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8 18:25:19

brownie publishing 關關難過的攝影刊物

 

相機曾經非常巨型,甚至是只有貴族才能擁有,後來柯達出了部相機叫Brownie,體積細小,它出現後就人人都可以拍照。如此鼓舞的歷史,孕育了香港的出版社brownie publishing,主打攝影和藝術刊物,背後由攝影愛好者鍾卓玲(Ling)一人負責。因為幾乎是虧本經營,只可依靠多份兼職的收入作補貼:「像Brownie相機一樣,我想將攝影和藝術普及化,令大家都可以參與,也找到樂趣。」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受訪者提供

 

 

以往在出版社負責怎樣的工作?
曾經在出版社當編輯,為專欄作家修飾文章。離職後我開辦另一家出版社,出版偏大眾化的書,慢慢摸索行業運作,如何和印刷和發行洽談等等。後來成熟了,就做自己喜歡的書,雜務、會計、搬運也要自己做,一直都是摸石過河。我整輩子都算順利,遇過的大挫折嗎?書賣得不好算是挫折嗎?如果有困難,解決它就好。

 

現在的出版流程是怎樣的?
首先是我負責物色攝影師,或是他們自行叩門,接著會商討細節。有的只有雛型,便要待照片和文字都齊全,才開始編輯和設計的工作,後來便是出版和發行的步驟。早一、兩年我會集中網上推廣,但近期網上下廣告的效果欠佳,於是轉移到線下去,舉辦例如發布會、相展,甚至導賞團的活動。

 

由大眾化的書轉做攝影書及藝術書,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市場?
以前一本書很容易賣到二千本,現在出藝術書,能賣五十本已經要拍手。固然現在沒以前那麼多人買書,事實上藝術書也確是小眾。現在市場很兩極,一方是風格很raw、很便宜,讀者不一定興趣滿滿,但因為便宜,所以不妨買本。另一方是造工很精緻,也賣很貴,那種在中間的,即是我們在傳統書局常見的,基本上必死無疑。當下印刷品很著重設計,所以我們也投放不少心力。沒說好不好,社會不停變化,只看你能否乘著風氣,還是被變化淘汰。

 

 

選擇主打攝影書,是因為你也愛看攝影書?
我喜歡看小說,但主打小說的出版社已經很多,我不認為自己夠競爭力。主打攝影書,是因為市場沒甚麼人做,並非指我會因此而有錢賺,而是有些人你必須替他們做。很多攝影師右腦發達,但無法處理出書的零碎事項,需要有個協助的角色。近年市道差,愈來愈少人出版攝影書,所以我更加要做下去。

 

藝術家可以自行出版,在這樣的獨立世代,出版社的角色是甚麼?
並非每個人都擅長處理一條龍的工作,我的工作就像是電影監製,為你整合素材。假如你的攝影作品出色但不太懂寫字,我會為你補上,若是不太懂設計,我替你找設計師。我的角色就是把攝影師的作品表達得更完善,讓更多人看得見。不少攝影愛好者習慣在網上發布作品,但書和網上是兩個媒介,前者附有歸檔的功能,有些照片在書上看、網上看、展覽上,是三件事。有些藝術家會追求,到底作品要如何展示開去?又是否滿足於螢幕世界呢?就算儲到十萬followers又如何?有人在網上經營得久了,自然會想有突破。

 

甚麼因素決定能否與叩門前來的人合作?
有些人我必定會拒絕的,就是那些打算出書賺錢的人。首先我必定會問對方出書的原因,如果我沒問,而對方確是打算用來賺錢,後來虧本了必然會埋怨我。第二個問題是為何要拍攝這輯相片,有些人純粹覺得美、覺得受畫面震撼,那些我大多不想合作,背後有訊息的,才能成為好作品。有人想把出版的書送給家人,有的想透過書去聯絡策展人,看看能否當正式的藝術家。我聽過最深刻的原因是要紀念一段逝去的感情,很浪漫,把記憶留在書中,放下了才繼續往前行。

 

 

外界對攝影書的要求總是比較高,其實成本也同樣高昂?
我堅守著「八二理論」,所有出版有兩成賺錢,其餘的都是虧錢的。我對內容較有要求,印刷效果卻只能看資金而行,當然希望每本都印刷精美,但事實並不容許。挑選最能表達相片的印刷方法,可說是我的目標,但這不是執著之處。照片不好,印到升天也沒用,照片好,我印在報紙也能過目不忘。攝影書的印刷成本貴,其中有本書印八百本,賣三百多元,但總印刷成本已要十三萬,很多時候是賣一本虧一本。假若我做文字書,可以印兩千本,做攝影書如果印兩千本,也許有一千九百本就這樣堆在倉庫裡。人家常說攝影書賣得貴,事實是成本確是貴。

 

攝影zine和攝影書之間,有明顯的性質差異?
Zine頁數較少,通常是藝術家自己做的,因為成本低,也有部分不太執著於印刷,同時不需很大輯作品也做得到。我們有本Zine叫《做愛回家》,攝影師紀錄新聞報道中曾經有人打野戰的地方,只有十多張相,就用了個報紙形式表達。我們另外出版的藝術書,多數有藝術學生會付錢購買,藝術書相對容易的原因是通常有藝發局資助。但攝影較受忽視,甚至不太被視為藝術,所以甚少獲得資助。

 

作為書本出版的重要關卡,最近你有甚麼新想法?
國安法通過後,很多出版社都考慮多了,假如你因出版刊物而被捕,也會有一連串人受牽連,所以很多事情確是會卻步。但我會想,我還有甚麼可做嗎?例如令大家熱愛這個地方也好,了解歷史也好,用另一個角度為這城市做事,希望大家會愛這個地方。有些書多幾年也不知能否出版,所以有甚麼想做的,都趕快去做吧。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5 18:46:28
陳惠立 誰都可享受做Zine的快感

 

Zine不只是展現文化的拼貼藝術,也是湊合人性的思考結集。譬如本身對香港年輕藝術家陳惠立的初印象,始於其與丘國強在2010年創辦的二人組合Dirty Paper,那些圍繞回憶、個人經歷或身邊荒誕事的畫作;及後,當他獨立發展以 「游水」為主題的藝術系列,又了解更多他對城市環境的感受或想像。

惟真正深入陳惠立的內心世界之作,卻要數兩本他與母親合作的Zine《她說 你係乞兒婆到執返黎》及《媽媽,你認唔認得我?》。這兩本運用日常文具、現成物及印刷物料手作的小誌,滿載創作者對母親、家庭及成長的情感,捧在手中翻着、讀着,既富質感亦見窩心,甚至令人看後忍不住想動手,重新發掘自己的生命中,有哪些值得好好記住的尋常細碎,別讓一切隨時日消逝。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哪時起接觸到Zine?

個人來說,讀設計時因為做一條講「怎樣逃避賣旗的人」的手繪動畫,畫了好多Storyboard想「唔好嘥」用來做導讀小書,忙於排版、編撰,最後愈做愈過癮,排了十幾頁,萌生「錯重點但享受」的感覺。可能就是做Zine起點吧?宏觀的說,近年設計、排版及印刷技術普及,許多人做產品都會配上紙本的明信片、小冊子或小書作介紹,甚至獨立出書。坊間又多了創意市集、獨立書店如艺鵠書店(ACO)等寄賣Zine,讓人多了渠道去接觸及購買。

 

你特別喜歡哪類型或題材的Zine?

外國Zine文化發展頗全面,我鍾意行紐約、倫敦的書店或歐洲的Vintage店找書,從影視次文化、性別、社會到生活文化的Zine均有之,呈現方式不一定以文字為主,不少是純圖集,好精彩。這本《Geographie, Liret Educatif》談的是地理資訊、《Sciences Les Diseaux》畫滿雀鳥圖片,畫風典雅又精美。香港都找到得意Zine。例如我去游泳池找資料,發現以插畫配資料的「游泳人士手冊」,有點像Zine的模式。在大館買的《黑間之光 雷光夏》用紙及色調精美,大陸出版的《甜圈》則視覺震撼。台灣創作人Hai Hsin Huang的《Quality Drawing》(nos:book)模仿宜家說明書,幻想沒有兩個人砌傢俬只可單人進行的情況,好有趣。Zine的魔力在於視覺上精心,可給觀者「一望就Get到」、「明就明」的快感,但內容佈局用心,亦可讓人慢慢品味潛在隱喻,達到多層次的體會。

 

 

就你的觀察,香港Zine於題材、設計及製作等方面,有何特性或傾向?


類型上,愈來愈多人採用Risograph,其原理是每次只印一種顏色,若要做雙色或以上效果,則需重印兩次或更多,適用於小量出品,創作前要構思多點畫圖、用色等細節。題材上,做Zine概念或可比喻成Instagram,當事人都有話想說及傾向短式分享,不用透過主流出版或大平台,已可自發想做就做。內容更私密、個人化。像我做Zine不是最主要的創作方向,也會想像別人未揭書前好奇自己想說甚麼,會想做更個性化、更內在、更實驗的小誌,甚至用生活細節講故事。連May Fung(藝術教育家馮美華)都說「你咁大膽,賣阿媽的故事都有人來買?」

 

可以就《她說 你係乞兒婆到執返黎》及《媽媽,你認唔認得我?》分享做Zine經驗嗎?
兩本Zine共通點想引起別人的「問號」。每當被人問起困難、考驗,往往不在於技巧方面,而是在於「我究竟最想講啲乜?又想令人感受到啲乜?」。《她說》比較純粹,想呈現我成為創作人之前,媽媽是「先將我創作出來的創作人」的故事,運用好多成長儲下的生活照片、學校通告、資料等,還原那過程,有點像一本「母親的寫真集」(笑),記得媽咪看到幾開心。


但《你認唔認得我?》作為母親系列的延續,我想讓她參與度更高。留意好多牽涉親朋的作品,都是對方離世或不在時去懷念,但我會問「點解唔趁喺度時一齊做?」尤其經歷媽咪在酒店工作,面對防疫的清潔壓力,幾個小時Panic到「啪熄了腦海的總掣」短暫失憶,只有我目擊一切,更覺得自己不紀錄就無人會做。於是決定入住她工作的酒店,搜證般拍照了解她的工作處境與日常,再選來文具店的資料板、酒店的鉛筆做素材,並邀請媽咪在我策劃之下,親筆寫下失憶時的對話、畫下時鐘、甚至我和她的樣子等。過程中,看到她模仿iPhone畫畫、留意我的表情,發現她也有她的創意和美感,很可愛。

 

 

從觀看到創作Zine的過程,最大領悟是甚麼?
兩本談媽媽的Zine透過書展接觸不同群眾,收獲很多人的迴響,提到他們的家人有類似遭遇,很震撼。大家又會問候媽咪的健康,好窩心。人與人的連結很珍貴,讓我感受大歷史以外,失落的小人物歷史,也是值得關心和補充的時代碎片。比起談「主流與小眾」,我會說「Zine更似益力多」,袖珍、濃縮,有種當你「突然想飲,就飲吧!」的舒暢。它不用日日飲,一時Click中,好Junky,耐唔耐試少少都幾好,當你撞到、鍾意,有緣份,就參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