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18:50

渾水 人生太短,出手要更大

 

常說當街頭巷尾都在談論股票,出現師奶股神之時,便離股災不遠矣。2021年1月,人人也在談論美股GME(遊戲驛站GameStop),個個也說要買美團、孖展抽新股,連從不投資的人也懂得甚麼叫Strong Hold、Short Squeeze、QE、北水,還有一句YOLO,You Only Live Once,即是人生太短,出手要更大。到底真的是股災不遠矣,還是另一個牛市開始,本地財金KOL渾水或者可以給大家一點啓示。

 

Text.Iris Ku
Photo.Bowy Chan
Location.Le Monde HK

 

2021年一開始便來了全球矚目的GME事件,事源沽空機構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創辦人Andrew Left說「在這價位買入GME的買家是笨蛋」,加上Reddit上的一個交易討論區r/wallstreetbets(簡稱WSB)有網民發現GME被大量沽空,於是便號召大家買入GME對戰沽空機構挾淡倉,令GME股價在一周內由40美元推高至480美元。「其實背後的沽空機構不是傳統華爾街有代表性的公司,整件事去到最後都是悲慘收場,因為股價終會回落低位(截稿當日為40.59美元),好多人都是在高位例如100、200元衝入去,很多都是YOLO心態。」

但GME事件也證明,散戶或者非機構投資者的力量原來大到令人不可置信。如果後來不是Robinhood等證劵商,限制只可賣而不可買GME等數隻散戶挾淡倉的股票,GME股價真的有可能升到To the Moon。「市場就是永遠有些你估不到的情況,美國法制與香港不同,散戶可以集體訴訟限制他們交易的公司例如Robinhood。如果香港有一間公司做出傷害散戶的行為,你可以控告對方的手段或者法律途徑是少過美國,或者有效性沒這麼強。而且Robinhood本身也有上市計劃,相信現在應該也要押後,這件事他們也要承受一定代價。」

現時仍有一班蝕錢的股民Strong Hold(強力持有)GME,相信總有一天會「升返上去」,加上美國QE放水大印銀紙,深信股市不會爆煲,這次看錯了便等下個YOLO機會,「要看銀紙到底流入甚麼市場,有些香港人很慘,注定永世只可以拿著現金,股票市場有泡沫但泡沫幾時會爆誰也說不準,現在第一、二季仍是牛氣沖天,但今年第四季可能會有爆煲的情況出現。」

今年渾水看好半導體股票,例如台積電TSM,「首先台積電的技術已是世界第一,第二就是全球芯片供應嚴重不足。」另外股市暢旺,相關股票例如富途、港交所也會受惠;而疫情概念股或者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軟體即服務)及加密貨幣概念股也要留意,「如果你的倉有這四種方向的股票,做好投資風險管理,今年應該無問題。」

加密貨幣又是近來另一熱捧投資產品,Bitcoin(比特幣)不斷創新高,今年曾升穿5.8萬美元關口,市場預測更會升到40萬美元,卻有人認為加密貨幣是世紀大騙局,「就算Bitcoin真的是個騙局,當你的『雞棚』起到這麼大,多多少少有些東西都會變成真,很難用龐氏騙局四個字去概括。只要夠多人相信一件事,它的價值就會釋放出來,例如世界第一張股票是十七世紀由荷蘭東印度公司發行,當時大家都不信這一張紙,後來連鬱金香泡沫也爆破。去到2021年,股票仍然是一張紙,但因為大家相信,所以能衍生出幾萬億的經濟價值。」早前Tesla宣布已購買了15億美元Bitcoin,並表示準備接受客戶以Bitcoin購買Tesla汽車。

渾水自己有買加密貨幣相關概念股,他認為加密貨幣適合投機,卻不太適合日常交易系統。「例如你要將錢由交易所拿出來正常銀行體系也不容易,一來便說你洗黑錢,既然如此我不如買衍生產品。」而且加密貨幣本意是去中央化,但政府就是想要貨幣中央化,當中的矛盾不容易理解。「另外加密貨幣價錢太大波幅,日常生活使用會有問題,例如買支水,今日10蚊明天突然13蚊後日又8蚊。」

如果嫌加密貨幣太高風險,我們還有連登仔契媽Cathie Wood。她的一系列ARK主動基金備受熱捧,截至今年1月的一年回報平均超過100%,但同時又有人指她是牛市股神,只是時勢做英雄。「每一個年代都有股神出現,例如曾經有位女股神劉央,現在她是燈神看待。世上沒有長勝將軍,關鍵就是他跌倒之後能否捱得住。」

面對資產炒賣大時代,很多人一日已賺到一個月人工,YOLO一隻股票已可以財務自由,孖展孖盡抽新股、炒Option(期權)牛熊,直言「炒股好過返工」!渾水卻要向大家潑一潑冷水,「大家可以經歷更多經濟周期才決定是否要做全職投資者,而且大家應該投資不同東西平衡風險。以前我很喜歡玩某一類股票,例如垃圾股、殼股,但玩死一樣東西其實不太健康。」■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17:46
曾麗芬 香港人的戲院夢

Text.Nic Wong
Interview.金成、Nic Wong
Photo.Bowy Chan

我們都愛電影,有人看電影,有人拍電影。Golden Scene董事總經理曾麗芬(Winnie)一直比人行前多幾步。70年代尾加入嘉禾電影擔任秘書,1998年成立Golden Scene,老本行是引入高質素電影發行,早年有《午夜凶鈴》、《導盲犬小Q》、《人妖打排球》等,每每創造票房奇蹟;07年開始投資香港電影,近年不乏出色作品,包括《狂舞派》、《淪落人》、《幻愛》等。

很多人都有電影夢,卻很少人像Winnie那樣有「戲院夢」。今日,疫情仍未好轉,經濟仍在下行,依然未肯放棄,心底希望達成她多年來的戲院夢,開一間屬於香港人的戲院。終於,上月香港戲院重開,高先電影院(Golden Scene Cinema)亦順利開幕,成為港島西區近二十年來首間戲院。

只要有夢想,就算有多艱難,等上很多個年頭,堅持就能成功。

 

戲夢香港

多年來,Winnie在多個訪問中提到,夢想自己擁有一間戲院,可以「鍾意上咩戲、播幾耐都得」,好像1990年尾上映的日本喜劇《搶錢家族》,在灣仔影藝戲院上映569天。這個夢想,很難,幾經辛苦終於達成。折騰一年多,終於在堅尼地城吉席街開設首間「高先電影院」。

「最困難是,要尋找適合營運戲院的地方。這幾年來都有入紙出價租賃其他戲院,包括深水埗、銅鑼灣皇室、佐敦莊士倫敦廣場(以前倫敦戲院)類似大小的戲院,但當然不敵其他同行。猶幸這次與業主理念相同,不用出價競爭。」

坊間有傳堅尼地城現址月租46萬,為期3年,整份租約總值超過1,600萬元,Winnie不置可否,但說現時戲院的確很搶手,早期沒人將戲院放租,更多業主好像灣仔影藝原址那樣,不希望再做戲院,因為戲院佔地大,但租金不高。

「戲院這個夢,其實是愈來愈難,尤其近年租金上升得很多。開戲院的資金不少,要不是原先有兩位投資人,多得他們的鼓勵,也未必做到,直至這間戲院出現了⋯⋯」

當時以為戲院很快就能開幕,沒想到疫情來得很急,到了去年3月底,她的兩位投資人更決定一同退出,深感香港經濟至少未來兩年都不好,甚至好心建議她趁未開始就放棄。只不過,百年一遇的世紀疫情,也阻不了她開戲院的決心。

「當時是個大打擊,但我不肯放棄,因為這個地方是夢寐以求,於是我繼續尋找投資者,繼續不停碰釘。幸好,幾個月後找到現在的另一位投資人Quincy(王利民),之前發行過他有份投資的電影《獅子山上》後找我發行,與他傾談之下,他很快答應投資,更說賺蝕不算重要,最重要是有意義。他亦親身到附近問過街坊,大家都表示不想跨區看電影。」

 

非同凡響的電影院

有人說過,拍電影其實不如開戲院好賺,好像周星馳電影就多次因院商的分紅鬧出風波。到底,院線控制電影上映,是否愈來愈嚴重及明顯?

「多年來都控制得很厲害,所以這幾年才有這麼多人搶戲院。戲院一旦到約,就有很多競爭,變成有戲院就有話事權,亦有優先權播放自己的電影。我們面對這個困難已有一段時間,很多大檔期都上映不到我們投資或發行的電影。只不過,現在我們只有一間戲院,也未必起到這個作用,只希望有間戲院宣傳及上映自己想做的電影。」

疫情期間,很多電影都改到網上串流平台播放,偏偏Winnie逆水行舟,為何對香港觀眾入場如此有信心?發行電影多年的她,深深覺得大家入場意欲依然不小,因為香港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居住的地方不大,所以經常在電腦、電視中看電影的話,感覺不太舒適,而大型串流平台亦不如外國的普及,至今只有Netflix,就連Amazon都未進入,首選似乎仍是入戲院。

「時至今日,看電影是一個社交活動,特別是年輕人喜歡一班人吃飯、看電影、看完電影又可討論,這是非常重要。加上Golden Scene經常舉辦一些與觀眾交流的活動,感覺觀眾除了娛樂以外,也想得到一些訊息,不再是以前要求純粹娛樂而已。這些都是在家看電影,不可能做到的事。例如,今個月將會上映紀錄片《好好拍電影》,順理成章舉行『許鞍華回顧展』;關錦鵬是今年電影節焦點影人,我們亦完成《藍宇》修復版,先給電影節播放後,亦會在戲院播放及舉辦回顧展。加上,現在映後談可用Zoom形式,變相導演不用來港,亦能舉辦座談會吸引觀眾,所以我希望在這裡多做文化交談的活動。」

貴為近二十年來首間位於港島西區的戲院,Winnie說自己本來是九龍人,從小在九龍長大,到近年來這裡看到很有活力,有cafe有酒吧有海邊打卡景點,因此她不認為自家戲院會像影藝或百老匯電影中心。

「由於是社區戲院,所以要迎合不同觀眾,要播映不同種類的電影,不會只做單一類型的藝術片或商業片,而是甚麼片種都有。我的宗旨很簡單,就是播放好電影,有人家的電影,亦有商業的電影。當然,我們會優先播放港產片,戲院重開隨即播映三部,包括《狂舞派3》、《拆彈專家2》及《一秒拳王》作為開幕電影。」

 

入場行多點五步

每部電影都有它的命運,亦有它的性格,開幕不久,入場觀眾大抵已感受到它的氛圍,而高先電影院亦會長期播放,由她投資的《狂舞派3》台前幕後所製作之禮儀片段。原來Winnie平日看電影,亦會精挑細選戲院才入場。

「試過一次看《屍殺列車》,旁邊有個男生跟他的女友不斷講劇情,畫面未開始就開始講。你知啦,那部電影很滿座,我一個人看電影不敢出聲,忍足整場戲,很慘,自此我特別少去那一間,甚至那一區,因為通常都會出事。又曾經去過同區的另一間戲院,又遇到一大班女生在聊天,加上說話時有很多懶音,所以真的要好好揀戲院。」

近年積極投資香港電影,好像《狂舞派》、《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等,加上發行的好戲如《點五步》、《一念無明》,足以證明眼光不錯,而且一次又一次介紹好電影給大家。

「投資一間戲院,成本貴過電影,你知我平日都是拍小成本電影啦。投資或發行電影,最多每星期做一部戲,當中有個好處,這一次輸了,忘記背後勇往直前,就可向前看繼續下一部,但投資一間戲院花了很多金錢及硬件,而且每日都在發生,所以是看長遠性,十年八載,必需要好好營運,這是一個承諾。」

現在有了自家戲院,會否加大力度投資及買電影發行?Winnie說不會混為一談,亦不想為了戲院而胡亂開戲,直言受惠於自己公司而不用向外交代業績,不用顧慮每年要拍多少部才生存得到,所以覺得劇本好才會投資。

「反而我可能買入多些電影,世界各地的電影很多。其實有時間有心機真的可以揀到多點電影,尤其現在有很多電影節及新導演,就如法國人所說,電影真是生命。」

 

多謝高登先

提到買片,香港人必須要「多謝高登先」。由《午夜凶鈴》開始,《人妖打排球》,經由Golden Scene獨具慧眼的電影多如繁星,在奇蹟的背後,她有不少吃力討好的經歷。

「有時我都幾頑固,想做一些事但失敗,例如我很早期已做奉俊昊的電影,例如覺得《綁架門口狗》好好看,當年還找人配音,花了很多錢,初時以為配音能夠擴闊觀眾層,貼地一點,但都是沒人看,可能那時沒有社交平台啦。最近那部《擁抱美好時光》(La Belle Époque),我很喜歡卻做不到,可能是法國電影,也可能是老人家演。要數落差最大,應該是廿幾年前的《不夜城》及《午夜凶鈴》,當時是一個package,當時我想買《不夜城》,始終有金城武及香港導演,而『貞子』已在日本上映一年多,我覺得有點舊,而非擔心沒生意。最後,真的可說落差大,因為《不夜城》所用的錢較多,但『貞子』票房卻勁收3000萬。」

說到尾,電影是否真的很邪門?Winnie說,電影是一個賭博,但宗旨是不會捕捉觀眾的口味,只希望將一些好電影宣揚出去,不會因為有人喜歡就一味做那件事。

「我抱住的宗旨是,電影一定要拍得好,努力發揚光大。以前會嘗試化腐朽為神奇,現在很難,因為有網絡,傳得很快,好看與不好看,大家都會傳得很快,唯有靠評論,而不能靠噱頭。以前某一題材還可以這樣做,不同電影公司蜂擁去拍,但現在不行了,一定要用心拍。就發行而言,或者以前《叔.叔》這類電影很難做,但我們都做到,慢慢滲透出去。不好的戲,試片後已很多人說。」

原來拍電影,投資電影,投資電影院,都是一字記之曰: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