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21 VOL: 225
2021-05-18 18:09:07

唱片博物館 歎音樂如歎茶

 

傳統的博物館也許要走上整天才粗略了解,而銅鑼灣的樓上舖位有個唱片博物館,濃縮地展示著珍貴的唱片和唱機收藏。由唱片零售走到教育層面,創辦人James Tang設計了個音樂族譜,由最原始的母帶走到高清,每代都一清二楚:「如同喝茶,先教了甚麼是茶、如何分辨茶的品質、沖泡完、品嚐過才考慮選購,而不是隨便去便利店買支樽裝的。當全世界都懂喝茶,整體的茶文化就會提升。」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何謂好的音質?
有人說音樂是主觀的,這是在逃避研究學問。很多媒體以「好」與「不好」來討論音質,這就是無法說清的主觀。所以我們不說好不好,而是說真不真,基本上真就是好。我相信所有音樂名家在錄音房的努力沒白費,最理想的當然是能進入錄音房的空間,意即得到母帶燒製出來的第一代。只要聽過,你就知道何謂真實。

 

一首歌播出來好聽與否,除了唱片本身,還有甚麼影響因素?
找到好的音源後,第二項影響的便是播放器材,我發覺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器材,當中的衰退起碼有三成以上,本來鑊氣很夠的,誰知變了電池爐。到了民用的唱機和卡式機,七十年代走到九十年代,又打了個七折。所以找七十年代的唱機,播放七十年代的唱片,才會剛剛好。如果無奈地只買到新機,也是有方法解決,只要換個古董頭或唱臂,也可以改善一半以上的音質。

 

聽力觸覺是可以訓練的嗎?
聽力絕對可以訓練,以自己的經歷為例,十二、三歲我擁有第一隻黑膠,是Johnny Mathis的作品,加上兄長裡有兩個是band仔,家裡已有一定數量的黑膠:Bee Gees、Deep Purple跟Carpenters都有,加上常收聽陳任的電台節目,緊貼最新作品,喜歡的就趕快去買。那時沒那麼多娛樂,耳朵會靈敏點。

 

聆聽的能力和品味有否被忽視?
現代人的聆聽能力可能跌到谷底,一個耳機標價數萬也有人付錢,但又如何呢?好音質不代表可以用數據顯示,但數據是營銷的重要元素,很多人看數字購物,買黑膠事實上是買黑色塑膠。高清是否代表原音呢?很多人並不會質疑。

 

 

追求高清和溫度是兩個派系?
我們聽歌著重兩個元素,一是溫暖度,一是音場,聲音有長度、能製造出距離,而不是死死地緊貼在唱機的附近。高清和溫度兩者的原意是對立的,是兩派人,要溫暖就不夠高清,高清比較乾淨,就會洗刷走溫暖度。音樂的溫暖度具有感動的能力,甚至能穿透毛孔,所以部分觀眾才願意購票去演唱會,而並非隔著螢幕看表演。

 

你抗拒上網聽音樂嗎?
不抗拒,網上的音樂是預設以耳機播放,已是不俗的享受,而並非在唱機播放的,如果硬要把他們在唱機播就欠缺力度,聲音都散開了。每個年代都有它的錄製手法,也許有些監製放置錄音咪的手法已失傳,現代人只可以接受,再加以模仿,減一點冷酷,多一點溫度。

 

如何在網上找到音質良好的音樂?
音質取決於音源,如果音源好,YouTube也可以找到像真的版本,但反之,無損傳輸也無法挽救,YouTube所用的mp3製式在這二十多年來完全是被低估的。現在Spotify和各個平台的版本,隨時比YouTube更差。

 

音樂保育是否一場與科技的角力?
某部分可以得到平衡點,部分唱機容許你用USB保存檔案,其實效果不太理想,保留的只有五成的質素。如果用古董唱盤,進入一個九十年代的燒碟器,再燒錄在CD裡,起碼可以保留到八成,可以橫掃那些所謂複刻版。現在很多人把歌曲上載到雲端,成了聽音樂的私人空間,科技在這方面的確幫到很大的忙。

 

香港不乏音樂創作人,音樂保育或音樂欣賞的重要性在哪?
我擁有那麼多原音,其中一個主要目的是希望音樂家能得益,他們才是真正的大廚。聽唱片,有時根本聽不清楚低音結他演奏的是甚麼,於是他們只好自行處理掉。最近有個爵士樂結他手到訪,最後寫下的留言是「unmistakable」,Pink Floyd的設計原來是這樣的,原來這個位置有小號,後來的版本都聽不見了。不要以為做新創作就可以不懂以前的作品,他們需要了解過往的Rock Music和爵士樂等,因為一切都有關連。The Beatles被Ray Charles影響,其他樂手又被The Beatles影響。舊的方式如果正確就可以以它為依據,如果源頭消失或模糊了,就很糟糕。

 

 

Eric Clapton – Unplugged 的三個版本:

Master tape

Cassette

CD

issue MAY 2021 VOL: 225
2021-05-17 16:09:18
聲音治療師 Paul Yip 雜音不過一種感受

 

就算是地盤打樁、又或是天籟之聲,都存在喜歡或討厭的人。聲音治療師Paul Yip視聲音為中性之物,也不過是震動的音頻:「嘈音的對岸也沒有絕對的安靜,有聲音粒子的存在,就不可能是完全安靜。」於是他以頌缽、天鼓、海洋鼓等的聲音帶來治療,以音樂質感帶來身體的共振。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special thanks.太一音樂

 

 

你本來就喜歡療癒派的音樂嗎?
最初我是聽日本音樂的,第一隻買的CD是CHAGE and ASKA,也喜歡小室哲哉、TK Rave Factory、X Japan和椎名林檎,後來到加拿大升讀大學,因為太喜歡音樂,唸到大學四年級就決定離開校園。那時開始認識Post Rock,迷上了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他們來自蒙特利爾,於是我展開了一段流浪,自駕到當地,想欣賞維期一個月的音樂節。

 

後來怎樣接觸聲音治療?
後來回到香港,就希望把蒙特利爾的精華帶來這裡,嘗試更多實驗性的聲音。我不時會想:「雜音和安靜能否同時存在?」這是很矛盾的問題,但研究過後就覺得世上沒有絕對的安靜,能量和粒子的震動就是聲音,故此有存在,就不存在安靜。所謂雜音也是我們的感受,雜音就像吃辣,是一種刺激,不是辣就不好。後來我主力參與舞蹈劇場的配樂或現場表演,2015年參加了韓國舞蹈節,認識了演奏靈性樂器的奈良裕之老師,也曾一同前往熊野古道作音樂修行,後來就愈來愈喜歡。

 

身體、情緒、靈性,如何透過聲音治療環環相扣?
基本上,低頻率對應的是身體層面,中間的對應情緒,高頻的則對應靈性。身體會有個調頻共振的作用,類似結他調音,如果兩條結他線同音,其中一條震動,另一條也會跟隨。一個缽會有穩定的震動頻率,會影響身體的水或細胞分子,共振作用就令細胞回到正常的流動。有科學家曾進行實驗,對著一盤水播放音樂,發覺水份子會呈雪花般的形狀,也會變成更好質素的水。我也試過為癌症病人以聲音治療,當然並不是要減少癌細胞。化療和電療的過程讓他們非常憂心,也難以入眠,希望聲音治療能讓他們放鬆,進入深層休息。

 

 

撇開治療,你認為聲音的本質是甚麼?
若以佛學的角度去討論,可以是色和空,或是有和無,我們能感知的實相是色。聲音的特別之處是你觸不到,但你感受得到,像是光,看得到但摸不到。聲音可以讓你往內在步去,進入最澄空的狀態,相反也可以往外擴張個人的覺知,和外在的事物融和,兩邊就像陰陽般循環。

 

近年坊間不乏數小時內完成的頌缽課程,你留意到是怎樣的情況?
很多頌缽工作坊,不太著重如何敲好一下缽,也沒太在意當刻的狀態。反而較多會教你把缽放在某位置,對應相應的脈輪,就會達致某某效果。聲音治療的主要目的,應該要引導參加者回歸平靜,或是超越煩惱。作為聲音治療師,使用樂器時,當然要維持在平靜之內,否則會傳遞暴躁或尖銳而令人不適的聲音。個人的修為,以及能隨時進入專注而平靜的冥想狀態是重要的。

 

你的課堂為何包含樂理的部分?
就算樂理知識欠奉也可以使用樂器,但如果具備樂理知識,用法就可以有更多可能性。例如三拍和四拍的輕重處理,而快速和具重量的節奏會帶來刺激,放緩的節奏則較放鬆。重覆性的節奏本來就有催眠的功效,沒那麼多free flow,就能引導那些容易胡思亂想的人,一步步穩定下來。

 

接受聲音治療的心態應該是怎樣的?
療癒的過程是雙向的,不一定是依賴聲音治療師,對方也可以為你帶來新靈感。最好當然是他已有心理準備接受治療,才能和聲音治療師一同經歷這條路。有人的心態是來看看你是甚麼料子,已有批判思維,自然難以放鬆。數年前還試過在郊外進行一對一治療,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對方覺得感覺不大,於是便突然離場。要在三言兩語下準備對方的狀態並不容易,那我只好作個榜樣,示範如何調整至放鬆狀態。

 

頌缽聲音

 

Rav Vast 聲音

 

天鼓聲音

 

Shruti Box 聲音

 

風鈴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