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21 VOL: 228
2021-08-18 15:22:24

麥浚龍 玩弄觀眾情緒的工藝

Text.Nic Wong

近十年恐怖片不算多,能夠真心被嚇壞的少之又少,麥浚龍自編自導的《殭屍》(2014)邀得「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監製,以日式恐怖結合八十年代流行的殭屍題材,拍出近年少有的實景恐怖感。Juno坦言,如果抹去一切創作故事的種種細節之後,最大目的是怎樣拿捏並引導,甚至是玩弄觀眾的情緒:「該那個時候笑,該那個時候哭。該那個時候驚。該那個時候怕。」

 

拍攝恐怖片,其感覺及準備功夫,與其他主題電影有何分別?

驚慄電影最花時間是去構思那一種元素,最能牽動觀眾感受驚慄的情感。驚慄主要分兩種,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嚇人伎倆不難,令人看不見而感到心寒的,我認為才是考人的功力。放下忌諱,又是另一門必須。

 

拍恐怖片的得著是?

創意。哪怕是俗稱的「真人真事」,鬼怪題材總沒有完全的「寫實」。得著是怎樣古靈精怪又來得新鮮有趣。

 

近年香港很少恐怖片,特別是鬼片,除了顧及內地市場外,還有否其他原因?

好的驚慄電影不易拍。如果是鬼怪電影的話,有特技還是沒有特技?有特技,牽涉製作資金;沒特技的話,創作單位便要憑鏡頭及豐富的幻想力去進行說服及製作。拍攝鬼怪電影,得不到投資者投放資源的重用及市場的信心,因此變得難以進行。

 

很多香港新導演的電影沒有內地市場,但很少選擇恐怖片,估計是甚麼原因?

驚慄題材屬奇情電影類別中的其中一種,因此不多不少也包含著某種「奇幻」在內。而正值這個世代的電影中,大家樂意偏重了「寫實」題材,奇幻的需求亦隨即降低。

另一個可能亦來自編寫過程中,大家偏重了要去資料蒐集,反而不太重用幻想力。香港電影的運作模式和外國的電影圈生態不同,香港很少見到編劇(以年計)寫好了劇本後,再找studio和導演參與,大多數都是電影公司看到市場上某電影題材成功,拿例子去找導演而導演找編劇「埋班度橋」,所以題材往往都是在局限的情況下進行。

 

未來有否開拍恐怖片的計劃?

醞釀中。

 

你覺得香港年輕觀眾還怕鬼、還喜歡恐怖片嗎?

每種題材都會有它的受眾。我反而相信是,如果是所謂的「典型」,看過無數次的設定及處理手法,未及驚便已覺悶。同時,也視乎視野。

 

近年看過最深刻的恐怖電影是?

沒有。

 

issue AUG 2021 VOL: 228
2021-08-18 15:18:07
鄭保瑞 恐怖片不是低成本電影

Text.Nic Wong

曾幾何時,不少在香港拍恐怖片的導演紛紛被指變態,古有牟敦芾、桂治洪,今有邱禮濤、鄭保瑞。只可惜近年他們都拍合拍片,但鄭保瑞似乎對恐怖變態念念不忘,近日作品《智齒》雖未至於有鬼,但心理恐怖同樣令人驚慄,而他當年所拍的《大頭怪嬰》、《熱血青年》更是嚇破膽,就算看不到厲鬼在哪裡,但詭異恐怖的氣氛,絕對不是低成本誤打誤撞出來。

 

拍攝恐怖片,感覺及得著與其他主題電影有何分別?

個人感覺分別不大,與其他電影類型差不多。當然每部電影都有自己的得著,但最主要都是故事本身,卻不是因應類型。

 

近年香港很少恐怖片,特別是鬼片,除了顧及內地市場外,還有否其他原因?

的確可惜。我拍類型片出身,得知恐怖片這個類型其實有一班基本觀眾,亦是市場中一個基本需要的類型。近年港產恐怖片真的減少,合拍片是主要原因,太恐怖的話就無法過審;另一原因是基於誤會,很多人覺得恐怖片是低成本電影,不用花太多金錢來拍,或者很快拍完,但我自己的經歷不是這樣,反而很花時間去營造氣氛,培養演員情緒亦有一定的難度,所以誤解了恐怖片,對恐怖片發展是有局限。

 

這些年來,投資者對恐怖片感興趣嗎?

我覺得近年投資者都想投資開拍的,卻只限於低成本。恐怖片發展空間較小,主要是近年票房或賣埠收益的回收較少,但肯定能夠有基本回收。再看看其他地方如韓國、泰國的恐怖片發展不錯,就連馬來西亞也開始拍攝,可惜香港卻停步了。

 

很多香港新導演的電影沒有內地市場,但很少選擇恐怖片,估計是甚麼原因?

新導演與我們出身的年代不同,經歷也不一樣,所以大家在創作取向及題材上,可能覺得恐怖片不太重要,加上他們成長時,我們已拍的恐怖片已經不多,形成港產片的氛圍,恐怖片是小眾一點,沒辦法的。

 

未來有否開拍恐怖片的計劃?有的話,會是怎樣的?

我一直想拍恐怖片的,但始終因應成本來決定開拍與否。我心裡有一兩個恐怖題材故事,相對簡單一點,例如一個人在屋裡怎樣生活?或者關於一些傳統神鬼東西,例如問米、神打、茅山等,都是我一直想拍的。當然,一切都很初步,要等待時機。

 

年輕觀眾還怕鬼嗎?還喜歡恐怖片嗎?

我覺得甚麼年代、甚麼地方,甚麼成長經歷的人,都一定有某個時刻很喜歡看恐怖片。譬如我女兒今年13歲,突然間很想看恐怖片,於是我經常在家中陪她一起看。我問她為何想看,她也說不出原因,只說很好看,很害怕,相信是追求官能刺激、直接感覺吧。所以我經常說,恐怖片真是一個屬於年輕人的片種,但大家放棄了這個題材。

 

近年看過最深刻的恐怖電影是?

幾年前荷里活電影《祖孽》(Hereditary),驚慄氣氛最令人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