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1 VOL: 222
2021-02-08 17:34:16

Heyo 未來進行中

七年前,黃修平執導、談街舞的《狂舞派》,燃起無數年輕人「追夢嗰團火」,當時剛出道的Rapper Heyo(霍嘉豪)坦言本跟電影圈沾不上邊,多得導演和團隊信任,予初嚐演出滋味。誰料當眾人躊躇滿志,香港卻天翻地覆,Heyo有份擔綱主角的續集《狂舞派3》,能否如期在農曆年檔上畫,還有未來種種,「好似我首〈未必、Maybe、未知〉,人生永遠難測,但一切進行中。環境愈危險不穩,我哋愈要盡試盡做,幫自己企好。」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wardrobe.Smiley(Hat)、溥儀眼鏡(Glasses)、Empty Of(Hoodie)、Vans(Shoes)

 

 

影壇寒冬的一點光
2020年是香港電影「寒冬」之年。限聚令、封閉表演場所和戲院等防疫措拖,使許多拍攝、放映及宣傳停擺及取消,當一度受社會環境影響後期進度的《狂舞派3》,最終趕上金馬獎報名限期並成為影展閉幕片,讓業界為之振奮。

尤其Heyo憑本片入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全片共六項提名),跟另一位演員阿弗率領眾舞者活力地登上頒獎禮殿堂,齊齊高舉拳頭合唱出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不少香港人還忍不住「隔住個海、隔住個Mon」聽出眼淚。皆因歌中一句又一句「都市下沉中 / 制度穿哂窿 / 響起警鐘 / 我哋繼續街頭播 / 係時候解封 / 捍衛自由 / 係時候發功」,不僅道出戲中人處境,也道盡當刻的香港現實。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縱使Heyo沒奪獎而回,可是想起金馬鼓勵、觀眾支持、夥伴同行,深覺感動和圓滿,「自問演戲經驗唔多,導演敢畀我試、大會願意提名,反映大家期待同歡迎我加入電影大家庭,真係好開心。」感觸,或因他長年專注的Hip Hop及Rap領域,在香港向來被大眾視作次文化或小眾「玩意」。憶想發展之初,他不諱言親朋同學等圈子「同創作大纜扯唔埋」,如何起步曾求問無門,亦遇過難找素材、孤軍作戰或遭冷言冷語的日子,難免有過迷惑時。

「但社會無教呢種生活方式?我哋可以搵方法逐步認識。」Heyo說,「去唔到外國學藝?咪同朋友喺本地周圍睇表演、示範,再落街頭模仿。試過撞到MC仁表演,嗰時我後生『衰格』(笑)無直接發問,但會仔細觀察;每次寫好歌詞,就發畀唔同人,特別無聽開Hip Hop嘅朋友,意見愈唔同反而愈好;同MC仁熟咗,又跟佢去上海觀摩,見北京似東岸、成都好富饒,同南方Hip Hop風格好唔同,好似睇『三國』咁大開眼界,都未講蒙古同其他區嘅Hip Hop,各有千秋⋯⋯」

 

 

專注本業與責任
Heyo笑言見識外面世界,不再年少氣盛,「有次又撞到懷孕護士樂迷,佢話成日同老公播我啲歌做『胎教』,嘩!嚇到我(大笑)!由此諗起,我都受過前人啟發,例如聽〈V.3005〉認識同思考到人類歷史、Hip Hop文學意義等,開始諗多咗社會責任同影響。」探索中,他體會Hip Hop豐富又多層次,從Rap、DJ、街舞、塗鴉到Beatbox,各項目如金字塔般牽涉不同技術元素;Slang等運用又如小數民族,各有族群文化與特色。

「我明白各有口味同所長,與其否定或追逐其他人,不如專注本業,諗清楚自己每個關頭,想點抉擇、回饋、做人處世。細個遇到相反意見,或會心火盛同人嘈,但近十年,我仍然珍惜各方意見,但極少再同人爭拗,寧願爭取時間增進知識同經驗,多做實事推廣Hip Hop。」

 

 

讓我們合力圓夢
Heyo由衷說,「我唔敢話教人,只希望『補位』。我真心相信Rap可以『如詩』有文學美,廣東話入詞好精彩。眼見現時香港Hip Hop處於『桃駁李』階段,仍然在接種、孕育,果實未算成熟,亦較缺乏『文學性嘅Rap脈絡』,我就想主動去寫、去唱、去分享;後網絡時代,匿埋齋做創作唔全面,仲要識宣傳、推廣、管理,先可以擴充規模、調整結構,所以我樂意參與團隊合作,同工廈各界別朋友,記者、攝影、設計師等搞市集,又跨界拍戲,了解更多崗位與職能,學習溝通。」

「我仲有個心願,想出三本Hip Hop文化書,頭兩本介紹Rap技藝,第三本講Hip Hop同香港生活觀察,引導大眾認識Hip Hop亦多欣賞身邊事物⋯⋯依家爭搵出版社咋!」看Heyo積極地面對未知,讓人想到追夢除了「去到幾盡」,還需要智慧、行動和耐性,方可讓意念於現實中萌芽、紮根及
成長。 ■

issue FEB 2021 VOL: 222
2021-02-08 13:32:30
盧慧敏 斜棟伊人

text.Nic Wong
photo.Simon C.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Calvin Wong
makeup.Jenny Shih
hair.Him Ng@The Attic
wardrobe.HOGAN(leather jacket and down jacket)、CHLOE(pink and white dress)、MATERIEL from NET-A-PORTER(yellow dress)、THEORY(blue knit set)
shoes & bags.HOGAN


Amy Lo,盧慧敏,中墨混血兒,哥斯達黎加出生,爸爸是香港人,媽媽是墨西哥人。

因為墨西哥的血統,她經常讓人感到興趣。小時候是ice breaking的一大話題,長大後成為模特兒,混血美貌輪廓更使她與別不同。

模而優則演,成為斜棟女生,似乎是這個世代常見之事。Amy首度擔正女主角,劇集《無限斜棟有限公司》還未上映,卻被傳出與片中對手(不能說的名字)戲假情真,後來低調證實戀情,但只停留「多謝大家關心」的階段。

Amy向來都想事情簡單,但她骨子裡希望以斜棟展現自己不同一面,事情已非簡單。加上世事往往未能盡如人意,伊人如是,香港如是,世界如是。

 

沒自信的27歲

Amy喜歡傻笑,訪問影相途中都會不明所以的笑。傻笑背後,她又會擔心問題答得好不好,坦言全程緊張得冒汗。也許你以為她是剛入行,實情從街頭被相中成為模特兒,不經不覺已有7年。現年27歲的Amy,直言當初沒有太多想法,容易被別人影響。「比起一開始,現在聆聽自己的心聲及想法較多,不再太介意別人的想法。過去太受別人影響,有時會被打擊,表現不好,從作品中明顯看得出來。這幾年心態是,大膽一點,聽自己的心聲多一點。」

於是,Amy開始在拍攝時培養一個習慣,每每到達攝影棚時,前前後後走一個圈,先看看四周燈光擺位。「好像貓狗這樣走一圈,但請放心,我不會做那些霸地盤的動作。熟習環境好像熱身,自然會放鬆一點,開心一點,動作也會放一點。」

缺乏自信,是Amy從小到大的問題。她曾經說過,自己有少數族裔血統,小時候曾經受過欺凌,形成性格缺乏自信;也因為混血兒的身份,讓其他人感到興趣打開話題。「成長時候不懂得欣賞自己,後來踏入這一行,經常對人、對自己、對著鏡頭,多少有點障礙。逐漸習慣及多做練習後,慢慢還是學習如何欣賞自己,起碼照鏡時不會不想看到自己。的確,很誇張。」

 

當別人取笑Amy害怕照鏡,是因為她怕「靚爆鏡」,她卻真的不喜歡照鏡,不喜歡翻看playback。現在就讓她增添多少自信,她自覺有何地方優勝過同代的競爭對手?「我覺得自己的優勝之處,就是不覺得其他人是競爭對手。」可能就是她經常說錯話,才缺乏自信吧。「吖,我意思是,沒有將一切看成任何比賽或競爭。」她想了想,唯有說自己涉獵的範疇可能比其他人多,能夠讓觀眾看到她更多的不同面向,例如時裝上的型格、演戲的活動,又或者在訪問中、綜藝節目裡,讓人看到另一面的Amy。

自言最欣賞「小丑」Joaquin Phoenix的Amy,坦言很欣賞對方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影響世界及身邊人,也很羨慕Tom Hanks、劉青雲這類型演員的多元化。當然時代不同,不能同日而語。「我沒有接觸太多或深入了解前輩演員的困難,但我們這一代新演員很自律及很高警覺性,因為社會風氣及所謂的競爭,一不小心就會跌入負能量的坑洞。」她認為上一代演員是明星,透明度不高,觀眾難以近距離接觸,但新一代有社交網絡及眾多平台,變相有很多渠道示人,可以發揮到正面影響別人的力量。

 

七年來的第一次

入行七年,終於迎來第一次擔正女主角的作品——ViuTV劇集《無限斜棟有限公司》,估計會在三、四月播出。難得擔任女主角,Amy坦言缺乏自信的老毛病又出現,影響了發揮。「尤其開鏡後的第一個星期,好像還未熱身,有點不習慣,幸好監製、導演、編劇及演員們都有幫忙,與我一起談談有些位置做得不好。最可怕是,就連本來做得好的,都被緊張及沒自信而蓋過了,於是我要忍痛看playback才能改到。」

她提到一位亦師亦友的對手,點出自己想得太多,結果困著自己的想法。「從小到大,我都是這樣被人說,但我一直覺得,想太多好過想太少吧,但工作時真的因此而受到限制。由於拍劇時我很喜歡吃東西,其中一個演員跟我說,我覺得你應該好像欣賞食物一樣,欣賞自己,我想了一想,就是要欣賞自己,大膽提出意見,自信才會回來。」她沒有提及演員的名字,未知又是否那個不能說的名字呢?

 

劇集中,Amy與Ian陳卓賢、黃定謙一同開始「無限斜棟有限公司」,為客人蒐證解難,只要不是違法,甚麼都願意做,由於功能多樣,才會名為「斜棟」(Slash)。拍了好幾個月,Amy表示要衷心多謝另外那兩位老闆。「他們的陪伴,令我整個拍攝很開心,很舒服,好似有同伴在旁,無論在鏡頭前後,都給我很大信心,除了讚賞我外,他們也會陪我玩,當中有很多爆肚!」她深深記得,由一開始圍讀互不說話,兩星期後彼此默契醞釀完成。「我們三個人都是傻傻的,都是成長於同一年代,所以有很多共同想法及笑點,希望觀眾也會同樣覺得好笑。」由劇內到劇外,能夠找到一個/一些有共同想法的同伴,同呼同吸,共笑共哭,相當難得。

作為「無限斜棟有限公司」的老闆娘,她認為自己絕對是「斜棟」。「我本身是模特兒,又是演員,亦有很多其他身份。其實我身邊很多人都是斜棟,例如最常接觸的攝影師,既會影相又會拍片,有時又會做製作,其他例子也有不少。其實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視自己為『斜棟』,接受自己有多重身分,那樣就有多點空間發展,多點機會,有斜棟絕對是一件好事。」她又期待,未來幾年繼續成為斜棟,繼續讓自己長期在狀態中,參與更多不同作品,嘗試多點可能性。

 

說到最後,特別重提幾年前她訪問中說過的「簡單」。當年她強調自己很想保持那份「簡單」,但幾年過去,隨著知名度遞增及社會氣氛緊張,如何在娛樂圈內保持簡單,都變得相當複雜。「的確很難,但因為很難,它才更加寶貴。在每一個作品,每一次工作中,或者很多社交平台的渠道,不同人都會用很多方法奪走你的赤子之心,令你更需要花很多時間及心機來保存這一件寶貴東西。如能保存得到,很多東西就會變得更易滿足,更易開心。我的方法是,在疫情期間做一些冥想,讀一些心靈的書,當然不能喪睇,看完要花時間來消化。」

簡單複雜化,你我都經常發生。最後給Amy一個新年願望,她第一時間說了句:「我希望有十個願望,講笑的。」接著她想了好幾分鐘,才非常認真回答,希望世界和平,拿走疾病、戰爭、負面的東西。「或者,我只想繼續保持開心。好像一、兩年前,開心很難,總覺得很難滿足,但現在做甚麼都會笑得大聲一點。疫情過去後,無論世界怎樣變,我都希望保持住這個開心的Amy。」祝好人一生平安,伊人一生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