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8 19:07:28

FLIP & ROLL PRESS 為人設想的印刷術

 

孔版印刷(Risograph),是單色疊印的印刷技術,原理類似網版印刷,使油墨穿透模版而印刷在紙張上。憑著獨特的色調,以及印刷過程有機會出現的些微偏差,此技術近年成為印刷界的寵兒,主打孔版印刷的翻滾出版(flip & roll press)也成為冒起的一員。對於那些小偏差,主理人Keith和Jade不曾視為浪費或失敗品,皆因每張印刷品都值得被好好珍重。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受訪者提供

 

 

在當平面設計師的時期,已覺得香港印刷沉悶?


Keith 一方面悶,另一方面是比較粗糙。我曾在印刷廠工作,發現裡面有很多掣肘,本來想做正方形,最後做出來是梯形,幾乎每次都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其實設計師和製作部確是需要緊密溝通,對比鄰近的日本和台灣,香港的印量也許相對少、較花時間,計算成本效益下就不會花太多心思,不如印點量多而質素要求不太高的。觀察到如此風氣,於是在行業裡做了兩、三年後,就決定自己做。回想我和Jade在唸書時,已經嘗試很多奇怪的美術,確是為梯形而做梯形的成品!


Jade 畢業後真正成為行內人,面對種種真實的局限,我倒不能直奔印刷廠叫師傅印色要準確點吧?小型的印刷團隊如我們,在參與和控制上會更理想。我們的初衷沒有偏向做生意,純粹是滿足自己的印刷欲望。把稿件印為實物,同時控制在自己預想的質素之內,做到就很滿足。


Keith 紙品或印刷都應該被珍而重之,我們把製作視為創作的一部分,印一百本書,我們可以每本的釘裝都不同,或是印到中途把機器暫停,換別的印法,有可以改變的空間。

 

 

孔版印刷令你們著迷的原因是甚麼?


Jade 我們用的印刷機是單色機,每次只能印一種顏色,於是要把顏色拆開再重組。假設我們計劃先印黃色,後印藍色,把次序倒轉也許會有意外效果。這些意外很吸引,把黑換成啡,原來整個效果會暖和得多,這是後製也難以模仿的實在感。紙質也很吸引,我堅持要看實物,墨水的反光位是實物才看得見。曾經和攝影師陳傑合作,試了不同紙質的效果,一套十二張、每張不同玩法,因為是風景相,反而有種唯美的夢幻感。


Keith 創作的意外很重要,傳統印刷印一百張也沒太大分別,我們則是每張都有意外,而每次意外都能刺激靈感。我們每個企劃都會訂立目標,最近和《二次人生》導演何力恒合作,負責電影展覽的相片印刷,那印刷品便要精準、要像藝術品。另外也試過挑戰印在色紙上,或是以兩色或三色印刷,試試能否在非四色印刷下,創造出全新氣氛。

 

 

除了移位,孔版印刷會出現甚麼意外?


Keith 有些紋理很重的紙,會出現吸墨不平均的情況,或是坑紋太深,有些位置甚至完全吸不到墨水。太薄的紙也會出意外,我們印過兩次月宮殿紙,第一次成功,第二次失敗了,後來發現是轉了配方。如果用四色印刷印一百張而言,以超級精準對位為目標,成功率是十至二十張。


Jade 但在我眼中,並不代表餘下的八十多張不好看,我們稱之為defect,那些的獨特之處也值得被欣賞。

 

對比內容,你覺得印刷技術有多影響閱讀過程?


Keith 60、70分吧,捧起zine的第一感覺是重要的,假如作品的外形很體面,也自然想拿起來細看,這動作基本上已注定作品的生死。有些作品釘裝得歪歪斜斜,印刷顏色又不太乾淨,實在抗拒拿到手上。


Jade 我是一半半的,我曾多次遇到內容優秀,但印刷糟透的兩難情況,要否付錢確是掙扎良久。但又曾試過有些raw得就如獨立樂隊,用紙皮、用鐵線捲,我覺得非常棒呢!外表必須與內容相襯,不能為奇怪而奇怪,專輯封套也要和歌曲配搭才行。我們是唸設計出身的人,最終極的目的也需要為人設想。人手的處理如果能讓作品的價值提高,是因為難度同樣增加,如果你對印刷有要求,理應印刷的每一環都要有要求。但部分人並不熟悉印刷,或是要求沒那麼高,選擇便宜的也是個人選擇,我覺得不能強求。

 

 

部分大機構的紙本都撐不住,同時又多了獨立的zine,你們怎樣看這風氣呢?


Keith 我聽過一個台灣來的說法,說沉甸甸的書較難做,輕巧的較好賣。原因是厚書成本高,如果拆開十書反而則暢銷。舉例可以先出一個章節,先試試水溫,投資和風險毋需那麼大,成功後再印。出zine的門檻沒那麼高,釘兩口釘就成了書。


Jade 但我相信傳統書有它存在的原因,拆開推出的情況我覺得是世界性,也不限於印刷品。以音樂為例,單曲一首一首出,但不代表大碟沒意義。一本書有鋪排,也有價值,而薄薄的zine輕鬆入口,就如同派單曲當然比派大碟但其實主打一、兩首歌容易吧。當下的zine雖然外形很亮麗、對美學追求很高,但追溯zine的歷史,它和社會運動有關,本身就是一種發聲的工具和意識形態。外形可以不重要,只需要大量印刷,到處派發。社會運動令人有更多想法,或是社會改變,人們的腦中有更多翻湧,大眾發現原來自己也有發聲的通道,所以會冒起得愈來愈快。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8 18:25:19
brownie publishing 關關難過的攝影刊物

 

相機曾經非常巨型,甚至是只有貴族才能擁有,後來柯達出了部相機叫Brownie,體積細小,它出現後就人人都可以拍照。如此鼓舞的歷史,孕育了香港的出版社brownie publishing,主打攝影和藝術刊物,背後由攝影愛好者鍾卓玲(Ling)一人負責。因為幾乎是虧本經營,只可依靠多份兼職的收入作補貼:「像Brownie相機一樣,我想將攝影和藝術普及化,令大家都可以參與,也找到樂趣。」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受訪者提供

 

 

以往在出版社負責怎樣的工作?
曾經在出版社當編輯,為專欄作家修飾文章。離職後我開辦另一家出版社,出版偏大眾化的書,慢慢摸索行業運作,如何和印刷和發行洽談等等。後來成熟了,就做自己喜歡的書,雜務、會計、搬運也要自己做,一直都是摸石過河。我整輩子都算順利,遇過的大挫折嗎?書賣得不好算是挫折嗎?如果有困難,解決它就好。

 

現在的出版流程是怎樣的?
首先是我負責物色攝影師,或是他們自行叩門,接著會商討細節。有的只有雛型,便要待照片和文字都齊全,才開始編輯和設計的工作,後來便是出版和發行的步驟。早一、兩年我會集中網上推廣,但近期網上下廣告的效果欠佳,於是轉移到線下去,舉辦例如發布會、相展,甚至導賞團的活動。

 

由大眾化的書轉做攝影書及藝術書,是截然不同的兩個市場?
以前一本書很容易賣到二千本,現在出藝術書,能賣五十本已經要拍手。固然現在沒以前那麼多人買書,事實上藝術書也確是小眾。現在市場很兩極,一方是風格很raw、很便宜,讀者不一定興趣滿滿,但因為便宜,所以不妨買本。另一方是造工很精緻,也賣很貴,那種在中間的,即是我們在傳統書局常見的,基本上必死無疑。當下印刷品很著重設計,所以我們也投放不少心力。沒說好不好,社會不停變化,只看你能否乘著風氣,還是被變化淘汰。

 

 

選擇主打攝影書,是因為你也愛看攝影書?
我喜歡看小說,但主打小說的出版社已經很多,我不認為自己夠競爭力。主打攝影書,是因為市場沒甚麼人做,並非指我會因此而有錢賺,而是有些人你必須替他們做。很多攝影師右腦發達,但無法處理出書的零碎事項,需要有個協助的角色。近年市道差,愈來愈少人出版攝影書,所以我更加要做下去。

 

藝術家可以自行出版,在這樣的獨立世代,出版社的角色是甚麼?
並非每個人都擅長處理一條龍的工作,我的工作就像是電影監製,為你整合素材。假如你的攝影作品出色但不太懂寫字,我會為你補上,若是不太懂設計,我替你找設計師。我的角色就是把攝影師的作品表達得更完善,讓更多人看得見。不少攝影愛好者習慣在網上發布作品,但書和網上是兩個媒介,前者附有歸檔的功能,有些照片在書上看、網上看、展覽上,是三件事。有些藝術家會追求,到底作品要如何展示開去?又是否滿足於螢幕世界呢?就算儲到十萬followers又如何?有人在網上經營得久了,自然會想有突破。

 

甚麼因素決定能否與叩門前來的人合作?
有些人我必定會拒絕的,就是那些打算出書賺錢的人。首先我必定會問對方出書的原因,如果我沒問,而對方確是打算用來賺錢,後來虧本了必然會埋怨我。第二個問題是為何要拍攝這輯相片,有些人純粹覺得美、覺得受畫面震撼,那些我大多不想合作,背後有訊息的,才能成為好作品。有人想把出版的書送給家人,有的想透過書去聯絡策展人,看看能否當正式的藝術家。我聽過最深刻的原因是要紀念一段逝去的感情,很浪漫,把記憶留在書中,放下了才繼續往前行。

 

 

外界對攝影書的要求總是比較高,其實成本也同樣高昂?
我堅守著「八二理論」,所有出版有兩成賺錢,其餘的都是虧錢的。我對內容較有要求,印刷效果卻只能看資金而行,當然希望每本都印刷精美,但事實並不容許。挑選最能表達相片的印刷方法,可說是我的目標,但這不是執著之處。照片不好,印到升天也沒用,照片好,我印在報紙也能過目不忘。攝影書的印刷成本貴,其中有本書印八百本,賣三百多元,但總印刷成本已要十三萬,很多時候是賣一本虧一本。假若我做文字書,可以印兩千本,做攝影書如果印兩千本,也許有一千九百本就這樣堆在倉庫裡。人家常說攝影書賣得貴,事實是成本確是貴。

 

攝影zine和攝影書之間,有明顯的性質差異?
Zine頁數較少,通常是藝術家自己做的,因為成本低,也有部分不太執著於印刷,同時不需很大輯作品也做得到。我們有本Zine叫《做愛回家》,攝影師紀錄新聞報道中曾經有人打野戰的地方,只有十多張相,就用了個報紙形式表達。我們另外出版的藝術書,多數有藝術學生會付錢購買,藝術書相對容易的原因是通常有藝發局資助。但攝影較受忽視,甚至不太被視為藝術,所以甚少獲得資助。

 

作為書本出版的重要關卡,最近你有甚麼新想法?
國安法通過後,很多出版社都考慮多了,假如你因出版刊物而被捕,也會有一連串人受牽連,所以很多事情確是會卻步。但我會想,我還有甚麼可做嗎?例如令大家熱愛這個地方也好,了解歷史也好,用另一個角度為這城市做事,希望大家會愛這個地方。有些書多幾年也不知能否出版,所以有甚麼想做的,都趕快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