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07 15:58:11

張文傑 爆肌背後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make up.Nichol Chau
hair.Matt Chau
outfit.DEGAIA
location.Dada Bar + Lounge@The Luxe Manor

〈特務肥姜〉爆肌反派、《怒火》謝霆鋒手下、《地產仔》鄧少,張文傑(German)一次次用勇悍爆肌來吸引大家的眼球,更有人指他是「港版反町隆史」。而他的肌肉背後滿布血汗辛酸,事關他小時候經已入行⋯⋯

 

 

張文傑的故事,要由《歡樂滿東華》說起。他出身自武術世家,父親張孝慈及伯父張存是電視台動作指導,以往負責構思TVB大型節目的高難度表演項目,例如吳剛搽油、肥姐踩雞蛋等,而張文傑自幼就是「白老鼠」,被父親特訓成為預先表演的對象。

自10歲起,張文傑正式接觸各種武術,以及跟隨父親參與雜技及武術表演。「小時候習武都是幫父親工作,純粹覺得在舞台上表演得到不少掌聲,很多人欣賞自己,自覺好玩有型,於是繼續學習,卻沒想過未來是否朝著這個方向發展。」台上掌聲背後,台下當然盡是血汗。除了艱苦以外,他更感到孤單。「與現在一大班人學功夫不同,以前我只是一個人練習,老豆逼我練習拉筋,當我想休息時,他會叫我起身做一字馬,非常辛苦。現在我會多謝他以往的威逼,才讓我有這樣的身手。」

 

與其說喜歡耍功夫,張文傑更喜歡功夫片。「我並非那些不練功不舒服的人,深感功夫是一種技術,拍戲是一種藝術,我學功夫不是想打架,而是希望將功夫入面的美感,放在電影的風格中。我想將動作表現得更漂亮,便需要一步步學會適合自己身形及慣性的功夫,才可表現出自我風格。」以往他認真學習長拳南拳耍刀耍劍,十六歲起入電影圈拍戲,慢慢發現時裝片不能紮馬出拳腳,所以不斷嘗試一些新功夫。對他來說,擅長泰拳、跆拳、詠春各式功夫,絕對是基本功。如此好打,難怪入行後先擔任動作設計和演員替身,亦擔任過私人教練,曾向Jessica C.、傅穎、周秀娜等女星教授武術,但近年簽約古天樂旗下,愈來愈多幕前工作。


與常見的動作演員不同,張文傑身高183厘米,手長腳長,他卻覺得自己做動作,畫面上好看但困難。「譬如翻筋斗,通常揀一些比較細小強壯型,才能更快更易掌握,相反手長腳長的,往往要花更多力量,翻滾速度亦有不同,所以訓練相對困難。」問他屬於哪種類型,他笑言:「我有很多風格的!以前是敏捷型,早十年爆炸力強,但到了現在這個歲數,我依然敏捷,卻不能像以前跳個不停,所以目前轉為力量型了。」他又補充,自己偏向實淨一點,「總是希望看出來有力量,觀眾相信這是真實的。」

 

只不過,最近他與姜濤、肥仔合作的〈特務肥姜〉MV,又再重拾偏向誇張風格。「其實我都可以設計出誇張動作,視乎劇本要求。今次,事前他們給我3小時去訓練二人,幸好他們懂得跳舞,記動作很快,拍攝經驗比我想像中更多,所以拍攝時沒有遇到大問題。」

這兩年來,張文傑活躍於電影、電視劇、MV,甚至廣告,特別得心應手?「盡做啦,在我的角度都是繼續畀心機,希望做到自己想做的事。至於為何最近多了工作,我都想知道,甚至思考這個問題好多年:為何沒人找我?可能上天終於看到我吧。」他坦言自小表演直到今日,根本沒做過其他工作。「當我低落時,我經常思考自己還可以做甚麼?沒有的,沒法子回頭,所以永遠向目標行前。」他又謂,如果低潮時還在兜圈想來想去,最終只會愈走愈遠。「冇錢?做啦,畀心機!唔好諗咁多!」

 

說到底,很多人覺得動作演員的文戲麻麻,他的反應卻相當大。「以前我擔心過,於是努力跟老師學戲,下了不少苦功。問題是,人人都說動作演員不懂演戲,但好像成龍、洪金寶、甄子丹等人的演技很好,文武雙全,誰說他們不好戲?我們不應框死動作演員,輕視他們就一定不懂演戲,而我也一直希望用作品告訴別人,讓大家看到張文傑不只懂得做動作。」

 

當然,張文傑不只打得好看,還有一身肌肉嘛。「舉鐵本身是一種很無聊的運動,如果想為了健康,很多運動都能做到,所以健身是為了貪靚。當我有這個身型,導演、攝影師都總是叫我脫衣服影相,我也不太介意去給人看,但很多人覺得我很大隻是理所當然的,其實背後我一直有付出的。」無論動作,還是肌肉,都是他獨個兒花了不少時間才能練成的,這份付出卻才是最值得尊重的。■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07 15:49:42
自在地去活真的我 方皓玟

text & interview.Nic Wong
styling.Sum Chan
photo.Simon C
hair.Jimmy White@INDULGENCE
makeup.CircleCheung@ndnco.
wardrobe.SPORTMAX(black dress and white top)/ BOTTEGA VENETA (orange top)/ LOEWE(pink top)/ FENDI(brown dress)
jewelry.Tiffany & Co.

相信沒人會否認,方皓玟近年是人話的代表。入行二十年,方皓玟才獲得第一次紅館演唱會的機會,四場騷場場爆滿。今回抓住演唱會的尾巴,邀請她首次登上《JET》成為封面人物,她說一切絕不容易,感謝大家的愛。

人大了只想隨意,方皓玟向來隨性,努力自在地去活真的自己。即使近年受盡萬千寵愛,她仍懷著一顆謙卑,來面對不安的天氣。「對我來說,謙卑是一種習慣,也關乎一個人的際遇,心態上不難謙卑。每每遇到不順境時,我都會檢視自己,慣常看到自己的不足,所以謙卑是一種心態,而不是chok出來的。」

難怪,方皓玟奪得女歌手獎,開完紅館演唱會後,卻不覺她飄飄然。「無論廿年來經歷甚麼事,我依然會問自己是否做得好,謙卑心很重要,尤其這個世代很重要。」

謙卑、隨性、骨氣、自在,這些都成為方皓玟生命中的關鍵詞,也是香港人喜歡她的原因。

 

人大了只想隨意

方皓玟,原名吳嘉欣。回想當初,由吳嘉欣變為方皓玟,改名過程如為人般率性。「我很喜歡別人正正直直、大大方方,所以不如姓方。至於『皓玟』兩字,純粹覺得好聽。」唱歌多年,改名多時,她說兩個名字已互相融合,就連家人也習慣了,都叫她為Charmaine或小明,再沒有人叫她原名了。「我覺得方皓玟已經融入了吳嘉欣的生命中,吳嘉欣也融入了方皓玟。最主要是,無論我的喜好或性格,個人透明度很高,幕前幕後分別不大,純粹是一個名字的改變。」

1999年簽約新藝寶接受訓練,2002年正式在台灣出道,最初十年簽約大型唱片公司,2010年轉投現時效力的小公司至今,剛好度過另一個十年,看來比較得心應手。「一直以來,我當然不是順風順水,但不覺得過得特別苦,每個階段都很有趣,學到不少東西,不斷發現自己有不足,所以由台灣做幕後,回香港做幕前,走過大公司、細公司,歌曲唱過一首又一首直到今日,整個學習過程很美麗。」沒有苦盡甘來,只有逆來順受,不斷學習,不感難捱,正是她不斷努力的真諦。

從大公司走到小公司,方皓玟覺得最重要是歌手本身清楚自己的個性如何,需要哪一類型的配套,或者能夠在哪種空間裡適應生存。她笑說自己身處小公司,所得到的預算比以前大公司更多。「小公司沒有太多歌手,就會不惜工本在自己身上,所以得到的東西更多。但我認為大公司、小公司都好,最重要還是適合自己的個性。」

在方皓玟眼中,獲得觀眾的認可及喜愛,往往是一個雙向關係,是巧合不是計算。「說到底,其實都是歌曲好聽與否。每種類型都有好聽不好聽,而歌手寫歌或唱歌給大家聽,到底有否新鮮感,是否有趣,都是互相追求,沒有絕對的答案。」她坦言,一向做音樂都是還原基本步,製作最好聽的歌,好像她總是寫好歌後拿回公司給團隊一起聽,大家覺得好聽就一起去做好。「無論歌曲的最後結果如何,你依然覺得那首歌是好聽的,這才是最重要。至於得不得到大家喜歡,是我們控制不到的。」

 

 

讓我下沉浮沙之下

歌曲好聽,多少也有些因素,可能是新鮮感,可能是時勢所致。方皓玟唱過很多療癒人心的鼓勵歌,她直言歌迷的喜好對她沒有壓力,反而自覺唱作鼓勵歌略嫌太多。「我暫時不想寫鼓勵歌了,已經唱了不少,不如講一些自我世界的東西,所以之前寫了首〈浮沙〉,就讓無力感侵蝕自己,好像浮沙淹沒了城市的感覺一樣,覺得沒壞,不一定只做鼓勵歌,當下如實地唱出自己現今階段的感覺吧。」

今天的方皓玟,甚至願意放下筆桿與樂器,暫且放低創作歌手的身份,單純從表演者角度演繹歌曲。好像月前的〈你好嗎?〉,就是徐繼宗作曲、林夕譜上歌詞。「我寫曲詞寫了十多年,都說過不少自己想說的價值觀及處境,但人去到不同階段,我也想追求音樂上的交流,何不與一些自己很喜歡的音樂人合作?譬如說,我從來沒唱過林夕的詞,於是今次就邀請夕爺來寫詞,當我從演繹者去欣賞歌曲,才發現很多領域是沒有遇過的。」她透露過去自己寫詞,通常會寫一些易唱易記的詞,很多東西在創作階段已經方便了自己,但今次完全不一樣,比較高音,歌詞也偏向詩人,氣質不一樣。「當我掌握時很有趣,就像refresh了自己再做新人的感覺,是一個陌生的挑戰,所以期望日後有更多單位的合作。」

 

變幻於當前每下心跳 至最重要

假使世界原來不像你預期,這幾年世界大變,方皓玟的人生亦有了改變。結婚生子後,她坦言自己整個人的生活模式改變。「多了一份冷靜,多了一份隨意,看事情不會太易上心,也少了脾氣,始終面對小孩子,自然會昇華到另一階段,我覺得這個身份及角色都讓我工作相關變得隨遇而安,變得自在,有好的反應。」她直言,以往未婚時各方面都比較急、有脾氣及多點稜角,但現在整個人自在得多,工作時獲得一個更好的能量。

「如果要我說一件比較叻的東西,就是覺得自己不叻,最叻是這樣,我很清楚自己的能耐。一個人最重要是,不要覺得自己叻,否則很危險。當一個人知道自己不足,才有繼續進步空間,繼續向前行。我自問很多方面都有進步空間,包括唱歌、跳舞、寫歌種類、說話技巧等,依然力求進步。」

剛完成的紅館演唱會主題為「LOST n FOUND」,方皓玟記憶猶新。「感覺很開心,紅館地方大,有多點資源做製作,給支持自己的fans去看,我覺得是雙向的,我給他們一些愛,他們又會給我一些掌聲鼓勵,反應也是超乎我想像。」她笑言不似表演,而是一個溫暖的聚會,分享一個愉快及難忘回憶的晚上。

方皓玟笑言,每個造型都很喜歡,每一部分所傳遞的訊息不同,環環相扣很重要。「Dreadlock造型像劫後餘生,幾震撼,帶出蒼涼的感覺,正好是我想表達LOST n FOUND中的那份滄桑感;另外十二門徒那部分呈現出一個極樂,《最後的晚餐》代表食慾、物慾的豐富狀態,最後去到極致,社會又會變成怎樣的狀況?之後我穿回T恤上台唱〈你是你本身的傳奇〉的部分;也是很香港的感覺,所以我喜歡感情很真摯,所以特別有印象。」

 

愛恨有盡時 即管參透

經過LOST n FOUND演唱會之後,她直言演唱會中得到很多愛。「開到四場紅館演唱會,已超出了自己的想法,因為坐足八成半,本來我還只預計開一兩場,每場有八千多個觀眾,一共四場,感到很多愛,亦是我做現場這麼多次show,最淡定、最享受、最滿意的一次演唱會。」她深深感動,疫情下每晚依然有多達八千人入場為她打氣支持,不斷給她很多愛與力量,鼓勵她與香港人繼續努力。

眾所周知,方皓玟唱出也重視人話,到底過去多年來她的隨心而行,是否真的為她錯失了很多機會?「當然啦,否則我的路會更加順暢。但我沒可能為了一些不同意的事來改變自己迎合別人。如果要從『錯失機會』及『扭曲自己』,我一定會『寧願』錯失機會。」她表明,機會錯失了還可能再出現,但扭曲自己後,再不能回頭。「說穿了,這就是我的選擇。我決定自己不去參與,所以就算錯失了機會,我也不會後悔或者覺得自己做得不對。」

說到底,方皓玟如此我行我素,是否與首本名曲〈分手總約在雨天〉的歌詞「我會隱藏我淚腺」不符?她笑說此歌原本作給關楚耀,輾轉間沒人選唱,既然所有人覺得是一首好歌,不如由自己去唱,結果街知巷聞,才有今天的方皓玟。「一切自然自在就好了。我相信觀眾更喜歡真實的我,我也不介意給大家展示我的缺點。大家都是一個人,有優點也有缺點,只要呈現真實自己,喜歡你的人自然愛你,不用假裝一個完美的形象,因為大家都知道,不可能是真實的。所以,我要多謝大家對我的一切包容,多謝大家。」作為香港人,其實我們才要多謝方皓玟,多謝小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