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8-02 15:37:47

黃秋生 陳淑儀 朱栢康 福禍相依

 

年半有多的反覆,讓劇場又開又關,上月似乎穩定了點,可以開放八成半的坐位。演出期延遲了一整年的舞台劇《ART呃》也將於八月登場,黃秋生、陳淑儀、朱栢康這個演藝學院師兄弟組合也磨拳擦掌,準備就緒演繹討論人性和價值觀分歧的劇目。對於近年的複雜狀況,包括劇界和延伸的教育問題,看似是禍,但他們卻看得見那令人振奮的福。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make up.Jolinn NG(秋生)& Maggie Lee(淑儀、朱康)

hair.Taky Chung@AdmiX Hair Styling(秋生)& Ray Mork@AdmiX Hair Styling(淑儀、朱康)

 

回溯到兩年前,監製張珮華已物色好選角:神戲劇場創辦人黃秋生、演藝時期的同班同學陳淑儀,還有因演出《拚死為出位》而叫她難忘的朱栢康,那時《金都》還未上映。這樣的三人組合,對她、對一眾舞台劇觀眾而言,同樣夢幻非常。在《金都》上映後,朱康先後獲得台灣金馬獎和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男主角提名,也接下了一連串的電視劇和MV演出。在劇場靜止的時間,他開始踏入另一種拍攝模式,這次回到娘家,自覺有點兩邊不是人,也需時調節。在劇中擔當三人之間的中間人,最大的難度是沒有對白的部分:「當中間人必須了解分歧在哪,角色有好一段時間需要坐在一旁觀察。我眼中這兩個角色的視點,應該要等於觀眾的切入點,在沒對白下,也別搶了他們的戲。」

 

三位演員是演藝學院的師兄弟,淑儀更是朱康的老師。秋生聽說朱康是新一代的舞台巨星,這個人物關係圖的便利之處,是如果對新星有何不滿,可以直接聯絡旁邊的投訴單位。「別問有沒有火花!如果問及三個男人,就是指有沒有爭執和互相不妥對方。而我們是沒甚麼火花的,沒火花最好,代表和平共處。我生命裡發生過太多火花了,實在不是那麼過癮。」劇場重新開放前,不少舞台劇都選擇退而求其次,隔著個螢幕照演,秋生認為實在難以提供精神的飽足:「往餐廳吃飯,不是單單吃飽那麼簡單,只求吃飽的話你在家烘兩塊麵包也會飽。如果餐廳去不了,要叫外賣,那完全是另一回事。」好一段時間前一同讀過劇,七月開始排戲,能實在地踏上舞台就足以令人好好珍惜。

 

 

《ART呃》是1994年的劇目,圍繞著三個好友因藝術而引發的爭執。同一劇本,曾在2008年於香港演出,當時名為《男磨坊》,由淑儀配黃子華加鄧偉傑主演。事隔十三年再演,轉了個角色,因為自己成為了中年人,對該年齡階層的尷尬和困窘也更為理解:「戲劇很有趣,愈親近的人,就愈難以說出心底話。但這套戲的安排裡,曾經難開口的話最後都一併湧出來。你說像現實嗎?如果現實真的能說出口,就不會有那麼多衝突發生,坦白其實可以化解很多事。」有人以為這套戲談及政治,不,這是說人性。假如一個劇目,是基於某個時代的一件事或某個背景,秋生估計那絕不是能長時間生存的作品。這次的作品和人有關係,例如妒嫉和出賣,這是幾千年都存在的本性。否則時間過了,會成為純粹的文本,而失去演出價值。

 

 

演員們謝幕後,如無意外秋生應該會回到台灣,神戲劇場亦需暫別觀眾。類似的告別,適用於香港劇壇,甚至是香港人。短時間內,他看不見目前的光景會突變,包括市場、資金、人才流失,也包括政治因素:「像是電影,整個電影工業是消失了,回不了去。現在就到舞台,要留意未知的變數。不是你想做就做得到,儘管有錢、有市場也不一定能做,可以沒人拍,連劇本也寫不了。」

 

空無一人,令人聯想起去年林奕華主導的劇場影像系列《一個邀請:人約吉場後》,三十位演員在沒綵排下重新步入尚未重開的劇場,進行沒劇本的演繹。在亮燈後,朱康深呼吸,然後吐出一個個由劇場延伸的單詞,說到「教育」時,他就說不下去了,心裡纏繞著的問題,是這地方還能否容許教育、容得下分享。經過一年沉澱,看似是為自己開了一道小窗:「我的確覺得教育模式不再像以往了,是怎樣,或是該怎樣,大家都在等待被通知。我會否覺得心灰,一點點吧,但每個環境和時代都有要處理的困難,let's see what will happen。」

 

 

說到教育,最切身的必然是淑儀老師,除了學院關閉那段時間,他都繼續教學的工作,也見證著學生們的心態轉化,回來後就學懂了珍惜:「他們給我的感覺是,我在這個時刻身處這裡,而我喜歡這件事,那就把它做好、演好。以前以為今日可以走堂,明天再上也沒所謂,但原來非必然,他們回來後多了點成熟,少了點躁動。」聽見師弟妹的新面貌,秋生以一句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作結,就如他前陣子把兩塊幾近枯乾的紫羅蘭葉放到水裡頭,居然重新長根,後來放回泥裡長成兩大棵紫蘿蘭,現在正等待開花之日。■

 

issue JUL 2021 VOL: 227
2021-07-28 13:22:07
空間改善社會.黃君諾、關鎮陞

Text.Nic Wong
Photo.Bowy(Portrait)& OOA

文明能壓碎,情懷不衰,但建築的意義很大。「比起其他專業及藝術,建築設計影響深遠,短則幾十年,長則幾百年。不論鄉郊或大城市,設計的好與壞,會塑造當地文化形象及建構社區。」東西建築(OOA)兩位創辦人兼年輕建築設計師黃君諾(Kenrick)和關鎮陞(Magic)身體力行,甚至早在柬埔寨興建村校及水堂,真正以建築設計解決社會問題。

 

空與間缺一不可

OOA創立於2015年,標榜為「建築設計研究組織」,研究東西方的空間美學,以及「東西」不同元素相互依存的關係、材料與空間的聯繫。Magic與Kenrick同樣畢業於香港大學建築學院,現時Magic身處美國西岸,Kenrick卻留港主持大局,直言:「我們受外國教育影響,處於東西方交匯點,其實城市規劃、室內設計及建築也是一樣,東西方看法很不同。西方重視事物本身的特性、形態及功能,東方則是事物與事物之間的關係,比較融和,因此雙方都有突破位,而香港人一向以靈活見稱,我發覺這就是分別。」

作為比Kenrick年長幾屆的師兄,Magic在美國攻讀碩士,曾在洛杉磯、東京及香港從事過不同類型規模的建築師樓,看法更為深入。「亞洲一般比較重視間隔與間隔之間的『空』,可以無形,可以有形;但西方比較重視『間』,間隔的『間』,但兩件事是缺一不可,所以覺得這件事很有意思,」

二人真正聯手,是一次柬埔寨的慈善項目。Kenrick說:「十多年前去過柬埔寨,幾乎甚麼都沒有,只有垃圾山,以及七十年代赤柬留下來仍未發展的一片土地。當時尚未畢業,卻有個心願,覺得建築可以在未發展或發展中的地區做多一點。」

 

柬埔寨村校與水堂

適逢Kenrick在大學年代認識柬埔寨NGO朋友,邀請他參與一個村校的設計項目,他便找上一直有聯絡的Magic,第一次嘗試合作。Magic說:「過程幾好玩,能夠與當地村民及辦學團體交流互動,是一般在香港從事商業性項目難以參與的事情。後來獲得更多機會,慢慢成為契機組成OOA。」

想當日的柬埔寨,不像現在酒店酒吧林立,更是一片沒那麼發達的地區。Magic記得當時還未實地考察,已準備好兩個方案,一個是從地面興建,另一個是離地興建。「直到現場看到工地,旁邊有一片綠草如茵的稻米田,原來當地很多時候都要避開水災、風暴及白蟻侵襲等,所以建築形態都有升起,卻不會升得太高,既結合現代設計與功能,又能融合當地村落。同時,當地有位來自澳洲的老師給予我們不少意見,這座學校正是結合常規教育以外的機能,希望容納不同年齡的學生,以致我們突破一般長方形的學校設計,結合當地氣候,變成建築形態獨特的方案。」

柬埔寨村校深受當年師生喜愛,機緣巧合下,翌年能夠參與當地「水堂」項目,贏得香港建築師學會的年度基金,雖然只有十萬港元資助計劃,卻能建設一些幫助當地社群的設施。「第一次是與教育有關,第二次看來更難,由於政府沒有提供乾淨食水,供應有限,有錢的可買樽裝水或私人配水,但同一個村落,更多人沒有足夠食水,即使發現有個湖泊,為何沒人飲?大抵是不太衛生,少了一個過濾系統,於是便覺得這項工程多於設計,但基礎設施一樣可以有設計?而且,當村民到水堂拿水,便可聚集起來,變成一個聚腳點。於是,我們想出一個劇院的設計,既有收集雨水的功用,也可將功能、社交及文化結合起來。」

建築設計,真的可以解決社會問題?「在之前學校項目發現,有一個好的建築可以凝聚到當地及附近的村民,我們回港後亦有繼續實現,覺得香港都可以做更多社區保育、藝術裝置,將設計融入社區發展,近年亦的確增加了。」他們直言,香港相對多持份者,社區比較複雜,柬埔寨相對簡單。「當然,世界各地也是一樣,如果你認識村長的話,相對上方便得多,當中還有很多政治因素。但那邊比較簡單,金錢誰人付得更多,就可在設計上擁有更多話語權了。」

 

主教山VR化

返回香港,二人異口同聲說:「身在香港,最難不是想出設計,而是想出很多很多設計方案後,要衡量持份者願意承受的風險及挑戰,而不是一味走得很前。有時真的不是設計行先,卻先要滿足對方的需要,才慢慢滲入設計,亦要滿足設計理念的背後、成本、時間,盡可能要加些不一樣的設計。」有時候,香港人的妥協都是折衷主義,更現實的是,很多客戶或政府,優先選擇外資大設計公司。

今時今日,香港的建築設計師還有甚麼空間?這兩名重視「空」與「間」的設計師,舉例提到早前他們以VR創造出主教山蓄水池的空間狀況。「記得去年底,新聞報道了幾天,民間很關注此事,建築物又瀕臨清拆。作為建築從業員,我們對空間的感覺很敏銳,便覺得可用些一貫使用的科技及技術,向公眾呈現出建築物原來的狀態,碰巧當時只有相片而沒有動態或3D空間的展示,正好發揮我們的專業,給社區去討論。」Magic又表示,其後他們繼續去探索,將主教山的空間變成動畫、VR、AR等,最後連政府、私人機構及市民都感興趣。「疫情下,經濟及項目各有影響,建築業界是否再用傳統的手法接工作?還是可以用VR、遊戲等互動的東西?這些都不算最新鮮的東西,但對於傳統建築設計而言,是否一個革新突破?」

 

欣賞大館之美

說到尾,一座建築是否成功,最重要還是用家所需。Magic說:「向來很難界定怎樣的建築物才算成功,要視乎是否適合時間、地域、客人,好像巴黎鐵塔,一百多年前只是為了世界博覽會而建的臨時建築,當時巴黎人不太喜歡,其後卻變成了人民象徵,很有哲學意味。作為建築從業員,不應單單滿足客人的要求及成本,所以我們自設公司,希望能夠透過不同機會印證自己想法。」

他又提到,近年Herzog & de Meuron設計的大館,在城市中心給大家看到何謂好的建築。「評價大館,不應只看最後結果,其實當年項目中標後,被批評為嘩眾取寵,阻礙景觀,後來輿論180度改變了設計,Herzog & de Meuron將切割成不同角度的鋁片,與下面麻石護土牆,形成肌理的隱約對比,結果得到策展人、地產商、居民等等互贏。」他又補充,政府、市民、客戶等,統統仍在摸索之中。「大家慢慢認識那種諮詢形式,建設一座建築物,至少等五至七年,落成使用後再有更多回應。老實說,市民要慢慢習慣這個循環,主教山就是一個例子,令大家慢慢明白建築的重要性及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