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21 VOL: 231
2021-11-16 15:40:17

戳椪糖遊戲 重喚純粹的快樂

 

「一二三,紅綠燈,過馬路,要小心!」聽到這句話,你可有回憶翻滾?物質不豐裕的舊時代,孩子們最大娛樂就是齊玩集體遊戲,或互相分享甜點零食,體驗群體生活的樂趣。惟步入數碼世代,手持電子器材的「低頭族」處處,人際溝通及相處模式偏向虛擬,也漸見疏離。

隨Netflix新劇《魷魚遊戲》熱爆全球,傳統民間遊戲重獲大眾關注,劇中源自韓國的戳椪糖(Dalgona, 달고나)更格外受歡迎。太子「MOONTONE Cafe」老闆娘Kinki Lam跟夥伴於店內推出「椪糖餅」遊戲,讓大家可跟主角成奇勳(李政宰飾)挑戰戳糖餅,亦可藉「玩樂結合飲食」的活動,與人連結,共享快樂。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special thank.Moontone Café & Kinki Lam

 

 

飲食可以治癒心靈
咖啡文化流行,市民均喜愛到訪太子及深水埗Café,嘆啡、打卡、品味生活。從長洲人氣店「長洲角酪」分支、落址太子砵蘭街的MOONTONE Cafe,以PANTONE調色板為主題,加上環境寬敞、格局舒適、食品精緻,成為社交媒體上的人氣之選。

「我和夥伴相信飲食不只滿足胃口,也可治癒人的精神和心靈,並構思了口號『What is your color today?』,希望以店舖作為交流空間,為大眾供應食物之外,亦引進不同趣味性的活動,增加人與人的互動。」Kinki笑言理念多少啟發自其背景,「我曾經做過劇場演員和新聞媒體,明白香港忙碌的生活及工作節奏,多麼消耗一個人的心力,也使大家對環境敏感度降低、五感變遲鈍,吃喝無心機,玩樂欠心情。當我轉型做飲食後,就想善用Cafe的氣氛、食物的顏色,幫助顧客放鬆心神,也想花點心思,營造玩味。」

 

鬥智的室內遊戲
《魷魚遊戲》故事講述456名債台高築的韓國邊緣人接獲神秘邀請,參加一場殘酷至極的求生考驗,眾人需要通過一系列民間兒童遊戲 ,爭奪總數共 456 億韓圓的獎金,否則會喪命收場。「以傳統遊戲融入當代情況,探討人性固然有趣,同時也想參加者Be a kid,重啟感官的敏銳度,帶著好奇心去探索不同動作、聲音及空間等,建立跟外界以至個人內心的連繫。」

故此Kinki想將《魷魚遊戲》元素引進店中,椪糖是韓國傳統小食,玩家收到印上傘形、三角形或星形圖案的椪糖後,必須手握幼細的針將圖案完整挑出、沒有崩裂,才算過關。劇中,成奇勳收到印有雨傘圖案的椪糖,為之大驚,皆因傘型圖案細節複雜,戳的過程中很易碎裂,即使只崩了小角,都隨時會被爆頭慘死,情急之下,他突發奇想以「大舔特舔」的方法,於限時內融化椪糖再取出圖案,用妙計闖關成功。

 

 

 

別小看椪糖的功夫
Kinki參考了很多韓國師傅的製作影片,「他們三扒兩撥完成一塊,但我們試做,由磅糖、熔化、攬拌到印模,每部分都發現很多技術問題。例如他們落200克砂糖去煲,但我們發現好易黐煲底,改用60至70克份量,分次處理;他們以火槍烘熱、熔糖,我們不熟手,廚房環境亦危險,又改用電磁爐,或電陶爐。」

Kinki解說,「還要注意攪拌用的匙羹,韓國款較長,香港較短,後者易受熱,要小心辣傷;壓印糖漿不能分心,力度不均,成不了圓滿的餅印;直接用牛油紙隔手印,又易燙傷,記得用鏟隔著印,也可給鏟上油,以便脫模;香港濕度比韓國高,椪糖接觸空氣後好快變黏和不脆,加上製作花時間,1套3塊平均約需15分鐘製作,我們每天只可限量供應約5至10份,供客人體驗。」

 

窮人甜食變潮物
「困難」正是吸引導演黃東赫於《魷魚遊戲》加入椪糖的原因。六十年代,戰後的韓國經濟低迷,民眾買不起冰淇淋及巧克力等甜食,開始用較便宜的砂糖燒製成帶焦糖香的椪糖,小販亦會於學校附近擺攤,讓學生買來當零食。為提高銷售又給孩子獎勵,小販參考雪條棒上印有「再來一支」的標記,給完整分離圖案的孩子免費送贈一塊全新的椪糖。童年時的黃東赫,也體會過百般嘗試、渴望勝利的心情,他會利用舌頭把圖案舔濕以取下,或用加熱過的針去刺圖案等。這些「奮鬥」回憶,促使他於《魷魚遊戲》加入這玩意。

多得《魷魚遊戲》重新引介,讓大眾從戲裡戲外的點滴,知道戳椪糖遊戲,考的是細心和技巧,絕非隨機的運氣,重新認識這種傳統食品遊戲的奧妙。

 

 

戳椪糖的魅力多厲害?
訪問時,隔籬檯兩位小學女生顧客竟也駐足觀看,並主動表示他們已看完劇集,認為這個傳統遊戲非常刺激又好玩,並想要加入挑戰!最後,兩位妹妹亦完成任務,各挑出一個完整圖案。「看到人們放下手提電話,跟親朋有講有笑地玩遊戲,是我最期待的開心畫面。」Kinki笑說。

 

STEP 1 / 磅糖,再倒進小鐵兜

 

STEP 2 / 以電磁爐加熱白砂糖,約600至700度

 

STEP 3 / 白砂糖煮至融化,期間用匙羹將之攪拌,直至焦糖化

 

STEP 4 / 焦糖化後,加入1克梳打粉,攪拌至淺啡色。避免過量,產生氣泡,影響外觀

 

STEP 5 / 將椪糖漿倒在牛油紙上,平均分作三份

 

STEP 6 / 放涼至可塑形,輕輕以鏟壓平

 

STEP 7 / 趁未完全定形前壓上模具,印上圖案

issue NOV 2021 VOL: 231
2021-11-11 15:15:39
林家謙 假裝冷靜的眼鏡男

Text & interview.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Photo.Simon C
Hair.Cedric Tsang
Makeup.Dera Tse
Wardrobe.Brunello Cucinelli
Watches.Vacheron Constantin

「眼鏡是我的本體。」林家謙不只一次地說。近日脫下眼鏡,主要是宣傳新歌〈難道喜歡處女座(Alter Ego)〉,講述另一個自己的存在,才頻頻出現一個不戴眼鏡的林家謙。

事實上,這位9月3日生日的處女座眼鏡男,從來不想承認處女座化身,不喜討論星座偏偏打造星座歌,就連「本體」眼鏡都願意脫下,向來不想成為話題卻又跳到幕前享受舞台。

沒辦法,JW王灝兒〈矛盾一生〉正是他作曲歷程的成名作之一,矛盾只因深愛著,你知嗎?今次就讓林家謙自揭面紗,不時脫下眼鏡,敏感的他到底如何假裝冷靜?内心中又如何充滿對未來不確定?

 

 

有著丁點孤寡但自由

上一次訪問林家謙,是去年初剛完叱咤頒獎禮的時候。當時他力壓姜濤一躍成為生力軍金獎,叫人相當好奇,往後一年更加讓人拜服,眾望所歸獲得多個頒獎禮的唱作人、男歌手、年度之歌等獎項。當日他只有兄長協助,卻沒有經理人的幫忙,沒想到事隔一年半,萬千寵愛於一身,相當多產的他,依然是一個人奮鬥。「昨晚才處理文書工作至深夜,但我沒考慮找人幫手,始終很多東西只有我才處理得到。」很難想像,這一面創作出年度之歌,另邊廂要處理文書工作,閒時洽談宣傳訪問事宜,一個人原來都可以盡興,多了人卻還沒多高興。

早前為了準備商台「風火雷電演唱會」,林家謙刻意回到幕後,閉關了好一陣子。「我很久沒有做訪問了,出了新歌都沒有特別安排宣傳。不過一早應承了別人做演唱會嘉賓,大家才繼續看到我,但我也高興『收埋自己』的那段時光。」沒錯,他收埋自己,目的想讓幕前工作沉澱一點。「始終我是幕後出身,不想大家對我的焦點變化完全轉到幕前,所以我想平衡一點,自覺7、8月期間做得不錯,成功達標做了不少歌給其他人。」他笑言,反而自己新歌仍未搞掂,且看有否靈感。「有的話,年尾就可以多出一首新歌給大家聽。」

 

成功閉關沉澱,經過9月拉闊音樂會,林家謙好應該得著滿滿,他卻心急地反問大家,覺得他的表現如何,尤其跳舞一環。我答,一切都很「林家謙」吧。他說:「可能就是有點尷尬,這才是林家謙的跳舞風格吧!」明知跳舞不是強項,他卻勇於嘗試一些不是平日慣做,甚或未做過的事。「我的確想借助拉闊這個機會,尋找一些突破,多少想自己興奮一點,無論是否做到,都希望曾經做過,得到一些滿足感。」

勇於突破之後,他坦言樂在其中。「我聽回來的反應不錯,但看回playback,就發覺自己做漏及做錯了很多,如果下一次還有機會,希望再做好,因為排舞師很有心機排好整支舞,我卻做得不好。」對他而言,跳完他自嘲的鈣質舞,他居然不是舒一口氣,放下心頭大石那種,而是捨不得演出。「最大得著是,我開拓了鈣質市場,跳鈣質舞。驚喜地,當晚的跳舞部分,或者唱〈難道喜歡處女座〉的肢體擺動,是我全晚最享受的,之後更覺得不夠喉,經常想起這兩首歌的表演⋯⋯」

 

孤單一個 是這潔癖惹禍

聽著聽著,林家謙的確帶點矛盾但可愛。他的滿足感在於突破,即使結果不算太好,至少挑戰過。未知這是否處女座的性格?月前推出新歌〈難道喜歡處女座〉,本身歌名已是反問,而他原來不太相信星座,甚至害怕與別人討論星座。「我覺得星座總是定形一個人為某種性格,但一個人有這麼多面、多重性格,沒理由只有12種吧?加上,我認識很多潔癖的人都不是處女座的,而我認識不少處女座的人都沒有潔癖,就像我自己也沒有,家居不算很整齊,檯面不算很整潔,所以不時疑問自己為何是處女座呢?有朋友說,未必一定是真正潔癖,卻可能是精神上有潔癖⋯⋯」就像歌曲3分09秒,有人認為這是對照林家謙9月3日的生日日期,他笑笑說沒有特別安排的。但,真的嗎?

眼前這位不太相信星座的林家謙,偏偏又是星座新歌的始作俑者。「過去Wyman(黃偉文)有『星座系列』如水瓶座、雙子座,我從朋友得知他想寫處女座。我本來有點怕,擔心他是否很討厭處女座?於是我便告訴他,我是處女座,大家可否做一首處女座的歌?他一口答應,表示一直想寫很久,只等一個機會,就這樣開始了這個合作。」有了這個念頭,林家謙回去找到自己一首舊demo,就交給Wyman填詞,寫成〈難道喜歡處女座〉。

不寫還好,寫了再唱,林家謙卻發現自己被Wyman寫中了,包括「敏感的我假裝冷靜」、「內心充滿對未來不確定」。林家謙笑笑說:「我有時都好像被人覺得我很鎮定,沒表情沒起伏,但其實內心也有很多懷疑及糾結,只是一一沒有表露出來。」他坦言與Wyman沒特別溝通,沒有很多相處及深入了解,對方卻因為星座緣故而寫了出來。「所以,我開始覺得星座有點準。」

 

我要做個放下你的我

為了新歌,林家謙改變了少許對星座的看法,也要放下本體(眼鏡),面對眼鏡問題,他顯然不想多提。家中有多少副眼鏡?「這些不要說啦,其實我都不知道,沒數過。見到靚就買。」外國買的比較多?「主要是外地買,最近就沒法子,香港也買了不少。」眼鏡又好,形象也好,他絕對不是一個喜歡迎接改變的人。「如果找到舒服的,我不會刻意地想改變。矛盾是,我喜歡那種改變之後的滿足感,好像有個被開拓或重新發掘的自己,所以間中都試試做一些不同的東西。」

對林家謙來說,轉到幕前就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改變及決定。「走了幕前這條路,給我很大的滿足感、成就感、成功感,讓我繼續挑戰一些不同的事情,姑勿論過往做不做到,雖然有糾結有懷疑,但都盡量試試吧!」這一種「佛系式」轉變,只因林家謙是個害怕計劃被打亂的人,不喜歡計劃設定得太清晰,擔心做不到就會失望。「我不是完全沒有計劃,但計劃不算遙遠,可能只是幾個月後或半年內的東西。」正如他所說,他希望今年底前能夠出到第二張專輯,為過往出過的歌作一個總結等。

 

幕後出身,走到幕前,幕前的林家謙依然是幕後的林家謙,生活上沒有大改變。「的確多了朋友認得我,但不算太多,絕對不是出不到街那一種。可能真正認識或喜歡我歌曲的朋友,都熟知我不喜歡被打擾,所以大家都很禮貌,不算很騷擾的。有時坐叮叮被認出,打個招呼,沒所謂的。」

月前曾經說過不想成為焦點,想過重回幕後,林家謙沉澱過後,發覺當時過於擔心。「我很怕成為焦點,更怕成為話題的主角,但我現在很享受在舞台上表演我的音樂。最近嘗試不同演出經驗後,我更覺得自己值得擁抱舞台,不應想得太多,就讓燈光射向自己,成為舞台焦點就好了,把握好舞台上的一分一秒。」他享受舞台,但台上只有幾分鐘,台下要面對的事情太多太多。「所以我希望大家集中留意我的音樂,或者舞台上的表演,就很快樂。」

 

如此自由 再不想說然後

當然,林家謙知道我們的世界不是這樣純粹,不可能只有舞台與音樂,很多東西也要夾雜起來。「我有另一面的,朋友圈那邊都知道。除了音樂外,我很喜愛吃東西,平日喜歡討論美食。其餘行山、踏單車,我都喜歡的,但我又不覺得很特別,不需要與大家分享太多。」好了,音樂以外的林家謙,到此為止。

況且林家謙的音樂也有很多幻想空間。問及他的作曲及作詞的能力從何而來,他直言最近發覺自己作曲及作詞的空間很不同。「作曲的話,我通常要在琴前,或者家中的房間完成,很難在街上哼唱寫好一首歌,可能只得一兩句。相反,作詞就要走出戶外,必須看到不同流動的畫面、風景、人、車等等,有衝擊才能做到,家徒四壁卻無法想像到文字上的東西,所以我經常在叮叮上面寫歌的。」他又笑說,自己文字不太鋒利,寫得不多,所以需要多點時間雕琢文字,往往作詞比作曲需要花多些時間。

難怪,林家謙一人包辦曲詞編監後得獎,他開玩笑多謝自己四次,因為這位眼鏡男真的只是假裝冷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