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21 VOL: 225
2021-05-18 18:11:31

藝術家黃加頌 Benjamin Ryser 回家路上 聽城市之聲

 

人總是容易忽略那些顯得過於理所當然的存在,像是家人,相處多年的伴侶,還有走回家的那條路。近年主要在香港、台灣、瑞士三地遊走的藝術家黃加頌 (Dorothy)跟Benjamin Ryser,以後殖民、歸屬感、身份錯置和距離體驗作研究議題。這次回港完成計劃「太陽下山後,可以帶我走一次你回家的路嗎」,找來不同朋友分享記憶中某段回家的路,以六本共有七個章節的聲音影像圖書形式將故事重現。

 

text.Jay Chow    photo.Bowy Chan、受訪者提供
special thanks.計劃的故事和聲音來自Mandy Lau、劉世榮、Charlotte Lee、鄧穎姸、蔡運華、Stewie Wong、李穎蕾

 

 

 

作品的概念是如何成形的?
Dorothy:我們2017年開始在不同的地方做藝術駐留計劃,譬如台灣原住民太魯閣族居住的山上,或是在瑞士的難民學校和阿爾卑斯山地區,主題都是關於社區和當地生活的人。在台灣的時候,人們會講很多關於祖先和祖靈的問題,日治時期和國民黨時期將太魯閣族從山上帶到山下,讓他們時常會問:「我的家在哪裡?」;去到歐洲,我們在不同社區做一些關於難民和移民的議題,他們同樣會問:「其實我的家在哪裡呢,我從這麼遠的地方來到,要怎樣面對這座城市和將來的生活?」2019年後我經常不在香港,發現自己錯過了許多共同記憶,於是申請了大館的駐留計劃,訪問不同的人怎樣回家,就是我記錄和陪伴這座城市的方式。

 

為甚麼會想到用聲音影像圖書的方式去呈現?
Dorothy:我們都覺得作品不應該只留在藝術館,而是應該在社區裡面。進行這個計劃時,我問自己,其實我對「家」是怎麼想的?小時候父母會給我一些叫做 cassette book的故事書,還有一盒 cassette帶,放到機中就會將整個故事讀給你聽,於是我們就用這個方式去呈現計劃的作品。


Benjamin 剛開始有想過將海報貼在城市的不同角落,後來因為經費問題而放棄,所以也花了一點時間去找到最後採用的這個形式。

 

請介紹一下這套書的使用方法。
Dorothy:全套共有七章,分別記錄了七個不同地方的故事。書中的指示和聲音將引導你在各處進行不一樣探索,一些會是重遊指定的地點,有些則發生在你的回憶和想像之中。其中一個故事是關於某個已經不存在的家,透過小時候回家的路和路上每盞街燈,回憶那個消失了的地方。

 

這個計劃最困難的部份是甚麼?
Benjamin:大概花了一年的時間。最難的是怎麼讓人和聲音同步,還有在指示清晰的同時營造和保持故事氛圍,聽上去才不會顯得太死板,需要像是走在夢裡面的感覺,我們因此來來回回地在每條路線上反覆確認和調整細節。


Dorothy:印刷的時候遇上很多技術問題,而且時間緊迫。每一頁都要配合聲音的節奏,還要計算每個章節要花多少時間完成,字的排版、書和內頁的呎吋等很多需要考慮的東西。

 

 

移民潮下,這個作品有沒有為你們帶來更多想法?
Benjamin:作為一個外來者,我沒辦法去評論太多,但我的確留意到近年人們的一些情緒轉變。而這個作品當初也不是因為這個趨勢而開始製作的,我們只是想去講述一些最簡單平凡的日常故事。
 
Dorothy:我覺得這個作品凝聚了現在的人對這個地方的看法。有時我去到不同國家的港式餐廳,一進去就會知道他是在哪個年代離開的,因為整個氣氛就是停留在他離開香港的那一刻。我從小已經習慣身邊很多親戚和朋友移民,或許我們的本質就是像這樣來來去去,離開又回來。這幾年開始在不同的地方工作,我想很多香港人也是這樣,當你問這些不停移動的人「家是甚麼?」,可能他們都會覺得,每個地方都有屬於自己的歸屬感。對於這些香港人來說,其實本質就是流動,而其實離開亦不代表甚麼,像我有個朋友移民後一年回來三次,可能比有些同在香港的人見得還多。所以這個作品,就是我和故事中的各人對 2019 至 2020 香港的凝視。
 
 
這本書嘗試去尋找和形塑居住在這座城市各人對於家的想像與關係,那怎樣才算是一個能夠讓人安身寄居的理想社區?
 
Benjamin:對我來說,最理想的城市就是一個我不熟悉的地方,當沒有一個既定的位置和責任的時候,就能發掘自己更多的面向。
 
Dorothy:最基本地說就是一個公平的地方,無論是生活、經濟還是社會流動方面,但我很怕那些烏托邦的說法,像是一些過於單純的願景和理想化的城市,所以我覺得最後還是要問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有朋友跟我說香港是一個成年人的迪士尼樂園,或許不大適合小朋友居住,但如果你是一個有工作能力的成年人,就會比較容易得到想要的東西。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城市,像我在某段時間是喜歡在夜裡工作然後晚起的人,可能巴塞隆拿就很適合時期的我,因為那邊所有餐廳都是下午2 點才開門的。

 

你們覺得這兩年香港人對「家」的解讀有沒有改變?
Benjamin:有時朋友也會問我,有沒有覺得香港已經變成第二個家?我覺得是的。在這裡生活了一段日子,漸漸對這座城市熟悉,尤其這次的作品讓我有機會走訪不同地區,和這個地方產生更多聯繫。這兩年大家幾乎都沒辦法旅遊,我覺得這個作品是個很好的機會帶你去一些平常不會去的地方,從而體驗不一樣的事物。


Dorothy:這幾年很多人會談論走或留的問題,放遠一點來看,我首先問的會是:「你的家人是從哪裡來的?」像我的家人就不是一直在香港生活,婆婆是嫁來香港的印尼華僑,在她的回憶裡面其實沒有自己是香港人這個意識,她來到這個地方只是因為婚姻。可能剛好我是生於一個不用移動的時代,就覺得這是我的家,但如果從歷史的角度,其實並不是這樣,我們從一開始就是要移動的人,沒有一個屬於自己地方,由始至終都沒有。

 

 

聆聽以下的城市之聲:

馬鞍山 / 回家路上經過任何一間惠康超市

彩虹往西貢方向的小巴 / 海邊 / 東涌

issue MAY 2021 VOL: 225
2021-05-18 18:10:33
假如電影無聲 擬音師余家祿

 

電影中有三種聲音:對白、音樂和音效,假如完全沒有聲音,就如差利卓別靈時期的默劇,就算只有演員在唸對白,也總是欠了點氣氛。由邵氏入行至今,擬音師余家祿在承繼前人的經驗後,就在音效房裡自創出各種聲效:椰子殼跟報紙,就是在草地上奔馳的野馬:「創作的不一定是大位,誇張的觀眾必然會察覺,但當中比較自然的,也許不容易被留意得到,一切都需要雕琢的。」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當時應徵邵氏音效員的工作是怎樣的?
入行正值是劉家良、劉家輝和惠英紅剛冒起的年代,那時的電影對白、音樂和音效分開錄製,經過混音後,電影聲音的部分才完整。以前我們這行幾乎必然是師徒制的,因為入行難,通常需要有人介紹。要接受音效訓練,進大公司是首選:邵氏、嘉禾、無線和麗的,他們不斷有新劇推出,也有資源可以撥出培訓新人。

 

現在算是現代版師徒制?
我們做聲的,沒做上三、五年,畫面也不一定懂看。你眼看到畫面,但卻不知道哪處要做聲。剛開始當然人人都覺得有趣,每天做就一定覺得悶。現在我們請人,也有點變了質,像是「公司制」多於師徒制,是打工的關係,以前那些跟師傅學習,對方給你兩餐飯的日子都不復再。於是就形成了行內嚴重的斷層,小公司的工作要接得夠多,又要花時間和資源栽培新人,但又不知要栽培多久,對方才有能力為你分擔,做聲不是半年就能學會的技術。

 

一套九十分鐘的電影,通常要錄製多少條聲效呢?
要視乎資金和要求,一條九十分鐘的電影,有要求和沒要求,相差的效果不是一倍的距離,而是十倍、百倍。要令電影看起來更高級,也營造更好的氣氛,背後需要大量思考和創作。假如動作片中有個場景,先是開槍,再有車經過,但開槍後會出現大量聲音細節,單是開槍和車聲就太單一。

 

電影中不會有完全安靜的部分?
靜也是一種效果,甚至需要更加細緻,才能突顯出那張力和力量,不是永遠都要豐富,要視乎戲種。靜和豐富是兩種處理手法,不是靜就比較易做。有時電影公司那邊會說:「這個部分不要那麼多聲音,要靜。」靜,也需要創造出來,沒有其他聲音遮蓋,難度會更高。電影中就算沒有音樂,也會有音頻,必然有music dialogue,只是多與少的分別。

 

 

如何幻想並設計出那些不存在的聲音?
我剛為一套關於太空的電影設計了聲效,電影公司說想配點月球漫步的聲音。但在月球漫步會有甚麼聲音呢?我也是看畫面幻想出來的,應該像踏在灰塵上,沉厚而有質感的聲音吧,而不是清脆俐落的。又例如《蜀山》那雙伸出來的翅膀,都是按感受創作的。其實電影裡有很多聲音,現實中並不如此,只是音效師創造了,觀眾看過後,就覺得聲效理所當然。打人一拳的聲音怎會是這樣呢?那為何聲效要這樣處理,不過想氣勢厲害一點,看起來刺激點。

 

聲音也可以看到當地文化?香港有獨特聲音嗎?
以前外國打鬥片沒太多聲效,沉實得多,也許是看到成龍參演的電影聲效,覺得誇張效果也挺特別,現在的也明顯地誇張了。說實在,西片掌握聲音的成熟度和細膩度明顯佔優。而香港獨有的聲音是嘈吵,去外國會靜到耳鳴,如果要在香港收一架巴士到站的聲音,是極困難的。我們習慣了市區的嘈雜,儘管到郊外露營,耳朵也會不習慣。

 

音樂有情緒,為何說音效也有情緒?
簡單來說,一支筆,大力放和輕力放就是情緒。動作慢的時候,聲效就要柔,我就算放一張紙也有情緒。它是左右飄下來的,其實沒有聲音,也許那場是關於離別的,就要做一個傷感的效果,而不是橫風橫雨那種。這很難解釋,其實你也知道聲音有情緒,每人都有能力分辨聲效的好與壞,在那場景適合與否。

 

以外套模仿心跳聲音

 

以報紙碎模仿步入草叢聲音

 

以牛仔褲模仿空拳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