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16 15:20:34

黃明志 活用廣東話粗口 大家相處愉快

廣東話並唔係香港限定,同樣會出現喺澳門、廣州、新加坡,以及馬來西亞等地。混合各個地區語言嘅特色,建立出唔同面貌嘅廣東話。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話自己雖然講唔正,但廣東話對佢嘅影響非常深,同好多香港人一樣,佢都係聽四大天王同Beyond啲歌大。所以當留意到廣東話被淡化,雖然唔喺香港大,但都擁有同樣遺憾。


text.陳菁

 

馬來西亞粵語有咩特色?
馬來西亞粵語會穿插馬來話、英文,甚至閩南話,馬來西亞使用嘅語言有太多種,但冇一種特別專或者特別純,因為爲都有受其他語言影響。

你幾時開始對廣東話產生興趣?邊啲香港文化對你嘅創作影響特別深?
與其話對廣東話有興趣,應該話馬來西亞華人都畀廣東話影響得幾深。我哋細個睇嘅香港電影同電視劇都冇被翻譯過,係原汁原味嘅香港版。加上首都吉隆坡嘅華人都好興講廣東話,有啲中文媒體都以廣東話為主,電台都會播香港嘅廣東歌。就算係唔太流行廣東話嘅地區,當地人至少都識聽廣東話。我畀香港文化影響得好深,最主要係受到電影、電視劇同廣東歌嘅薰陶。我同大家一樣,都係睇《古惑仔》、周星馳、王晶嘅戲,聽Beyond同四大天王嘅歌長大。

對比馬來西亞粵語同廣東話,你認為兩者各自擁有咩個性?
我覺得正宗嘅廣東話唔會夾雜咁多其他語言,如果喺香港,最多夾雜少少英文同普通話,但大家都仲聽得明。因為被廣泛同深入使用,香港嘅廣東話已經發展出獨有又強烈嘅特色,創造出好多新嘅詞彙同俚語,呢啲都非常有趣。 而馬來西亞粵語最大嘅特色,就係會融入唔同語言嘅單詞,有時會直接用英文或者馬來語嘅文法。如果香港人聽到會覺得句子被調亂,或者當中好多詞彙會聽唔明。但對於馬來西亞人嚟講,呢啲都好正常。我哋有辦法一邊聽一邊自己拼湊,喺腦入面整理出正常句子,然後去消化同理解。

同一樣物件,馬來西亞粵語同廣東話經常有唔同讀法,你覺得邊啲特別有趣?
廣東話嘅落雨,我哋會叫落水;而廣東話嘅旁邊,我哋就叫邊皮,兩個詞語都受客家話影響。另外都有受福建話影響嘅例子,會將「咗」放喺詞彙嘅後面,例如「吃飽咗」同「上車咗」。仲有加咗馬來語嘅粵語,例如你好叻,我哋會話「你好pandai」,即係好聰明咁解。

創作〈學廣東話〉用咗幾耐?對你嚟講有咩難度?
一般填詞我大概用三至八個鐘,但呢隻歌我寫咗三日,搵咗好多資料,亦思考咗好多嘢,呢個就係傳說中嘅「無聊事認真做」。我覺得最大嘅難度係唱歌,只要咬字唔夠準,聽落就好奇怪。好彩我嘅錄音師識講廣東話,幫咗我唔少。雖然你哋聽落仲係怪怪哋,但如果冇佢,肯定讀錯得仲勁。

嚟香港嘅時候曾經有被要求唔可以表演〈學廣東話〉嗎?你認為粗口喺廣東話當中擔當咩角色?
每次去香港都會唱〈學廣東話〉,從來冇被禁止過。我從來冇講過隻歌有粗口,就算有粗口都係文化嘅一部分,代表咗草根性嘅憤怒同喜悅,只係睇你點運用。用得唔好,會引發打鬥;用得好,大家會覺得同你相處非常愉快。

點解會延伸出〈學廣東話〉嘅第二部分〈唱廣東歌〉?透過音樂推廣語言,你認為有咩獨特力量?
之前因為演出去過香港幾次,我發現香港文化同成個環境都一直改變,好多地道文化都消失咗,好似有人活生生地喺我嘅回憶當中搶走一部分咁。雖然我唔係香港人,但呢個城市同文化係我成長嘅一部分,甚至算係幾大嘅一部分,所以我先會覺得傷感。於是通過創作part two嘅〈唱廣東歌〉,記載香港娛樂圈最輝煌時期嘅點點滴滴,算係致青春嘅一個回憶,都係話畀而家年輕人知,當年我哋做咩、聽咩、睇咩長大。

作為鍾意廣東話嘅大馬人,你留意到廣東話近年有咩趨勢?
我發現到,尤其喺娛樂圈同大眾媒體上,廣東話同廣東文化都慢慢地被淡化。雖然大家覺得係一種趨勢,但我始終覺得好遺憾。語言同文化係一個民族嘅根,要保存一個民族嘅特色,就必須先保護佢嘅語言同文化。

你希望香港人點對待廣東話?有咩可以身體力行?
堅持對下一代講廣東話,延續自己獨特嘅文化。

全新作品〈不要去Club〉係點樣獲得靈感?請介紹一下新作。
我嘅全新創作〈不要去Club〉邀請咗台灣電音舞曲教父羅百吉合作,呢首歌係要向千禧年代嘅搖頭歌致敬,台灣稱爲「廣High」。搖頭歌早期主要流行於美國同韓國,後來香港出現好多翻唱作品,於是就有「廣High」呢個詞語,意思係「廣東High歌」,之後再傳入台灣。呢首歌融入早期電音文化,將大家當時嘅回憶慢慢帶返嚟,包括戴手套跳古怪舞步。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16 12:31:16
Serrini 假如廣東話被剿滅 要學做千面人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makeup and hair.Anise Ma

wardrobe.@mch.studio

 

奇怪地,用廣東話唱書面語寫嘅歌,就係要受保護嘅廣東歌,但用廣東話入詞就會被視為通俗,事隔多年,直至最近新歌〈越活越惹禍〉,Serrini 仍然鍾意用廣東話入詞:「其實有好多人嘗試當中,可能多咗人想食嘉美雞,就會有多啲本地味道出現。」

 

 

用廣東話同純書面語寫詞,有咩分別?
口語係日常溝通好重要嘅一環,但當寫歌用口語好多人就覺得好低俗、好市井,唔夠美感。好多明星唔想有市井形象,想保持好中產,可以著名牌衫嘅形象,於是就唔會用咁多市井語言,因為市井語言某程度上代表草根,但我爸以前聽許冠傑啲歌都係用口語。我有嘗試做實驗,好認真嘅題材,配上好口語嘅詞會係點呢?其實都有啲哭笑不得,比如「有頭髮邊個想做癩痢」,但其實講點解你唔同我睇戲。其實我想控制吓書面式口語,或者口語式書面語,如果行文流暢地表達自己嘅思路,咁內容就係詩化嘅口語。其實廣東話填詞好煩,對我嚟講係打大佬嘅寫作練習,有好多音,要押韻,唔啱音就真係填唔到落去,如果唔係就會變咗宗教體裁。

咩係書面式口語同口語式書面語?
書面式廣東話係模糊咗語言之間嘅界線,即係唔好太原教旨。我好記得有個教授話有啲書面語唔啱文法,有句歌詞寫「方和向」,其實方和向係冇意思,應該係方向。但就係為咗押「向」字韻,中間就加個「和」字,其實係明白,只係要將啲字情境化。你控制到個語言就夠,唔一定要加幾多個百分比嘅書面語先係好。歌曲當中有好嘅中文,會啟發到人理解自己嘅情緒,無論你寫得好詩化或者夾雜粗口都可以做到,都可以達至美嘅境界。大家都想聽到親切嘅語言,如果你寫到有趣嘅作品,而大家都崇優,就會願意理解你做嘅事。

你咁多廣東話歌,係咪將香港人或者以廣東話為母語嘅人視為目標群眾?
都唔係,因為我啲歌喺冇人講廣東話嘅地方都會出現,有法國朋友話好鍾意我隻〈網絡安全隱患〉。我去北京、上海開live show,明明大家都聽唔明我講乜,但一唱歌大家又識唱,嗰個感覺好神奇,係超越語言嘅溝通。法國朋友可能欣賞個groove,但華文觀眾其實睇得明啲歌詞。我好多歌迷話因為想聽得明啲隱藏笑位或者深層次意象,所以想學廣東話。其實好似long-D拍拖咁,你溝咗個外國人,但對方唔肯學你嘅語言,某程度上會難受,係咪唔鍾意我屋企文化?而家鍾意一個歌手唔係單純鍾意佢啲歌,都會想知佢做啲咩,但我唔會因為想服務佢哋而拍片加十種字幕。我亦冇特別諗係咪香港優先,如果好種族地去諗,就會變咗我曾經參加過嘅party,我啲外國朋友搞咗個Hong Kong Night,全部啲嘢食都係格仔餅、魚蛋、蛋撻同埋叉燒,笑到我黐線。我個人唔一定要同城市一齊,亦唔一定要割裂,我係構成城市嘅一部分。

以前香港軟文化好發達,而家歌手唔使等派台先發布作品,多咗人留意非主流音樂人,算唔算係一種時勢造就?
我覺得係,地緣政治或者大市場係會吸引多啲觀眾,而家香港係冇咗以前嗰種既得利益者嘅姿態,大家要轉型都係受世界驅使。我成日都諗假如中原(Serrini對中國嘅稱呼)改革開放,我就可以努力令更多人鍾意我嘅歌,咁暫時作為唔係好pop嘅歌手,我只可以搵自己嘅朋友同空間。既然而家唔使等傳統媒體,你講自己嘢都簡單啲,但如果都會受機構控制,佢係要你收聲就要收聲,咁又要點應對呢?千祈唔好放棄討論,如果唔係我就要著紅色衫去幫手生仔。(源自《侍女的故事》)

假設有日廣東話唔可以再用,你會點?
呢樣嘢十年前喺廣州已經發生咗,有人會示威,慢慢地都變成不成氣候嘅反抗,都幾難過。但其實好難抵抗,小學有同學仔笑你講廣東話,老師話再講罰你十蚊,咁應該點做?似乎要學做千面人,又要保持真心。但我覺得只要一日人類肯繼續去保留,未來有信念就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