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21 VOL: 228
2021-08-18 15:40:26

港產恐怖,五十年不變?

Text.Nic Wong

香港人天不怕,地不怕,只怕……

潮流興fact check,甚麼都能起底fact check到底,但妖魔鬼怪始終只是都市傳說,人人體質資質不同,半世紀以來恐怖之談大為改變。適逢近月來MCL院線重映「大導桂治洪驚世港產爆片選」,不禁想起如果桂治洪重現人間,能否拍出比香港現況更可怕恐怖的電影?又或者,為何近年來那些「中邪」、「蠱降」、「入魔」、「碟仙」統統消失了?

 

香港恐怖片,五十年一直在變,更加是聞風色變。七十年代以前,香港所謂恐怖片都只是西方鬼魂為主,直至邵氏電影愈拍愈有,其出品的恐怖片風格獨特,全都是寫實恐怖,即使在那個年代特效欠奉,卻同樣緊張刺激,難怪被指「邵氏出品,必屬精品」。這裡不得不提才子倪匡,當年他為邵氏電影參與超過200部編劇作品,不乏他最拿手的恐怖故事,包括《鬼眼》、《降頭》、《飛屍》,配搭何夢華、孫仲、藍乃才等名導,幾乎看看戲名就知有多恐怖。

 

當中,桂治洪導演可算是獨攬大旗,七十年代先來一部《蛇殺手》小試牛刀,後有《古之色狼》等古典恐怖,其後八十年代彷彿撞鬼上身,連環拍了《邪》、《邪鬥邪》、《屍妖》、《蠱》、《邪完再邪》、《邪咒》、《魔》等等等等。很多時候,可能只是一間大屋裡發生,鬼魂出現嚇死你,再滲入大量官能刺激,前衛偏鋒亦正亦邪,衝擊程度直至今時今日。

 

桂治洪出品眾多,在此只詳述一部。《蠱》由馬來西亞籍大巫師胡仙哈辛真人上陣,cult爆特技化妝演繹十大南洋邪降,包括飛降、死降、棺材降、愛情降、蠕蟲降、屍油降、大頭降、勒頸降、針降、釘降,十降齊來,甚至連檸檬降都有,血崩嘔蟲土炮特技齊出,驚世駭俗經典超前四十年。

 

另一位不得不提的是,變態導演牟敦芾。他拍過《碟仙》、《打蛇》等經典港片,而《黑太陽731》系列沒有鬼魂,只有殘暴剝削,刻劃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日軍731部隊進行人體實驗。在很多人心目中,這可能是最變態、最恐怖、最不敢看的香港電影。

 

不過,以民選最恐怖的鬼片,幾可肯定是1981年上映的《凶榜》。導演余允抗前後拍過《山狗》、《凶貓》、《猛鬼醫院》,但始終不及《凶榜》般一看難忘,疑神疑鬼足足幾天。片中秦祥林與余綺霞飾演夫妻,為了生計做保安,其他同事接連死亡,死法離奇死狀恐怖,情節不太複雜,夠寫實恐怖足以成為經典,當然有人指《凶榜》抄襲外國經典《魔鬼怪嬰》及《驅魔人》,已屬後話。

 

來到八十年代之後,恐怖片百花齊放,大哥大洪金寶領軍拍了不少恐怖喜劇,其中《殭屍先生》系列更開拓了全新片種,由林正英、錢小豪、許冠英三人組成的。據指殭屍片其後在港、台拍了超過100部,直到幾年前麥浚龍拍《殭屍》,以公屋為背景拍攝同樣心寒。只不過,要說恐怖喜劇之首,可能是黎大煒的《艷鬼發狂》,嚇人招數法術五花八門,既恐怖又色情且搞笑,也許另一部如此誇張亂來的,就只有另一神級cult片《生化壽屍》。

 

香港踏入九十年代,人人自危心緒不靈,都市傳說應運而生,港產恐怖片各適其適,但主要回歸寫實恐怖,沒有八十年代那般荒誕。好像《夜半一點鐘》系列以三個短篇恐怖故事組成,第一集最成功,其中談及「辮子姑娘」香港都市怪談;《山村老屍》系列被譽為港版《午夜凶鈴》,日式嚇鬼風格食正當時興起的貞子恐怖。當然最長壽經典系列就是《陰陽路》,低成本製作拍足二十部,2017年更拍出二十周年版《常在你左右》,邀來邱禮濤再次執導,經典主角古天樂回歸陣中,當然也少不了「龍婆」羅蘭。

 

千禧年代結合網絡,都市傳說不再,泰國及韓國的厲鬼恐怖過香港。陳可辛曾領軍的《三更》系列,分別與韓國、泰國、日本聯合推出,其後拍成長片《三更之回家》,之後亦有《三更2之餃子》,邀得影帝影后級明星演出,將恐怖片變得高成本及明星化。當然,近廿年來最成功的恐怖電影系列,相信是影響一代人的《見鬼》系列,彭氏兄弟擅以視覺風格及營造氣氛,成功打造李心潔成為鬼后,電影更被荷里活翻拍。其主題遍及換眼、墮胎、妄想、夢遊等現實發生的事情作主題,難怪成為近年來最強恐怖片之導演。

 

近十年港產恐怖片開始減少,《李碧華鬼魅系列》曾經出場,《殭屍》大獲好評,影帝張家輝也曾執導《盂蘭神功》《陀地驅魔人》,希望帶起港式恐怖,但礙於內地市場的蓬勃,大多港產片變為合拍片,就算本土電影亦只能像《救殭清道夫》、《今晚打喪屍》這樣,藉著看似恐怖的包裝,神怪的元素來說故事,若想追求心理恐怖或官能刺激的話,不如看看新聞就好了。

 

最後一提,過去港產經典恐怖片實在太多,除了上述提過的猛鬼外,我最嚇親的十大恐怖片尚有《靈氣逼人》、《猛鬼佛跳牆》、《再生人》、《撞到正》、《幽靈人間》、《異度空間》、《Office有鬼》、《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回魂夜》、《雙瞳》。掛一漏萬,只希望有怪莫怪,細路仔唔識世界。■

issue AUG 2021 VOL: 228
2021-08-18 15:22:24
麥浚龍 玩弄觀眾情緒的工藝

Text.Nic Wong

近十年恐怖片不算多,能夠真心被嚇壞的少之又少,麥浚龍自編自導的《殭屍》(2014)邀得「日本恐怖大師」清水崇監製,以日式恐怖結合八十年代流行的殭屍題材,拍出近年少有的實景恐怖感。Juno坦言,如果抹去一切創作故事的種種細節之後,最大目的是怎樣拿捏並引導,甚至是玩弄觀眾的情緒:「該那個時候笑,該那個時候哭。該那個時候驚。該那個時候怕。」

 

拍攝恐怖片,其感覺及準備功夫,與其他主題電影有何分別?

驚慄電影最花時間是去構思那一種元素,最能牽動觀眾感受驚慄的情感。驚慄主要分兩種,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嚇人伎倆不難,令人看不見而感到心寒的,我認為才是考人的功力。放下忌諱,又是另一門必須。

 

拍恐怖片的得著是?

創意。哪怕是俗稱的「真人真事」,鬼怪題材總沒有完全的「寫實」。得著是怎樣古靈精怪又來得新鮮有趣。

 

近年香港很少恐怖片,特別是鬼片,除了顧及內地市場外,還有否其他原因?

好的驚慄電影不易拍。如果是鬼怪電影的話,有特技還是沒有特技?有特技,牽涉製作資金;沒特技的話,創作單位便要憑鏡頭及豐富的幻想力去進行說服及製作。拍攝鬼怪電影,得不到投資者投放資源的重用及市場的信心,因此變得難以進行。

 

很多香港新導演的電影沒有內地市場,但很少選擇恐怖片,估計是甚麼原因?

驚慄題材屬奇情電影類別中的其中一種,因此不多不少也包含著某種「奇幻」在內。而正值這個世代的電影中,大家樂意偏重了「寫實」題材,奇幻的需求亦隨即降低。

另一個可能亦來自編寫過程中,大家偏重了要去資料蒐集,反而不太重用幻想力。香港電影的運作模式和外國的電影圈生態不同,香港很少見到編劇(以年計)寫好了劇本後,再找studio和導演參與,大多數都是電影公司看到市場上某電影題材成功,拿例子去找導演而導演找編劇「埋班度橋」,所以題材往往都是在局限的情況下進行。

 

未來有否開拍恐怖片的計劃?

醞釀中。

 

你覺得香港年輕觀眾還怕鬼、還喜歡恐怖片嗎?

每種題材都會有它的受眾。我反而相信是,如果是所謂的「典型」,看過無數次的設定及處理手法,未及驚便已覺悶。同時,也視乎視野。

 

近年看過最深刻的恐怖電影是?

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