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0:52

Arenas 陳仲泓 跨欄前後,也想救人  

 

這是個反香港資本主義的逆流故事。在當全職跨欄運動員前,陳仲泓在醫院裡當配藥員,即是溫馨提示你白色藥丸要三小時一粒、一天服四次那樣的工作,是否薪高不願透露,但必定糧準。為求測試自己的極限,他儲了點錢再裸辭,由2015年起就不斷擦新香港紀錄,今年也成為香港運動史上,出戰跨欄項目的第一人:「像是打麻雀吧,永遠不知道會摸到哪一枚,絕對是一場賭博。不裸辭,又怎能去奧運?」

 

text.陳菁
styling.Calvin Wong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Deep Choi
styling assistant.Eddy Chiu

 

 

 

上班做配藥員,下班練跑的生活是怎樣的?

2014年我就跟隨教練陳沛練習跨欄,一年後破了香港紀錄,於是教練也想我加操,有信心要把我送到亞洲級比賽,直至2017年的精英運動員招募才轉為全職。之前,我的生活是起床、上班、下班、練跑,睡覺。醫院工作穩定,但想衝的也會被磨蝕,我不想到了四十歲,手上有點錢,但發現曾有機會跑更快卻沒珍惜,決定冒險一次。為了自省,上班一年後就留長髮,頭髮到耳際最辛苦,如果能捱過,未來的難關也可以捱過。

 

2015年後多次破香港紀錄,有人稱你為「欄王」,種種數字和稱呼你是怎樣看待的?

紀錄是用來破的,欄王只是虛名,對時間太上心又很易出錯。跨欄的這些日子,我不過想知道自己的極限,看看盡力後,能否貼近亞洲級水平。第二個我想做到的,是跟全世界證明我教練有實力,訓練方法是可行的。陳沛是我生涯裡的第二位教練,他是小學教師也特別有耐性,給我很多關心,我最想可以讓人知道我教練就是陳沛!

 

跨欄和你的性格相符,令你更熱愛這項目?

我這個人很心急,不喜歡拖泥帶水,如果事情反正也是要做的,不如快快完成。跨欄刺激又有挑戰性,十個欄之間,很多人會因撞欄或節奏出錯而停步。一日未到第十個欄,一日也未知道誰會勝出,要跨過第十個欄,再跑,才到終點。有時如果在第七、八個欄前心急,很容易受到影響。

 

這次東奧,你最記得的一瞬是甚麼?

第一次參加世界賽,沒想過會獲得外卡資格。這季完成最後一場,自知不是最高分的,打算全心準備全運會,後來騰出了一枚外卡就由我頂上。最記得是跑完那一刻,像是完全放下壓力。因為是全香港人看著我跑,很多媒體都寫著我是香港歷史上第一個出戰奧運的跨欄運動員,收到海量鼓勵,也背負很多期望。我覺得這是我必須完成的使命,不可以令香港人失望。

 

 

成為本地首位跨欄代表,過往香港難獲資格的原因是甚麼?

按香港唸完書再上班的正常軌道,大概沒人會像我那麼傻,辭職跨欄。先是香港做全職運動員人工不高,第二是家庭都有經濟負擔,第三是香港教練缺乏和外界交流。近五年日本和台灣進步極多,如果來來去去也是香港教練配香港知識,是上不到亞洲或世界級的。你不進步,人家已進步了。再者,田徑在世界上太普及,有手有腳就可以玩,有天份的一早投身田徑,故此競爭極高。

 

要計劃未來的生涯藍圖,是否同樣困難?

我當全職時廿六歲,沒錢,月入七千元,有時實在幻想不了將來能怎樣過。我很想貢獻田徑界,想教小朋友,特別是中學生,動作不理想還有時間改,也容易走歪路,而且如果聽見眼前的教練會考只有四分,今天卻能教學生,想必會很鼓舞。我當配藥員時每次都用心講解,有些病人會誤服抗凝血藥,輕輕一撞就泛起瘀青。運動員和配藥員兩個身份的共通點,大概都是想救人。運動不單為求成績,那是一種態度,而精英運動員身份有能力去宣傳這般態度。可惜以現時規則來說,現役運動員難以入選教練班,日後,我估計自己未必會做教練,實在毋需以教練身分糊口。

 

跨欄是很急促的事,平日你喜歡做甚麼?

我喜歡追車!想快點抵達目的地。除了練跑當消閒節目,大學時也用心做功課,純粹希望證明運動員也可兼顧學業,不想有藉口招人話柄,說自己以精英運動員身分進來就不用唸書。今年比想像中多了很多精彩的畫面,包括在大學一級榮譽畢業,也能在五環前拍攝畢業照,說得上是想要甚麼就有甚麼。雖說不想四十歲後悔,但我又沒想到十年後那麼遠。正如香港,也不知明年發生甚麼事,準備並做好這刻,下刻應該會比較好。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0:47
Boey 梁寶儀 斷手無阻奧運夢

text.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assisted by Eddy Chiu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Angel Mok
wardrobe: ALEXANDER WANG, GCDS, VENNA

現在踩車很開心?「是的。」27歲港隊單車手梁寶儀(Boey)露出由衷的微笑說著。笑臉背後,其實她早前因為斷手受傷,上星期才入院做手術拆釘,現正處於休息期。今年奧運,梁寶儀與另一港隊選手逄瑤一同參與今年新增的場地單車女子麥迪遜賽,最終未能完成比賽,與其餘兩隊並列第13位。雖然單車隊有星級大師姐李慧詩及其他星級運動員在旁,卻無損她對單車的熱愛,就算斷手,就算辛苦,她一樣將熱情化為動力,將力量驅動車輪,尋找單車所帶來的快樂。

 


還記得初次接觸單車的經過?

小時候我住在大尾篤,附近就是單車徑,單車是我第一項接觸的運動,從小到大都有踏單車。特別是沙士時期學校停課,一家人沒事做,便不斷踏單車。後來10歲左右,母親為我與妹妹報名「醒目仔單車比賽」,被教練提議參與體院的興趣班,一步步入選明日之星、青年隊、精英隊至今。


從興趣到職業,為何有意識當上運動員?

小時候沒有想得太多,只是喜歡踏單車,相當開心,加上小時候贏比賽很容易,既然這麼易,好像是單車選擇了我。慢慢長大後,那條路卻沒以前那麼容易⋯⋯


幼時沙士期間不斷踩單車,到東奧又一疫症,冥冥中要戴口罩練習作賽?

今次奧運撞正疫情,其實壓力很大。疫情爆發時,我們尚有最後兩場在歐洲舉行的奧運資格賽。記得當時意大利是第一個爆發的歐洲國家,很快禁止所有航班升降,我們很擔心無法入境比賽而失落奧運資格。於是趕快飛到瑞士,好似走難一樣,不想耽誤資格賽。其後亦擔心自己可能染疫影響表現,就算符合奧運資格卻無法參與,所以壓力很大。


最終如願在東奧參賽,出戰首次納入正式奧運項目的女子麥迪遜賽,感覺如何?

很難得,第一次參與奧運,就是麥迪遜賽,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三年前我斷了手,偏偏麥迪遜賽就是要與隊友拉手接力的項目,傷癒後成功參與這項與手有關的項目,好像命中注定,很有意義。

 

這次東奧,你最記得的一瞬間是甚麼?

之前一直爭取奧運資格時,計分期長達兩年共16場比賽,想當初我斷手後,教練沒想過由我爭取分數,只是給我嘗試新項目,結果成績不錯,由後備資格都沒有,慢慢成為後備,最後正選出賽,這才是整個奧運最難得的事情。至於真正去到東奧賽場,夢想已是達到,我們深明與其他選手的水平有段距離,沒甚麼可以多做,唯有做好每一次換手,每一次技術,享受每一個圈,做到幾多得幾多。


東奧完結至今3個月,沉澱過後,如何總結東奧?

奧運對我來說,除了夢想達到外,獎牌未必是我能力所做到,但我見識到其他人的水平,就覺得自己要努力拉近這個距離。現在我已經放下奧運這回事,最大目標是下年亞運,朝著下個目標繼續努力。

 
奧運熱潮後,香港人依然支持運動員嗎?

一開始做運動員,我純粹為自己的夢想出發,但奧運令我發現原來運動員有這麼大影響力。奧運期間,我收到一個陌生市民的inbox,她跟我說因交通意外與我一樣斷手,本來是空姐,因傷無法上班而變成「廢人」,直到看到我的故事卻鼓勵她積極做物理治療。沒想到,我起初只是堅持自己,但這份堅持卻正面地影響到其他人。作為運動員,能夠代表香港隊出外比賽,我感到自豪,亦很開心奧運期間至今,多了這麼多人關注體育,真的很開心。


面對未來,有否想像過的自己計劃?

早幾年正值低潮期,我得到單車女子隊教練黃金寶的鼓勵,最後讓我堅持下去,明白自己真的喜歡單車,而運動員生涯中亦遇到很多對我有正面影響的教練,所以我也想過退役後做教練,希望日後可以回饋單車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