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30 16:39:26

甄詠蓓 不必謀殺也活得比你好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assisted by Stef
Hair & Makeup.Kinny Lee

甄詠蓓這個名字,以往有一段長時間與前夫詹瑞文的名字不可分割。她的人生經歷,彷彿像Netflix電影《婚姻故事》(Marriage Story),她說當日看這部電影時,真的哭崩了。

不經不覺,今年已是二人分開的第十年(2011年分居),如今「甄詠蓓」已是一個教戲品牌,以前人人都說自己「跟詹瑞文學戲」,今日很多人強調自己「跟甄詠蓓學戲」,以實力取而代之。

今日的甄詠蓓,不只教戲,還在導戲。舞台劇《聖荷西謀殺案》再度公演,劇作家莊梅岩找來甄詠蓓執導,期望為得獎無數的舞台劇目再作突破,透過她的婚姻經歷及人生看法,注入男女三方的黑暗角力之中,一次又一次手起刀落。

很多時候,關鍵都在一念之間。當年甄詠蓓決意不做怨婦,平淡地與女兒過日子,轉眼間男方改了個名字,鮮見於大眾面前,而當日被背叛的女方,透過行動來證明活得比你好。更重要是,多年來甚至是這個訪問,她依然堅持沒有公開說過對方的一句壞話。

一段婚姻的破裂,可以促使出手謀殺,也可以讓人重過新生。

 

 

第四度公演

這次訪問甄詠蓓的主因,從第四度公演的《聖荷西謀殺案》出發。去年莊梅岩決定重啟自己的劇本,找來好友甄詠蓓執導,繼《野豬》後再次合作,看中對方的人生經歷,似乎能為劇本注入更深層次。多年前,甄詠蓓早已看過劇本,卻沒看過多次的公演。「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劇本,好處是我有自己的想像,而且它是少數由女主角出發的故事,相比起《野豬》以男性作品為主,今次有三個角色之間的矛盾,最觸動我的,一定是田蕊妮飾演阿Ling。」

《聖荷西謀殺案》在劇場獲獎無數,但更多人可能先認識電影,才重回原著劇本及舞台劇。甄詠蓓看過電影版,坦承不感滿意。「始終它是個舞台劇的劇本,我覺得電影版的改動有點問題,幾個主角的糾纏關係未能產生,感到他們著重這是一宗謀殺案。但我經常說,這是個愛情故事,只不過最後結局是謀殺,更重要是描繪當中人性的黑暗面。那宗謀殺案,是原點也是結果。」

正正是對角色的投入,她特別喜歡這個故事,深深感受到阿Ling的那種深愛,如何發展到一份執迷,錯了不能再返回,非常極端。「我經歷過結婚、離婚,到現在是單親家庭,我對家庭、男女關係、愛情,有很強烈的感覺:為何一段愛情,最終會變成摧毀自己、別人、二人關係、下一代?愛的背面,竟然是暴力?不只肢體暴力,更包括精神、心理,真的很大鑊!」

阿Ling的角色,原版由劉雅麗主演並獲得「劇后」,電影版由鄭秀文主演亦提名金像影后。今次再度公演,莊甄二人揀好新人選——田蕊妮。「莊梅岩找了主辦單位,他們第一個反應很現實地需要名人效應,加上這個劇本不簡單,演戲功力不高的人很容易被嚇退,加上要踏上舞台,還要對成熟女性的黑暗面有觸覺,必須要年約40歲,最後不知誰人提起田蕊妮。而田蕊妮給我的想像,她不是一個那麼簡單的女人,哈哈!」

 

劇場新手田蕊妮

甄詠蓓眼中的田蕊妮,能演繹複雜多重的角色,亦有相當的人生經歷,加上眼大大,一時兇惡,一時溫柔。「她就像這個角色中的那種passive aggressive,並不是叫你坐就坐,而是那種暗地裡的domination,更加得人驚,只是輕輕的提議,卻令你走不出她的五指山。最可怕是,她有她的理由,一切都是為你好,打從心底愛你。我覺得田蕊妮駕馭得到,絕對是不二之選。」
男主角由潘燦良主演,甄詠蓓笑說他是定海神針,有他在場,大家就很安心,而且還有另一原因。「他在舞台上給人很敦厚正義的感覺,但劇中阿Tang卻空有理想,自以為有幹勁,但其實怠惰,偏偏在酒吧工作的他又能吸引到女人,似乎我未正式看過潘燦良在舞台上演這些角色。」至於「第三者」Sammy,電影版由阿Sa飾演,但甄詠蓓認為此角色不應該是那種天真,卻是帶點危險和神秘性質,以外來者的姿態,搞亂那對殺人夫妻的生活。「大眾未必認識溫玉茹,但她滿手紋身,樣子也有種野性率性自由,本身性格更與角色無異。之前找她與阿燦一起試讀,當她讀第一句對白時,我與莊梅岩立即對望,心感找對人了。」

眾所周知,田蕊妮是視后人馬,但同時算是「劇場新手」,對上一次演舞台劇已是2005年《白蛇.青蛇》,今次再踏台板可說重頭來過。甄詠蓓大讚對方的舞台感及演戲底子好,領悟力高,對她很有信心。「我給她一些引導性的練習,不斷告訴她好像有很多個wide shot,卻沒有close up。」她聽過很多影視人士說舞台比較誇張,但她對這個說法有點反感。「誇張這個字,給人的感覺是中空,但我反而覺得是放大,利用不同渠道及頻率而放大,例如我正在跟你說話,卻有意識希望讓攝影師同樣感受得到,當中就要配合肢體、對手、道具及不同方法,再加上舞台技巧等等。」

 

跟甄詠蓓學戲

回想十多年前,「跟詹瑞文學戲」彷彿代表著演技大躍進。隨著詹瑞文與甄詠蓓分開,前者淡出舞台甚至幕前,近年幾乎沒有人再跟詹瑞文學戲,反而「跟甄詠蓓學戲」卻很流行,讓「甄詠蓓」變成了一個學戲品牌。她曾經說過,某些人跟她學戲,只是志在證明自己對演戲很認真,或者說出來壯壯膽,她坦言各取所需沒大所謂。如今她覺得學戲之成敗,其實很視乎個人需要,也看潛質、悟性、努力與否。「新人、歌手、model都有。有時經理人公司找我,希望三五個給我一起教,有的是小組,有的是私人,又或是拍劇時想被啟發如何演好一個角色等等。」當然也有不少素人「幫襯」甄詠蓓,她又喜歡安排明星與素人一起上課,素人可看見資深演員一樣放開懷抱地學習,演員又可感受到外面的不同世界,兩者同樣得益。還是那句:各取所需吧!

時至今日,甄詠蓓集教戲、導戲、演戲於一身,她當然笑說同樣享受各方面,但感受大不同。「導演永遠是一個領袖,要走到最前領航,安排其他人做甚麼,有時候不知道飲茶還是飲水,始終都要先決定,寧願明天say sorry轉軚被人罵,以及不斷與人溝通,管理所有方面,有時更要呃呃氹氹;老師卻相反,好像一名母親,站在後方鼓勵學生,就算對方跌倒也要鼓勵,指導他們開啟不同的門繼續向前,相對大愛一點,講真說話。」

「做演員呢,就理得你死啦,最正是演員,活在自己的世界,但近年我少做演員,開始有點陌生。早年很瘋狂,未想過做導演、老師,只想做演員,所以做得很盡,但自從我成為母親後要照顧女兒,沒時間投入演員所需要的情緒感受,經常要抽離出來。所以,現在我做演員駕馭得不好了,可能會太理性。」女兒長大了,又可重投演員的世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懂得去演,好像之前我有演出神戲劇場的《狂揪夫妻》,但我不特別享受,可能我享受自己話事,如果演出自己導演的作品,或者有不同感受吧。」

 

三年前不再神戲

提到神戲劇場,之前好幾年,甄詠蓓與黃秋生一同創辦,期間拍出《Equus馬》、《狂揪夫妻》、《仲夏夜之夢》等劇目,但原來二人在2018年經已拆夥。「當初與秋生合作,講好先嘗試三年,看看是甚麼的一回事。當然,他與我想做的東西不同,彼此的速度及喜好也不同,不代表誰人較好較壞,但既然如此,他做自己的事,我就繼續跑,做其他古靈精怪的東西。我們也不是以後不再合作,而過程間我也得到很多,但我過去經歷太多事情,無論婚姻、人與人之間,還是藝術夥伴的離離合合,我都處之泰然,一點都不可惜。」

命運很奇妙,2018年拆夥之時,正正是甄詠蓓踏入五十之齡。她坦言近年改變很多,卻不是年齡問題,而是社會運動加上疫情。「第一,我不會胡亂花時間,真不知道將來如何。每次遇上一個劇目,可能只會做一次而已,無論是劇場生態、生活環境、政治環境,當中有很多恐懼、問號。所以每一次,都頗有末日feel,只能做好今日,不知明日如何。就算你現在訪問我,我也不知道最後能否演出,真的不知是否可以在舞台上做到。正正人生經歷這麼多,有之前五十年的鍛鍊,我才可以有點泰然,有時緊張,有時又可以放低。」

「第二,到底甚麼事才值得自己花時間去做?當《Phantom》(歌聲魅影)都可以在網上看,那劇場生態到底如何?藝術又是甚麼?如果不在劇場內演出,又是否失去了意義?很多想法在這一兩年思考了不少,當然有消極亦有積極。但我覺得有些東西會消失,有些東西會保留,而能夠保留就是經典。好像希臘劇場本身沒有了,經已沒有人在露天看足一日,也沒有表演者再長期帶面具,但有些東西依然存在。正如我近年很想做一個希臘劇目《禁葬令》(Antigone),國王禁止主角Antigone將她的弟弟下葬,很似現在我們的處境,真的應該在太子上演。二千年前發生的事,直到今日真的沒變過,例如人性和權力。」

說著說著,甄詠蓓早已將命運交託給上天。「小時候我有返教會,但熱情在某段時間後就沒有了。直至幾年前,我再次回歸上帝……」她直言年輕時自負驕傲,即使不覺得自己很叻,卻經常看不起別人。「但經歷這麼多,特別是婚姻低潮,當時是『多失』,開始放低傲氣,發現原來很多東西都值得欣賞,包括懂得欣賞自己,所以我來到這個階段,經歷容易得多。」

 

分開十周年派對

好不容易,讓甄詠蓓主動提及「婚姻低潮」。其實她一直不介意透露,反而她不想公開說前夫詹瑞文的壞話。時光這個壞人,沒想到今年正是他們二人分開的第十個年頭。「十年喇,我會開party!」她再三強調,真的準備大開派對。「我們是2011年分開,其實第一年沒有人知道,直至報紙爆出來。差不多隔了三、四年後,我們才正式簽紙離婚,因為一直不想搞。直到今日,沒有恨了。」

「我們識於微時,真的一世人都沒想過會分開,起初我都是懵下懵下,整理不到,於是我就跟自己說,用一年時間給自己不去整理,想喊就喊,想嬲就嬲。一年過去,直到報紙爆出來,真的要處理了;第二年我告訴自己,開始要面對及看清楚這是甚麼的一回事,理性才真正回來;第三年我又告訴自己,是時候要放低,認知這段關係經已沒有,但真的不容易,不過我告訴自己真的過去了,必須要放下一些恨意及執迷。」

深刻記得,當時甄詠蓓接受訪問時表明自己「不做怨婦」,除了聽起來自強不息外,還因為她不喜歡負面情緒。「起初分開時當然有恨,但我不像秋生那一種人。有時我頗羨慕秋生,他很懂得罵人、吵架,無論如何,他都會第一時間先罵人,還會說:『當然是別人錯,難得是我錯嗎?』但我不懂罵人,總是想著是否自己做得不好及檢討,直至過了一段長時間,才會思考是否別人做得不好?那時候,我花了很多時間整理自己,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你問我現在還恨不恨他?今日的我,真的沒有感覺了。」

最終,是否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甄詠蓓說:「沒有。到最後,其實都是看你自己能否放低。很多人想找出真相,究竟是怎樣的?我又應否問清楚?他是否呃我?」對方給了她一個說法,大概是雙方不一致,當中沒有提及任何人。「但我決定不相信他,我相信我自己。」

「有些東西我明白的,相信是壓力太大,大家真的一起經歷了很久,而我明白他承受的壓力,簡單來說,最後發現我和他真是兩個很不同的人。以前年輕,這些不同可以令我們互相補給,互相學習對方的優點,但去到一個階段,我發覺大家都是截然不同,不再互相學習,不再支持大家,不再接受大家再走下去的路,那不如他走他的路,我走我的人生。至於是否理解他,我有點理解,也有點不理解,但真的太耐了,轉眼已經十年,我真的會開party。」

作為被背叛的一方,至今甄詠蓓堅持不會對前夫說一句壞話,即使立場不同,即使各走各路,她只是默默耕耘,以行動證明活得比你好,似乎更令對方自慚形穢。當然,她感激現時人生的最愛——女兒詹樂童。「雖然說得老土,但女兒在我的身邊,真的教會我很多。很多人說我很硬淨,但我不得不這樣。當時她只有7、8歲,我倒下她怎麼辦?我根本沒時間哀傷及哀悼婚姻的死亡,只能繼續走下去,她亦成了我人生的支持。」

 

香港人的硬骨頭

十年過去,女兒今年17歲,甄詠蓓早已準備讓她出國讀書,意味很快離她而去。「再一次」單身,她更承認如今未有拍拖。「我沒所謂是否要找到一個長相廝守、白頭到老的伴侶,不重要了,有的話是感恩,沒有的話也很快樂。」她被愛情嚇怕了?未至於,至少每次在家看到燈泡壞了、電線很亂時,就想身邊有個人可以解決,但最後還是覺得——找個師傅搞掂就算。

「如果有這個人出現,當然是很理想,最怕是反過來要我去照顧他,我更擔心是這樣。之前我都有遇過一些不長久的,但覺得很煩,開始沒有耐性,但我不抗拒的,大家看得輕一點較好,但如果雙方看得太重,可能會太辛苦,始終我經歷過長達廿多年的關係,真的很疲累,或者我還未真正遇到一個心水吧。」

最後提到未來,甄詠蓓不看好但仍未絕望。「總括來說,我對香港是悲觀的,但悲觀中不是沒有空間。我很愛這個地方,相信大家經歷了社會運動,看到很多之前看不到的香港價值。當年由漁港到金融城市,不只是福地,不只是英國給我們甚麼,而是香港人真的有料到,只是以前大家顧著賺錢。當然,我對某方面如政策很悲觀,但我仍對香港人的硬骨頭感到樂觀。我相信我們的日子不容易過,也不容易完全地失敗。香港人,是不會容易給自己失敗的。」但願香港人好像甄詠蓓一樣,活得比你好。

 

 

issue MAR 2021 VOL: 223
2021-03-30 16:33:51
倪晨曦 我不是你們所看的瘦

text.Nic Wong
photo.Ken Ngan
styling.Sum Chan assisted by Calvin Wong
makeup.Janice Lam
hair.Heitai Cheung(styling), Kristy Wai Ling(colour)
wardrobe.GUCCI
location.Eaton HK

上次《JET》訪問倪晨曦(Elva),已是2019年尾的事。這一年多,香港經歷大變,她也正式成為人妻及人母。唯一不變的,她依然是這樣的瘦,無論網上相片,抑或親眼看見,生B前後,並無影響她的身段。

「瘦了?沒有啦,我覺得是膠原蛋白的流失,哈哈哈,我真的不覺得自己瘦了,反而殘了。真心的,體重好像差不多,但我留意到body fat及muscle比例,還未回到以前的水平,換句話說,身體脂肪依然比之前更高,所以大家看到我瘦了,應該只是膠原蛋白的流失。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多吃一些骨膠原,多做運動,讓身體新陳代謝好一點。」

相片尚且能夠「騙人」,Elva卻撒嬌地呻了句:「其實修身真的很辛苦,並非別人看上去我有20張相變瘦了,其實我背後做了很多東西,才能回到以前的size,所以我暫時不會再追多個,不想那麼快又變脹,至少等多一兩年先。」

好了,今次就看看倪晨曦親述「模媽不易做」的勵志故事吧。

 

長肥抑或變瘦?

倪晨曦去年初宣布有喜到11月生下孩子後,至今不時上載相片及播出之前拍下的廣告,她的人氣有增無減,加上懷胎時沒有明顯見肚,產後又極速修身,身段彷彿未變。「很多人覺得女明星很神奇,生完好似沒生過,但作為一個藝人,我對自己的要求很高,由陀B到生B的過程,一直嚴格控制飲食,真的不會亂吃東西,加上我本身茹素,對食物的慾望不太強烈。對我來說,戒口不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亦長期生活在高度戒口的狀態,不會口痕吃一些不太健康的食物。」聽起來其實簡單,但能夠戒口,已是一件難度極高的事了。

當人人都說她瘦了,Elva搖搖頭不同意,自言長肥了。「有段時間我有頗厲害的水腫,但由於飲食很清淡,加上積極做運動,以及餵哺母乳,所以幾件事加起上來,慢慢比高峰瘦了不少。產後兩個月後,我就開始回復運動,能夠出一身汗及拉筋,感覺整個人精神狀態回來了。」讓她自評一下狀態,她說現時回復得不錯,磅數與之前差不多。「其實我不太看重量,反而更重視body fat及muscle佔據身體的比例多少,目前body fat依然比陀B之前多了3%至4%,我覺得仍要努力,亦感到core及手臂沒有以前那麼有力,狀態與之前還差20%至30%。」唔做唔知身體差,當她終於再做運動時,感慨身體好像不屬於自己,一些簡單動作如Downward Facing Dog及Chaturanga,她都感到腰部大腿疼痛及雙手乏力,開始思考自己身體的大轉變,就算自己要求甚高,唯有讓她慢慢回復,直到最近才開始跑步及進行劇烈一點的運動。

 



瑜伽的矛盾

成為人母後,Elva的人生當然有變,坦言與以前生活方式完全不同。「首先不能飛到外地,之前一個人可以隨心所欲地外遊,今晚訂機票明日飛也沒問題,但現在當然不行,不只疫情,就連心理都未準備好。有了小孩子後,一直覺得很神奇,看他身體愈來愈長大,由當初的小生命變成人生不可缺少的部分。」當然,向來是工作狂的Elva,如今花了更多時間在家庭。「現在留在家中的時間真的增加不少,以前家庭只佔我的10%,現在卻是50%家庭、50%工作。我自覺很幸運,疫情一開始陀B,安心養胎及生育後,又有時間陪他一起成長,真是一件好事。」就算疫情過後要飛往外地工作,她直言一樣會照去,卻不會好像以往那樣多留幾天再旅遊。「估計工作完結就回來,正如現在完成工作後,都想趕快回家看看小孩一樣。」

恰巧上次訪問Elva,疫情還未正式來臨,今次再見她,人生大事完成不少,結婚生子開公司樣樣齊,可惜她的瑜伽學校Be Earth Yoga卻被困於疫情之中。「疫情下,我們很難營運,去年幾乎大半年都是關門,我今年初的新年願望就是全年

365日都可以開門。」這邊廂的瑜伽令她煩惱,那邊廂她又感謝瑜伽在這段時間幫她不少,讓心情平穩舒服一點,否則經常被事情困擾,做任何決定都未必正確。諷刺是,疫情下人們更需要做運動,偏偏大多運動場所都要關閉。「真的很矛盾,我們唯有舉辦一些網上興趣班,讓大家在家中一起上課,但瑜伽容易做錯姿勢,最好還是面對面呢。」

沒有矛盾的是,她一直以來對拍廣告、影相的熱情。「我不會因為結婚生子而影響工作的想法。始終一直以來,我都是分享自己的東西較多,就算結婚生子,我自覺與時裝沒有衝突的,而讀者們同時與我一起成長,彼此經歷不同的事情,見證我以前開始拍YouTube片到現在結婚生子,有時他們亦會留言分享自己的經歷,我覺得很親切。」她又表示,入行時候風格單調,只是一頭長髮,給人甜美的感覺,後來愈做得耐,想做的事愈多,開始希望嘗試不同東西,展示個人的更多面性;至於未來目標,還是先做好自己的工作,坦言尚有不少進步的空間。

 



最後一屆華裔小姐

提及工作安排,她早前擔任ViuTV節目《最後一屆口罩小姐選舉》總決賽的三位評審之一。有趣是,Elva早於2006年國際華裔小姐參選並進入最後五強(同屆參選有葉翠翠,冠軍為當選後沒有加盟TVB的呂怡慧),翌年「國際華裔小姐」易名為「國際中華小姐」,換句話說,她是真正的最後一屆「國際華裔小姐」。

「其實我已做過好幾次選美評審,可能大家覺得我曾經參與選美(2005年多倫多華裔小姐冠軍及2006年國際華裔小姐五強),才叫我擔任評審。今次頗特別,我不知道他們的樣貌,所以主要教他們如何在台上行路擺pose影相展現自己。我覺得就算戴著口罩,只要走到台上,都要表現得有台型,令人知道你的性格如何,所以感覺頗有趣。要不是有疫情,都不會有『口罩小姐』這個比賽。」

至於現實生活中,倪晨曦對口罩的mix and match亦有心得。「現時有很多可重用的布料口罩,能夠配襯自己當日所穿的衣服及顏色。就算低調一點,也可以挑選正常顏色但有少許細節的口罩,譬如掛勾耳繩各有不同pattern及texture,更可搭配耳環。」沒想到,對於這位「口罩小姐」評審而言,口罩最大的功用,竟然是掩蓋素顏。「對呀,口罩可以遮住整塊面的三分之二,自此只須畫眉,連黑眼圈都不用遮,就可出門,準備的速度快得多。現在別人在街上提出跟我合照,我通常都會猶豫一下,但心想就算沒化妝,都覺得沒所謂啦。」心善人則美,倪晨曦婚前婚後,生B前後,無論美貌及身段,依然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