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5-28 18:25:50

JOHNNIE WALKER 珍貴的禮物—認真態度的傳承

 

Like Father like Son,兒子或許遺傳到父親的輪廓、或身高、或笑容,而在日子漸過之後,那些肉眼以外的特質也會一一浮面,例如做人處事的認真態度。Draft Land的Beverage Development Manager Alexander Ko和父親Thomas,在父親節前夕一同聚起來,喝點酒,翻找過去的種種趣味,而這些回憶也想必會愈釀愈醇。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assisted by Yu Sai Yeung

makeup.Tammy Au Makeup

venue.Draft Land

special thanks.詩

 

 

從工程界跨進酒吧
雖然是身處管理級的位置,但關於酒吧的大小事務,由辦公室的工作到工廠的開發,甚至是酒吧內的清潔,Alexander都懂得做。「如果一個領導者根本不會落手處理,甚至是不懂處理,其實完全沒有跟隨他的理由。其中一句我爸說的話,是你不需成為每件事的專家,但你對各部分都需要有足夠的認知,以至沒人能欺騙你。」如此全面的經理,想必是餐飲業的專科出身,誰知唸的卻是工程系。

十一歲左右家人就把他送到蘇格蘭的寄宿學校,後來到美國讀大學,再回港進修工商管理碩士課程,父親Thomas一心是希望兒子畢業後,就能接手家裡的出入口生意。在香港讀書期間,Alexander面對的是沒朋友又不懂廣東話的悶局,於是在數次獨個兒到酒吧消遣後,決定找份和調酒相關的兼職工作。兩年後,他就在國際性的調酒比賽中擠身八強。「那刻絕對是轉捩點,原來調酒不單是純粹好玩的事,而是我可以視之為專業的發展。」知悉兒子的目光清晰專注,儘管心裡不完全情願,仔大仔世界,Thomas也只可放手祝福。

 

 

每杯酒都值得紀念
說到喝酒的喜好,父子的口味卻是不盡相同。相對各種酒類都喜歡的Alexander,父親獨愛紅酒,如果是雞尾酒,絕大部分時間只會點Pina colada。兒子仍然記得不少關於酒,也關於父親的時刻。小時去泰國旅行,父親點的不是Mai Tai,便是Pina colada。沒有酒的概念,他只記得那片掛在杯口的菠蘿,還有那小紙傘份外好看。「如果你想喝,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調,你連泰國都不用去了。」

假設要為父親設計一杯雞尾酒,Pina colada就是不二之選,而Thomas立馬補了一句:「剛才你給我那杯也很不錯。」所說的,就是他用上Johnnie Walker Black Label,為DIAGEO WORLD CLASS 2021世界頂尖調酒大賽所設計的參賽作品。那天的比賽,Thomas首次當了觀眾。他也分享兒子首次參加調酒比賽時,官方把參賽者的照片都放在宣傳海報中,他那時留了一張,現在還張貼在辦公室裡。這樣的兒子,他覺得帥極了。

 

 

未來的日子還多著
Draft Land開店兩年,而上一份工作同樣負責營運剛開業的酒吧,最近這四年Alexander忙得不可開交,連Thomas都忍不住笑著投訴兩句:「我約他也挺辛苦的,他常沒空,無論喝一杯或吃個飯都很難。我年輕時也很忙,他現在愈來愈像我。」無奈的,身在餐飲業,和常人的日程是倒轉的,當正常人想外出消遣時,就是他最忙的日子。幸好,現在在辦公室工作多了,周末也可抽空,把時間和重心放回家裡。父子近來最投入的活動,是買了輛單車,在周末前往大埔,教Alexander三歲的女兒Talia踩單車。

Thomas形容,父子的關係就像朋友,不但開通,也從沒大聲向他呼喝。兒子從小就是個淘氣鬼,幾乎不受控制,無論在沙田新城市廣場,還是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迪士尼樂園,他都迷過路。曾經頑皮得像街童,又被人寵壞的少爺仔,在經過寄宿學校的訓練後,不但成了獨立的紳士,現在在餐飲業也找到立足之處。

 

 

要把父親教的一套傳到下一代嗎?對當了父親的Alexander來說,又似乎不是複製和貼上的手板眼見功夫:「他年輕時為了滿足我所想,一直非常努力工作,我在父親身上學到的是態度和價值觀:哪件事最重要、哪方面需要加倍關心,和別人洽談時人家想達成怎樣的成果,種種都是極難學會的。」學習是一回事,實行是一回事,自己當了父親,他又發覺不是想孩子怎樣做,她就會隨指示前進,說不定會用最短時間往相反方向奔跑。但與其想太多,不如珍惜當下:「現在孩子漸漸長大,可以參與的事多了。在踩單車以外,我期待和父親能一起體驗更多獨特而珍貴的時刻。」

 

Johnnie Walker的傳承故事
John Walker之子Alexander,在1867年創造了卓越群倫的Old Highland Whisky調和式威士忌。這位調酒大師結合蘇格蘭各地威士忌的最佳風味,打造無比珍稀的佳釀。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承襲Old Highland Whisky的經典風味,展現由父子傳承而來的非凡威士忌工藝。

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從少數蘇格蘭最出色珍稀的威士忌精選調配而成,一萬桶酒藏中,只有一桶能呈現Blue Label的卓越招牌風味,獨特味道與品質堪稱萬中選一。

有些說話,或許都不曾跟父親開口,例如「愛你」和「World’s Best Father」。父親節將至,Johnnie Walker為你準備酒瓶的雕刻服務。由即日至6月27日,只要購買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即可免費享有酒瓶雕刻服務,包括八句預設的祝賀語句。在一年一度的珍貴節日,就為父親送上最珍重的佳釀!

立即購買:
https://bit.ly/3fdhpmI ■

 

issue MAY 2021 VOL: 225
2021-05-21 12:09:44
李駿碩、柯煒林 他們與家的距離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Hair.Oscar Ngan @ ii ALCHEMY hair(Will Or)
Makeup.Kineks Ho @ Ling Chan Makeup(Will Or)

《濁水漂流》預告片一出,每句對白擲地有聲。面對極權殘酷而無情,香港人憤慨而無力,更何況勢孤力薄的街頭露宿一群。導演李駿碩無意深究露宿者流落街頭的原因,也沒有作出譴責或同情,與片中演員柯煒林,一同在詩意之下訴說當下香港的露宿狀態。

 

李駿碩上回拍過《翠絲》,今回再度挑戰「小眾」題材,關注深水埗露宿者的故事,靈感取材自2012年深水埗通州街玉器市場旁邊的清場事件,露宿者家當盡失,社工協助眾人打官司申請索償,並要求政府道歉。當時導演只是個二十出頭的學生記者,他牢牢印記當時的情節,其後學有所成並成為導演後,2017、18年開始寫成劇本,電影《濁水漂流》在下月上映。

 

在他眼中,露宿者在每座城市的生活有自給自足的各式生態,就算香港每個區域也不一樣,但露宿者的共同天敵,是溫度。「我到世界各地遇過不少露宿者,巴黎的住在地鐵站,因為有暖氣;紐約的群居於廢棄鐵路的地底;美國西岸及三藩市等天氣和暖一點,有點像香港一樣,露宿者都住在大街大巷。」更相似是,香港與某些地方一樣,同樣有海洛英的出現。「很多關注露宿者的人極力避開毒品議題,但我聚焦於關注制度的不公義,如果不提及毒品,卻是對真實的背叛。」

 

事隔相約十年,香港各種問題陸續浮現,但李駿碩覺得露宿者的生活沒有很大變化。「被驅趕的情況與當年相似,源於政策上沒有改變。去年通州街公園有露宿者遇襲及被砸爛家當,最後更被發現在小欖囚室自殺身亡,事情都是一樣。」反而,他認為普遍香港人對社會的認知,近年來有所改變。「以前一位露宿者離世,我們相對冷漠,但經歷過不同事件後,深感社會公權力不應對待露宿者,對於人的尊嚴價值想法有點不同。」

 

將這個嚴肅議題放入電影之中,李駿碩找來強勁卡士,吳鎮宇、謝君豪、李麗珍、朱栢康等人演出,還有柯煒林,扮演新一代的露宿者。柯煒林提到,未拍《濁水漂流》之前,他對露宿者的最大印象,與公園那些長櫈有關。「我記得小時候沒有那些扶手的,長大後不明白為何都增設扶手,後來看過一篇報道,才知道原來是用來阻止露宿者睡覺,我便覺得香港是個欠缺人情味的城市。」

 

電影中,柯煒林飾演新一代露宿者「木仔」,他與一眾中年露宿者不同,他幾乎不說話,只會吹口琴,捉象棋,以及喜歡噴香水。導演說,起初他寫木仔的角色沒有太多戲份。「我想寫一個與一般人對露宿者形象反差極大的角色,同時設定他在那群露宿者當中,是沒有違和感。其實每個社群都有這種人,後來他的出現更變成了一個『詩意』的象徵,給電影一份強烈的感覺。」

 

戲份甚重,對於一名演戲經驗不算很多的年輕演員來說,柯煒林卻演得很投入。「由我拍《點五步》入行到現在,木仔可說是我最快拿捏到感覺去演繹的一個角色。可能我不是科班出身,我慣常會將一些想法放在角色當中,而木仔與我的性格有點相近,相對上有很多東西可以放進去,加上與導演交談後,前期做得好,現場愈拍愈從容。」身在拍攝現場,他試過坐在電箱坐上兩三小時,也會在現場閒逛。「平日我在社群裡會遭受白眼,直到有一日,我穿著戲服在深水埗閒逛,那次真的沒人覺得有異樣,證明我已成功融入社區了。」至於電影中有不少大膽情節,例如剃頭,只穿內褲,拍攝獻出初夜的場面,柯煒林笑說:「很小事啦,當年拍《回憶備份》試過露股,只要情節合理,我就可以演,反而擔心自己演得不好。」

 

說到底,《濁水漂流》想表達一份制度的不公義,無論露宿者還是你我,大抵身同感受,我們的家不成家。李駿碩說「家」的定義與血緣無關。「我認為家是一個處於自在狀態的地方,片中吳鎮宇飾演的輝哥,在街上是自在的狀態,心底希望街友與他一起住下去,一起互相倚靠生活的就是家人。」柯煒林就覺得家很簡單,就是放工後想回到的那個地方,它本來是名詞,卻是一個比喻。「由於疫情或其他原因,現今大環境令我們很不自在,不能夠自在地相處,就連與自己好好相處,我也不太能夠,能夠保持自在的狀態,在這個年代,已是值得慶賀的事情了。」只要活在香港,露宿與否,吸毒與否,總有些人,總有些事,往往與小市民對立。■

 

《濁水漂流》
上映日期: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