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21 VOL: 221
2021-01-15 19:57:25

手寫溫度注入音樂 Kendy Suen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Hair.Eve Chiu
Makeup.Circle Cheung(ndnco.co)
Wardrobe.D-mop

從組合Robynn & Kendy獨立出來,孫曉賢(Kendy)去年個人發展後完全展露不同風格,從歌曲的曲詞編監,到宣傳封面上的手寫字,她均一手包辦,更為陳奕迅、林家謙、泳兒等歌曲的cover art揮筆,以手寫溫度注入音樂之中。

 

當初為何會接觸書法?

讀書時學過書法,但很抗拒規限自己寫甚麼字。直到兩年多前的一次家庭聚會中,看到朋友母親寫揮春,就與她一起寫。她說我有天份,很久沒執筆卻有紋有路,提議我再學書法。自2018年開始,我再找老師學習,每個月上一兩課,憶起小時候與父親一起寫書法的往事,希望有朝一日兩父女一起寫字。

 

對現在的你來說,書法是甚麼的一回事?

書法能夠讓我靜下來,好像冥想一樣,拋開煩躁的事情,尤其在2019年幫助我很多,不用思考外面的煩惱,人家做一小時瑜伽,我就寫一小時書法。而且,寫字也是一項訓練,愈寫得多,每一劃每一勾都是慢慢操練回來。我亦發現愈來愈多年輕人寫書法,似乎扭轉了以前寫書法很老土的感覺。

 

如何將書法的興趣,帶到歌曲宣傳之中?

要數第一次寫書法帶到音樂之中,就是我替馮穎琪《再彳亍》音樂會題字,後來人們就知道我是寫書法宣傳的。然後,我要多謝MV導演Sheng,他說既然歌曲宣傳都要找人手寫字體,不如就由我直接來寫,尤其我第一身最了解歌曲。接著,無論是自己歌曲,還是某些歌手的歌曲,甚或是一些品牌,都有找我題字。

  

歌曲如何影響你的手寫字「字體」?

先說我的三首歌曲〈如斯〉、〈心眼〉、〈面目〉,每首都很適合手寫字的感覺。如果聽上去那些歌曲有很多棱角,字型上就會不同,通常我先思考用毛筆還是鋼筆,然後用粗體抑或幼體。譬如〈如斯〉,本身歌曲中帶點扭曲感覺,於是我將「斯」字最尾的「一棟」,改為「一捺」,以及思考它有多彎及多長。又或是〈面目〉,本身「面」字很闊,「目」字很窄,我卻想反轉一下,將「面」變成很幼,「目」字看起來很肥。

 

與其他歌手合作如〈一人之境〉、〈溝渠暢泳〉等,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我與導演Sheng合作的project,都寫過很多不同歌名,通常都會先聽聽歌曲如何,例如我聽完〈一人之境〉感到寂寞,就試用那感覺來寫;至於他的〈時光倒流一句話〉,一聽到就有點台式文藝感覺,便決定選用台式字體;剛剛替泳兒寫了〈溝渠暢泳〉,歌曲走型格路線,我擔心字體出來很dirty,但那首歌是classy,所以特別想看上去有點高級的感覺,花了一些時間才砌成現時的書法字。至於Eason的〈致明日的舞〉,導演就先給我封面中的那個太陽,我便思考直行字還是橫排字,兩者都有分別。 

 

手寫字加入本地音樂宣傳中,近年似乎比過去更普遍,你有何看法?

有時看歌曲宣傳的cover art,都會影響聽歌的第一印象。當我看到一款沒特別的字體,可能沒大興趣去聽歌,但如果歌名很有氣息,字體又配合得到的話,就更容易吸引人。現在有很多具想法的歌手及MV導演,近兩三年造歌的計劃更是360度,不只是歌曲這樣簡單,所有東西都很細緻,包括KKBOX那一張小小的cover art,已變成了那首歌曲的卡片,不再是印上歌手的頭像、一張PR相而已。

 

新一年有何計劃及目標?

由〈如斯〉開始的幾首歌,彼此之間都有關係,更以一首詩來貫穿整個音樂計劃,所以手寫字是比較適合。有趣是,我的音樂風格偏於英倫風,卻用中國書法來呈現,看來有點古怪,但這就是我的特色。我之前在英國讀書,卻又喜歡書法的靜修,思考比較深入一點,很希望在音樂當中呈現出來。

 

Kendy Suen小檔案
.入行 9年(歌唱)、1年(書法)
.Instagram @kendysuen
.2020年作品:Kendy Suen—〈如詩〉、〈心眼〉、〈面目〉;陳奕迅〈致明日的舞〉;林家謙 〈一人之境〉、〈時光倒流一句話〉;泳兒〈溝渠暢泳〉 ;陳蕾〈娑婆〉

issue JAN 2021 VOL: 221
2021-01-15 19:50:38
MV是神聖工作 Karson Liu

 

見面前的晚上,Karson Liu又沒有睡了:「現在我兩、三天不睡也可以。」語句裡沒有半點為肝臟仍然運作而自豪的意味,他指指眼眶下兩厘米一帶,示意黑眼圈已經蔓延到這地步。
昨夜未眠,是因為收到剛剪好的MV版本,重播再細嚼,隨著一次又一次往腦門衝去的興奮血液,後來又天亮了。今年他迎來密集的MV場景設計工作,無論作品數目還是無眠夜,同樣是一時三刻數不清的,而他正式入行的日子只不過兩年。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portrait)& 受訪者提供

 

 

 

.入行:2年

.Instagram:@karsonliu

.2020年作品:泳兒〈溝渠暢泳〉、衛蘭〈帶走你的垃圾〉、陳蕾〈娑婆〉、章尾而〈Pretty Liar〉、李靖筠〈嗚哩雙刀〉

 

甚麼時候開始接觸場景設計?

我在香港藝術學院唸Fine Art,主修雕塑。可惜香港出不了藝術家,假若極有才華的畢業生有機會能擠身Art Basel,但很多畢了業都沒出路。以前主修雕塑的只有九位同學,我常說笑不如開家友善的五金舖好了,反正那些物料和技能我們都懂。我在讀書後期已經接下服裝助理的工作,後來就參與MV的美術設計,對比其他同學,特別是做雕塑的,我想發展得比較貼近,又能繼續做作品的也許便是我。

 

場景設計的過程是怎樣的?

一個月前會收到通知,有新歌將要推出,問你接不接場景設計,我大多會回覆:「好啊!可以要多點資料嗎?」而往往那些資料到埗時,就是開拍前一星期。多數已經找好拍攝場地,我就開始構思和布置。有時我會在工作室搭個木板底座,然後再物色道具。我習慣傍晚六、七時在深水埗尋寶,例如陳健安〈廢學〉的道具很多都在地攤買來,二手物品的質感就是不一樣。在工作室拼砌過,拍攝當日便把材料搬過去,重新搭出場景。

 

工作時的挫敗感或難受來自哪裡?

AGA的專輯〈So Called Love Songs〉封面拍攝工作,陳設和拍攝只有各一天的時間,拍攝完便需要馬上拆走。當刻是最瘋狂又心酸,所有人都回家了,自己的團隊就留下來拆景。先要把注滿水池的水抽走,再把整塊用石膏造的佈景拆除,起碼裝滿了廿多個垃圾膠袋。而〈廢學〉是在唐三樓拍攝,首次視察場地時我沒察覺樓梯是那麼斜,當天來來回回搬了很多木版和十多箱物品。到最後一場在洗手間拍攝的戲份,我本來為了要將太陽花插進馬桶並灌入水泥,一早準備了膠手套,最後累得直接徒手處理。這年捱夜的密集度,已經讓我無法在凌晨四、五時前入睡,作息都調整不了。

 

拍攝資金對你來說是難搞的一項嗎?

普遍上美術團隊能分發到萬多元,以前對錢沒概念,曾經因為計算錯誤,加上發現道具不足,最後要自掏腰包付兩萬元。其實我能接受自己沒薪水,甚至自掏腰包,那是我的決定,但我的底線是助手要有薪水,不可能要人家一同虧本。我以前試過類似情況,當中上級會先賠上下屬的收入,人家壓榨別人,你不能有樣學樣。現在對預算控制較著緊,我不想再因為預算出錯而捱麵包,每碼七十塊的布看似便宜,但廿碼就是天文數字!

 

場景設計體現了「鏡頭三分鐘,台下十年功」?

的確只有三分鐘!但我並不介意。有的道具準備好,鏡頭卻拍很少,甚至沒用上也是常見的事情,陳蕾〈娑婆〉中有個面具我做了整天,本來是計劃讓陳蕾一直佩戴著,是主要的飾物,最後卻一閃而過。但我相信導演的決定,我自己也有過濾,不是買回來、付了錢便必須要用,仍然是劇本、歌詞和文本先行。現在我會紀錄多點,由零到一百的模樣,我想讓大家知道這是很多人的功勞。以前我不太留意參與單位的名單,現在會完整地看完。

 

你覺得香港MV被期待嗎?場景或美術被重視嗎?

這是我思考良久的問題,到底是因為我從事當中,於是我覺得MV更被注視了?還是確實好看了?還是和以前一樣,不過我沒留意?近年不同導演投放更多力度在作品中,不但導演和歌手的關係緊密了,連導演和團隊的關係也很好,於是作品質素亦相對提升。香港觀眾看到成果,我覺得有被期待多了。

 

除了以個人出發的美學評價外,你期望觀眾怎樣欣賞MV作品?

做MV對我來說是很神聖的事,人家把全年最有潛質的作品交托於你,而MV的視覺效果可以為歌曲帶來很大的影響。如果你對歌曲理解不足,其實很對不起人家。YouTube下的留言對我來說非常重要,而很老實說,和美術有關的留言並不多。部分留言會寫著:「MV和歌曲並不相襯」或「MV很差」,我希望他可以分享得詳細一點。意見無論好或壞,我都很高興,起碼被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