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5-31 12:53:35

七仙羽 師傅愛香港

Text.Nic Wong
Interview.Nic Wong、金成
Photo.Ming Chan@DoubleMWorkshop
Hair & Makeup.Shirley Choi

2021,是年輕人的時代?

香港樂壇已死?有姜濤與MIRROR!

香港電影已死?有古天樂、游學修與試當真!

香港電視已死?有ERROR、無制限OT編集團,還有她——七仙羽師傅。

只要有實力,哪怕你甚麼年紀,擋都擋不住,頭角必然嶄露。

七師傅原名趙玲,洋名Connie,芳齡不詳,自言18歲後不再計算歲數,聲稱自己精通八字紫微密宗茅山西洋魔法,幾乎天文地理無所不知。她的玄學法科實力,若不是信徒未必信服;但她的搞笑實力,從來沒人質疑,看過她的演出,無不捧腹大笑。

搞笑背後,有人覺得她為了節目效果,經常搞笑亂噏,多於一名正經有料的風水師傅,甚至被指是神棍。七師傅表明不介意,揚言:「犧牲了我一個人的形象,換來全香港人開心,這是功德,沒所謂。」

節目中不斷重複「師傅愛你」,原來師傅最愛的,其實是——香港人。

 

與嫖客互動

電話邀約七師傅訪問,她態度認真,先感謝後道歉。「我的佛堂在深水埗唐樓,樓下附近環境不是太好,先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希望你不要介意。不過,佛堂入面是很乾淨的。」師傅並無戲言。她的佛堂名為「正能量中心」,位於基隆街一唐樓三樓,她解釋當日買下現址,主要是用來派食物給窮人。結果,從唐樓拾級而上,路經二樓卻是霓虹光管映照下的鳳樓單位。

佛堂與鳳樓,相差只有十餘級樓梯。七師傅認真地說:「整幢大廈最漂亮的人,就是我。」雖則派飯方便,但師傅如仙女,與嫖客擦身而過,難道出入又方便?此時,她說了一個真實的㩒鐘仔故事:

「試過有嫖客㩒鐘,問我多少錢?$380。他問:『加了價?』沒有,一直都是$380。『以前是$280的。」總之現在$380,叫他先進來吧。他進來後又問:『要不要沖涼?』不用,先坐下慢慢等。『還不來?』先等等啦,還有三個人未到。『咁多人?』單對單,$880,三個人小組形式便宜一點。$380還是$880?『梗係$380,我等等啦。』等了一會,三個女生上來後,他興奮地說:『嘩,真係咁多人?』結果,他才知道原來這裡是佛堂。後來,我告訴樓下業主提醒嫖客,樓上不是她,自此嫖客都沒有上來了。」

認真,搞笑。七師傅愈認真,其實愈搞笑。她直言平日所拍的ViuTV綜藝節目,對象是年輕人,內容輕鬆一點,其宗旨是不想香港人太大壓力,所以節目都是搞笑有趣一點。「犧牲了我一個人的形象,換來全香港人開心,也是功德,沒所謂。」語出驚人,是她的幕前賣點。「最初都想過可能會影響我的形象,但I don't care,because……,我出發點是,香港人壓力太大,大家想笑都不敢笑,現在有些節目讓大家開心一下,笑一下,疫情如此嚴重,經濟又不好,我就將這些笑容、功德,布施給大家,讓大家開開心心,自然身心靈都健康啦,社會就更多點正能量,我便唯有犧牲一下我的形象。」她補充,布施不只是派米派飯,還有很多種,簡單一個笑容都是報施,香港人開心就好了。

 

鬼睇你跳舞

只要看過七師傅的演出,無論是成名節目《鬼同你上位》,抑或多次《晚吹》訪問節目,甚至近日接拍米線廣告做譚仔姐姐,同樣覺得她笑點滿瀉,有備而來。「沒有的,所有東西都沒準備,加上ViuTV不會告訴我們要說甚麼,做甚麼,事前沒有夾定的。正如今日訪問,我都不知道你會問甚麼問題,我已習慣了,要來就來,自問反應都OK的。」

想當日《鬼同你上位》在猛鬼地方跳舞「俾鬼睇」,難道又是臨場靈機一觸?她說近年有很多探靈節目,開始有點悶,所以她早有預謀。「之前我想過現場跳舞或唱歌給鬼看,相信觀眾會開心一點。由於當日參賽者有才藝表演環節,我覺得自己都可以參與其中,所以一早帶了舞衣,但導演監製事前都不知道,到場後我才跟他們說,鬼都想看我跳舞。」

探靈節目一浪接一浪,她表示每次探靈前後都要總動員修佛念經,包括她每年必到的尼泊爾寺廟,一眾和尚出家人齊齊幫忙修佛念經。「背後我要做很多功夫,因為真的很危險,如果有靈體上了任何人的身上,除了影響那人,我作為師傅,豈不是很無面?」她提到拍攝第一日,參賽者之一Mangie經已出事。「結果我念經念足三日,再找了很多出家師傅來念經,終於救回她條命;其實我徒弟也中了招,當時在那裡不斷念經超渡,離開時有超過三百隻鬼跟著她,整晚在她的耳朵碎碎念,令她全晚都睡不到⋯⋯」本來她希望拍出一個很恐怖的探靈節目,特別選了全港最兇猛的地方,沒想到變成笑片,還成為了收視冠軍,果真是陰差陽錯⋯⋯

 

七師傅擁有了一切

七師傅形象討人歡喜,她的性格亦相當樂觀,原因是,她老早擁有了一切。「我對於名利金錢,所有東西都放下了,我不執著,比較輕鬆,別人罵我都沒事,因為我甚麼都有。生意好的話,我賺多些錢,就派多些飯,幫助多點有需要的人;生意不好的話,我就休息念經。」

「第一,我家中本身有點錢,所以我不憂錢;第二,我生活很簡單,無論我賺多少錢,我生活都是這樣,吃點豆腐、青菜、煲碗白飯或白粥。身在外國,我大多時間都吃沙律、麵包,喝一杯鮮榨果汁,很便宜的。加上我自己有個森林,裡面有很多菜,幾乎不用錢。」唯一最花錢,坐飛機,非頭等不坐。「有時去旅行,但我一坐就要坐頭等,因為十幾小時太辛苦了,寧願花錢多一點。(商務都不行?)頭等啦,比較舒服。平時太辛苦了,睡眠不足,我要睡覺,飛機太逼的話,周身骨痛,所以很多時候都要坐頭等。」

過去大家對於七師傅的身世存疑,今回就來個大公開!七仙羽原名趙玲,馬來西亞華僑,在台灣、新加坡等地成長。「我住馬來西亞的時間不算太長,當地很多人崇拜新加坡,我的很多親戚都過了新加坡,而我全家人一早移民去了英國,所以現時馬來西亞沒甚麼親人了。」

她與風水結緣,卻在台灣。「小時候身體不好,有些靈異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家人便將我過契了一個出家人——妙君長老,他替我清走一些跟隨我多年的靈體。清靈之後,他說我很有慧根,與他有幾世修行師徒緣份,今世遇上便收我為徒,於是傳授我很多心法,主要是七星派秘訣,例如透過水、相片、畫像來觀相及幫人轉運。世間無常不斷變化,他教我那套原理是,以無形打破有形。」她又指,妙君長老既懂睇相睇掌,又會觀氣場等,於是她就輕鬆學會了風水八字紫微斗數等。

 

身世大公開

「七仙羽」這個名字,就是因此得來。「當年師傅說我修行了多世,今世是神仙,便賜我一個法名,來自扶乩指引的一首詩,每句都有七、仙、羽這三個字。不過,那首詩我收起多年,經已忘記詩句內容了。」對於她的中英文名,她呼籲大家還是叫她七師傅就好了。「趙玲或Connie這些名字,其實都是假的,尤其我有很多英文名,例如Tashilamo、Dolma等等,但大家都不懂串法,相對上Connie比較簡單,大家容易叫到。又,其實外國大多人都叫我Ling Ling。」

Ling Ling的厲害,就是學貫中西。在外國生活多年,塔羅牌、西洋魔法、能量治療,她都拿手。「當年在外國讀書,那邊沒有佛教徒及寺廟,加上老師亦是基督徒,就叫我定期去教堂派食物。有次我失戀不開心,老師說有辦法令對方回來,便教了我一個魔法,混合桃花油、魔法草及很多大自然材料,製成魔法水及魔法油,念某些咒語呼喚對方回來。」最終,師傅的男友真的回來了,但師傅已經不再愛他。「他回來跪求我復合,但我覺得他沒有魅力了。當一個人求你,他就不再吸引,就不要他,反正我太多選擇。」

不只一次強調,她的桃花運太旺太多,但這不是一件開心事。「我想修行,我想修煉,偏偏有很多男人追我,好像幾年前我與老公一起去會所喝東西,認識了一個鬼佬,直到今日,他明知我有老公,還依然追我。」訪問當日,七師傅的「老公」也在場,目測二人互動,她時而要求,時而撒嬌:「Honey, take me some pictures. Only me!」昂藏六呎,正是早前被雜誌狗仔隊拍到的那位。「網上有很多版本,說到我好像有幾多個老公。其實他在荷蘭出生,在德國生活過。」

桃花超旺,難得獲師傅獨具慧眼,究竟他有何出類拔萃?「其實我甚麼人都不想揀,我想修行,但他死咬不放,我又不想傷害人。」她說對方很善良,即使是公司高層,卻願意一起與她派食物,又願意念經打坐。「叫他做甚麼,他都願意,又不會發甚麼脾氣。」得到師傅歡心,原來就是這樣簡單。那麼,二人結婚多少年?師傅澄清:「其實都不知算不算結婚,你說男友都可以啦。我們一起了十年。」唯一肯定的是,師傅不想生兒育女,再三強調:「我要修行,不想有太多負累。」

 

師傅愛香港

師傅不愛孩子,但師傅真心愛香港。緣於她早年在香港讀過書,相傳她在本地某間大學新聞系畢業,早年網誌亦寫過自己於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碩士畢業,她一一未有正面回應,只說曾經在香港、英國、美國、加拿大等地讀書,從興趣班至碩士都有。「我十幾歲就來港讀中學,畢業就去外國讀書,可惜我在外國不開心,很多男人追我,每次拍拖不久就分手,沒心情就不想讀書便回來香港,躲了一大段時間來寫歌。那時還未讀大學,已幫人做填詞槍手寫了很多作品,18歲就成為CASH香港作曲家及作詞家協會會員,但真正出我的名字,只有一兩首。」翻查過CASH網上會員名單中,的確有「趙玲」的名字,亦只有兩首填詞歌曲,信不信由你。

另一方面,師傅曾在電視訪問中說過,曾經當過台灣電視台TVBS記者,又是怎樣的一回事?「我讀新聞系出身,所以在台灣電視台新聞部做了一年多,可惜工作奔波日夜顛倒,以致身體不舒服,便辭工養好身子。不做電視台,就轉去做雜誌。」她自言在香港任職過多本美容雜誌、財經雜誌、健康雜誌,同時兼職看風水面相。「後來太多客人了,日日都要見客,顧不到這麼多,最後辭掉記者工作,全職看風水,所以我一出來就有很多客人,而不是突然間冒起的。」

十多年前出道看風水,她自言第一年做師傅已拍亞視風水節目,寫盡本地傳媒專欄。「例如《壹周》、《三周》、《快周》、《星島》、《商報》等等,幾乎全港報紙雜誌都寫,亦有寫雅虎文章,經常排行前十名,以致行家們很討厭我,看我一個後生女師傅突然出現,即使無冤無仇,也向我落降頭,自此我有了戒心,不停修練來保護自己。」

 

命運很難改變

世界各地滿是七師傅的足印,她每年三分一時間在外國探親,至少要回到她的樹林,與松鼠、白兔等小動物玩玩;三分一時間要在尼泊爾、印度、不丹修行,不斷提升功力;其餘三分一時間在香港,主要是過冬天。「第一,我在香港有很多客人及朋友,定期要上堂解答;第二,香港有樓,要定期回來看看;第三,香港有佛堂,密宗師傅都在香港,我要探師傅,他們亦會掛念我;第四,外國的冬天很冷,就算是尼泊爾的冬天都很冷,當地沒熱水沒暖氣,最重要是我老公喜歡香港,不喜歡外國,他很怕冷。」她表明自己不怕冷,只是不喜歡寒冷天氣所帶來的不便,例如室外要鏟雪,室內要開暖氣,對皮膚不好。

近月來人氣急升,是否一早計算到ViuTV大旺自己?訪問當日,她正正穿了電視台極具象徵意義的藍色,莫非藍色大旺她?「其實我甚麼顏色的衣服都穿,如果你看看我以前的衣服,白色又有,金色又有,紅色又有,黑色又有,根本我已經超越了五行。」超越五行,天命所歸?「從來沒有計算過自己的運程,無論知道與否,其實都改變不到甚麼。我們人類的命運,很難徹底改變,只能夠改變少許。」

聽起來很無助,她卻用另一紅人「夏蕙BB」為例。「正如我跟黃夏蕙很熟,她今年九十歲,而且很精神,而她平日吃的全都是垃圾食物,很不健康,例如喝汽水、肥肉或炒米粉等。反而有些人日日保養,這樣不吃,那樣又不吃,卻沒黃夏蕙那樣長壽。換句話說,第一,是早已注定;第二,人生是一個過程,來到人世間甚麼都要體驗,不要限制太多,應該好好享受過程,未來是怎樣?由得佢啦。」

 

正能量中心

作為師傅,她竟然告訴你,風水沒大作用?「上天注定的,其實都可以改變,卻不是徹底改變,只是改變少許,等於一個女人醜樣到不得了,你幫她改變,很難徹底變成李嘉欣、林青霞,如果這樣容易改變,天下間個個都是林青霞啦,所以頂多漂亮少許,卻不能徹底變靚。」你的樣子如何,你的命運也必如何。「命運也是一樣,只能有一點點改變,最主要還是心態改變,例如經常看不開一件事,覺得公司有很多小人害你,在你背後搞你,但如果變成另一心態,養成一個習慣,不說他人是非,守著口孽,在佛教來說,能夠忍辱的話,就能消除很多孽障。」

換句話說,香港的命運難以大變?她深感大多香港人比較浮躁,甚麼都不滿、都罵、都投訴,卻應該先平靜反省,看清事實真相。「不理世界怎樣變,不理政治環境,不理瘟疫,每個香港人最重要是找出自己的世界。並非叫大家活在自己的世界而不理外間,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能夠發揮自己的功效。如果一家人都很有正能量,很開心,那一家人就可以影響親戚朋友。不要忽視自己的小我,卻可以影響更多人。」忽爾想起,她的佛堂正正名為「正能量中心」,難怪難怪。

最後想問,我們看得見世界末日嗎?七師傅想了想說:「未有。但現在都是打仗中,只不過大家以為打仗一定有槍有炮有彈,但現時這個瘟疫都是打仗。所謂的末日,每一秒每一刻都是末日,每一秒每一刻都是天堂。大部分人的理解,全世界一鑊熟才是末日,但世事不是這樣,所有天堂地獄都是一念之間。」果然,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當你出現惡念或心態不好,等於生長在末日或地獄一樣。就像住在醫院的人,日日都是等死,日日都是末日,不就是地獄一樣?」師傅所言甚是。

 

後記:放生還是殺生?

七師傅人氣急升,拍節目搞笑之餘更拍廣告入屋。偏偏人紅新聞多,被指放生危害生態,就真的影響了她的心情。「以前遇到任何人罵我,我都沒所謂,但那一次是別人屈我,將很多放生的人弄死龜、魚的,全都入了我數。」面對千萬網民的粗口及詛咒,她雖然憤怒卻感無奈,只求事情快點平息就算。「當時我有個廣告未出街,我身敗名裂沒問題,卻不想影響別人廣告公司、導演及那麼多工作人員,所以別人說甚麼,我都不澄清了。」她強調自己非常明白佛教放生的意義,第一不能提前跟船家講,否則對方會濫捕;第二是不能亂放,淡水魚不可以放到大海,否則不只沒功德,而是殺生。未知七師傅的這一番話,又能否獲得大眾的理解呢?■

2021-05-31 12:51:46
柳應廷 瘋狂的果實

Text.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photo.Olivia Tsang
makeup.Rainbow Chung@AnnieG. Chan Makeup Centre
hair.Man Chan@Chic Private I Salon
calligraphy.Chan Oi Ying jewelry.Qeelin
wardrobe.STELLA McCARTNEY(white suit set)VALENTINO(white shirt)
DIOR MEN(blue jacket and trousers)FENDI(grey coat knit top and trousers)
BOTTEGA VENETA(beige suit set and loafers)

果實,成熟時候綻放色彩,散發吸引香味,但它也會有腐爛的時候。

Jer柳應廷,去年經過水刑、迴光、風靈的「物語」轉化後,當日的八字眉變成今日的「狂人」,展示黑化瘋狂的一面,來個「重生三部曲」,第一回〈狂人日記〉將Progressive Rock帶入廣東歌,鼓勵大家要忠於自己。

這一顆果實,美味可口卻又不敢觸碰,瘋狂得就像世間當下一樣。Jer坦言希望用他的歌曲、聲線、高低音,為香港人帶來一點點力量,忠於自己,重生。

 

花生 瘋與癲 觀眾都接受

先開花,才結果。那朵「花」不是花姐,而是MIRROR。上月初十二金花燦爛盛放,六場演唱會好評如花潮,Jer表示兄弟們都很珍惜。「MIRROR第一次開演唱會,是初出道後的一個月,那次來得很快,不懂珍惜,但這一次大家感觸多了,每一個人都很珍惜舞台。」原來這次演唱會由預備到表演,只有短短兩三個星期。「最後順利完成六場,加上坊間的好評,我覺得是一個創舉,見證著我們這兩年半來的成長。今次我都豁了出去,突破之前未試過這樣瘋狂的舞台表演,演唱新歌〈狂人日記〉,好像一個成就解鎖。」除了快慢歌外,他與Anson Lo來了個battle,不再介意表演一些自己不擅長的事情。「表演完後,很想跟觀眾說:我進步了!」

回想當初,兩度抗拒加入MIRROR,Jer至今依然認為自己的主力是音樂部分,希望做好自己的音樂作品,但同時間不抗拒MIRROR的跳唱或舞蹈表演。「跳舞當然不是我擅長的,但比起出道初期,都有少許進步啦。我一直努力,希望自己在跳唱團體入面,不要成為跳舞最核突及最突出的那一個,不想每次都拖後腿。」來到今天,他依然是成員中花上最長時間才能練好舞步的一人,但今天他不再抗拒,亦深感有助他在舞台上的其他表演。「如果當初沒有加入MIRROR,就算仍有機會再唱〈狂人日記〉,我相信未必做到演唱會上的那個表演,不可能這樣投入,真的經過不同訓練,才做到那個感覺。」

 

細聽風鈴內 失散 轉生 重逢

演唱會過後,踏入下半年,Jer將會集中個人發展,讓果實更加成熟。延續歌曲系列的風格,去年是「物語」,今年則是「重生」。「講述一個人好似〈風靈物語〉的主題,死後的靈魂轉世到『狂人』的身體,才有今年的第一首歌〈狂人日記〉。接著的第二、第三首歌就是轉到不同的身體,歌詞及音樂上有主題性的連貫,還有推出唱片的計劃。現在先儲好『重生』系列,再儲多一個系列,估計明年底才出唱片。」他率先透露,新歌將在今個月底或下月推出,感覺與〈狂人日記〉不同,是一首慢調情歌,但風格仍是黑暗的。

去年「物語」系列徘徊死亡,今年卻探討重生,對於現年28歲的Jer,會否太深奧?「我一向愛看電影及思考,反而覺得題材頗適合自己。當然要感謝製作團隊的小克、Carl叔叔(王雙駿),以及今年新合作的MV導演Sheng,教會我一些之前未曾接觸過的靈性課題,感覺非常新鮮。」題材沉重以外,MV中甚或有服食迷幻藥及吸煙等大膽情節。「花姐覺得,我是可以在MIRROR當中毫無極限地去玩這些題材,包括死亡、癲喪,甚麼都可以,因此公司從未阻止我推出〈狂人日記〉這種廣東音樂少有的風格元素。」大膽的他更主動提及性教育,直指很多父母對子女不提不理,難道他們就不會接觸嗎?「這些事情外國已經很平常,只是香港市場比較保守,所以我覺得要擴闊一下樂迷的眼光和界限。」

向來是乖乖仔的Jer,就算他的癲狂極限,過去都只是裸辭追夢,或者在MV中釋放自己。「我心目中的狂人,就像我拍MV時所參照的『小丑』,其實是社會逼成。或許我們看到小丑的笑容,但他的內心又是否真正開心?笑容之下,卻可能包含很多不開心、憤怒及瘋狂。」只要看過Jer拍《考有Feel》,就會看到他的癲狂內心,甚至「黑化」一面。「我相信一切都是信心累積而成,經過『物語』系列,大家反應很好,我就更加大膽表達自己的真正想法,希望大家能夠接受我的新元素。」

 

我撐撐撐過了漆黑

一顆果實,不如一棵果樹。Jer不諱言,如果當初未有加入MIRROR,今日獨唱任何一首歌曲,相信不會有那種受歡迎的程度。「男團真的有幫助,就像過去韓國及外國也推動一些團體出來。如果你問我獨立出來唱〈物語〉、〈狂人〉,會否好似現時Jer@MIRROR的身份般多人認識呢?我覺得不會。主要是社會風氣下,大家留意十二個人,多於一個個單獨出來的人,所以MIRROR會有團體的作品,而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獨立作品,慢慢隨著社會潮流,讓大家看看每個人的東西。」他又補充,十二位成員各有擅長的東西,尚待大家慢慢發掘。「MIRROR,就是每個人有不同方面的叻,大家才這樣喜歡我們每一個人。」

十隻手指互有長短,十二位成員亦各有際遇。Jer不諱言,去年這個時候雖然已推出了獨立作品,卻不像現在般受人注視。「大概是,頒獎禮後多了廣告商找我,但去年推出〈水刑〉〈迴光〉〈風靈〉的時候,當時正處於一段在演藝圈生活較難的階段,真的沒事做,只能在家中抓腳,有點吃力。」也許又要多謝「乜水」事件,加上他的努力不懈,最終得到大眾認同。「那段黑暗時期,最難捱的日子,經已撐過去。」

 

昏暗中街燈與流螢 燦爛裡起舞

吃下惡魔果實,果真有特殊能力?《全民造星》至今兩年多,Jer認為現在的「星」與大家的距離不太遠。「以前的明星是四大天王、哥哥、梅姐、羅文等等,神聖不可觸及,但現在網上打開IG就會看到我們,亦能夠留言傾談,距離感拉近了。老實說,我們沒有想過是否明星,反而只想做好每一個作品,讓大家喜歡,將關注度放回本地娛樂之上,已經很開心了。」

作為MIRROR一員,幾乎人人都要與姜濤比較。而,姜濤與「星」的距離,真像以前那種神聖,取而代之的卻是承受壓力與失去私隱。Jer坦言自己的取捨是:平衡。「好像姜濤這樣,連私生活都被影響,有粉絲在他的家門外按門鐘,真的over了。又或者,現在他連出街吃飯都不敢,如果工作之間有段空檔時間,正常人可能行街吃飯hea過,但他不敢,就算只得兩小時,他都寧願先回家,我真的不想這樣。」

「我希望還有些個人私隱,能夠出街拍拖。幸好我入行前已公開了女友,現時出街已是方便一點,但街上有人叫我影相,身邊伴侶又要在旁邊等等,對她真的有點不公平。作為一個歌手及公眾人物,我也歡迎大家上前影相,好像我仍然經常坐地鐵,大家不難在街上遇到我,但現在我也想考車牌,方便身邊家人朋友。」

 

光線引我再次回眸 岸邊伸出這一對手

犧牲與得著,Jer的想法明確,他的目標也很簡單,就是希望多唱廣東歌,吸引大家留意。「可能過去十年,大家都覺得樂壇已死,再沒有新歌手出來接力,但不少人一直都很努力,只是大家未有留意他們。我覺得MIRROR出來就是一個很好的訊息,這一班人未必是最好最完美,但是我們願意在社會中擔起這個責任去推動改變,希望更多觀眾聽回廣東歌。首先我們不能輕看這個圈子,要相信這個力量,慢慢就能做到以前的感覺了。」

果實延續生命。說到底,Jer的歌曲總是能夠令你我帶來一絲希望、一點力量,為不少度過艱難日子的人打打氣。「我真的希望,能夠透過我的歌曲給予大家一些力量。與大家一樣,我同樣身處社會之中,受環境影響下,都有一些負面情緒想發洩,某程度上歌曲能夠展露自己心底中想說的話。」他直言性格樂觀,盡量用正面態度面對不好的事情。「我以前也迷失過,受過一些傷害,包括愛情、事業、家庭等等,當然也沉溺過一段不開心的時間,但時間過去,現在看回以前,可能只是一件小事,當時心情卻困擾得太久,所以我特別想唱一些歌曲,鼓勵大家不要停留在黑洞太久,盡快要找出光明,走出黑暗。」但願城內城外,牆內牆外,大家都能聽得見Jer柳應廷的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