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1 VOL: 222
2021-02-08 17:35:51

陳蕾 快樂全因眾樂

在港十一年,剛過去的叱咤頒獎禮,陳蕾終於得到首個女歌手銀獎。按照正常指標,應該算是走紅了。「怎樣定義走紅嗎?其實很個人,就像如何定義成功一樣。我不會用當紅去形容自己,但多了人認識這個名字,又想看看拿了女歌手銀獎的人是甚麼料子。」她咯咯地笑著,如果真的當紅,該當像MIRROR,而現在暫時還沒有人追她車。

 

text.陳菁

photo.ngok

illustration.yho

hair.Cliff Chan@Leonardo 3

Hair Corner makeup.Chi Chi Li

 

 

 

比較確定的,是她當刻是快樂的,可以繼續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公司同事對她信任、偶然一個月有一、兩個可支撐生活的工作,就叫她無比滿足:「我不是大花筒,我現在覺得是人生高峰,銀獎也拿了還不是高峰嗎?我這個人飄了!」她在頒獎禮台上,把台下曾在亞視共事的攝影師一一點名致謝,網上留言除了大讚陳蕾值得獲獎,也樂見她飲水思源。「朋友問我拿獎後有甚麼感受,開心啊!但開心不因得獎,而是周邊的人為我得獎開心,種種說話比得獎更使我高興。」除了女歌手銀獎,她亦同時把唱作人銅獎捧回家,這是她第三年獲得的獎項。有人覺得女歌手獎較威風,她的反應卻相對淡然:「每個獎項對我而言也是光榮的事,但這次有點像吃了三天牛腩麵,然後得到咖哩飯。」

 

 

踏入在港發展的第十一年,她總是感激自己在整頓妥當後,才被更多人認識。假若自己一出道便順風順水,甚至爆紅成為新人王,難以處理被眾人注視的目光之餘,也搭建出隨時倒塌為頹垣敗瓦的自信。不經意的人身攻擊,或是苦口婆心的良性建議,都足以叫她十五十六,凌亂又迷失。耳邊的聲音不曾止息,人群中有人想她繼續Rock,有人深信她只差一首爆紅的作品,有人說她是世界級。現在心裡有個底,也懂得過濾:「我相信揼石仔,也不想走捷徑,一步一步走紮實多了。所以我未必需要一首爆紅的歌,甚至是爆紅的時刻。」


如果有聽過〈當我迷失時聽著的歌〉,你未必知道它在Demo時名為〈爸爸歌〉,但不難觀察到陳蕾和父親之間,不常有動人的溫暖話句,卻長年接通。在廣州的父親曾經擔心女兒成了當紅歌手,陳蕾卻笑言父親無論對獎項或其餘競逐的女歌手都沒清晰的概念,不會知道女兒被認可到哪個程度。

 

 

 

有人說香港選擇了陳蕾,事實上無論香港或廣州,都是構成這個體的一部分,前者令她成熟獨立,後者是供書教學之出生地:「儘管現在還未申請到永久居民身份證,但我對香港是有家的感覺。」十一年留港的中途,她曾經回廣州待了一整年,偶然冒起的生活小事,前往某家髮型屋、買慣用了的日用品,都令她不時渴望回到香港,種種也是歸屬感的體現。

她在這個歸屬之地,繼續搜羅著世界的靈感。上月推出的作品〈旁觀有罪〉,創作源自韓國的「N號房事件」,犯罪團體在通訊軟件Telegram建立多個聊天室,把聊天室分為不同的房間。對女性進行性威脅後,把相關的相片和影片等發布在聊天室中,部分需要入場費才能觀看。「這麼多年來,一直有對女性性侵犯的新聞,N號房令我如此震驚又百感交集,皆因觀看的人數有二十六萬。」世上存在不少道德扭曲的人,主謀當然有罪,但如果沒參與者,案件不可能成事。

 


偶然在網上查找心理學理論,除了著名的老鼠烏托邦實驗(Mouse Utopia Experiment),她還發現有個學說,名為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事情裡如果旁觀者人數愈多,人們罪惡感愈低,願意伸出援手的動機便愈少。但誰能清高自稱沒當過旁觀者呢?最近有個上班族和陳蕾分享,有天在買咖啡時,打算多買一杯給辦公室大樓附近的露宿者。但當被問及買兩杯咖啡的原因,也只會支吾以對,叫同事先行離開。「我嘗試思考背後原因,也許因為這世界出現太多例子,你做好事,但人家覺得你很造作,於是做好事都要介意別人的目光,也要思前顧後。」於是錄音之時,她收起了純粹怒罵的情緒,增添一份視若無睹又木獨的演繹方法。沒有誰不曾受害,也沒有誰不曾旁觀。

 

 

要做被視為造作的事,多少也需要點勇氣,或是無視眾生的堅定。她舉例,假設具影響力者發表的得獎感言和自己無關,反而以環保或貧窮為主,可能有一半人會欣賞台上的公眾人物,亦有人猜疑那是故作有深度的表現。調整的方法就是不顧別人的目光,想說就說:「這要一直做下去!第一次發表,討厭你的人會覺得造作,如果你每次同樣,人家不得不佩服你。如果你一直造作下去,那就能成為一件實在的事。」敢言的就要繼續勇敢,勇氣不足的便要趕快自我操練,善良這回事,也請順便一併練習。 ■

issue FEB 2021 VOL: 222
2021-02-08 17:34:16
Heyo 未來進行中

七年前,黃修平執導、談街舞的《狂舞派》,燃起無數年輕人「追夢嗰團火」,當時剛出道的Rapper Heyo(霍嘉豪)坦言本跟電影圈沾不上邊,多得導演和團隊信任,予初嚐演出滋味。誰料當眾人躊躇滿志,香港卻天翻地覆,Heyo有份擔綱主角的續集《狂舞派3》,能否如期在農曆年檔上畫,還有未來種種,「好似我首〈未必、Maybe、未知〉,人生永遠難測,但一切進行中。環境愈危險不穩,我哋愈要盡試盡做,幫自己企好。」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wardrobe.Smiley(Hat)、溥儀眼鏡(Glasses)、Empty Of(Hoodie)、Vans(Shoes)

 

 

影壇寒冬的一點光
2020年是香港電影「寒冬」之年。限聚令、封閉表演場所和戲院等防疫措拖,使許多拍攝、放映及宣傳停擺及取消,當一度受社會環境影響後期進度的《狂舞派3》,最終趕上金馬獎報名限期並成為影展閉幕片,讓業界為之振奮。

尤其Heyo憑本片入圍最佳新演員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全片共六項提名),跟另一位演員阿弗率領眾舞者活力地登上頒獎禮殿堂,齊齊高舉拳頭合唱出主題曲〈歡迎嚟到呢座城市〉,不少香港人還忍不住「隔住個海、隔住個Mon」聽出眼淚。皆因歌中一句又一句「都市下沉中 / 制度穿哂窿 / 響起警鐘 / 我哋繼續街頭播 / 係時候解封 / 捍衛自由 / 係時候發功」,不僅道出戲中人處境,也道盡當刻的香港現實。

 

 

機會是自己創造的
縱使Heyo沒奪獎而回,可是想起金馬鼓勵、觀眾支持、夥伴同行,深覺感動和圓滿,「自問演戲經驗唔多,導演敢畀我試、大會願意提名,反映大家期待同歡迎我加入電影大家庭,真係好開心。」感觸,或因他長年專注的Hip Hop及Rap領域,在香港向來被大眾視作次文化或小眾「玩意」。憶想發展之初,他不諱言親朋同學等圈子「同創作大纜扯唔埋」,如何起步曾求問無門,亦遇過難找素材、孤軍作戰或遭冷言冷語的日子,難免有過迷惑時。

「但社會無教呢種生活方式?我哋可以搵方法逐步認識。」Heyo說,「去唔到外國學藝?咪同朋友喺本地周圍睇表演、示範,再落街頭模仿。試過撞到MC仁表演,嗰時我後生『衰格』(笑)無直接發問,但會仔細觀察;每次寫好歌詞,就發畀唔同人,特別無聽開Hip Hop嘅朋友,意見愈唔同反而愈好;同MC仁熟咗,又跟佢去上海觀摩,見北京似東岸、成都好富饒,同南方Hip Hop風格好唔同,好似睇『三國』咁大開眼界,都未講蒙古同其他區嘅Hip Hop,各有千秋⋯⋯」

 

 

專注本業與責任
Heyo笑言見識外面世界,不再年少氣盛,「有次又撞到懷孕護士樂迷,佢話成日同老公播我啲歌做『胎教』,嘩!嚇到我(大笑)!由此諗起,我都受過前人啟發,例如聽〈V.3005〉認識同思考到人類歷史、Hip Hop文學意義等,開始諗多咗社會責任同影響。」探索中,他體會Hip Hop豐富又多層次,從Rap、DJ、街舞、塗鴉到Beatbox,各項目如金字塔般牽涉不同技術元素;Slang等運用又如小數民族,各有族群文化與特色。

「我明白各有口味同所長,與其否定或追逐其他人,不如專注本業,諗清楚自己每個關頭,想點抉擇、回饋、做人處世。細個遇到相反意見,或會心火盛同人嘈,但近十年,我仍然珍惜各方意見,但極少再同人爭拗,寧願爭取時間增進知識同經驗,多做實事推廣Hip Hop。」

 

 

讓我們合力圓夢
Heyo由衷說,「我唔敢話教人,只希望『補位』。我真心相信Rap可以『如詩』有文學美,廣東話入詞好精彩。眼見現時香港Hip Hop處於『桃駁李』階段,仍然在接種、孕育,果實未算成熟,亦較缺乏『文學性嘅Rap脈絡』,我就想主動去寫、去唱、去分享;後網絡時代,匿埋齋做創作唔全面,仲要識宣傳、推廣、管理,先可以擴充規模、調整結構,所以我樂意參與團隊合作,同工廈各界別朋友,記者、攝影、設計師等搞市集,又跨界拍戲,了解更多崗位與職能,學習溝通。」

「我仲有個心願,想出三本Hip Hop文化書,頭兩本介紹Rap技藝,第三本講Hip Hop同香港生活觀察,引導大眾認識Hip Hop亦多欣賞身邊事物⋯⋯依家爭搵出版社咋!」看Heyo積極地面對未知,讓人想到追夢除了「去到幾盡」,還需要智慧、行動和耐性,方可讓意念於現實中萌芽、紮根及
成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