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0-09-15 15:03:42

李鴻其 有故事的臉

Text: NW

香港影壇經常被指青黃不接,但近年似乎一眾「新演員」人才輩出。放眼對岸,台灣也不乏新世代台灣男演員,好像李鴻其,五年前首度演出電影《醉.生夢死》,隨即奪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台灣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以及提名金馬影帝。其後參演《幸福城市》亦獲金馬獎男配角提名。被譽為一張「有故事的電影臉」,李鴻其主演的愛情片《我在時間盡頭等你》即將在香港上映,這次由他親自解說一下,談談他真人是否癡情男友一名,會否為愛人付出一切,以及如何被純粹的愛情而深深感動。

 

今次拍攝《我在時間盡頭等你》的合作起點是怎樣的?

剛好那時候我在紐約拍攝《虎尾》,之後去到多倫多電影節,當時《幸福城市》《地球最後的夜晚》和《寶貝兒》在電影節放映。這三部電影社會寫實性比較強,我那時候也在猶豫下一部要拍甚麽。剛好就接到了導演姚婷婷的視頻電話,想找我演,我們聊著聊著我發現這部電影裡有我想演很久的高中生的戲份,也被電影裏很純粹的愛情感動。加上過去也沒有演過類似的電影,我就很感興趣,就演了。

 

拍攝前看過小說沒有?看完小說後的有何感受?

小說是我拍攝後才看的。因為我覺得拍攝前看的話我很容易被影響,所以我選擇不看,就憑著當下的狀態和感覺去演,而不是去模仿,我希望把林格變成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作為男生,喜歡看愛情作品包括電影及小說等,容易被感動還是有不一樣的角度觀賞?

會被感動,但大部分還是看我當天的一個狀態,看一部作品還是跟當下的心境有很大的關係。就是一部電影三年前和現在看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我過去演的作品我自己看,有時候喜歡和不喜歡也比較不確定。

 

《我在時間盡頭等你》最感動你的一個情節,是甚麼?

我覺得邱倩和林格注定會相愛這一點我很感動。因為愛一個人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對方做了很多貼心的舉動,但邱倩和林格的愛情就是因為愛,所以哪怕重置了很多次時間、兩個人經常忘記彼此,但一見到面還是會相愛。

 

故事中的角色,為換回戀人的生命付出一切;現實中的你,有否想過這個問題?

想過,我覺得如果妳很愛一個人是會這麽做的。就比如自己的家人、自己愛的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一定是會選擇付出一切的。

 

現實中的你,是否一個癡情的男友?有了女友就改變了自己的世界?

以前會為了女朋友不斷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去改變自己,但慢慢長大之後會覺得,愛情如果是某一方單方面的付出和改變,是沒有辦法長久的,所以我覺得要維持很好的愛情,是彼此都要互相理解互相包容。

 

若你擁有穿越回到過去的能力,你最想修改自己犯過的甚麼錯誤?

我蠻喜歡我現在的狀態的,過去犯過的很多錯,也是讓我變成現在自己的一個必經的過程,是一種成長,所以我不會想要去修改自己犯過的錯。

 

被譽為有張「有故事的電影臉」,你覺得好事還是壞事?

我其實不太懂甚麼是「有故事的臉」,可能是長得比較可憐、比較悲情吧哈哈哈,但我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覺得有很多觀眾喜歡我,但肯定也有很多不喜歡我,我覺得就順其自然吧。

 

早前跟李現、楊紫等流量明星合作,對現時大陸青春偶像演員與劇種路線有何看法?

我覺得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電影和電視劇的類型,我覺得都OK,各有各的好處。就像玩音樂一樣,我自己有打鼓,那爵士樂、拉丁、搖滾、流行有甚麽好壞和不一樣嗎?也沒有,只是個人喜好不一樣而已。

 

試用三個形容詞來形容個人演技風格。

1)真誠、2)有力量、3)神秘。

 

個人生活與演員路上,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有甚麼分別?

我對成功的定義就是自己享受不享受目前的狀態,而不是物質上的某種結果。譬如說我現在也沒有在拍戲,但我自己依然很快樂,因為相信這就是我現在想要的生活。

 

你覺得自己有演技盲點或人物死角嗎?

當然有很多的盲點和死角,因為很多事情妳會發現在拍攝現場是做不來的,妳必須要用很多技巧和與老師討論來補足一些東西。就像打鼓一樣,有時候那個速度妳就是打不到,但就是要學會自己調整,就是要不斷去嘗試,去擴大自己的可能性。

 

未來想做導演嗎?

想,我現在就在籌備自己的片子,這個過程很辛苦。因為之前我覺得自己是演員,有經驗所以不會那麽難,但我發現做導演這件事還是太難了,正在努力。

 

 

想當初沒有成為演員的話,你覺得/希望現在的自己會做甚麼?

1)攝影師、2)樂手、3)開一間民宿。

  

《我在時間盡頭等你》:9月17日香港上映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03 18:58:20
WHAT ARE YOU READING 不討厭被討厭 李佳芯

本期讀書人:李佳芯,演員,曾擔任《學是學非》首代主持,亦演出電視劇《律政強人》、《誇世代》等,憑《BB來了》獲得最佳女主角獎,今年推出散文集《心之所往》。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wardrobe.Dior

hair.Ziv Lau

makeup.Henry Li

stylist.Stephen Yeung

venue.港威酒店

 


甚麼時候開始有閱讀習慣?
小時是愛胡思亂想又多愁善感的人,看到離離合合並不理解,但又沒有可以問的人。15歲左右開始接觸書本,希望尋求共鳴。以前喜歡看李天命的《哲道行者》和《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還有松浦彌太郎的《今天也要用心過生活》和 《正直》。

為甚麼喜歡看《被討厭的勇氣》?
我在書局打書釘認識了阿德勒,知道他跟佛洛依德學心理學,但後來發現自己那套不太相同,於是建立另一個學派。作者岸見一郎和古賀史健受到他的啟發,便寫了《被討厭的勇氣》。簡單來說,就是探討我們有多少勇氣去被討厭,首先要接納自己的不足,用自己的方式做自己,才不介意被人討厭。

你覺得阿德勒的哪套理論比較日常和實在?
阿德勒的目的論和決定論很實用,假設你清楚想得到甚麼,因而作出選擇,而並非被過去影響未來路向,這是目的論。假設因為曾經破產,所以對錢沒安全感,要賺很多錢令自己安心,這就是決定論。我覺得人生不應給自己太多藉口,書中也提到「應該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

還有哪個章節令你印象深刻?
有一句說著:「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於是捏造了憤怒的情緒作為手段」,意思是人生有很多事情並非想像中的複雜,複雜的是心態,只要面對時不加入個人情緒便很簡單。無論是做演員這行也好,做人也好,我們很自然地跟他人比較。加上社交網絡很盛行,會看到別人的風光,特別年輕人很容易羨慕對方。這書也說到,當你心態不變,儘管擁有一切都不會變。內在的改變很重要,不是賺到錢,認識有錢人,你就會改變,那只是外在的虛幻。

你在甚麼時候學會被討厭?
曾經很介意別人的目光,但入了行經常被攻擊,令我加快過濾批評,你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就夠了。從事這行業,很講求選擇自己相信的方式去做事,難道每一次演戲或每寫一句句子,都要考慮別人喜歡與否嗎?這想法會抹殺和限制創作過程。在人際關係上,當演員後我才理解迎合人不等於認識了好朋友,反而愈忠於自己愈吸引。做自己認為有價值的事,就可以吸引擁有類同價值的人。很多人因為怕被討厭而為人而活,但那是你由心想做的事嗎?只有你才知道。當你想過更好的生活或變得幸福,是需要勇氣去改變的,這是書名帶出來的意義。

撰寫散文集《心之所往》,經歷了甚麼突破?
我不擅長用語言表達自己,寫書用文字也有難度,演戲可說相對輕鬆。例如煩惱的類型很廣泛,但要用一個字詞概括,我未必找到,這就是文字的力量和好玩的地方。完成第一稿後,我修改了很多次,最後也沒百份百完美。正如重看每場戲都覺得未夠完善,但最貼近當刻的就是最好。

寫作的過程如何令你再活一次?
寫書的過程把零碎的記憶由點連成線,重新整理過往平實的經歷。我習慣跳入別人的角色,沒試過跳入名為李佳芯的角色,意外地某些回憶令我哭起來,或令我更掛念和珍惜某些人。很多年前,朋友知道我喜歡吃芝士蛋糕,他說把蛋糕分十二件後,其中一件是份外美味的,如果要知道是哪件,便要去他當暑期工的店舖吃。後來我才知道,他是為了跟我一起吃蛋糕才這樣說的。當時覺得很有趣,後來才回想到原來生命中有那麼一個人,會說如此善良的謊言,用心經營著友情,是很美好的回憶。

面對疫情,為何仍然堅持推出散文集?
對比堅持,不放棄會更合適。寫書是一直存在的種子,我也有考量到疫情也許會取消書展。落筆之際是疫情加速的二月,既然沒想過的畫面都隨時發生,如果遇上很想做的事,還有甚麼理由放棄呢?

實體書的魅力是甚麼?
無論是印刷時的感動還是質感,都是電子書無法取代的。《被討厭的勇氣》已經看得很殘舊了,紙也發黃,但也是一種經歷。有些頁數我做了記號,有些夾了一片羽毛書籤,我覺得實體書有生命和溫度。翻頁時有味道、有感覺、有風,是不能被取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