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31:01

音樂自決 陳嘉

 

獨立歌手嗎?音樂人陳嘉解釋,現在其實沒怎樣分獨立和主流,反正都是做音樂的,不用分那麼細。這幾年不時參與音樂表演,也同步走出親友間的同溫層,沒公司背景的,同樣可以被看見、被聽見:「現在大家會討論編曲和作品內容的層次,當然有人會說我唱歌難聽,但未夠多,如果有天這類留言湧現,我便大概知道自己被很多人認識了。」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makeup & hair.Agnes yeung(@Nesss_mua)
venue.Still House

 

 

我們想像的獨立歌手似乎相對吃力,是否如此?
我們現在較少分自己為主流或獨立,這樣分開沒甚麼意思,界線是在哪裡呢?到頭來還是在說很實質的因素:你有沒有錢,或是背後有沒有公司支持,其實你自己做也會有資源,倒過來,你簽了公司也不一定被支撐著,跟獨立的一樣。最重要是你清楚創作音樂的目的,並非存在商業考量,或是催谷人氣,自然能在混雜的環境裡捉緊宗旨。坦白點,我是儲不到錢的,有人會做多份兼職令自己心安,我卻不願意花那麼多時間換取金錢,即換穩定,但偶然也會當剪片、編曲和插花。

 

曾經有唱片公司邀請你加入嗎?
2018年我有簽過媒體公司,當時他們想開設新分支去推廣音樂,會有經理人、給我介紹了幾位製作人,如果我想學點甚麼也會有協助,但最後只合作了半年。當時我沒法以出道新人或歌手作定位,亦不想被外界定位,那次經驗在我的音樂生涯裡是失敗的,但因此而思考更多。假若日後獲得邀請,我不排斥,但很視乎大家是否合得來,首先要認識當刻的我,而並非視我為白紙一張,再硬塞點外來物。我相信現在的陳嘉,有能力展現一個形象,或是一種價值觀。

 

 

沒有公司,很多製作細節也要自行顧及?
你就是自己的老闆,人、錢、意念同樣要管,沒人會幫到你。如果你停下來,整個製作都會隨之而停頓。之前拍攝最新的作品〈Everyday I Die A Little Bit Inside〉MV,最大的學習是如何照顧協助你的團隊,好好打氣,我覺得這是獨立歌手應該要做的事,好處是直接和人連繫,大量決策毋需隔一層或經他人批准就做得到。

 

獨立發展能跳出傳統模式,例如你的EP可以透過PayMe直接付款購買?
同意,這也許是大家未必再按傳統地簽唱片公司的原因。錢很實際,不單是買唱片,例如舉辦一場表演,不一定要考慮傳統的演唱會場地,你可以選擇一個更適合你的地方,這樣的意義比唱片銷量更重要。現在的世界已經不同了,付款可以PayMe,或是月費的Patreon,貼地得多之餘,我也有能力做到,毋需待我儲夠某個人數的觀眾才能舉行表演。這事很當下,不用為未來擔憂太多,每天都可以幸福得很。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04 18:30:38
從大公司到兩人包辦 陳葦璇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Hair.Larry Ho@Aveda IL COLPO
Make up.Melody Chiu
Wardrobe.D-mop

陳葦璇,從以往女團As One到單飛,經過《全民造星III》的洗禮,成功說服大家記住她的名字,很快又聽到她的新歌,比起同屆參賽者、甚至第一、二季的師兄更早有solo歌,當然背後有經理人公司是有著數。從當年的太陽娛樂到現在夢想沙龍,經歷不同規模的公司,她的唱歌夢有增無減,亦見證她的成長。

 

你覺得現在香港樂壇是怎樣的?

我其實頗喜歡現今這個年代,很多事都是由年輕人主導,很有創意及自己的想法。身處特別困難的時候,大家都會嘗試找到一條新出路,好似現在的網絡平台,只要有實力,可能清唱一首歌,放上YouTube都可能得到全世界的關注,所以現在是真正有實力的人可以stand out的一個年代。

 

當大家不停說「樂壇已死」,你卻由女團到單飛,不斷尋找機會,如何看「已死」的樂壇?

之前聽到「皇上」張敬軒的訪問,他說如果大家還有留意樂壇,那樂壇就沒有死。我當然覺得樂壇未死啦,還有很多音樂人很努力製作不同類型的音樂,但另一方面我又會反省,作為一個歌手是否未夠好?從小到大,唱歌老師說只要我做得夠好,表演達到水準以上,人家就會關注你,就好像我們現在看韓國的舞台及外國的音樂。正如我喜歡台灣音樂,真的會主動留意及追隨,所以值得自我反省。

 

由以前太陽娛樂,到現在夢想沙龍,都不是大家心目中傳統的唱片公司,你對選取公司有何想法?

以前參與As One計劃時,我只抱著純粹想出道的心態,那時只有17、18歲,參加過很多歌唱比賽,但一直都未能真正入行,直到看到太陽娛樂當時在商台的選拔,成功加入As One後很驚喜去到韓國出道,也感謝公司給我這些資源,那些真的需求很多金錢。以前我只是個小妹妹,就連做訪問都口窒窒,很怕做錯事,加上我對香港樂壇不了解,所以一切都由公司安排。

到後來As One決定解散,我就主動離開太陽娛樂,希望趁著自己年輕,嘗試不同機會及出路,最後與現公司夢想沙龍簽約。即使規模不大,但老闆真的喜歡替人實現夢想,彼此之間又成為朋友,甚至現在我可以提出每一首歌想嘗試甚麼類型,甚麼造型,都有很大的自由度。對於慢慢成長的我來說,很需要這個空間,如果我一直聽別人安排我如何發展,可能未必這麼快知道自己喜歡甚麼音樂特色及風格。

 

新歌〈本日終了〉就是這個方式製作?

沒錯。最近我們開會提到之後形象如何,我提出希望找哪些作曲監製班底,就如今次合作的監製JNY、MV導演等人,都是我主動提出。後來我找了JNY製作歌曲demo後,才給經理人公司聽,他們幾乎沒過問整個進度,我和監製兩人直接搞掂,於是整個過程非常快速,歌曲亦作為我在2020年的一個總結,讓大家知道我不再是以前混亂的小妹妹的陳嘉茵,而是現在剪了短髮的陳葦璇,讓大家更關注這個女生的不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