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1 VOL: 229
2021-09-28 15:53:14

Charming Way 復古系原始音樂質感

 

有了科技,大家都偏向善用科技,甚至依賴了而不自知。在音樂創作中,有Auto-Tune就無畏無懼,加一大堆後製效果就不怕沉悶。但樂隊Charming Way有種對原始的堅持:現場表演踩幾十個guitar pedals,也嘗試一次性錄製,聽起來有點自討苦吃,但在極致的自我要求下,才有機會孕育出人性化的極致歌曲。

text.陳嘉

photo.Bowy Chan

wardrobe.Ralph Lauren, Hoax Store(Berwick)

 

 

Charming Way如何誕生的呢?
早在2011年起,我們開始「玩Band」,斷斷續續玩了多年音樂。要說我們的誕生,應該是在2018年,錄製好我們第一首作品〈Spinning〉的時候。後來我們在搶耳音樂計劃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我們的鼓手Terry,也順勢邀請他加入Charming Way。至於隊名Charming Way,其實來自我們的一個玩笑。那時候對隊名並沒有甚麼想法,腦袋突然一轉,不如就叫用主音張名偉的名字,把他的名字讀得快一點,變成了現在的Charming Way。

 

你們音樂風格上在香港比較少見,你們的靈感通常從何而來?
我們都很簡單,簡單地希望將我們喜歡的音樂,分享給身邊的人。隨心聽著不同時期的歌汲取靈感,例如David Bowie、Arctic Monkeys、Alex Turner等英國音樂,本地的也很喜歡Beyond。剛好英語是我們活用自如地表達自己的語言,故此用英文歌為起步點,但我們從來都是Made in Hong Kong。

 

從音樂到衣著整體都讓人感受到復古的元素,是有特別原因嗎?
這些都是包裝而已。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原因,一定是低音結他手Ajax,他是古著教父,擁有自己的古著店,復古的魂已深深烙在樂隊身上。說回音樂,從字面上看,復古就是將舊有的東西重新呈現給大家認識。我們仍然很喜歡Band Sound,會研究Analog和在現場表演踩幾十個地雷(guitar pedals)的真實感覺,亦會去倒帶體驗構思錄音的某一些方法,就像灌錄〈Hot Air Balloon〉時,在錄音室裡嘗試一次性錄製。其中一個定位就是我們不使用電腦,模仿玩音樂的前人,無論錄音或現場演奏都有即時的真實感。與其說我們復古,不如說我們比較直接,喜歡原始質感。

現在潮流很少類似的聲音,當我們重現這種音樂,可能會帶來新鮮感。我們現在教學生樂器,問現在的年輕人還會否聽樂隊,也只有少數學生有留意。其實我們的定位滿有趣,始終未必有很多渠道認識十年以前的音樂,我們亦無法完全定義自己的音樂為復古,每次也會糅合一點其他元素和靈感,重新交流不同年代的音樂特色,帶給大家一點啟發和衝擊。

 

 

有人認為香港地小,視野有限,你們是怎樣想的?
很坦白說,這個年代出一首歌,也不止提供予一個地方的人,例如台灣的落日飛車,或是韓國人唱英文等等,各地的觀眾也能夠接觸他們的音樂。反而是我們該如何將自己的音樂推往全世界,不應只以香港為目的地。以前有前輩常說在本地觀眾很難取悅,最近我們卻有一個新體會,覺得他們也進步不少。昨天大家在聽K-Pop,今天聽Charming Way,明天聽Mirror,接受能力高了,種類範疇也廣闊了。香港是我們的第一站,也愈來愈多本地音樂人的交流,就像其中一首歌跟風格截然不同的Luna is a Bep合作一樣。

 

簽公司前後最大的得著是甚麼?
絕對是新鮮和美好的體驗。以前我們獨立做,練習、演出全都自己一手一腳,搬搬抬抬也滿辛苦,要處理不少音樂以外的事。對於我們來說,在現今這個速食社會裡組團玩音樂,是很不符合經濟成本效益的事情。自從我們加入了iii,他們有個現場音樂技術團隊叫Looma,會為我們準備設置好所需樂器,也照顧台上的事宜。公司也會負責音樂影像的部分。對於拍攝,我們實在不在行,但團隊會將我們天馬行空的想法一一實踐。就像我們新推出的〈I don't Speak Your Language〉,某天在公司看到一枚郭富城唱片,封面上的他只是穿了條泳褲,咬著黑膠唱片,充滿九十年代的青澀熱血感,所以我們決定在新MV上好好體驗一下。年底有我們的音樂專場,我們也正籌備下一張專輯,希望成品很快跟大家見面。

2021-09-14 16:22:03
《尚氣》武術顧問之一Evan戴志良:巴士大戰構思超過20版本

Text: 李開泰
Photo: Bowy Chan

Marvel新作《尚氣》大收旺場,剛柔並濟的動作場面讓人目不暇及。當中除了有華人觀眾耳熟能詳的功夫元素,也蘊含了許多亞洲武術的技藝。教授菲律賓和馬來武術多年,曾參與《功夫傳奇IV》的本地武者戴志良Evan,便是《尚氣》的亞洲區武術顧問之一。

「我認識到團隊上上下下的朋友。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們工作之餘,大家都會分享很多不同的技術。」對Evan來講,拍攝《尚氣》不僅是一個參與國際級製作的機會,其實也是武者修行的一段歷程。

 

來自漫威的邀約

Evan年青時學習詠春拳,之後練習過意拳、拳擊及散打,也參加了一些搏擊賽事。後來他接觸到菲律賓魔杖及馬來西亞武術Silat,自此便全身投入它們的鍛煉,並主力在香港及其他地區推廣東南亞武術。

在香港,教授Silat的人不多,但其實這門武術在近年的多部荷里活大片中均有亮相,包括《John Wick 3》、《The Accountant》等。它精緻而實用的近身格鬥技巧,以及別具特色的兵器種類,往往能夠營造出震撼的拍攝效果,因此得到不少電影人的青睞,包括《尚氣》的動作導演Brad Allan。

尚氣在漫畫中是一位亞裔的超級英雄,而Brad Allan亦希望將尚氣塑造成一個頂級武術家,精通各類型的格鬥技。他們蒐集資料時,在YouTube上找到了許多Evan的教學片段,覺得他的武術技巧非常適合尚氣,於是便主動邀請他成為動作團隊的一員。

「一開頭是已故導演Brad Allan以及Andy Cheng同一日聯絡我。他們表示接了部戲叫《Shang- Chi》,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他們跟我說這是『漫威』的電影,我們香港人很少說漫威。後來上網搜尋,知道原來就是Marvel,那時候才意識到是大型製作。」

 

巴士大戰編排逾二十個版本

《尚氣》的製作陣容龐大,不論台前幕後都須要巨細無遺的彩綵排和協調,Evan便有份指導三位不同年齡的尚氣演員:「Marvel拍戲會預留很充足的時間給我們做rehearsal,然後才會正式落場。我們就讓演員warm up好,令他們更為熟習動作。例如年青尚氣要用到不少短刀技巧,所以之前便跟他綵排了很多短刀打法,使他在拍攝時不會太過陌生。」

至於幕後團隊方面,則雲集了世界各地的專才,合計達二三百人。包括成家班的精英、曾參與過《阿凡達》、《黑寡婦》、《皇家特工》、《真人快打》等動作大片的資深特技人、擅長騎馬的蒙古特技隊,以及Parkour的專家等。當動作導演和動作指導接到劇本後,便會了解到需要拍攝什麼內容,再交由整個創作團隊去不斷構思動作流程。

以巴士一戰為例,他們總共設計了超過二十個版本,但「當中有些橋段想好了後,又要再重組。因為空間有限的關係,我們做不到踢腳旋轉360那類型的動作……所以我就給了很多idea,將馬來武術近身打鬥的元素放進去。例如主角被Razor Fist扯走外套,只剩一邊衣袖留在手臂。該段的原意是應用Sarong(註一)的技法,甩了一邊衣袖後就往外拽。但劇本要顯示主角靈活地穿回外套,因此不能像Sarong般揮擊,其他鎖纏姿勢也不行。所以最後我分享了一個名叫Outside Triangle的肘擊動作,只要時機正確,打完就能剛好穿上外套。」

之後,Evan再設計了一些轉身後的連貫動作,「拍手的同時打出一個右手直拳,然後接一個扱肘,連環打幾拳後一個鞭捶,再跟進其他動作。」整場戲就這樣貫注了Evan的概念,「最後畫面出來,都有用到我分享的技術,其實都幾欣慰。」

 

武者的拍攝與修行之路

Silat有許多別具特色的近身兵器,包括著名的虎爪刀,以及不同的短刀等。 因此Evan在電影中另一類主要負責的場景,便是短刀格鬥。年青尚氣在十環幫總部內,與Death Dealer進行的一場短刀對拆,Evan便有份參與設計。至於在澳門竹棚外,尚氣翻身走入大樓跟Death Dealer對決的戲碼,Evan同樣分享了很多短刀技法,「尤其是一些disarm,即是甩刀的動作。因為要配合很多CG的效果,甩了刀後又要立刻接住。再加上Death Dealer的演員(Andy Le),本身是一個翻筋斗很厲害的美國YouTuber,所以又增添了許多翻筋斗的元素,以及一些踢腳動作,去連接短刀的技巧。出來的感覺都幾surprise、幾新穎。」

能夠在國際級的製作中發揮所長,固然值得高興。而作為一個武者,今次其實也是一個學習與修煉的機會。「始終我都是一個教武術的人,能夠去參與荷里河的電影,對我來講是好大開眼界。他們工作的時候,我可以學到很多專業的拍攝手法,例如你做動作,要如何配合鏡頭的走位,這個非常重要……假如你構思個動作給演員或主角,出到來卻是背向鏡頭,那就立刻不合格。」

「另一個收穫,是我認識到團隊上上下下的朋友。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們工作之餘,大家都會分享很多不同的技術。有些人很擅長打筋斗,他就會教我打筋斗,有些人的長棍很厲害……他們又會跟我分享一些棍術打法,我又分享一些馬來武術的練習動作,大家在空閒時就會交流下。」

而在動作以外,今次製作組在兵器設計方面,也相當別出心栽。最令Evan印象深刻的其中兩樣兵器,一個是尚氣妹妹徐夏靈所用的繩標,另一個是十環幫眾配備的虎頭鉤。「它們看似陌生,但又很似曾相識……傳統來講,(繩標)這個中國的傳統兵器,只得尾端的位置有個標。但在今次電影中,它除了是一個標也是一把利刃,而且尾部再放了一個鐵的圓球,象徵了龍的元素……至於虎頭鉤,亦是中國的冷兵器。這個的驚喜之處,是它加入了電擊……我們一開頭討論,它的電量會是一觸碰就令人暈倒,還是像大家看到般,只會稍稍震開身體。這裡花了很多時間去想,兩種電壓都各自構思了不同動作。單是這般簡單的事情,就已經花費了大家許多心力。」

 

戲裡戲外的Boss:Brad Allan

前面提到,今次《尚氣》的動作導演之一,是著名的澳裔美國動作演員 Brad Allan。他是成家班的首位外籍成員,也是Evan在拍攝期間的伯樂。可惜在《尚氣》正式首映之前,Brad Allan便因心臟病離世,享年48歲。

對於這位前輩,Evan毫不掩飾尊敬之情。在Evan看來,Brad Allan不僅是一位出色的動作導演,同時也是一位謙卑與真誠的武者。「當我第一日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好nice。他第一次看到我時,就叫了我一聲『師傅』,而且還是以合什的動作去做。之後在那三個月的工作期間,他每次見到我都做同樣的動作……我們的generation,會有看成龍的電影,會認識Brad Allan這位外籍人士,但可能新一代未必知道他是誰。在我的角度,他已經是一位如斯有名的動作導演和特技人,但去到當地時,他可以完全放低這個架子,以十分尊重的態度跟我聊天和問我idea。」

「我永遠見到他都會稱呼做Boss。始終他都是其中一個邀請我過去的人,讓我有機會參與到這般大型的製作。他確實算得上是我畢生中其中一位的伯樂。」

 

武者初心不變

《尚氣》上畫後大收旺場,在Rotten Tomatoes的新鮮度更超過90%。未來尚氣還會參與到Marvel的龐大世界,也意味著Evan可能再有機會拍攝其他電影。

能夠參與到Marvel宇宙的製作,對許多人來說自然是夢寐以求的事,Evan對此自然也不抗拒。但在銀幕以外,作為武者的他依然希望堅守初心,那就是傳揚東南亞武術:「我不清楚會否再找到我幫手,若然用得上我當然是一件好事,因為可以透過大銀幕推廣到馬來武術的一些打鬥技巧。其次,我始終都是一個全職的武術教練,我都不會因為拍過Marvel、做過顧問,而將所有的時間投放於電影。我的初心一直都是以教武術為主,如果未來再有其他電影找我去協助拍攝,其實對我而言是個bonus。」

註一:Sarong中譯紗籠,是東南亞等地常見的民族服飾,在馬來武術中可被當成軟兵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