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0:47

Boey 梁寶儀 斷手無阻奧運夢

text.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assisted by Eddy Chiu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Angel Mok
wardrobe: ALEXANDER WANG, GCDS, VENNA

現在踩車很開心?「是的。」27歲港隊單車手梁寶儀(Boey)露出由衷的微笑說著。笑臉背後,其實她早前因為斷手受傷,上星期才入院做手術拆釘,現正處於休息期。今年奧運,梁寶儀與另一港隊選手逄瑤一同參與今年新增的場地單車女子麥迪遜賽,最終未能完成比賽,與其餘兩隊並列第13位。雖然單車隊有星級大師姐李慧詩及其他星級運動員在旁,卻無損她對單車的熱愛,就算斷手,就算辛苦,她一樣將熱情化為動力,將力量驅動車輪,尋找單車所帶來的快樂。

 


還記得初次接觸單車的經過?

小時候我住在大尾篤,附近就是單車徑,單車是我第一項接觸的運動,從小到大都有踏單車。特別是沙士時期學校停課,一家人沒事做,便不斷踏單車。後來10歲左右,母親為我與妹妹報名「醒目仔單車比賽」,被教練提議參與體院的興趣班,一步步入選明日之星、青年隊、精英隊至今。


從興趣到職業,為何有意識當上運動員?

小時候沒有想得太多,只是喜歡踏單車,相當開心,加上小時候贏比賽很容易,既然這麼易,好像是單車選擇了我。慢慢長大後,那條路卻沒以前那麼容易⋯⋯


幼時沙士期間不斷踩單車,到東奧又一疫症,冥冥中要戴口罩練習作賽?

今次奧運撞正疫情,其實壓力很大。疫情爆發時,我們尚有最後兩場在歐洲舉行的奧運資格賽。記得當時意大利是第一個爆發的歐洲國家,很快禁止所有航班升降,我們很擔心無法入境比賽而失落奧運資格。於是趕快飛到瑞士,好似走難一樣,不想耽誤資格賽。其後亦擔心自己可能染疫影響表現,就算符合奧運資格卻無法參與,所以壓力很大。


最終如願在東奧參賽,出戰首次納入正式奧運項目的女子麥迪遜賽,感覺如何?

很難得,第一次參與奧運,就是麥迪遜賽,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三年前我斷了手,偏偏麥迪遜賽就是要與隊友拉手接力的項目,傷癒後成功參與這項與手有關的項目,好像命中注定,很有意義。

 

這次東奧,你最記得的一瞬間是甚麼?

之前一直爭取奧運資格時,計分期長達兩年共16場比賽,想當初我斷手後,教練沒想過由我爭取分數,只是給我嘗試新項目,結果成績不錯,由後備資格都沒有,慢慢成為後備,最後正選出賽,這才是整個奧運最難得的事情。至於真正去到東奧賽場,夢想已是達到,我們深明與其他選手的水平有段距離,沒甚麼可以多做,唯有做好每一次換手,每一次技術,享受每一個圈,做到幾多得幾多。


東奧完結至今3個月,沉澱過後,如何總結東奧?

奧運對我來說,除了夢想達到外,獎牌未必是我能力所做到,但我見識到其他人的水平,就覺得自己要努力拉近這個距離。現在我已經放下奧運這回事,最大目標是下年亞運,朝著下個目標繼續努力。

 
奧運熱潮後,香港人依然支持運動員嗎?

一開始做運動員,我純粹為自己的夢想出發,但奧運令我發現原來運動員有這麼大影響力。奧運期間,我收到一個陌生市民的inbox,她跟我說因交通意外與我一樣斷手,本來是空姐,因傷無法上班而變成「廢人」,直到看到我的故事卻鼓勵她積極做物理治療。沒想到,我起初只是堅持自己,但這份堅持卻正面地影響到其他人。作為運動員,能夠代表香港隊出外比賽,我感到自豪,亦很開心奧運期間至今,多了這麼多人關注體育,真的很開心。


面對未來,有否想像過的自己計劃?

早幾年正值低潮期,我得到單車女子隊教練黃金寶的鼓勵,最後讓我堅持下去,明白自己真的喜歡單車,而運動員生涯中亦遇到很多對我有正面影響的教練,所以我也想過退役後做教練,希望日後可以回饋單車界。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0:40
Shawn 張小倫 七代劍手的大師兄

text.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assisted by Eddy Chiu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Angel Mok
wardrobe: MAX MARA, ERMENEGILDO ZEGNA

人人都稱呼張小倫做「大師兄」,效力香港劍擊隊16個年頭,無論資歷及年齡,同樣遠超其他隊友。「張家朗、Ryan(蔡俊彥)跟我一樣都是肖牛,不過我85年出生,他們97年出生,足足大他們一圈。」這一代劍擊隊,已是他經歷的第七代師弟。

雖說是大師兄,但今屆東京奧運卻是他第一次踏足奧運賽場,隨即見證師弟張家朗奪得奧運金牌,他的心情同樣興奮,自覺一直留在港隊未有白費。賽場以外,他一直積極開拓第二人生,奧運期間多次直播開Live,動輒幾千甚至過萬人收看,拍得住明星開播,多番照顧亦調侃眾師弟,相處融洽,果然是真金白銀的大師兄。

 

 

參與劍擊多年,多次與奧運擦身而過?

我是香港劍擊隊歷史最長的全職運動員,今年已是第16年,經歷了七代隊友,畢業過去沒有這麼多全職劍手,兼職居多。以大賽來說,要從2010年廣州亞運說起,當時歷史性得到花劍個人銀牌及團體銅牌,其後狀態大勇卻遇上腰稚盤突出,甚至影響日常生活及行動,無緣2012年倫敦奧運,打擊很大,一度想過退役。

傷癒復出後,無論2013年亞錦賽、2014亞運會同樣得到獎牌,當時目標是2016年里約奧運,但我們見證著當年張家朗好像坐火箭一樣,成績極佳壓過所有人,成為隊中的皇牌選手,亦是花劍隊唯一個人賽奧運代表,自知沒可能超越他了,而我又過了30歲,想過退役,但教練希望我留下來幫年輕運動員發展。

直至2018年,我在雅加達亞運前的香港選拔決賽輸給Ryan,深感師弟們表現已超越我,不可能參與東京奧運,又想退役。最後我參與亞錦賽,視為退役前的比賽,卻在生涯中第一次奪得亞洲冠軍,本想完美退役,碰巧崔浩然同時退下,團隊不能一下子失去兩個主力,教練希望我為團隊爭取東京奧運資格,加上有外籍新教練來臨,帶來新衝擊,結果一拍即合成功衝奧,終於圓夢。


經過今屆奧運後,劍擊隊甚至運動員人氣急升,你對劍擊的想法有否改變?

本身香港地方這麼小,劍擊項目比較冷門,但因為一面奧運獎牌卻令全城關注運動員,包括比賽、訓練及日常生活等。慶幸當日政府買了播放權給本地四間電視台直播,就連商場、食肆、家中都能免費播放,加上香港運動員表現出色,在多個項目中奪牌,變相令很多市民增加了運動知識。這兩年間香港發生了很多事,很多人的情緒受影響,加上疫情令大家無法外遊,生活沉悶枯燥,當大家看到運動員有不俗成績,無論勝利抑或落後再追分,足證運動能夠凝聚及感動到很多人。

 

這次東奧,你腦中最記得的一瞬間是甚麼?

當然是家朗奪金的一刻!身為大師兄,經歷過七代隊友,終於見證到香港劍擊運動員可以站上奧運最高頒獎台,他更是我的隊友,那一刻相當感動!雖然不是自己奪得金牌,但隊友在團隊中奪得這個成就,可見這個團隊在多年來的堅持和努力沒有白費,亦很驕傲我留在隊中能夠見證這一刻。


作為「大師兄」,與師弟年齡上差距不少,平日如何相處?

沒錯,我85年出生,家朗、Ryan都是97年,我足足大他們一圈,有些隊友更是千禧後。無論劍擊場上、練習場上、比賽上,甚至社會上的工作經驗,我認知及經歷的東西比他們多,他們一畢業就做運動員,對外的事情沒多接觸,我作為大師兄,卻主動降低了身份,從不會高高在上,就像哥哥帶著弟弟,教他們如何面對及解決問題,他們也樂意發問,所以大家都打成一片,相處融洽。說真的,我們見面的機會比家人更多,一星期對足他們六日,出外比賽訓練更是朝夕相對,大家的默契感情早已超越任何朋友家人之間,非常清楚了解大家的性格,透過這種環境相處生活,建立了互相信任。如果鬼打鬼,生活不開心,團隊自然很快會鬆散。


沉澱數月過後,你會怎樣總結東奧?

記得過去大賽後,無論成績好壞,市民對我們回港後的反應都很冷淡,最多只有祝捷會、頒獎儀式,之後就徹底完結了。今次大大不同,很多機構、公司都開始找運動員合作,可見奧運會成功令大家知道,原來香港運動員這樣叻,市民亦開始留意運動員的表現及日常生活。正如以前我不玩社交媒體,也是因為經常隔離太悶,與家朗、Ryan同房一起聊天,便開Live放上社交平台解悶,慢慢發現網民會發問一些有趣問題,才知他們完全不知道運動員及比賽怎樣,於是我又在奧運期間不時報導一下日常生活、搞笑事。以往只有幾百人、幾千人支持,現在卻可能有幾萬人的問候及鼓勵,很開心,好像除了明星以外,運動員都一樣可以做到偶像。其實,運動員從來都是這樣生活,只是之前寂寂無名而已。

對運動員來說,其實期望著怎樣的支持?

最主要是運動員的收入。由當初到今日,人人都說運動員沒出息,收入不高,如果想提高運動員認受性,運動員職業化就應該提高入息限額,同時保障運動員可以雙軌發展。畢竟運動員專注訓練,很少時間做其他東西,如果能夠確保退役後有公司聘請,雙方有合作機會,運動員就不用擔心退役後沒工作了。我覺得政府又好、大公司又好,能夠多撥資源給香港運動員,不要逼我們為了搵食、生計而作出選擇,才能吸引更多年輕人付出走這條路。

 
你如何幻想自己的未來一頁?

我經常計劃自己的第二人生,尤其近月來劍擊發展在香港很熱鬧,很多人推廣劍擊,我希望完善一點,舉辦更多比賽給小朋友參與。始終場地有限,現在香港比賽很少,如果可以給初學小朋友,從5歲、8歲、10歲開始參賽,多一點交流,相信對劍擊的未來發展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