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1:00

Daniel 陳浩源 追逐夢想的平權

text.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assisted by Eddy Chiu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Angel Mok
wardrobe: SACAI, VETEMENTS, ERMENEGILDO ZEGNA

有人說,奧運會是創造英雄的地方,殘奧會就是英雄聚首的地方,每個殘疾運動員克服自身困難參與比賽,本身已是英雄。陳浩源(Daniel)於2008年不幸遇上交通意外而失去左腳,後來積極參與運動,成為香港的唯一輪椅羽毛球運動員,世界排名高踞第二名。

今年經歷高低起跌,最終奪得殘奧會男子輪椅羽毛球WH2級單打項目銅牌,陳浩源成功將過去十多年的殘疾運動員生涯中的艱辛,轉化成奧運獎牌,終於能夠以最高的運動舞台上向外界證明,殘疾人士與健全人士同樣有追逐夢想的權利。

 

東京殘奧完結兩個多月,沉澱過後如何總結?

比賽前我希望入決賽衝金,最終目標上可能有落差,但我覺得無悔。運動員經常問自己,重新再來一次的話,會否做好一點?疫情下的20個月,我自問控制範圍內的準備,已經做到最好了,在東京賽場上呈現了最好的自己,所以無悔了。

 
這次東京殘奧,你最記得的一瞬間是甚麼?

殘奧會上有兩幕特別深刻,兩次都是我哭起來的。第一個,當然是我得到銅牌後爆喊的一幕,對於過去14年殘疾人士生涯、當中共12年運動員生涯中,很多辛苦、堅持、不為人知的忍耐,終於有所交代,尤其對我的神奇媽媽、太太的不離不棄有個回覆;另一幕是八強勝出晉級四強的比賽,我卻不是因為勝出而哭,而是與那位48歲英國球手認識十年,感情很好,我們在賽場通道相遇時,他告訴我這是他最後一場國際賽事,祝福我以後代替他繼續好好走運動路。以後我們未必再次見面,而他的一生夢想終在那場比賽完結,所以比賽結束後,我落淚了。

東京奧運大受市民歡迎,有否連帶到殘奧?

早於08、12、16年,我已經發現大家留意奧運及殘奧的力度相差很遠,但今年卻很特別,可能有電視直播,加上沒有時差,第一次感受到全城被運動包圍。就算殘奧只有奧運會的一半或更少的人支持,相比之前幾屆的支持度已是無限倍數的增加。我們收到海量市民為我們打氣,透過不同媒介,給予我們自信及支持。

 

熱潮過後,香港人依然支持運動員嗎?

我們不能期望殘疾人士在街上得到好似李慧詩、張家朗的那種熱度,但我們仍然感受到市民的支持,仍然有人認得我們,讓我們深信自己即使是殘疾人士,想追求一些改變,仍然是公平的,譬如追夢的權利,這些都是公平,只要肯做,有一刻發光,別人看到就會欣賞的。

香港人對殘疾運動員曾經很苛刻?

有些人說,輪椅運動員不會動,不會出汗,很容易得到獎牌,我聽到後可以嬲,可以喊,但改變不到他的看法,我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繼續好好玩自己的運動,在最高的舞台告訴他,香港最少能夠孕育出一位輪椅運動員打羽毛球,可以飛來飛去,很快,很大力,會流汗的,還可以為香港拿到獎牌。我只有真真正正這樣做,才可以說服到他們,正如我今日影到很多靚相,但我很記得13年前在病床上,當時穿著一件自家的格仔衫,隔籬床的殘疾人士說:「你搞咁多嘢做乜,你係傷殘人士,咁貪靚做乜?」原來有人覺得殘疾人士不應貪靚,但追求夢想與追求美麗,應該是人人一樣。這是公道的,不需要看別人,做出來自然有人欣賞,當有人冷言冷語,說一些不好聽的說話,最重要是如何做好自己,善用時間追逐自己的夢想與美。


對運動員來說,其實期望著怎樣的支持?

好簡單,不多不少,合理就好了。如果提倡傷健共融,不就是大家得到幾多,我們就要幾多。無論硬件及軟件,前者包括設施、同工同酬等等,後者則包括市民的教育、包容度及社會決心。例如我坐在旁邊食飯、行路,是否有足夠包容?大家有否對殘疾人士的忍耐性,或者幫助殘疾人士的心?我們希望是共融、公道,一起融合生活,不多不少剛剛好就足夠了。


你如何幻想自己的未來一頁?

我的目標定於三年後爭取更好的的獎牌,但從36歲到39歲,運動水平理應向下跌,但我反而還要向上爭取佳績,這是困難的。而且,我還希望在未來三年找到接班人,不希望香港因為一個運動員得到成績而產生項目,但退役了卻令項目消失,所以我希望有更多人玩輪椅羽毛球,就算退役之後,也可以傳承這項運動下去。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3 13:40:52
Arenas 陳仲泓 跨欄前後,也想救人  

 

這是個反香港資本主義的逆流故事。在當全職跨欄運動員前,陳仲泓在醫院裡當配藥員,即是溫馨提示你白色藥丸要三小時一粒、一天服四次那樣的工作,是否薪高不願透露,但必定糧準。為求測試自己的極限,他儲了點錢再裸辭,由2015年起就不斷擦新香港紀錄,今年也成為香港運動史上,出戰跨欄項目的第一人:「像是打麻雀吧,永遠不知道會摸到哪一枚,絕對是一場賭博。不裸辭,又怎能去奧運?」

 

text.陳菁
styling.Calvin Wong
photo.Leungmo
hair.Jean Tong
makeup.Deep Choi
styling assistant.Eddy Chiu

 

 

 

上班做配藥員,下班練跑的生活是怎樣的?

2014年我就跟隨教練陳沛練習跨欄,一年後破了香港紀錄,於是教練也想我加操,有信心要把我送到亞洲級比賽,直至2017年的精英運動員招募才轉為全職。之前,我的生活是起床、上班、下班、練跑,睡覺。醫院工作穩定,但想衝的也會被磨蝕,我不想到了四十歲,手上有點錢,但發現曾有機會跑更快卻沒珍惜,決定冒險一次。為了自省,上班一年後就留長髮,頭髮到耳際最辛苦,如果能捱過,未來的難關也可以捱過。

 

2015年後多次破香港紀錄,有人稱你為「欄王」,種種數字和稱呼你是怎樣看待的?

紀錄是用來破的,欄王只是虛名,對時間太上心又很易出錯。跨欄的這些日子,我不過想知道自己的極限,看看盡力後,能否貼近亞洲級水平。第二個我想做到的,是跟全世界證明我教練有實力,訓練方法是可行的。陳沛是我生涯裡的第二位教練,他是小學教師也特別有耐性,給我很多關心,我最想可以讓人知道我教練就是陳沛!

 

跨欄和你的性格相符,令你更熱愛這項目?

我這個人很心急,不喜歡拖泥帶水,如果事情反正也是要做的,不如快快完成。跨欄刺激又有挑戰性,十個欄之間,很多人會因撞欄或節奏出錯而停步。一日未到第十個欄,一日也未知道誰會勝出,要跨過第十個欄,再跑,才到終點。有時如果在第七、八個欄前心急,很容易受到影響。

 

這次東奧,你最記得的一瞬是甚麼?

第一次參加世界賽,沒想過會獲得外卡資格。這季完成最後一場,自知不是最高分的,打算全心準備全運會,後來騰出了一枚外卡就由我頂上。最記得是跑完那一刻,像是完全放下壓力。因為是全香港人看著我跑,很多媒體都寫著我是香港歷史上第一個出戰奧運的跨欄運動員,收到海量鼓勵,也背負很多期望。我覺得這是我必須完成的使命,不可以令香港人失望。

 

 

成為本地首位跨欄代表,過往香港難獲資格的原因是甚麼?

按香港唸完書再上班的正常軌道,大概沒人會像我那麼傻,辭職跨欄。先是香港做全職運動員人工不高,第二是家庭都有經濟負擔,第三是香港教練缺乏和外界交流。近五年日本和台灣進步極多,如果來來去去也是香港教練配香港知識,是上不到亞洲或世界級的。你不進步,人家已進步了。再者,田徑在世界上太普及,有手有腳就可以玩,有天份的一早投身田徑,故此競爭極高。

 

要計劃未來的生涯藍圖,是否同樣困難?

我當全職時廿六歲,沒錢,月入七千元,有時實在幻想不了將來能怎樣過。我很想貢獻田徑界,想教小朋友,特別是中學生,動作不理想還有時間改,也容易走歪路,而且如果聽見眼前的教練會考只有四分,今天卻能教學生,想必會很鼓舞。我當配藥員時每次都用心講解,有些病人會誤服抗凝血藥,輕輕一撞就泛起瘀青。運動員和配藥員兩個身份的共通點,大概都是想救人。運動不單為求成績,那是一種態度,而精英運動員身份有能力去宣傳這般態度。可惜以現時規則來說,現役運動員難以入選教練班,日後,我估計自己未必會做教練,實在毋需以教練身分糊口。

 

跨欄是很急促的事,平日你喜歡做甚麼?

我喜歡追車!想快點抵達目的地。除了練跑當消閒節目,大學時也用心做功課,純粹希望證明運動員也可兼顧學業,不想有藉口招人話柄,說自己以精英運動員身分進來就不用唸書。今年比想像中多了很多精彩的畫面,包括在大學一級榮譽畢業,也能在五環前拍攝畢業照,說得上是想要甚麼就有甚麼。雖說不想四十歲後悔,但我又沒想到十年後那麼遠。正如香港,也不知明年發生甚麼事,準備並做好這刻,下刻應該會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