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19:05

林二汶 傳承的時刻

 

林二汶,不,大家最近都叫她二汶老師。前陣子在真人騷《全民造星3》中擔任導師,接著又在叱咤頒獎禮上捧走「我最喜愛的女歌手」獎項,不久後就宣佈,將在三月底舉行首個個人紅館演唱會。踏上被公認的夢幻級舞台,言而她仍有個夢想:「我在紅館有個很無聊的夢想,我想當史上第一個全場不穿高跟鞋的女星。」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hair.Derrick Ng & Cream Mok@W workshop   

makeup.Kris Wong   

styling.Kee Chung   

wardrobe.wagamamaplayground   

venue.香港海洋公園萬豪酒店

 

 

不少歌手,當還是青澀的模樣時,總會說目標是獨佔紅館舞台。正式出道近二十年,林二汶也將會達成目標。觀察過無數女歌手的演唱會,她們要不赤腳,要不高跟鞋兩吋起跳,於是她得出一個自稱無聊卻並非絕無意義的挑戰——要成為紅館首位全場穿氣墊波鞋的女星,不要有坡度的,要平底那種。「高跟鞋的確能令整個體態變漂亮,但我不是要為了紅館表演,而要把自己變得體態撩人。我想我要對自己一直做的事誠實,如果要為此而做陌生又未必做得好的舉動,單單為了帶來驚喜,我覺得很不成熟。」

她深知自己從不是以皮囊讓人駐足的人,還是要把歌唱好,那是花上二十年釀製的醇厚,而穿氣墊波鞋,又的確讓她在呼吸運氣上更順暢。得知她將要辦紅館騷,身邊未曾有聲音關注她身上的視覺效果,沒人要求要換多少套造型,甚至說不換也沒所謂,一語一句都讓她感恩非常。畢竟要獨自背負一個紅館演唱會,不是易事,也沒輕視的餘地。

 

 

對比過往曾辦演唱會的麥花臣和伊館,她形容紅館為黑洞,視覺高,也是背部沒有依靠的四面台,假如沒有充足的能量又保持淡定,很容易便迷失於場館的結界。對她而言,那是票房、是林二汶之名,也要令座上一萬人同呼同吸:「可能未有如想像中複雜,我在任何場合唱歌都沒所謂,唯一是人家問『你可以唱首歌來聽聽嗎』,那我就唱不了。可能有點潔癖,但我很怕人很輕率或輕挑地對待表演的人。」她假設有天要教孩童唱歌,第一個課題,叫作尊重自己。

她總是喜歡有導師和學員的真人騷,也笑言在當參賽者時就想當導師,這是植根良久、對師承方式的信任,黃耀明、盧凱彤跟她的關係就是這般建立起來。尤其深刻的,是2003年《黃耀明滿天神佛攞命舞會》,明哥安排二人演唱英國樂隊The Human League在1981年的電子音樂作品〈Don't You Want Me〉。二汶不解內容,也沒覺得特別悅耳,但還是唱了。「歌曲說的是經理人和藝人之間的關係,出了道、賺了錢,現在你是否要離棄我?明哥帶at17出道,我們當時是很親密的關係,但是否總有一天要天下無不散之筵席呢?當時由我們演唱其實是一種幽默。」師承當中,不但是一種音樂口味和視野的育成,亦以經驗去編寫答案,或許是在未來某年才讀懂的答案。

 

 

另外一個對師承充滿肯定的原因,建基於十年前,她為香港電台節目《香港故事》當主持的記憶。那是集合多個師徒故事的篇章,受訪者包括電影燈光師陳香江,除了日常工作,他亦會到香港電影學院授課:「有人說電影是夕陽工業,而他從不相信這說話。因為有人就有故事,電影不會死。這句說話源自真正的愛,也來自當刻默默埋首中的工作者。」於是,她感恩有機會當上《造星3》導師,不但容許她把廿年的學習成果傳授,亦讓觀眾窺探她的工作日常。「曾經在誠品翻過一本書,內容探討為何專業不再重要,單看封面我就湧現一連串想法。我比較著重私隱,鏡頭前的話題離不開音樂和工作。當大家都喜歡短、快、有趣的快訊,假如因工作而對我有興趣,就如同對認真的新聞有興趣。」她早前發佈了兩條自己純粹哈哈大笑的短片,兩個社交平台加起來,居然有超過十一萬的觀看次數。實驗對比下,她更銳意在節目裡展示作出判斷的思維,以及自己邊走邊學的模樣。

 

 

估計去年因為被好好了解,所以在兩度入圍叱咤「我最喜愛的女歌手」五強後,就把這具重量的獎項捧回家。但何謂受歡迎和被喜愛呢?她嘗試在模糊中一一點名:王菲、鄭秀文、容祖兒都很受歡迎,她的指標和外出的困難度成正比,愈是受歡迎,應該都被人群擁著,出入要遮遮掩掩:「但我去哪裡都可以,我可以去買電話殼、可以到處逛逛。最喜愛應該也和瘋狂有關係,你會對姜濤瘋狂,但你不會對林二汶瘋狂,如果對我瘋狂實在太古怪了。」走在街上,把她認出的人大多點頭微笑,頂多合照一枚,但連續二年入圍,她心中被認可的感覺的確強烈。亂說得獎就開紅館騷,也在剛好的時機裡事成,所謂的喜愛除了來自人群,說不準亦來自上天。■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18:50
渾水 人生太短,出手要更大

 

常說當街頭巷尾都在談論股票,出現師奶股神之時,便離股災不遠矣。2021年1月,人人也在談論美股GME(遊戲驛站GameStop),個個也說要買美團、孖展抽新股,連從不投資的人也懂得甚麼叫Strong Hold、Short Squeeze、QE、北水,還有一句YOLO,You Only Live Once,即是人生太短,出手要更大。到底真的是股災不遠矣,還是另一個牛市開始,本地財金KOL渾水或者可以給大家一點啓示。

 

Text.Iris Ku
Photo.Bowy Chan
Location.Le Monde HK

 

2021年一開始便來了全球矚目的GME事件,事源沽空機構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創辦人Andrew Left說「在這價位買入GME的買家是笨蛋」,加上Reddit上的一個交易討論區r/wallstreetbets(簡稱WSB)有網民發現GME被大量沽空,於是便號召大家買入GME對戰沽空機構挾淡倉,令GME股價在一周內由40美元推高至480美元。「其實背後的沽空機構不是傳統華爾街有代表性的公司,整件事去到最後都是悲慘收場,因為股價終會回落低位(截稿當日為40.59美元),好多人都是在高位例如100、200元衝入去,很多都是YOLO心態。」

但GME事件也證明,散戶或者非機構投資者的力量原來大到令人不可置信。如果後來不是Robinhood等證劵商,限制只可賣而不可買GME等數隻散戶挾淡倉的股票,GME股價真的有可能升到To the Moon。「市場就是永遠有些你估不到的情況,美國法制與香港不同,散戶可以集體訴訟限制他們交易的公司例如Robinhood。如果香港有一間公司做出傷害散戶的行為,你可以控告對方的手段或者法律途徑是少過美國,或者有效性沒這麼強。而且Robinhood本身也有上市計劃,相信現在應該也要押後,這件事他們也要承受一定代價。」

現時仍有一班蝕錢的股民Strong Hold(強力持有)GME,相信總有一天會「升返上去」,加上美國QE放水大印銀紙,深信股市不會爆煲,這次看錯了便等下個YOLO機會,「要看銀紙到底流入甚麼市場,有些香港人很慘,注定永世只可以拿著現金,股票市場有泡沫但泡沫幾時會爆誰也說不準,現在第一、二季仍是牛氣沖天,但今年第四季可能會有爆煲的情況出現。」

今年渾水看好半導體股票,例如台積電TSM,「首先台積電的技術已是世界第一,第二就是全球芯片供應嚴重不足。」另外股市暢旺,相關股票例如富途、港交所也會受惠;而疫情概念股或者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軟體即服務)及加密貨幣概念股也要留意,「如果你的倉有這四種方向的股票,做好投資風險管理,今年應該無問題。」

加密貨幣又是近來另一熱捧投資產品,Bitcoin(比特幣)不斷創新高,今年曾升穿5.8萬美元關口,市場預測更會升到40萬美元,卻有人認為加密貨幣是世紀大騙局,「就算Bitcoin真的是個騙局,當你的『雞棚』起到這麼大,多多少少有些東西都會變成真,很難用龐氏騙局四個字去概括。只要夠多人相信一件事,它的價值就會釋放出來,例如世界第一張股票是十七世紀由荷蘭東印度公司發行,當時大家都不信這一張紙,後來連鬱金香泡沫也爆破。去到2021年,股票仍然是一張紙,但因為大家相信,所以能衍生出幾萬億的經濟價值。」早前Tesla宣布已購買了15億美元Bitcoin,並表示準備接受客戶以Bitcoin購買Tesla汽車。

渾水自己有買加密貨幣相關概念股,他認為加密貨幣適合投機,卻不太適合日常交易系統。「例如你要將錢由交易所拿出來正常銀行體系也不容易,一來便說你洗黑錢,既然如此我不如買衍生產品。」而且加密貨幣本意是去中央化,但政府就是想要貨幣中央化,當中的矛盾不容易理解。「另外加密貨幣價錢太大波幅,日常生活使用會有問題,例如買支水,今日10蚊明天突然13蚊後日又8蚊。」

如果嫌加密貨幣太高風險,我們還有連登仔契媽Cathie Wood。她的一系列ARK主動基金備受熱捧,截至今年1月的一年回報平均超過100%,但同時又有人指她是牛市股神,只是時勢做英雄。「每一個年代都有股神出現,例如曾經有位女股神劉央,現在她是燈神看待。世上沒有長勝將軍,關鍵就是他跌倒之後能否捱得住。」

面對資產炒賣大時代,很多人一日已賺到一個月人工,YOLO一隻股票已可以財務自由,孖展孖盡抽新股、炒Option(期權)牛熊,直言「炒股好過返工」!渾水卻要向大家潑一潑冷水,「大家可以經歷更多經濟周期才決定是否要做全職投資者,而且大家應該投資不同東西平衡風險。以前我很喜歡玩某一類股票,例如垃圾股、殼股,但玩死一樣東西其實不太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