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8 19:10:17

集百家之小誌 ZINE COOP

 

香港地「喜歡做Zine的人」與 「喜歡看Zine的人」為數不算少,但聚合點或較分散。受出版、推廣、宣傳及發佈等情況影響,前者多數靠一己之力宣發作品,後者又不易於大型書局及便利店找到心頭好。雙方往往只可經創意小店、獨立書店、不定期的書節及市集等相遇。

出於「愛Zine及眾」的心,設計師Forrest Lau及獨立出版人Beatrix Pang 於2017年共同創辦推廣香港小誌文化的團體「ZINE COOP」,善用網絡平台聯繫本地不同Zine作者與讀者,每季度又參與在地或海外的藝術書展,亦嘗試印刷及發行《ZINE COOP PAPER》,拉闊大眾對Zine的認知及推動發展。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從何時起與Zine結緣?何以成立ZINE COOP?
Beatrix 於外國讀書時,初接觸Zine文化,對其傾向個人化表述、獨立出版及議題多元的特質感興趣。回港後,開始發掘哪裡有Zine,最初常到銅鑼灣時代廣場的Tower Records(已結業)尋實;後來喜歡DIY創作或出版,又參加YMCArts港青「新鮮獨立fanzine小型誌」展覽及「自發作」工作坊等。期間,結識志同道合的Forrest,又合辦ZINE COOP跟同好分享Zine文化。


Forrest 2015年,我動手創作第一本個人Zine《薄簿仔》,2017年,跟Beatrix開展ZINE COOP。原因單純,就是本身喜歡Zine文化提供主流以外的空間,予人發表較小眾、自我、獨立的受想,呈現模式也見創意與想像力。惟創製過程中,發覺「各有各做,各有各睇」,有點孤單與分散,於是想主動透過ZINE COOP與人溝通。

 

 

ZINE COOP有何推廣的宗旨或目標?
Beatrix 坦白說,無具體的推廣期表。ZINE COOP是自負盈虧的組織,我、Forrest和其他成員(早期有三三及楊仔,如今則有其他人加入)都是抽取公餘時間參與,不想給大家添壓力。畢竟Zine講求隨心和自發,參與者於「興趣」以外,更需要「強烈的熱情」,不想被規範和責任磨蝕心神,減低動力。
若要談原則及方法,頂多是以 「香港」為核心,但凡跟「Made by / for / in HK」的Zine,無論是本地人或外國人做,我們都會關注。還有形式不限,線上平台恆常介紹,線下藝術展、書節及展覽等,都值得嘗試。尤其疫情影響,社會變化多,需多動腦筋和心思。像無法到海外交流,我們首次申請藝發局資助,希望爭取資源開拓新項目;以前曾跟「藝術在醫院」或各大院校合辦工作坊,連結更多層面的社群。我們相信教育很重要,愈多界別及年齡層接觸Zine,可以開拓更多想像、話題及設計模式,使Zine氣候更成熟。

 

Forrest Zine自由又自主,創作者或讀者可按興趣探索所需。推廣上,我們看重創意交流的過程與火花,遠多於成效或數字。譬如2017至2019年仍可隨意出行,我最愛帶著香港Zine遊歷不同城市,也觀摩當地的Zine作品及點子。另外,我喜歡參與各類工作,如前陣子就教智障人士做Zine。別以為創作只限文青,其實每個人都有想象和設計能力,像有些智障人士專注力強、有些想象力高,或有些手藝好,每本Zine最終各顯個性與美學,彰顯「人人可做Zine」的核心價值。

 

 

 

好奇香港Zine有何特質?有否特別難忘的推廣例子?
Beatrix Zine通常關注次文化,主題廣及性與性別、歌影視到社運等,方向又隨時代變遷。早年香港不少工會及組織印製資訊性較重的書仔、期刊,算是Zine雛型;八十年代,「黑鳥樂隊」郭達年曾出版獨立刊物《黑鳥通訊》,將無政府主義和音樂觀點糅合,屬較早實踐西方小誌文化的先行者之一。
近年因雨傘及反修例社運,更多年輕人關注時局,印刷及出版技藝又普及化,運動期間就湧現Zine創意高峰。當時我和Forrest趕緊以「自由之書」(Freedom-Hi)企劃作紀錄,從初期只落Index到後來盡量收集百本小誌的封面、封底、雙開頁面,按月為時間線展示變化。同時,亦推出「BURNING IXXUES」國際企劃,延伸關心同期於加泰隆尼亞、泰國等地的社運狀況及Zine作品。因為Zine不只為消閑,也是歷史與時代的人文側寫,捕捉主流以外的面貌及聲音。

 

 

怎樣可以更好地推動Zine或獨立出版?
Forrest 最開心看到部分Zine作品後來又獲南韓及德國同好欣賞,引進兩地參與Zine展覽,這很美好。Zine並非從眾的刊物,傾向探討次文化或屬Fan Zine,人們會按各自喜好去創作或選讀,既難一言蔽之地定義「Zine是甚麼」或「群族中有誰」等,推廣上亦多了挑戰。但「無法定義、不必定義」正是Zine的價值所在吧?所以愈多人參與也愈好,特別ZINE COOP只靠我們幾個人、幾雙手,時間亦不足,有時即使多想完善地管理及發佈,亦難免有其局限。假如每個人可從自己開始,主動地整理資料、圖像和數據,一起連繫相關單位,合力於線上線下互動,或可促進Zine的流動,透過一個又一個的點,連結出無邊界的Zine網絡。

issue OCT 2021 VOL: 230
2021-10-18 19:07:28
FLIP & ROLL PRESS 為人設想的印刷術

 

孔版印刷(Risograph),是單色疊印的印刷技術,原理類似網版印刷,使油墨穿透模版而印刷在紙張上。憑著獨特的色調,以及印刷過程有機會出現的些微偏差,此技術近年成為印刷界的寵兒,主打孔版印刷的翻滾出版(flip & roll press)也成為冒起的一員。對於那些小偏差,主理人Keith和Jade不曾視為浪費或失敗品,皆因每張印刷品都值得被好好珍重。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受訪者提供

 

 

在當平面設計師的時期,已覺得香港印刷沉悶?


Keith 一方面悶,另一方面是比較粗糙。我曾在印刷廠工作,發現裡面有很多掣肘,本來想做正方形,最後做出來是梯形,幾乎每次都有類似的事情發生。其實設計師和製作部確是需要緊密溝通,對比鄰近的日本和台灣,香港的印量也許相對少、較花時間,計算成本效益下就不會花太多心思,不如印點量多而質素要求不太高的。觀察到如此風氣,於是在行業裡做了兩、三年後,就決定自己做。回想我和Jade在唸書時,已經嘗試很多奇怪的美術,確是為梯形而做梯形的成品!


Jade 畢業後真正成為行內人,面對種種真實的局限,我倒不能直奔印刷廠叫師傅印色要準確點吧?小型的印刷團隊如我們,在參與和控制上會更理想。我們的初衷沒有偏向做生意,純粹是滿足自己的印刷欲望。把稿件印為實物,同時控制在自己預想的質素之內,做到就很滿足。


Keith 紙品或印刷都應該被珍而重之,我們把製作視為創作的一部分,印一百本書,我們可以每本的釘裝都不同,或是印到中途把機器暫停,換別的印法,有可以改變的空間。

 

 

孔版印刷令你們著迷的原因是甚麼?


Jade 我們用的印刷機是單色機,每次只能印一種顏色,於是要把顏色拆開再重組。假設我們計劃先印黃色,後印藍色,把次序倒轉也許會有意外效果。這些意外很吸引,把黑換成啡,原來整個效果會暖和得多,這是後製也難以模仿的實在感。紙質也很吸引,我堅持要看實物,墨水的反光位是實物才看得見。曾經和攝影師陳傑合作,試了不同紙質的效果,一套十二張、每張不同玩法,因為是風景相,反而有種唯美的夢幻感。


Keith 創作的意外很重要,傳統印刷印一百張也沒太大分別,我們則是每張都有意外,而每次意外都能刺激靈感。我們每個企劃都會訂立目標,最近和《二次人生》導演何力恒合作,負責電影展覽的相片印刷,那印刷品便要精準、要像藝術品。另外也試過挑戰印在色紙上,或是以兩色或三色印刷,試試能否在非四色印刷下,創造出全新氣氛。

 

 

除了移位,孔版印刷會出現甚麼意外?


Keith 有些紋理很重的紙,會出現吸墨不平均的情況,或是坑紋太深,有些位置甚至完全吸不到墨水。太薄的紙也會出意外,我們印過兩次月宮殿紙,第一次成功,第二次失敗了,後來發現是轉了配方。如果用四色印刷印一百張而言,以超級精準對位為目標,成功率是十至二十張。


Jade 但在我眼中,並不代表餘下的八十多張不好看,我們稱之為defect,那些的獨特之處也值得被欣賞。

 

對比內容,你覺得印刷技術有多影響閱讀過程?


Keith 60、70分吧,捧起zine的第一感覺是重要的,假如作品的外形很體面,也自然想拿起來細看,這動作基本上已注定作品的生死。有些作品釘裝得歪歪斜斜,印刷顏色又不太乾淨,實在抗拒拿到手上。


Jade 我是一半半的,我曾多次遇到內容優秀,但印刷糟透的兩難情況,要否付錢確是掙扎良久。但又曾試過有些raw得就如獨立樂隊,用紙皮、用鐵線捲,我覺得非常棒呢!外表必須與內容相襯,不能為奇怪而奇怪,專輯封套也要和歌曲配搭才行。我們是唸設計出身的人,最終極的目的也需要為人設想。人手的處理如果能讓作品的價值提高,是因為難度同樣增加,如果你對印刷有要求,理應印刷的每一環都要有要求。但部分人並不熟悉印刷,或是要求沒那麼高,選擇便宜的也是個人選擇,我覺得不能強求。

 

 

部分大機構的紙本都撐不住,同時又多了獨立的zine,你們怎樣看這風氣呢?


Keith 我聽過一個台灣來的說法,說沉甸甸的書較難做,輕巧的較好賣。原因是厚書成本高,如果拆開十書反而則暢銷。舉例可以先出一個章節,先試試水溫,投資和風險毋需那麼大,成功後再印。出zine的門檻沒那麼高,釘兩口釘就成了書。


Jade 但我相信傳統書有它存在的原因,拆開推出的情況我覺得是世界性,也不限於印刷品。以音樂為例,單曲一首一首出,但不代表大碟沒意義。一本書有鋪排,也有價值,而薄薄的zine輕鬆入口,就如同派單曲當然比派大碟但其實主打一、兩首歌容易吧。當下的zine雖然外形很亮麗、對美學追求很高,但追溯zine的歷史,它和社會運動有關,本身就是一種發聲的工具和意識形態。外形可以不重要,只需要大量印刷,到處派發。社會運動令人有更多想法,或是社會改變,人們的腦中有更多翻湧,大眾發現原來自己也有發聲的通道,所以會冒起得愈來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