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21 VOL: 229
2021-09-28 17:04:24

骨骼精奇有著數 楊偉倫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Makeup.Henry Tse @ BigCstyling
Wardrobe.Mr Porter

《大叔的愛》平哥、《媽媽的神奇小子》傻強、《大MK日》傑少,楊偉倫(阿卵)今年拍乜似乜,查實他演舞台劇多年兼得過「劇帝」,更是朱凌凌的成員之一。自言不是高大靚仔,反而劇接劇不斷,更忙於拍攝ViuTV重頭劇《i.Swim》,但他不用下水:「呢啲留返俾後生仔做啦。」

 

阿卵天生異稟,早知自己不是做王子的材料,但無礙他對演技的追求。想當年他在中學會考後重讀一年,在商科與舞台表演二擇其一,本來以為後者不用讀,想到不如讀了再算。接觸那一年舞台表演課程後,才發現自己真的有興趣,於是報讀演藝學院,認真向演藝方面發展。

我們認知演藝學院出身的演員,的確並非個個高大靚仔。阿卵說:「演藝學院入面的同學,的確是燕瘦環肥都有。從小到大都知道自己不是高大靚仔,但劇場需要不同類型的角色,所以沒有甚麼擔心。」他補充,舞台劇有不同戲種,總有一些劇目不需要出現王子級主角,難怪他畢業時早已做過主角演農民,而2015年更憑《過戶陰陽眼》獲得第24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實力早已被肯定。

當然,想做主角要等待天時地利,阿卵說畢業後捱過最初一年後,多年來一路順利,幾乎劇接劇忙個不停。「主角競爭很激烈,來來去去都只得一兩個,相反像我這類骨骼精奇的人,首先不用怕偶像包袱,自由演繹空間很大,可以將自己的戲劇看法發揮出來。而我通常演主角身邊的傍友,總是性格怪怪的,反而競爭不大。」

 

說實話,阿卵外表平凡不算亮眼,卻一直默默耕耘。他屬於樂隊朱凌凌的一員,影視成就看似不及其他成員白只、朱栢謙、朱栢康等人。「無論舞台、拍攝都好,幾位兄弟好像甚麼都比我走得前幾年,也提點了我不少。我看到他們仍然對演戲上很多追求,正如白只得過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但拍攝時仍會追求角色中的那份真實感,到底如何做到?如果我們要演古惑仔,怎樣才能夠演得似過《古惑仔》後面的那些真古惑仔呢?」

只不過,從舞台踏進影視圈,當初阿卵沒有大計,只是受到邀請才去客串一下。「可能大家看了我舞台演出,甚或朱凌凌其他成員的作品,連帶關係才認識了我,從而開拓了我的影視範疇。起初只是客串一兩場戲,覺得幾好玩,當我做了舞台若干年,突然接觸拍攝,感到既緊張又刺激極具新鮮感。」

 

後來愈拍愈多,直至月前的劇集《大叔的愛》大獲好評,從劇場擁躉的支持,繼而得到大批觀眾的喜愛,慶幸自己能夠入屋,證明觀眾不覺得他演得差,但他沒有沾沾自喜。「如果我年輕一點,可能會覺得自己很叻,但我年紀不小,已是一個定下來的人。演出這個角色受人喜愛當然開心,但下一次都要嚴陣以待,是時候放眼做好下一個角色了。」他直言,很多人留意到《大叔的愛》,不得不否認是當中有MIRROR參與。「有他們在,成功令香港娛樂市道復甦,亦令其他從業員有更多工作機會,也間接令我入屋,對之後的機會有幫助。」

阿卵形容,《大叔的愛》平哥與他本人不算很相似。「阿平為人外向,花枝招展,喜歡逗別人玩樂,但真實的我很少這樣,只有很熟悉的朋友才看到這樣的一面,平日的我不太外向的。」訪問期間,他的確很認真,沒有太多廢話及無聊IQ題。「他的角色頗令人討好,但我本身自我一點,所以有點不同。我覺得演繹一定要有自己的元素,但只是拿演員當中的某一部分出來而已。」他又提到好評如潮的《媽媽的神奇小子》,所演的傻強性格戇直。「那個角色無法說話,主要是表達不到,卻有一種內疚又想表達的感覺。」他笑說,現在製作人多找他一些善良忠直的角色,可能覺得他是個戇直青年/中年吧!

 

現年39歲的阿卵,坦言本來做舞台已覺得與同行不是競爭心態,深感大家都是齒輪,各自好看才能令整套作品好看。「老實說,我對住年輕一代,不可能是同一心態。他們做到的,不是我做到;我做到的,他們也做不到,每人有不同作用,不是共同競爭的心態,而是合作做好件事。」

說到底,他不想被框死幕前形象,深信追求演技無窮無盡,他預告好戲仍未上映,在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正義迴廊》演殺害父母的殺人犯。演技上身的他,最後拋下一句:「有時,其貌不揚都可以做主角的。」

issue SEP 2021 VOL: 229
2021-09-28 17:01:49
三元四喜 最純粹的中西音樂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特別鳴謝.香港中樂團

Band Sound只限於結他、琴鍵、鼓及主音?「三元四喜」正正打破這個框框,除了以上樂器外,更有嗩吶、管子、手碟(Handpan)等特色樂器,成員來自五湖四海,既有香港中樂團首席音樂家,又有The Hertz、Can Band等樂隊成員。偏偏「三元四喜」的社交網僅僅有二百多名粉絲,歌曲亦未見上架,但他們毫不介意,一班好友只享受玩最純粹的音樂創作。

 

 

如果要自行形容,三元四喜是怎樣風格的樂隊?

以前會說中西合璧,但其實很難定性為甚麼風格,只能說市面上很少有。就算有其他中西樂器組成的樂隊,很多都是將中樂編成很現代或很pop,或者中樂solo後面加一支樂隊,但我們不是這個方向,卻想一班朋友開心一起玩音樂。


當初怎樣走在一起?

起初成員之一Candace提到有個「雞蛋仔音樂節」,有個時段需要某個單位表演,於是湊了幾個專玩古怪樂器的朋友一起,拉雜成軍一兩個星期就上台表演,最後反應不錯。整件事很熱血,每個人都是想表達自己想做的音樂,而不是為了成名。


除了鼓、琴、結他外,你們還有較少見的樂器如手碟、嗩吶、管子等,彼此如何融入?

以中西合壁的樂隊來說,我們偏向玩band sound,比較有趣一點。當中沒有某種樂器是主角,其他是配角等等,其實缺乏任何一種都不行。只不過,由於嗩吶及鼓聲很大,手碟就比較細聲,而且只得九粒音,所以不少歌曲的創作或表演,真的要因應樂器而特別編排,但沒甚麼歌是玩不到的。


未來還會加入甚麼特色樂器?

我們沒特定要加入新奇樂器,但Craig多年來收藏了不少有趣玩具,例如是扮蟲叫的樂器,能夠營造到郊外感覺,當平日rock band不能用,這裡就能大派用場了。很多時候,只要其中一人拋一個rhythm出來,大家就盡情發揮小宇宙,不太介意出錯,可以即興表演,創造新版本。

 

成軍以來,遇到最大難題是甚麼?

對於社交網的數字,起初我們都很緊張,慢慢覺得即使有心機經營,卻又很少like,明白決定權不在自己手裡,自此不再執著。而且,我們的觀眾群應該是比較欣賞深層次音樂的人,相信與MIRROR粉絲那些不同吧。最重要是,大家都是好朋友,主要享受合作過程,如果大家很在意那些數字,應該夾不到這些音樂,早就轉行了。


主流、獨立、地下的界線愈來愈模糊,你們怎樣看?

以前提起樂隊只有pop rock,但今日觀眾不只聽這些,接受程度愈來愈高。過去香港大多band都是由唱片公司包裝,除了識玩樂器,還要執好外表,以明星化打造,但現在觀眾比較在乎band仔心裡想講甚麼,更甚於形象。同時,我們之前推出的歌曲〈迴憶〉頗成功,亦吸引到主流音樂人找我們合作,可見現在界線愈來愈模糊,也是好事。


如何看香港的樂隊與Hip Hop之間的關係?

近年來香港Hip Hop界真的冒起得很厲害,但我們覺得與樂隊真的沒太大衝突,互相有幫助,尤其Hip Hop難以界定,可能更是一種態度。大世代之下,更可能是Rapper加上band的互相合作,今日的觀眾已沒有分得很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