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09-14 16:22:03

《尚氣》武術顧問之一Evan戴志良:巴士大戰構思超過20版本

Text: 李開泰
Photo: Bowy Chan

Marvel新作《尚氣》大收旺場,剛柔並濟的動作場面讓人目不暇及。當中除了有華人觀眾耳熟能詳的功夫元素,也蘊含了許多亞洲武術的技藝。教授菲律賓和馬來武術多年,曾參與《功夫傳奇IV》的本地武者戴志良Evan,便是《尚氣》的亞洲區武術顧問之一。

「我認識到團隊上上下下的朋友。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們工作之餘,大家都會分享很多不同的技術。」對Evan來講,拍攝《尚氣》不僅是一個參與國際級製作的機會,其實也是武者修行的一段歷程。

 

來自漫威的邀約

Evan年青時學習詠春拳,之後練習過意拳、拳擊及散打,也參加了一些搏擊賽事。後來他接觸到菲律賓魔杖及馬來西亞武術Silat,自此便全身投入它們的鍛煉,並主力在香港及其他地區推廣東南亞武術。

在香港,教授Silat的人不多,但其實這門武術在近年的多部荷里活大片中均有亮相,包括《John Wick 3》、《The Accountant》等。它精緻而實用的近身格鬥技巧,以及別具特色的兵器種類,往往能夠營造出震撼的拍攝效果,因此得到不少電影人的青睞,包括《尚氣》的動作導演Brad Allan。

尚氣在漫畫中是一位亞裔的超級英雄,而Brad Allan亦希望將尚氣塑造成一個頂級武術家,精通各類型的格鬥技。他們蒐集資料時,在YouTube上找到了許多Evan的教學片段,覺得他的武術技巧非常適合尚氣,於是便主動邀請他成為動作團隊的一員。

「一開頭是已故導演Brad Allan以及Andy Cheng同一日聯絡我。他們表示接了部戲叫《Shang- Chi》,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他們跟我說這是『漫威』的電影,我們香港人很少說漫威。後來上網搜尋,知道原來就是Marvel,那時候才意識到是大型製作。」

 

巴士大戰編排逾二十個版本

《尚氣》的製作陣容龐大,不論台前幕後都須要巨細無遺的彩綵排和協調,Evan便有份指導三位不同年齡的尚氣演員:「Marvel拍戲會預留很充足的時間給我們做rehearsal,然後才會正式落場。我們就讓演員warm up好,令他們更為熟習動作。例如年青尚氣要用到不少短刀技巧,所以之前便跟他綵排了很多短刀打法,使他在拍攝時不會太過陌生。」

至於幕後團隊方面,則雲集了世界各地的專才,合計達二三百人。包括成家班的精英、曾參與過《阿凡達》、《黑寡婦》、《皇家特工》、《真人快打》等動作大片的資深特技人、擅長騎馬的蒙古特技隊,以及Parkour的專家等。當動作導演和動作指導接到劇本後,便會了解到需要拍攝什麼內容,再交由整個創作團隊去不斷構思動作流程。

以巴士一戰為例,他們總共設計了超過二十個版本,但「當中有些橋段想好了後,又要再重組。因為空間有限的關係,我們做不到踢腳旋轉360那類型的動作……所以我就給了很多idea,將馬來武術近身打鬥的元素放進去。例如主角被Razor Fist扯走外套,只剩一邊衣袖留在手臂。該段的原意是應用Sarong(註一)的技法,甩了一邊衣袖後就往外拽。但劇本要顯示主角靈活地穿回外套,因此不能像Sarong般揮擊,其他鎖纏姿勢也不行。所以最後我分享了一個名叫Outside Triangle的肘擊動作,只要時機正確,打完就能剛好穿上外套。」

之後,Evan再設計了一些轉身後的連貫動作,「拍手的同時打出一個右手直拳,然後接一個扱肘,連環打幾拳後一個鞭捶,再跟進其他動作。」整場戲就這樣貫注了Evan的概念,「最後畫面出來,都有用到我分享的技術,其實都幾欣慰。」

 

武者的拍攝與修行之路

Silat有許多別具特色的近身兵器,包括著名的虎爪刀,以及不同的短刀等。 因此Evan在電影中另一類主要負責的場景,便是短刀格鬥。年青尚氣在十環幫總部內,與Death Dealer進行的一場短刀對拆,Evan便有份參與設計。至於在澳門竹棚外,尚氣翻身走入大樓跟Death Dealer對決的戲碼,Evan同樣分享了很多短刀技法,「尤其是一些disarm,即是甩刀的動作。因為要配合很多CG的效果,甩了刀後又要立刻接住。再加上Death Dealer的演員(Andy Le),本身是一個翻筋斗很厲害的美國YouTuber,所以又增添了許多翻筋斗的元素,以及一些踢腳動作,去連接短刀的技巧。出來的感覺都幾surprise、幾新穎。」

能夠在國際級的製作中發揮所長,固然值得高興。而作為一個武者,今次其實也是一個學習與修煉的機會。「始終我都是一個教武術的人,能夠去參與荷里河的電影,對我來講是好大開眼界。他們工作的時候,我可以學到很多專業的拍攝手法,例如你做動作,要如何配合鏡頭的走位,這個非常重要……假如你構思個動作給演員或主角,出到來卻是背向鏡頭,那就立刻不合格。」

「另一個收穫,是我認識到團隊上上下下的朋友。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們工作之餘,大家都會分享很多不同的技術。有些人很擅長打筋斗,他就會教我打筋斗,有些人的長棍很厲害……他們又會跟我分享一些棍術打法,我又分享一些馬來武術的練習動作,大家在空閒時就會交流下。」

而在動作以外,今次製作組在兵器設計方面,也相當別出心栽。最令Evan印象深刻的其中兩樣兵器,一個是尚氣妹妹徐夏靈所用的繩標,另一個是十環幫眾配備的虎頭鉤。「它們看似陌生,但又很似曾相識……傳統來講,(繩標)這個中國的傳統兵器,只得尾端的位置有個標。但在今次電影中,它除了是一個標也是一把利刃,而且尾部再放了一個鐵的圓球,象徵了龍的元素……至於虎頭鉤,亦是中國的冷兵器。這個的驚喜之處,是它加入了電擊……我們一開頭討論,它的電量會是一觸碰就令人暈倒,還是像大家看到般,只會稍稍震開身體。這裡花了很多時間去想,兩種電壓都各自構思了不同動作。單是這般簡單的事情,就已經花費了大家許多心力。」

 

戲裡戲外的Boss:Brad Allan

前面提到,今次《尚氣》的動作導演之一,是著名的澳裔美國動作演員 Brad Allan。他是成家班的首位外籍成員,也是Evan在拍攝期間的伯樂。可惜在《尚氣》正式首映之前,Brad Allan便因心臟病離世,享年48歲。

對於這位前輩,Evan毫不掩飾尊敬之情。在Evan看來,Brad Allan不僅是一位出色的動作導演,同時也是一位謙卑與真誠的武者。「當我第一日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好nice。他第一次看到我時,就叫了我一聲『師傅』,而且還是以合什的動作去做。之後在那三個月的工作期間,他每次見到我都做同樣的動作……我們的generation,會有看成龍的電影,會認識Brad Allan這位外籍人士,但可能新一代未必知道他是誰。在我的角度,他已經是一位如斯有名的動作導演和特技人,但去到當地時,他可以完全放低這個架子,以十分尊重的態度跟我聊天和問我idea。」

「我永遠見到他都會稱呼做Boss。始終他都是其中一個邀請我過去的人,讓我有機會參與到這般大型的製作。他確實算得上是我畢生中其中一位的伯樂。」

 

武者初心不變

《尚氣》上畫後大收旺場,在Rotten Tomatoes的新鮮度更超過90%。未來尚氣還會參與到Marvel的龐大世界,也意味著Evan可能再有機會拍攝其他電影。

能夠參與到Marvel宇宙的製作,對許多人來說自然是夢寐以求的事,Evan對此自然也不抗拒。但在銀幕以外,作為武者的他依然希望堅守初心,那就是傳揚東南亞武術:「我不清楚會否再找到我幫手,若然用得上我當然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透過大銀幕推廣到馬來武術的一些打鬥技巧。其次,我始終都是一個全職的武術教練,我都不會因為拍過Marvel、做過顧問,而將所有的時間投放於電影。我的初心一直都是以教武術為主,如果未來再有其他電影找我去協助拍攝,其實對我而言是個bonus。」

註一:Sarong中譯紗籠,是東南亞等地常見的民族服飾,在馬來武術中可被當成軟兵器使用

 

2021-09-06 17:44:13
《朱豔強 自己一條Show》:再見還是再別

黑到盡處最後有光,失聯的人亦可重聚——說的是「孿人之中最姣,姣人之中最孿」的朱豔強(Yim Yim/豔豔)!時光回到2013年,叱咤903 DJ 少爺占自創虛擬同志「朱豔強」,聲演「艾粒530劇場」的「攣豬豬」角色,深受自己人歡迎,推到豔豔登舞台演出《少爺占朱豔強口口笑之Super Me》及《少爺占朱豔強口口笑長長99》棟篤笑,但14年當豔豔風頭正盛時,卻神秘地人間蒸發,只得阿占知其去向。

闊別七年,今年豔豔突然現身網上,宣佈十月將假灣仔修頓場館舉行《朱豔強自己一條Show》,令自己人萬分興奮!消失的日子,他經歷甚麼變化?為何此時強勢歸來?且聽其親自分解。

 

Text by Ko Cheung

Photo by Bowy Chan
venue: Pier 1929 (ig: @Pier_1929)

makeup: Krisie Wong

hair: Johny Wu@Hair Corner CWB

wardrobe: 美華氏

 

 

七年後熱情歸來

「你想我講先,定豔強講先?」深知人人掛住豔豔,阿占甫開始就風度地禮讓「Yim Yim First」開腔,豔強亦盡展久違的風騷,「嚟嚟嚟,想知咩,隨便問!」好吧,那就單刀直入,俗語話「姣人守唔到寡」,何解偏偏表演慾旺盛又夠生鬼搞笑的他,當年竟然又會守到咁耐,「狠下心」暫別眾豔強粉,一走就走了七個年頭、走到無聲無息,捨得嗎?

「我都好記掛大家,但當年想靜一靜、諗一諗。」豔強直率表示,他並無忘記支持者的愛,只是作為一個「虛擬的幕前人」,經歷着故事中的情感歷煉,難免跟無數「真人」般,需要時間和空間思考人生。「嗰時網絡無咁流行,人同人之間嘅溝通真實啲,但呢幾年網絡盛行,好多朋友唔做全職,轉做KOL、YouTuber、Slasher發展理想;世界又變成Me Generation,個個用網絡表達意見,有人Like你時,又有人憎爆你,咩都有;甚至現實世界,經歷2019到2020社會加疫情衝擊,直情『而家都唔知一陣事』,有時會疑惑:究竟自己做緊乜?可以做到乜?幾時做啲乜?先叫適合⋯⋯哎吔,諗到頭爆!」

 

 

愛,就行動吧

雖則豔強和阿占都諗到頭痛,但亦因世道無常,他們決定「諗咁多不如試吓先」,一於在Facebook出文,看誰會回應。「無諗到,豔強出Post,秒收到幾百個留言,我平時啲Post只得十零個⋯⋯」阿占苦笑,豔強得戚,「多謝大家支持!更驚喜係,當我提議開《朱豔強自己一條Show》,Set個Private Group收DM,真係有成千人回覆。開頭有諗,網上㩒個掣有幾難?真係買飛先算。點知要求大家收表格後,印張Form出嚟、再寫支票、入信封、貼郵票,落街寄信去商台,程序勁多、勁轉折,吖,最後又收到近千封信,同網上差唔多!我真心好感動、好感動、好感動!原來,香港人齊心起嚟咁堅,又無忘記我,現實同網絡世界都唔係咁冷漠!」

豔強極感觸,卻沒泛淚。皆因流淚非他的作風,本着「與其喊出嚟不如笑出聲」的精神,他再次獨挑大樑,走入灣仔修頓場館做《朱豔強自己一條Show》回饋自己人的愛。「呢七年巨變太多,我諗每個人都想做啲嘢。好似我見奧運時,香港選手努力奮鬥,都被激勵,即使無佢哋咁叻,我都至少叫識令人笑,可以陪伴及安撫大家,略盡綿力都好。」於是豔強,「搵個細啲、親近啲嘅場館,同大家齊齊盡情放鬆、癲返晚,行開吓忘記呢個世界。」

 

 


世界變,創意轉

主題方面,豔強針對網絡新世代現象出發,「今次我會將事業、家庭同情路嘅跌宕、孤單,結合時下社交,傾吓『如何同現代人溝通』課題。首先,家陣世事太荒謬,唔可能咁早寫Talk騷內容,而家寫聽日都Out,要近開騷先落到手;但咁唔代表求其咗,反而更考心思,皆因觀眾要求高咗,社會都變天,要人齋坐齋聽嘅模式,唔再Work,我需要同大家多互動、多即興。內容上,試多咗新嘢,例如一早邀請最早Like班支持者參與主題曲MV拍攝、拍朱豔強選舉片,希望更多人參與同分享歡樂。至於演出舞台,又因應修頓球場的形態,設計到好似Catwalk騷嘅長形舞台,希望同大家親密啲High返晚。」

講起主題曲〈Boy Boy〉MV,是次豔強專程夥拍Jay Fung 及JNY一起製作, 此曲為馮允謙第一首正式為別人監製的音樂作品,錄音當日他笑稱比全場更緊張,而豔強亦特登為歌曲拍攝而排舞半個月,MV製作費更高達六位數字,非常隆重其事。「呢首歌我都寫得好認真。首歌本來想寫『今年是但求其開心』,但諗諗吓太艾粒(I Love You Boyz),於是後來轉了歌詞,即是現在的〈Boy Boy〉,借『健身室求婚/祝你在亂流下成真』、『I’m so high I’m so high 』講今朝有酒今朝醉嘅心情⋯⋯你知,七年前都諗唔到而家咁,更唔好講七年後⋯⋯可能七年後我都唔喺度喇。」

 


快樂時光特別快

有傳,今次將是豔強「最後一次表演」,真的嗎?「講唔埋,無人知。」豔強說。不再現身,是否在幽暗世道中逗人笑,愈來愈難?阿占代豔強答:「都唔完全係。2019年最艱難時,我(哋)有個訓練,就係經歷瘋狂嘅日頭,每晚11點做節目,點樣調整心態,喺聽眾辛苦時,唔好再講嚴肅嘢,嘗試盡力幫大家輕鬆兩粒鐘,再去面對下一個更癲嘅日子,原來都好緊要。那怕我哋無能力救世界,但作為娛樂者,如何亂世中保持專業,私下都釋放自己,令身心頂到落去,都緊要㗎。」

阿占感慨,「將來點都好,演出夜,希望豔強盡興發揮佢最癲喪、忽德嘅情感!」豔強調皮說,「係啦,我都希望呢次演出後,阿占唔好又收埋我咁耐,因為匿得愈耐愈難再走出嚟⋯⋯我都想陪大家一齊成長、一齊變老㗎!」

 

 


《朱豔強 自己一條Show》
主辦:商台製作主辦、叱咤903寡人今晚好得閒、寰亞音樂全力支持
日期:10月 22至23日

時間:8:15pm

地點:灣仔修頓場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