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0 VOL: 217
2020-09-25 17:02:41

麥浚龍 蘊釀失落美學

 

育成模式,來自日本長篇漫畫和小說,隔著螢幕和紙張看著主人公由白紙般的小伙子進化,或好或壞,登頂或墜落,我們也似乎置身其中。麥浚龍(Juno)所創作的三年企劃《the album》亦套用上如此育成模式,無論是貫穿的主角董折(麥浚龍飾)和浦銘心(謝安琪飾),還是延伸出來的各枚支線,亦以連繫性的故事姿態呈現。企劃走到終章部分,新曲〈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曲風甜蜜而彌漫陣陣失落,對Juno而言是如人生般的設計。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失落源自缺陷美

同是五個中文字地名,雷克雅未克和切爾諾貝爾對他來說同樣遙遠,但後者無法前往,也更令他好奇。1986年4月,切爾諾貝爾發生核洩漏,以十萬計的民眾立即撤離家園,平日的閒話家常都顯得不真實。在資訊未及流通的年代,Juno早年能接觸的只是相冊中的幾枚照片,聯想在13年前因此而生:「她擁有在我們世界中的虛幻感,可惜在於一夜突變,或是遺留下來不完整的夢。」他喜歡這個地方,喜歡得有想過前往當地為電影取景,可惜有規定拍攝不能超過48小時,於是只可以隔空哀悼消失的美好。

 

 

離合建構浪漫

「人生不多不少是圍繞失落的。」失落有多個層次,等待過馬路的行人暫時在安全島上等待,短暫的相遇後未必有下一次碰面。相近的還有〈借火〉,兩個失落的人因香煙而共處,那七、八分鐘是萍水相逢的浪漫。以上種種,和〈念念不忘〉或《the album》中,董折跟浦銘心糾纏的浪漫不同。人的情感複雜得不一定能用邏輯解釋,於是他在眾多中勾勒出關係圖,董折、浦銘心、藍定凌、戴慈欣等角色,各自飾演著朋友、陌生人、前度及現任等角色。「而它不是一個童話故事,童話故事三言兩語就說完了,部分聽眾覺得《the album》的浪漫,是來自它部分的情節其實並不浪漫。」

如果按照故事線的時序,關係的開端來自〈勇悍.17〉,末句提到假若能前往切爾諾貝爾,想必是令人心跳冒汗的事情。這願望於新作中達成,意義卻不單純在於完成最初約定:「透過這幾年的起承轉合,這是兩條彎線分開再合起來的力量,如果兩個人一直在一起,你很難達至那個弧度,這就是起承轉合。」

用時間換取理解

以弧度建立厚度以外,Juno亦參考日本漫畫中傳統的育成模式,小伙子每步的動向和抉擇,觀眾們都一一見證。雖然《the album》只是個三年企劃,我們卻像見證了董浦的大半生,這種關係是以時間建立而成的。「它原定就是一個要推出三十首歌的企劃,如果一年內要出三十首歌,那速度和節奏也挺誇張。我想用實際時間,顧及到觀眾的接受和消化能力下,用每一首歌和觀眾建立關係。」

他在製作《殭屍》時切身體會關係的重要性,他知道有觀眾到戲院看了四遍,頭一回概括地了解故事,下一次專門看一個角色,第三次欣賞美術和陳設,最後去聽配樂:「被期待是不容易的,而重複去看就是一種期待。」

 

探索未知「樂壇」

《the album》到底是怎樣的存在?他想了良久,最後定義為一個樂壇。歌手、演員、藝人,在不少人眼中是三個需細分的領域:「但我覺得大家應該因創作而聚在一起,探索自己未曾接觸的方式。」如同〈我在切爾諾貝爾 等你〉,歌聲散去後迎來近兩分鐘的outro,那在demo中並不存在,在歌曲以外是另一個說故事的範圍,容許不受文字干擾下單純地感受。如同〈忘記和記〉,黎明只出現在末段,而〈廢話〉卻是一人一字地唱出。這些不日常、非正路的編排,他都想嘗試:「音樂是否需於一個時限中要表達出來呢?假若歌曲是四分鐘的,我就只可以說四分鐘嗎?市場上極少這樣做,不代表不可行。」

有人形容他這系列的創作為電影,他則認為歌劇來得貼切。但毋須放聲演唱,場館最後的人毋須被震撼,這是一場親密的歌劇,聽者和說者都能悄悄代入細嚼。

2020-09-25 15:22:18
賴雅妍的養生藝術

Text: NW
Photo: Ming Chan @ Double M Workshop
Wardrobe.Sportmax

香港觀眾認識的賴雅妍,或許是《等一個人咖啡》、《花椒之味》的角色,卻掩蓋著她的美貌,更令人讚嘆的是,她今年已是41歲,絕對不似。上月她難得在港拍電影,除了談談她的電影人生,早前在港上映的《逃出立法院》(見另稿)外,還有大談她的養生之道。

 

不能那麼隨便…

早前賴雅妍來港拍電影,試過最嚴格的全日禁堂食,亦嚐過一大陣子的晚間禁堂食,她笑說自己肯定與香港有些微妙關係,否則沒理由那時那刻身處香港。「香港拍電影與台灣分別不大,唯一不同的就是香港的便當。」竟然主動談到兩地飲食差異。她認為到了當地,就要吃哪裡的食物。「除了開工之外,很多時間都在房間裡面煮,但我覺得還是要體驗一下,來到香港,就要嚐嚐只有香港才吃得到的東西,例如台灣的油雞跟香港的。吃起來就是不一樣,然後又有一些叉燒酥,是台灣吃不到這種好味的。」不過,回到自己房間裡面,她還是選擇養生,盡量吃得清淡一點。

賴雅妍不只一次說:「現在的話,就好像不能那麼隨便了。」當我挑起年齡及養生議題,她也答得起勁。「就像吃東西,以前都會覺得吃甚麼沒關係啊,二十幾歲吃甚麼東西,很快就代謝掉了,現在就要代謝很久,所以就是你變了,需要考慮的比之前在周全一點,然後希望犯的錯再少一點⋯⋯」

 

先吃蛋白質…

「我大部分時間吃得偏向清淡,亦喜歡蔬食多於肉類,我的蔬食比例是很高的。肉類的話,就是想吃才吃,然後才是蛋白質,但我吃東西時,必先進食蛋白質,這樣胃部的消化就會非常等速,不會餓得這麼快。在這個消化過程當中,就不會讓你吃太多,不會常常想吃東西,也不會常常覺得很累,否則先吃碳水化合物,食物燒得很快,吃完就想睡覺,或者一下子就餓了。吃的東西的順序及比例,很重要啊!」

說到興起,她認為華人的體質,不能完全以麵類為主,大概是消化問題,所以她會選擇一餐麵食、一餐飯食。「我喜歡吃麵食,但是我會告訴自己,一天當中要吃一餐飯,或者不是麵類的碳水化合物,要按照這樣的比例。」為了身體,她看了不少相關書籍,並在自己身上做很多實驗,才知道怎樣不容易胖,新陳代謝怎樣正常等等。」

「我也非常喜歡喝水。要是喝水的話,想增加你身體的代謝量,就要喝你身體重量乘上35毫升的水,就是你每天的水量,這樣身體代謝就能變得更快,就不容易變胖了。」

 

我愛白…

自小賴雅妍已與藥材為伴,全因她的父母過去辦中藥館。「從立秋開始,就要潤肺,秋季其實是呼吸系統疾病高發的季節,如果沒有辦法用中醫補的話,就可以去找那些白色的食物,用食療的方式,比如說百合,我會去那些小攤買一些弄乾的百合,不論是煮糖水或是炒菜。」說罷,她又提到不少人覺得燕窩太貴,而白木耳向來有「窮人家的燕窩」的稱號。「你可以買很多跟白色有關的東西,白木耳、薏仁那一類,都有某些程度的潤肺效果。」

談到食療養生,她說個不停,但看她一身白滑皮膚,外貌肌齡都比真實年齡更年輕,就知其說話的份量。「如果你本身的呼吸系統不是很好的話,可以選擇西洋蔘,用比較溫暖的方式去潤肺;如果好像有點想咳嗽,或者覺得呼吸道不舒服,要補一補的話,其實我覺得花旗蔘煮糖水或是泡茶,都是非常非常好的方式,加一些桂圓更好:女生需要補血嘛!」

就算在香港,她沒有太多煮食工具,只是住在酒店套房,她一樣煮糖水補身。「千萬不要另外加糖,或者用上西洋梨,就可以調整一下甜度,但是如果你那種身體或者脾胃很濕,就不要煮太甜了,緊記用五行的方式,先潤一潤肺啊!」沒想到,最後整個訪問都變成了分享養生之道。

 

 

延伸閱讀:【賴雅妍 全台灣最帥女生】

網址:https://jet.my-magazine.me/article/detail/interview/1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