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16 12:31:16

Serrini 假如廣東話被剿滅 要學做千面人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makeup and hair.Anise Ma

wardrobe.@mch.studio

 

奇怪地,用廣東話唱書面語寫嘅歌,就係要受保護嘅廣東歌,但用廣東話入詞就會被視為通俗,事隔多年,直至最近新歌〈越活越惹禍〉,Serrini 仍然鍾意用廣東話入詞:「其實有好多人嘗試當中,可能多咗人想食嘉美雞,就會有多啲本地味道出現。」

 

 

用廣東話同純書面語寫詞,有咩分別?
口語係日常溝通好重要嘅一環,但當寫歌用口語好多人就覺得好低俗、好市井,唔夠美感。好多明星唔想有市井形象,想保持好中產,可以著名牌衫嘅形象,於是就唔會用咁多市井語言,因為市井語言某程度上代表草根,但我爸以前聽許冠傑啲歌都係用口語。我有嘗試做實驗,好認真嘅題材,配上好口語嘅詞會係點呢?其實都有啲哭笑不得,比如「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但其實講點解你唔同我睇戲。其實我想控制吓書面式口語,或者口語式書面語,如果行文流暢地表達自己嘅思路,咁內容就係詩化嘅口語。其實廣東話填詞好煩,對我嚟講係打大佬嘅寫作練習,有好多音,要押韻,唔啱音就真係填唔到落去,如果唔係就會變咗宗教體裁。

咩係書面式口語同口語式書面語?
書面式廣東話係模糊咗語言之間嘅界線,即係唔好太原教旨。我好記得有個教授話有啲書面語唔啱文法,有句歌詞寫「方和向」,其實方和向係冇意思,應該係方向。但就係為咗押「向」字韻,中間就加個「和」字,其實係明白,只係要將啲字情境化。你控制到個語言就夠,唔一定要加幾多個百分比嘅書面語先係好。歌曲當中有好嘅中文,會啟發到人理解自己嘅情緒,無論你寫得好詩化或者夾雜粗口都可以做到,都可以達至美嘅境界。大家都想聽到親切嘅語言,如果你寫到有趣嘅作品,而大家都崇優,就會願意理解你做嘅事。

你咁多廣東話歌,係咪將香港人或者以廣東話為母語嘅人視為目標群眾?
都唔係,因為我啲歌喺冇人講廣東話嘅地方都會出現,有法國朋友話好鍾意我隻〈網絡安全隱患〉。我去北京、上海開live show,明明大家都聽唔明我講乜,但一唱歌大家又識唱,嗰個感覺好神奇,係超越語言嘅溝通。法國朋友可能欣賞個groove,但華文觀眾其實睇得明啲歌詞。我好多歌迷話因為想聽得明啲隱藏笑位或者深層次意象,所以想學廣東話。其實好似long-D拍拖咁,你溝咗個外國人,但對方唔肯學你嘅語言,某程度上會難受,係咪唔鍾意我屋企文化?而家鍾意一個歌手唔係單純鍾意佢啲歌,都會想知佢做啲咩,但我唔會因為想服務佢哋而拍片加十種字幕。我亦冇特別諗係咪香港優先,如果好種族地去諗,就會變咗我曾經參加過嘅party,我啲外國朋友搞咗個Hong Kong Night,全部啲嘢食都係格仔餅、魚蛋、蛋撻同埋叉燒,笑到我黐線。我個人唔一定要同城市一齊,亦唔一定要割裂,我係構成城市嘅一部分。

以前香港軟文化好發達,而家歌手唔使等派台先發布作品,多咗人留意非主流音樂人,算唔算係一種時勢造就?
我覺得係,地緣政治或者大市場係會吸引多啲觀眾,而家香港係冇咗以前嗰種既得利益者嘅姿態,大家要轉型都係受世界驅使。我成日都諗假如中原(Serrini對中國嘅稱呼)改革開放,我就可以努力令更多人鍾意我嘅歌,咁暫時作為唔係好pop嘅歌手,我只可以搵自己嘅朋友同空間。既然而家唔使等傳統媒體,你講自己嘢都簡單啲,但如果都會受機構控制,佢係要你收聲就要收聲,咁又要點應對呢?千祈唔好放棄討論,如果唔係我就要著紅色衫去幫手生仔。(源自《侍女的故事》)

假設有日廣東話唔可以再用,你會點?
呢樣嘢十年前喺廣州已經發生咗,有人會示威,慢慢地都變成不成氣候嘅反抗,都幾難過。但其實好難抵抗,小學有同學仔笑你講廣東話,老師話再講罰你十蚊,咁應該點做?似乎要學做千面人,又要保持真心。但我覺得只要一日人類肯繼續去保留,未來有信念就得。

2020-09-15 15:03:42
李鴻其 有故事的臉

Text: NW

香港影壇經常被指青黃不接,但近年似乎一眾「新演員」人才輩出。放眼對岸,台灣也不乏新世代台灣男演員,好像李鴻其,五年前首度演出電影《醉.生夢死》,隨即奪得台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台灣金馬獎最佳新演員,以及提名金馬影帝。其後參演《幸福城市》亦獲金馬獎男配角提名。被譽為一張「有故事的電影臉」,李鴻其主演的愛情片《我在時間盡頭等你》即將在香港上映,這次由他親自解說一下,談談他真人是否癡情男友一名,會否為愛人付出一切,以及如何被純粹的愛情而深深感動。

 

今次拍攝《我在時間盡頭等你》的合作起點是怎樣的?

剛好那時候我在紐約拍攝《虎尾》,之後去到多倫多電影節,當時《幸福城市》《地球最後的夜晚》和《寶貝兒》在電影節放映。這三部電影社會寫實性比較強,我那時候也在猶豫下一部要拍甚麽。剛好就接到了導演姚婷婷的視頻電話,想找我演,我們聊著聊著我發現這部電影裡有我想演很久的高中生的戲份,也被電影裏很純粹的愛情感動。加上過去也沒有演過類似的電影,我就很感興趣,就演了。

 

拍攝前看過小說沒有?看完小說後的有何感受?

小說是我拍攝後才看的。因為我覺得拍攝前看的話我很容易被影響,所以我選擇不看,就憑著當下的狀態和感覺去演,而不是去模仿,我希望把林格變成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作為男生,喜歡看愛情作品包括電影及小說等,容易被感動還是有不一樣的角度觀賞?

會被感動,但大部分還是看我當天的一個狀態,看一部作品還是跟當下的心境有很大的關係。就是一部電影三年前和現在看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的,我過去演的作品我自己看,有時候喜歡和不喜歡也比較不確定。

 

《我在時間盡頭等你》最感動你的一個情節,是甚麼?

我覺得邱倩和林格注定會相愛這一點我很感動。因為愛一個人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對方做了很多貼心的舉動,但邱倩和林格的愛情就是因為愛,所以哪怕重置了很多次時間、兩個人經常忘記彼此,但一見到面還是會相愛。

 

故事中的角色,為換回戀人的生命付出一切;現實中的你,有否想過這個問題?

想過,我覺得如果妳很愛一個人是會這麽做的。就比如自己的家人、自己愛的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那一定是會選擇付出一切的。

 

現實中的你,是否一個癡情的男友?有了女友就改變了自己的世界?

以前會為了女朋友不斷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去改變自己,但慢慢長大之後會覺得,愛情如果是某一方單方面的付出和改變,是沒有辦法長久的,所以我覺得要維持很好的愛情,是彼此都要互相理解互相包容。

 

若你擁有穿越回到過去的能力,你最想修改自己犯過的甚麼錯誤?

我蠻喜歡我現在的狀態的,過去犯過的很多錯,也是讓我變成現在自己的一個必經的過程,是一種成長,所以我不會想要去修改自己犯過的錯。

 

被譽為有張「有故事的電影臉」,你覺得好事還是壞事?

我其實不太懂甚麼是「有故事的臉」,可能是長得比較可憐、比較悲情吧哈哈哈,但我也不知道這是好事還是壞事。我覺得有很多觀眾喜歡我,但肯定也有很多不喜歡我,我覺得就順其自然吧。

 

早前跟李現、楊紫等流量明星合作,對現時大陸青春偶像演員與劇種路線有何看法?

我覺得就是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電影和電視劇的類型,我覺得都OK,各有各的好處。就像玩音樂一樣,我自己有打鼓,那爵士樂、拉丁、搖滾、流行有甚麽好壞和不一樣嗎?也沒有,只是個人喜好不一樣而已。

 

試用三個形容詞來形容個人演技風格。

1)真誠、2)有力量、3)神秘。

 

個人生活與演員路上,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有甚麼分別?

我對成功的定義就是自己享受不享受目前的狀態,而不是物質上的某種結果。譬如說我現在也沒有在拍戲,但我自己依然很快樂,因為相信這就是我現在想要的生活。

 

你覺得自己有演技盲點或人物死角嗎?

當然有很多的盲點和死角,因為很多事情妳會發現在拍攝現場是做不來的,妳必須要用很多技巧和與老師討論來補足一些東西。就像打鼓一樣,有時候那個速度妳就是打不到,但就是要學會自己調整,就是要不斷去嘗試,去擴大自己的可能性。

 

未來想做導演嗎?

想,我現在就在籌備自己的片子,這個過程很辛苦。因為之前我覺得自己是演員,有經驗所以不會那麽難,但我發現做導演這件事還是太難了,正在努力。

 

 

想當初沒有成為演員的話,你覺得/希望現在的自己會做甚麼?

1)攝影師、2)樂手、3)開一間民宿。

  

《我在時間盡頭等你》:9月17日香港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