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0-09-25 15:22:18

賴雅妍的養生藝術

Text: NW
Photo: Ming Chan @ Double M Workshop
Wardrobe.Sportmax

香港觀眾認識的賴雅妍,或許是《等一個人咖啡》、《花椒之味》的角色,卻掩蓋著她的美貌,更令人讚嘆的是,她今年已是41歲,絕對不似。上月她難得在港拍電影,除了談談她的電影人生,早前在港上映的《逃出立法院》(見另稿)外,還有大談她的養生之道。

 

不能那麼隨便…

早前賴雅妍來港拍電影,試過最嚴格的全日禁堂食,亦嚐過一大陣子的晚間禁堂食,她笑說自己肯定與香港有些微妙關係,否則沒理由那時那刻身處香港。「香港拍電影與台灣分別不大,唯一不同的就是香港的便當。」竟然主動談到兩地飲食差異。她認為到了當地,就要吃哪裡的食物。「除了開工之外,很多時間都在房間裡面煮,但我覺得還是要體驗一下,來到香港,就要嚐嚐只有香港才吃得到的東西,例如台灣的油雞跟香港的。吃起來就是不一樣,然後又有一些叉燒酥,是台灣吃不到這種好味的。」不過,回到自己房間裡面,她還是選擇養生,盡量吃得清淡一點。

賴雅妍不只一次說:「現在的話,就好像不能那麼隨便了。」當我挑起年齡及養生議題,她也答得起勁。「就像吃東西,以前都會覺得吃甚麼沒關係啊,二十幾歲吃甚麼東西,很快就代謝掉了,現在就要代謝很久,所以就是你變了,需要考慮的比之前在周全一點,然後希望犯的錯再少一點⋯⋯」

 

先吃蛋白質…

「我大部分時間吃得偏向清淡,亦喜歡蔬食多於肉類,我的蔬食比例是很高的。肉類的話,就是想吃才吃,然後才是蛋白質,但我吃東西時,必先進食蛋白質,這樣胃部的消化就會非常等速,不會餓得這麼快。在這個消化過程當中,就不會讓你吃太多,不會常常想吃東西,也不會常常覺得很累,否則先吃碳水化合物,食物燒得很快,吃完就想睡覺,或者一下子就餓了。吃的東西的順序及比例,很重要啊!」

說到興起,她認為華人的體質,不能完全以麵類為主,大概是消化問題,所以她會選擇一餐麵食、一餐飯食。「我喜歡吃麵食,但是我會告訴自己,一天當中要吃一餐飯,或者不是麵類的碳水化合物,要按照這樣的比例。」為了身體,她看了不少相關書籍,並在自己身上做很多實驗,才知道怎樣不容易胖,新陳代謝怎樣正常等等。」

「我也非常喜歡喝水。要是喝水的話,想增加你身體的代謝量,就要喝你身體重量乘上35毫升的水,就是你每天的水量,這樣身體代謝就能變得更快,就不容易變胖了。」

 

我愛白…

自小賴雅妍已與藥材為伴,全因她的父母過去辦中藥館。「從立秋開始,就要潤肺,秋季其實是呼吸系統疾病高發的季節,如果沒有辦法用中醫補的話,就可以去找那些白色的食物,用食療的方式,比如說百合,我會去那些小攤買一些弄乾的百合,不論是煮糖水或是炒菜。」說罷,她又提到不少人覺得燕窩太貴,而白木耳向來有「窮人家的燕窩」的稱號。「你可以買很多跟白色有關的東西,白木耳、薏仁那一類,都有某些程度的潤肺效果。」

談到食療養生,她說個不停,但看她一身白滑皮膚,外貌肌齡都比真實年齡更年輕,就知其說話的份量。「如果你本身的呼吸系統不是很好的話,可以選擇西洋蔘,用比較溫暖的方式去潤肺;如果好像有點想咳嗽,或者覺得呼吸道不舒服,要補一補的話,其實我覺得花旗蔘煮糖水或是泡茶,都是非常非常好的方式,加一些桂圓更好:女生需要補血嘛!」

就算在香港,她沒有太多煮食工具,只是住在酒店套房,她一樣煮糖水補身。「千萬不要另外加糖,或者用上西洋梨,就可以調整一下甜度,但是如果你那種身體或者脾胃很濕,就不要煮太甜了,緊記用五行的方式,先潤一潤肺啊!」沒想到,最後整個訪問都變成了分享養生之道。

 

 

延伸閱讀:【賴雅妍 全台灣最帥女生】

網址:https://jet.my-magazine.me/article/detail/interview/11470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22 15:39:23
Common Voice 捐出廣東話聲音

滿語,又稱滿洲語,喺清朝擁有官方語言嘅地位。但因為民族間嘅頻繁交流,以及滿漢通婚等因素,識講滿語嘅人愈來愈少,而家以滿語為母語嘅人唔夠二十個,其中三位已經超過八十歲,而清朝滅亡到呢家不過一百年左右。前排被關注嘅Common Voice計劃,義工團隊成員敬文同Sammy,希望大家都願意捐出廣東話聲音,打造全民參與嘅語言活動:「其實一個語言要消失,真係冇大家想像中需時咁長。」

 

S=Sammy、敬=敬文

 

 

點樣知道Common Voice呢個項目?

S:無論係iOS定Android,近年愈來愈多手機可以做到語音輸入,背後其實需要好龐大嘅數據庫,但因為並冇對外開放,如果公眾人士想使用,只可以用好多錢搵大公司買。而Firefox瀏覽器嘅母公司叫Mozilla,佢哋嘅理念係保持網路開放並成為全球公用資源,於是近年就推出Common Voice。我自己本身有幫Mozilla喺香港做社區性項目,又識咗敬文好耐,知道佢有興趣,又有相熟嘅長者就一齊幫手。


敬:我從事咗好多年長者科技嘅工作,同open source嘅淵源好長。廣東話寫法好有特色,例如告訴個「告」字,其實上面係個「牛」字,但部分字型就冇穿腳。小學老師話錯,阿媽話啱,點解香港政府有規範,但又冇一套字畀你跟?所以我哋將政府4,762隻中文字變成字型,叫「自由香港楷書」。我哋想有個更新版本提升到七千字以上,包括政府中文字版本冇屋邨個「邨」,冇深水埗個「埗」。今次Common Voice都搵長者幫手,但好大鑊。因為首先要收集廣東話句子,再搵人錄音同核對,但我何來有呢堆字呢?市面太少廣東話素材,於是我叫老人家幫手,喺社區拎住部平板電腦慢慢收集,叫佢哋搭車聽人哋講乜。


收集數據有咩有趣事同難處?

S:今次要收集唔同年紀嘅聲音,純粹男女完全唔足夠,因為細路同老人家嘅聲線都唔同。另外要睇埋居住地區,例如香港島半山區有條街叫堅道,我細個都住嗰一帶,我哋會將「道」讀「島」,其他人就會讀「道」。 


敬:我哋有擔心收集返嚟嘅數據質素,驚有雜聲影響,其實我哋唔急要幾時完成,打算持續進行。日本團隊得幾個人幫手錄,但我哋唔想咁,呢個唔係單純科技項目,而係一種在地文化。部分人講嘢有懶音,但只要數據夠闊,呢啲問題就會解決到,我當係一個全民活動,大家一齊去參與就最理想,每個人肯錄幾十句都好重要。


你哋認為用「保育」嚟形容廣東話現今狀態適合嗎?

S:我覺得廣東話需要保育,用廣東話密度最高嘅地方就係香港,你點樣令將來嘅人繼續用呢?講廣東話嘅人代表咗某種意識形態,如果佢哋有日要講普通話,咁又會點改變呢?廣東話發展係悲觀,但如果唔畀自己一絲希望,又何來有希望? 

敬:你有冇食過涼粉,你知唔知涼粉嘅真身係咩樣?其實對農夫嚟講都不值一提,佢係路邊野草,叫涼粉草,係香港原生植物,但而家好難搵到。好多香港人都知涼粉係乜,但冇人去諗佢原本係咩樣。本身同我哋喺同一塊土地上,但而家好似冇咗關係,點解冇咗關係,就係因為冇咗經濟價值。一種文化都要睇有冇經濟價值,我哋同大陸做生意要講普通話,咁點解唔係佢哋講廣東話呢?其實同日本都一樣,日本人都唔太識講英文,可能蝕底啲,但佢哋唔會覺得低等,仍然為日文而驕傲,但香港人唔係,所以係心態問題。


點解想做好呢份義工?

S:而家個科技唔止認到語言,連圖像都認到,如果冇一個廣東話系統,就會同世界有距離。例如你睇YouTube開字幕,英文片可以自動出字幕畀你,但廣東話仍然未做到。

敬:當時對我嚟講呢個項目有個時限,就係2047年之前,但原來唔係,原來早咗27年,都冇人想像到。呢個係好重要去保留港式廣東話嘅社會運動,佢唔屬於任何人,大家可以隨便去用,唔使介意要畀幾多錢,本身個努力就係出自於香港市民,我諗呢個價值係最重要。如果而家唔做,咁幾時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