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1 VOL: 229
2021-09-28 16:42:01

FIESTER 浴火中狂呼的閃電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古今中外出現過不少女子樂隊,但香港一班90後女生大玩重金屬,不斷狂呼狂跳,感覺又是如何?這兩年間殺出一隊FIESTER,彷彿向主流舞台宣戰,其實今年是她們一起玩音樂的第十個年頭,由中一開始夾band,經歷過band房大火,浴火重生狂呼,歌曲就如閃電般直擊人心。

 

如果要自行形容,FIESTER是怎樣風格的樂隊?

FIESTER的logo是一個閃電,我們形容音樂是閃電,之前是行雷及烏雲密佈,需要醞釀一陣子才有閃電。由於我們的歌曲有screaming部分,希望更多人聽到,所以作曲編曲會循序漸進引入重金屬,就像慢慢醞釀出來的過程。整體來說,我們比較是electronicore的風格。

今年是成軍第十年,當中有何改變?

以前我們音樂風格會開心一點,但兩年前自從Alison加入後,由於她玩開heavy metal,歌曲滲入更多scream的元素,希望分享一些黑暗裡有光明的感覺,風格有少許改變。同時我們終於畢業了,以往不太注重樂隊這回事,但Alison加入後,大家更認真地做音樂,第一件事就去派台,慢慢儲好更多聽眾及樂迷。

你們認為歌迷對女生「夾Band」感到好奇,還是抗拒?

我們沒刻意用「全女band」作為賣點,但我們六個人走出來,大家第一個反應就有這個標籤。最初我們都討論過,不太喜歡這個女生或女權標籤,後來卻覺得既然如此,不如花最大努力做好手上可做的事。

 

各人都有正職,如何堅持?

我們部分成員的全職工作,完全與音樂無關,但大家都想夾好band,早已在工作上有所調整。有人覺得我們很像卡通「烈子」,確實有點相似,日常讀書上班,就是知道要照顧現實,人生只得一次,如果玩音樂都不行就很可惜了,所以收工都要玩,也希望大家好似烈子一樣,能夠透過音樂獲得狂歡的技能。

2014年經歷過Band房大火,無阻你們的想法?

自小我們就開始夾band,由讀書到現在想法沒大改變,並沒有想過名成利就,卻只想大家一起繼續走下去,希望友誼永固,夾band也永固,是一份信念的堅持。如果放棄了,還有甚麼值得堅持去做?有時可能甚至不是為了夾band,而是想與對方見面,所以過程比結果更重要。

最深刻的一次表演是怎樣的?

記得之前在秋紅演唱會做opening band,第一次在麥花臣場館表演,才發現原來音響設備如此先進,對比我們band房所用的相差甚遠,可說是眼界大開。由於疫情關係,已有一段時間沒有與現場觀眾見面,早前我們在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有個音樂表演,感覺也非常好。

 

主流、獨立、地下的界線愈來愈模糊,你們怎樣看?

的而且確,我們很希望可以在一些很商業的地方,玩一些非主流音樂,讓大家知道重型或搖滾樂隊文化是怎樣的。

成軍以來,遇到最大難題是甚麼?

最商業、最賺錢的活動,好似商場表演,一定不會找我們,或者希望我們改為表演acoustic,可見我們最缺乏的是機會。所以,早前能夠上《Chill Club》表演,相當難得。當然,金錢壓力也不小。

2021年還有甚麼計劃?

10月尾、11月頭會推出新歌,長遠都想出碟,搞一場新碟發佈的音樂會。

 

issue SEP 2021 VOL: 229
2021-09-28 15:53:14
Charming Way 復古系原始音樂質感

 

有了科技,大家都偏向善用科技,甚至依賴了而不自知。在音樂創作中,有Auto-Tune就無畏無懼,加一大堆後製效果就不怕沉悶。但樂隊Charming Way有種對原始的堅持:現場表演踩幾十個guitar pedals,也嘗試一次性錄製,聽起來有點自討苦吃,但在極致的自我要求下,才有機會孕育出人性化的極致歌曲。

text.陳嘉

photo.Bowy Chan

wardrobe.Ralph Lauren, Hoax Store(Berwick)

 

 

Charming Way如何誕生的呢?
早在2011年起,我們開始「玩Band」,斷斷續續玩了多年音樂。要說我們的誕生,應該是在2018年,錄製好我們第一首作品〈Spinning〉的時候。後來我們在搶耳音樂計劃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包括我們的鼓手Terry,也順勢邀請他加入Charming Way。至於隊名Charming Way,其實來自我們的一個玩笑。那時候對隊名並沒有甚麼想法,腦袋突然一轉,不如就叫用主音張名偉的名字,把他的名字讀得快一點,變成了現在的Charming Way。

 

你們音樂風格上在香港比較少見,你們的靈感通常從何而來?
我們都很簡單,簡單地希望將我們喜歡的音樂,分享給身邊的人。隨心聽著不同時期的歌汲取靈感,例如David Bowie、Arctic Monkeys、Alex Turner等英國音樂,本地的也很喜歡Beyond。剛好英語是我們活用自如地表達自己的語言,故此用英文歌為起步點,但我們從來都是Made in Hong Kong。

 

從音樂到衣著整體都讓人感受到復古的元素,是有特別原因嗎?
這些都是包裝而已。其中一個不可或缺的原因,一定是低音結他手Ajax,他是古著教父,擁有自己的古著店,復古的魂已深深烙在樂隊身上。說回音樂,從字面上看,復古就是將舊有的東西重新呈現給大家認識。我們仍然很喜歡Band Sound,會研究Analog和在現場表演踩幾十個地雷(guitar pedals)的真實感覺,亦會去倒帶體驗構思錄音的某一些方法,就像灌錄〈Hot Air Balloon〉時,在錄音室裡嘗試一次性錄製。其中一個定位就是我們不使用電腦,模仿玩音樂的前人,無論錄音或現場演奏都有即時的真實感。與其說我們復古,不如說我們比較直接,喜歡原始質感。

現在潮流很少類似的聲音,當我們重現這種音樂,可能會帶來新鮮感。我們現在教學生樂器,問現在的年輕人還會否聽樂隊,也只有少數學生有留意。其實我們的定位滿有趣,始終未必有很多渠道認識十年以前的音樂,我們亦無法完全定義自己的音樂為復古,每次也會糅合一點其他元素和靈感,重新交流不同年代的音樂特色,帶給大家一點啟發和衝擊。

 

 

有人認為香港地小,視野有限,你們是怎樣想的?
很坦白說,這個年代出一首歌,也不止提供予一個地方的人,例如台灣的落日飛車,或是韓國人唱英文等等,各地的觀眾也能夠接觸他們的音樂。反而是我們該如何將自己的音樂推往全世界,不應只以香港為目的地。以前有前輩常說在本地觀眾很難取悅,最近我們卻有一個新體會,覺得他們也進步不少。昨天大家在聽K-Pop,今天聽Charming Way,明天聽Mirror,接受能力高了,種類範疇也廣闊了。香港是我們的第一站,也愈來愈多本地音樂人的交流,就像其中一首歌跟風格截然不同的Luna is a Bep合作一樣。

 

簽公司前後最大的得著是甚麼?
絕對是新鮮和美好的體驗。以前我們獨立做,練習、演出全都自己一手一腳,搬搬抬抬也滿辛苦,要處理不少音樂以外的事。對於我們來說,在現今這個速食社會裡組團玩音樂,是很不符合經濟成本效益的事情。自從我們加入了iii,他們有個現場音樂技術團隊叫Looma,會為我們準備設置好所需樂器,也照顧台上的事宜。公司也會負責音樂影像的部分。對於拍攝,我們實在不在行,但團隊會將我們天馬行空的想法一一實踐。就像我們新推出的〈I don't Speak Your Language〉,某天在公司看到一枚郭富城唱片,封面上的他只是穿了條泳褲,咬著黑膠唱片,充滿九十年代的青澀熱血感,所以我們決定在新MV上好好體驗一下。年底有我們的音樂專場,我們也正籌備下一張專輯,希望成品很快跟大家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