此追求自由?就像一條魚在水中,牠不覺得自己被水包圍,正正是你沒有水而缺氧時,才會覺得自己需要水;當你沒有或失去的時候,才會很渴望擁有。當你論及自由,這就代表,你的自由受到威脅了。」

黃綺琳今年拍完《金都》,奪得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新晉導演獎,她亦是月前上演的ViuTV電視劇《歎息橋》編劇,寫盡人性百態,面對愛情及生活的種種矛盾。從太子折射到香港,從比利時的錯摸到香港人的歎息。

香港人,現在的你感到缺氧嗎?還是,你依然以為自己幸福美滿地被水包圍著?

 

不拍聯合,只拍金都

很久沒有一部關於本土商場的電影。黃綺琳拍《金都》,緣於她真的在太子旺角一帶長大,住在聯合廣場的樓上,希望以這個成長環境,來記錄當下的故事。為何不拍聯合廣場?「我本身對結婚這個主題有興趣,我想拍第一部戲,講述一些自己面對的問題。金都商場,明顯與這個主題有關。」

「當我最後完成《金都》劇本那一刻,我在聯合廣場的家中所寫,看著始創中心反射著金都商場的倒影,我不懂如何用文雅的字眼來形容,但那一刻真的是高潮了,就算最後不拍也沒所謂,因為那一刻覺得這件事完結了,很開心很滿足。」

 

最愛《蛇形刁手》

黃綺琳的高潮,暫且打斷一下,不妨從她的童年說起。自小,她就與電影有緣。「小時候最想接觸的電影有兩部:《蛇形刁手》及《醉拳》。我父親很喜歡成龍,一家四口會看所有成龍的電影,我哥哥會錄影《蛇形刁手》,不停翻播,直到VHS斷了,修補後再播。」

哥哥瘋狂,她也不壞。「我懂得背誦那些口訣:前滾後翻手足並用。當時背得出全部,但不懂那些字是甚麼意思。而且,戲中某些畫面很衝擊我,例如當成龍就會大叫『師父』,發現師父不見了,我就跑入睡房,因為知道劇情很慘。很多情緒上的衝擊,無法磨滅。」她對成龍的「追捧」,直至近幾年前的《十二生肖》、《警察故事2013》,「我和父親一起入場看的。」

 

科學家編劇 

這個旺角長大的少女,讀書時中文作文很高分,在學校寫話劇亦很輕鬆。除了愛看成龍,也愛看TVB的劇集,曾經閃過做電視台編劇的念頭,但半秒鐘後就打消了。

「我覺得我太像張莉芳。我並非不知道自己喜歡寫作,由小學開始已經知道,但一直到中學選科,大家都說成績好就要揀理科,考頭30名的同學都一定會揀理科,所以我想也不想就揀理科,就算升大學揀科,理科科目中,生物科好像有較多東西可寫⋯⋯就這樣,一直隨波逐流,沒勇氣踏出那一步。」

慢慢地,黃綺琳覺得自己不想一世人都做這方面,就開始順其自然地看看有何創作,於是去了寫歌詞,寫其他東西,慢慢想到不如轉行。本科畢業後,轉到浸會大學修讀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藝術(製作)碩士,一直創作至今。那樣,當初讀生物有否浪費?「我經常覺得沒有東西是浪費的,只要你用心去感受那個當下,一切都可以用於創作。」她直言,創作《歎息橋》的劇本時,便加入了那些情節,放進去Ryan(凌文龍 飾)的角色之中。

 

我老婆未離婚

「香港編劇」這四個字,似乎代表著某部分的形容詞,其中一個:「係窮呀!」黃綺琳坦言,自己可說是在編劇行內頗幸運的一個人。「2012年,我一畢業就入了港視(HKTV),得到一份全職的薪金,生活算是穩定。」2013年,HKTV發牌失敗,還算幸運?「之後,我開始freelance了3、4年,那幾年的確比較困難,甚麼都要做,擔任導演拍一些宣傳的東西,或者copywrite做一些廣告,總之甚麼都做,直至2015年尾接了《瑪嘉烈與大衞:綠豆》,之後林保怡就喜歡我們這個團隊。現在,我就是他們公司的inhouse編劇,又再得到一份全職的薪金,所以我在香港編劇行業中,算是個有穩定收入的編劇。」

幸運也要有實力支持。由編劇到導演,黃綺琳參加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由浸會校內篩選到最後上映,中英文片名不用改變,依然是《金都》(My Prince Edward),是她從未試過的順利。「來到最後階段,有人覺得《金都》這個戲名不夠商業元素,也發現『金都』並非人人皆曉,可能90後、00後都不知道,有人提議改為《金都風雲》、《金都事變》,甚至是《我老婆未離婚》⋯⋯」好彩,好彩!

 

阿寶變成張莉芳

《金都》的重點之一,就是找了鄧麗欣(Stephy)飾演張莉芳,某程度上,黃綺琳亦即是找了Stephy飾演自己,但有趣是,住在旺角的導演,竟然很少看「MK活地阿倫」葉念琛的電影,對「阿寶」非常陌生。「我很少看『阿寶』,那些電影都是我找了她之後才翻看。我是源於《藍天白雲》、《空手道》那一類型才找Stephy,然後再叫她的演繹如何加減。我們的磨合頗為順利,想法頗為一致,到了現場演出時,我會叫她再減一些東西,甚至好幾場真的重拍,因為不想太戲劇性。很多人覺得,我叫她減得太多,不讓她演戲,但我真的很想呈現她是一個平凡女生。」

如果看過《金都》,相信你很快看穿Stephy所演的張莉芳欠缺主見,就算有意見也不願表達。「正如那場買龜的戲,是劇中最被人批評的一場。第一,他們覺得小龜翻了身,怎會不能自行翻過來?第二,一個拿著婚紗的女生,為何她要去看龜?第三,為何別人叫她買龜,她又沒有告訴別人,其實自己不想買龜?第四,為何她買了那隻自己不想要的龜?大家都提出,為何要這樣設定那些看似不合理的東西?」說穿了,其實在你我身邊,甚至自己都可能出現過類似情況,人生本來就是這樣矛盾。

 

仍然要相信

同樣矛盾的是,電影中的Stephy周旋於兩個中港男人之間,讓人很容易代入中港關係。「本身張莉芳就像那隻小龜一樣,本來在很平靜的水缸,就要有一個有開明思想的人,為張莉芳帶來衝擊,接著我就設定了這一角色。」她聽到有些觀眾不明白為何內地男生如此追求自由,但相信現今的香港人,愈來愈明白。「好像一條魚在水中,牠不覺得自己被水包圍,正正是你沒有水而缺氧時,才會覺得自己需要水;當你沒有或失去的時候,才會很渴望擁有。」透過婚姻說明自由,黃綺琳勇者無懼。還未夠白!「當你論及自由,這就代表,你的自由受到威脅了。」

那麼,女生應該尋求一段幸福家庭,還是追尋自由?電影沒有明言,黃綺琳自言想法也被《金都》而改變。「拍《金都》之前,其實我想標籤結婚是一件不好的事,有點想妖魔化婚姻,希望觀眾看完後想離婚就好了。怎料,拍下去發現整部電影、故事、人物,未必是這個論題,卻只是講述主角還未遇到一個適合的人,或者身在一段不適合的關係中,是否還要步入婚姻?最後發現,我沒有評論婚姻制度是否利多於弊?至少自己拍完再審視這件事,未必是我之前想像中那樣差,可能只是未遇到一個對象而已。」

黃綺琳慶幸,有人看得出阿芳依然是個相信愛情的女子,雖然有點天真,但做人還有那份天真,不好嗎?

  

後記:《歎息橋》的歎息

除了《金都》,黃綺琳的近作還有劇集《歎息橋》,那些人物愛情線更複雜。她笑說自己拍拖經驗不算豐富,但很多時候喜歡將故事中的人物關係小事化大,所以劇中不少情節,「彷彿是」她自身的經歷。同時,她又坦言寫《歎息橋》那時百感交集,不幸地家中有事,也遇上《金都》的製作期。「《歎息橋》的劇本,很大段時間都在醫院寫的,從第一集順序寫下去。拍攝時,早上我跟場,例如拍Joyce與父親那一場戲,晚上就回到醫院裡,我又會在父親旁邊寫稿,整個狀態好像電影《腦作大業》一樣,一邊寫、一邊建構出那個創作世界,彷彿進入了另一個時空。當然,我不希望人生會再次進入這一種創作狀態了。」

對於坊間的不少爭議,尤其是陳奐仁飾演Ken的角色,黃綺琳說,這真是個很有趣的效果。「我本身設定那個角色不是這樣乞人憎,他只是被逼而已,到最後才有那種爆發力。現在大家卻好似覺得他應該快點去死,太早唾棄了他,但我覺得角色這件事很organic,一個怎樣的演員,配搭一個怎樣的角色,就會衍生出一個新的角色。當Ken遇上Hanjin,未必完全是我第一日所預期的,但這件事真的都有趣。」

 

 

 

issue JUN 2020 VOL: 214
2020-06-12 18:40:05
世界上另一個Kenny—關智斌

 

 

 

 三寶顏(Zamboanga),城市位於菲律賓三寶顏半島,也是關智斌(Kenny)的出生地。當年父親投靠南洋親戚,在菲律賓開了餐廳,回港後為了養家,做過林林總總的行業。在Kenny眼中,父親吃苦的能耐異於常人:「他的能屈能伸似乎也遺傳給我,現在家庭成了我的動力,想讓他們過得舒適一點。」

 

(Levi’s®️ Made and Crafted Utility Shirt)

 

哪都走走 甚麼都做做

除了菲律賓,父親也去過加拿大,在他的履歷上,隨口也能列出一大堆:水電技工、裝修判頭、的士司機、餐廳老闆、出口公司老闆,他形容父親就像是家裡的曾近榮,更懷疑如此萬事通是導致四姐弟成為生活白痴的源頭:換電燈泡要問、煮意粉要問,連紅磡如何避開塞車也要問。「他絕對是我的偶像,能屈能伸又懂得變通,上一代為了養家甚麼都會試。」母親說過父親年輕時是穿喇叭褲的飛仔,假設穿越時空,他估計自己是父親後頭的小跟班,祟拜地仰望眼前的巨大背影,一起到的士高見識世面。

 

(BVLGARI Octo watch with mechanical manufacture movement, automatic winding and date, stainless steel case treated with black Diamond Like Carbon, 18 kt rose gold bezel, black lacquered dial and black rubber bracelet / Levi’s®️ Made and Crafted Utility Shirt)

 

Kenny說,我們可叫他的父親作「大Kenny」,也許大Kenny的多元發展,也直接遺傳了給兒子。父親養家難,能給予姐弟們的零用當然有限,於是他放手讓兒子去做兼職,捧過薄餅、在便利店收銀、也當過售貨員,後來偶然接下雜誌的拍攝工作,工作四小時就賺二千元。除了多動腦筋去賺零用錢,也令他自學人際間的相處之道,個性也漸見圓滑,對十多歲的少年而言都是人生經驗。後來,他說要簽唱片公司,父母當時是有微言的,怕學壞、怕沒保障、怕不穩定,但反叛的他還是入了行,這樣就十七年:「我父母好的地方,是儘管提出心中意願,但到頭來還是會支持我。」

 

(BVLGARI B.zero1 Rock necklace with 18 kt rose gold pendant with studded spiral, black ceramic inserts on the edges and 18 kt rose gold chain / B.zero1 necklace with 18 kt rose gold chain and round pendant with two 18 kt rose gold loops set with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and a black ceramic spiral / B.zero1 Rock four-band ring in 18 kt yellow gold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 B.zero1 Rock two-band ring in 18 kt yellow gold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 Levi’s®️ X BEAMS Trucker / Levi’s®️ X BEAMS 501®️)

 

下一代圓夢

父親的支持不但源於對兒子的包容,說不準也因為那個曾放棄的舞台。前陣子大Kenny參演兒子的作品〈日月〉mv拍攝,西裝畢挺、在鏡頭前大方自然的模樣令眾人眼前一亮,甚至有人讚嘆大Kenny長得像舊日的帥氣小生。原來他的確曾報考藝員訓練班,那屆的訓練生包括秦沛,後來因為擔憂收入不穩而放棄。為了養家,連在家彈結他自娛的畫面也不復再,但Kenny笑言父親有一定的音樂天份,因為他曾在卡啦OK的歌唱比賽中獲獎,演唱的歌曲為〈新禪院鐘聲〉:「他當年為子女放下了唱歌的夢想,可能把寄望投放在我身上,看看有沒有表演的基因。」儘管一支色士風要五千塊,父親都願意買,還要額外學個手風琴,好讓兒子的音樂細胞在銀樂隊裡培植開去。

可以幻想,父親見證音樂夢被下一代實現,是多麼滿足的事。兒子去年九月在紅館舉辦首個個人演唱會,事前Kenny把父親的照片向同事展示,千叮萬囑要把大Kenny優先帶到後台拍照。那天,他明確地感受到父親的自豪。

(BVLGARI B.zero1 Rock 18 kt rose gold earrings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black ceramic inserts on the edges / B.zero1 Rock 18 kt yellow gold bracelet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 Levi’s®️ Made and Crafted Tie Dye Tee )

 

無間斷的熱湯

如果要為家人送上一份禮物,Kenny曾說過想為他們添置一輛校巴,皆因關家每次全體出動也要用上三輛私家車。在四姐弟各自居住後,他坦言有一段時間家人的關係比較疏離,幸好兩名小外甥再次把家人拉在一起,把那些難以啟齒的說法轉為童語:「小朋友為家庭產生黏合作用,家人的稱呼也會跟隨外甥的叫法,他們都叫我舅父,外甥會可愛地替我們轉達關心,叫爸爸吃海鮮別吃太多,要小心膽固醇。」

 

(Sweater from Z Zegna / Pants from Moncler Fragment Hiroshi Fujiwara)

 

父親雖是硬漢,曾經自行入院處理血流如注的工傷,也從不把關愛掛口邊,但近年多了個習慣,一星期準備一大鍋熱湯,再駕車送到各人門前:「也許有點辛苦,但這是他們表達關懷的方法,相信是一個好的寄託。」除了送湯,前陣子Kenny需進行家居隔離,父親也會隔天送上熱湯和日用品。「他按門鐘,隔著大門說把東西放在門前,我透過防盜眼注視著他,直至他步入升降機,消失於視線中。」他形容那場面散發著悲傷的浪漫,明明只在門外卻無法見面。日復日送湯這回事,只有父母才會無條件去做,甚至做完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不時驚覺白髮急增,才意會到眼前的父親變老了。要否請個看護、要否安排兩老去加拿大好好享受退休生活,都成了Kenny腦中纏繞多時的問題:「在香港生活很不容易,家庭對我來說是動力,我想給他們更好的生活。」大Kenny是個傳統的父親,無論是轉網速較快的上網計劃,是換一部全新坐駕,都是子女們靠猜度眉頭眼額而得出的成果。父親未來的退休生活,相信關家第二代又要開家庭會議了吧。

 

(BVLGARI B.zero1 Rock necklace with 18 kt rose gold pendant with studded spiral, black ceramic inserts on the edges and 18 kt rose gold chain / B.zero1 necklace with 18 kt rose gold chain and round pendant with two 18 kt rose gold loops set with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and a black ceramic spiral / B.zero1 Rock four-band ring in 18 kt yellow gold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 B.zero1 Rock two-band ring in 18 kt yellow gold with studded spiral and pavé diamonds on the edges / Levi’s®️ X BEAMS Trucker / Levi’s®️ X BEAMS 501®️)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VIDEO:TRUMAN TSUI, YU SAI YEUNG

STYLING:CALVIN WONG, ASSISTED BY SUM CHAN

HAIR: SINGTAM (PI4.HK)

MAKEUP: ELAW WONG @THELOOK-STUDIO.COM

WATCH & JEWELLERY : BVLGARI

WARDROBE:LEVI’S

COORINATION:NIC WONG

VENUE:KERRY HOT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