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1-12 11:22:14

陳柏宇 明日那回事

Text: Nic Wong
Photo: Bowy Chan
Make Up : Jesscia @ Jessica Chan Workshop
Hair : Aki @ The Attic (Alex’s Team)

2020年,絕對是難捱的一年,作為歌手,陳柏宇(Jason)曾經多個月來入不敷支,耗盡百萬「老本」,猶如乞食咁滯!這段休息期卻變成他日後的「資產」,一改他的音樂發展方向,展開「明日」這回事。

 



閒聊問到Jason完結了「乞食」沒有,他笑言尚未出糧,還未知道,但已不敢花錢買一些非必要的奢侈品。總結2020年,他覺得這次長時間的休息,某程度上對他未來發展有幫助。「如果不是這一年,就沒有時間去思考自己想做甚麼,個人對事業及音樂的看法如何,以及唱歌是甚麼一回事。有時間回想及分析一下以前自己的工作、音樂、成功因素及失敗原因、自己喜歡不喜歡甚麼,因而開始現在的project。」

去年中,Jason突然清空自己的IG,重新出發,帶點黑白懷舊風,後來更說過現正展開長達3年計劃project,豈不是Juno的感覺?「大家只看到製成品,但我說的是過程。我會上電視台唱歌,因此有打歌服的想法,這張專輯會保持著官仔骨骨的西裝打扮,亦會影響我如何去造音樂及創作過程,以及有關專輯的網上內容等,卻不是幾首歌同一故事。」

 



Jason更明言,要建立新的音樂風格氛圍,估計真的要3年時間才能令歌迷習慣。「例如〈感情這回事〉、〈哪個明日〉這些歌,與我平時的曲風不同,真的要長時間才令大家習慣,也令我覺得自己完成一個企劃,而不是只造了兩首歌。至於你問我未來三年有多少首歌曲?我不知道。最重要還是如何處理專輯的音樂部分、視覺部分、社交媒體文字部分,純粹想要自己希望的tone and manner。因此,大家不用擔心,我今日唱〈哪個明日〉,之後十幾首歌都是〈哪個明日〉的曲風,不是這樣的。」

這個企劃為歌迷帶來新鮮感,但最新鮮的莫過於Jason自己。「我不是想帶給新感覺給別人,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我想帶新的感覺給自己。」他直言過去曾經與很多位監製合作,個人參與度不算很高,更坦言很多時候的他都不懂得如何選擇。「就算遇到不是第一次聽到就很想唱的歌,我都選擇先嘗試再聽聽效果,否則幻想不到那回事。」

 

時至今日,他經過長時間沉澱及思考後,就想將自己喜歡的品味,擺放在個人作品之中。「我參與更多創作過程當中,變相作品可反映了我的音樂上、藝術上的喜好是甚麼。我希望自己的音樂作品,變成一種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而不是別人附加在我身上的東西。」2020年,正好有時間,亦給他足夠判斷的信心來表達的東西。


《哪個明日》的歌詞提到:「明日本應色彩斑斕,卻被灰濛濛一片籠罩」。陳柏宇坦言自己的重點不在歌詞,通常放於音樂之上。「〈感情這回事〉所說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哪個明日〉就講述人與地方、時間之間的感情。」向來口水甚多的Jason,反而對歌詞內容沒太多話說,只說現在的他喜歡更年長、更多經歷的看法,再不是以前那種青澀地唱「I miss you感動你」的方向。「那個年代,我很難再pick up,我已不是那個年紀,就算有機會再唱,看看甚麼場合吧。或者是演唱會,或者你給我錢來婚宴唱,當然可以啦。」果然搵食艱難,忘不了提提大家,可以找他唱歌搵錢。

 

叱咤舞台上不慎走音,Jason坦言最近重新學習唱歌,發現仍有很多很多的進步空間。如今,這個看來不一樣的陳柏宇,你又喜歡嗎?

 

 

 

issue JAN 2021 VOL: 221
2021-01-05 18:42:13
麥詠楠 沒有前設更愉快

訪問前,習慣於心中擬「腹稿」,用想像預演跟受訪者的對話情況,但跟麥詠楠(Buber)訪談,卻有感預想追不上變化。Buber是有態度和主見的演藝人,不會一板一眼「你問我答式Hea應」,沒有經理人與助理的她,既會親身商討拍攝主題、場地和造型等,細心打點一切;傾談時,她又會認真思考每道題目,絕不交討好的行貨,如雙方觀點接近,她會雀躍和應;若想法有差異,她也不怕提問,並忠於己心的說「不」,再細意解釋箇中原因。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make up.Yannie Lee

wardrobe.Amelie Street

venue.啡竂(Value Cheung Chau)

 

 

誰說演員難登造星舞台
跳脫的溝通模式,縱將「腹稿」逐點撕破,可是難料的驚喜,倒讓人仿如跟她投入一場鬥智的對手戲,嚐到交流的玩味。雙眸靈動如動漫《銃夢》女角Alita的Buber,不僅外表予人怪美的初印象,當你跟她聊下去,還會感受到其個性特立獨行得可愛。提到月前全城熱議的《全民造星3》助入行將逾十載的她,成功「入屋」獲取家庭觀眾關注,不少人更為其40強止步大感不值等,Buber感激觀眾厚愛,亦率性表示對輸贏無感,「輸了,傷心嗎?不,我不在意。自問無甚得失心,當初也非抱『競賽』心態參加,純粹對『何謂星』『何謂表演』等有好奇和疑問,也想學習新知識,才決定挑戰,最終想勝過的不是任何對手,而是自己。」

早於2011年左右,Buber已從劇場出道,並陸續參演過《哪一天我們會飛》、《女人就是女人》等影視作品,累積了一定演藝經驗與想法。「我超愛戲劇,對它能做的事,懷抱很多期許。」她觀賞前兩季《全民造星》時,「看參賽者傾情演出,那股能量和氣息好吸引,我都勁想參與,不時FF(幻想)怎樣善用這種空間表演、跟人互動。今季開放女生名額,即報名!」

那怕賽前賽後,曾有人質疑《造星》是發掘跳唱新星的平台,「我會反問:何解演員不能造星?這舞台只供跳唱?」她調皮一笑,「凡事不應自設框架。我深信路是人行出來,沒有絕對『啱和錯』,唯有敢試、敢做,才可迸發新意。像第一季,多數人預想選男團,離不開靚靚仔仔唱跳組合,誰知幽默搞鬼也是路線,多得花姐和評審保持開放的心,讓同季誕生了風格截然不同的MIRROR和ERROR,各有千秋,多好。」

 

 

從表演學會擁抱脆弱
Buber嚮往的星夢世界,是每個表演者敢於擁抱自身獨特性,觀眾亦懂得欣賞各人迥然不同的型態,讓創意百花齊放。「我好幸運,遇見導師林二汶和梁祖堯,他們用身教和滿滿的愛包圍A3藝術家組(成員:林詠倫、陳葦璇、葉巧琳及顧定軒),鼓勵我們發揮所長也別迴避弱點,圈隊亦互補互撐,讓我愈來愈清楚個人優勢與局限,更了解未來想成為的模樣。」

談戲劇一派從容的Buber,坦承講唱歌則渾身發麻,「感覺赤裸得不知所措。〈你你你為了⋯〉、〈Wish〉和〈約定〉(給十年後的我),尚可融入戲劇元素、有隊友陪同,勉強頂得住。但最後環節,二汶想我們跳出comfort zone,嘗試面對唱歌弱項,我就知——嗯,自己肯定出局。」她聳聳肩,「但這樣很好呀!雖然中段我曾經超緊張,明明不好酒都追酒飲,又偷哭,有壓力,然而我不是介意勝負,而是介意自己做得未夠好,或不夠薑闖關。」

 

 

用心去打就是「好牌」
幸好Buber終以勇氣擊倒懦弱,「總算盡了力,即使出局也無悔⋯⋯」但自我要求高的她語畢卻又說,「不過所謂『盡了力』,其實還不夠遠。演藝路還漫長,《造星》純屬一次練習過程,日後尚有更多考驗。我總提自己:別留戀轉瞬即逝的Like數,別掛著經營形象,務必針對本質、打穩實力,追求內在且長遠的成長。」

如Buber於Facebook所寫,「未必人人天生都一副好牌,但請將你所擁有的,發揮到極致。」告別《造星》後,她已積極開展新一章,除卻完成電影《大Project》充滿新鮮感的更生人士角色,還首次自編自導自演「鮮浪潮」參賽影片《完全紙紮手冊》,「這是『紙紮版Toy Story』,講述幾個紙紮公仔本需在49日內到陰間照顧主人,否則會灰飛煙滅,但他們遇上生無可戀的老伯,於是產生很多掙扎與狂想⋯⋯是談『陪伴』的故事。有此靈感,一來,受長洲老家附近的紙紮老店回憶啟發,有話想說;二來,眼見本地影視不景氣,與其呆等邀請,更想開創新機會,遊走於幕前幕後換位思考,實在地長知識,非常好玩!」看Buber眼神有光,不禁也有點期待她的新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