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8 14:01:46

顧定軒 怪奇亦美麗

 

「想像力」是「美好的」,當人類善用創意去聯想或行事,可以促進文藝、科研以至社群關係的發展;但「想像力」亦是「可怕的」,當人們過度臆測或妄想未知之事,或會觸發社會不安、形成禁忌。顧定軒(Zeno)受生活中的尋常古怪事啟發,跨領域推出首個多媒體展覽《尼斯之歷》,陪伴對生命懷抱疑問的人,共同開展一場沉浸式的視聽旅程,思索想像力的平衡之道。

 

text.Ko Cheung

photo.Bowy Chan

makeup.Jess Yung

hair.Peter Cheng

wardrobe.N. Hoolywood@I.T venue.openground

 

一體兩面的想像
演藝界常被人譽為夢工場,皆因這裡匯聚了充滿才華的台前幕後,透過他們天馬行空的技藝與作品,受眾得以穿梭時空獲取不同新知與娛樂。

投身演藝約九年的Zeno,謙遜表示截至目前參與項目不算多,但從參演首部電影《愛.尋.迷》,再陸續以演員身入參與《藍天白雲》、《翠絲》、《麥路人》,以及劇集《那些我愛過我的人》和《男排女將》,「藉由演繹不同角色,我有幸體驗不同人生,也愛上演戲這回事。」至於年前,他勇闖ViuTV選秀節目《全民造星III》,跟其他表演者比拼才藝,也互相砥礪意志,發掘舞台、歌唱以至即興演出的趣味,「又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對演藝職涯及使命,有了多層次的感悟。」Zeno感恩的說。

惟獨當一面的角色前,演藝人都得承受別人看不見的現實試煉。相對編導主宰作品發展,「演員的職能較比動,想等到喜歡的劇本、適合的角色,講耐性也講機緣;此期間,我們亦得維生、照顧家人,自己就試過做廚或雜工幫補;還有,演技來自生活,我們不能盲目工作,也得靜處、到處探新,不過每次減少曝光,就易招來『佢咁少出現?係咪撈唔掂?』等猜測或誤會⋯⋯哈哈,要克服好多實際生存和心理關口。」Zeno苦笑,尤其近年時局與疫情動盪,想好好籌劃未來?更見困難與迷惘。

 

 

保持流動的力量
無從控制的人言、漂盪難測的命途,使善感的Zeno夜靜時獨處黑暗房中,「常會不期然憶起童年,我剛學游水、未熟水性,常會心急到肢體不協調,要不載浮載沉、不要幾乎遇溺。每次落水,盡是窒息感和恐懼感。」只是他直言身心成熟了,不會永遠等待他人救援,「我想活得主動點,別再被恐懼支配想像,要用想像去開啟潛能。例如學游水像做演藝,都是一個從無到有、從不懂到明簡的過程,與其一直怕,不如大膽試將演藝及人生經歷,轉化成為有意義的作品,既向人表達自己更立體的面貌,也鼓勵同路人別被壓力擊沉夢想。」

策劃《尼斯之歷》的念頭,就緣於Zeno為第50屆香港藝術節特備節目《拉娜》擔任外展大使,「當時結識了創意空間openground主理人、藝術家林欣傑(Keith),討論了很多創意的可能性。期間,我想到自己對音樂、藝術感興趣,並聯想起剛才說的『水』意象,它或予人恐怖感,但好些文藝作品如《無形水》,卻又展現到其浪漫之處。隨遇而變的特性,非常迷人;還有,又聯想到『尼斯湖水怪』傳說,人們總對牠的形態及個性,滿是推敲爭議,卻始終無人見到過其真貌,了解過牠的觀點與心聲。這一切,激發起我的好奇心,想將性質類近的元素,親自編排成音樂作品,並結合多媒體成為展覽,與人分享想法。」

 

 

同尋遺失的美好
別於演戲以「具像的身體」作傳意工具,展覽中Zeno想以「抽象概念」為觀眾保留思考空間。「我非寫作人,怕言辭寫不好、太直白,限制別人的想像。跟Keith商討後,決定以openground二樓的純白空間為展場,採用『水』為主題概念,『水怪尼斯』作展覽視點,『光影』及『聲音與音樂』為手法,並以『鱗片』隱喻『遺失的美好』及尼斯的象徵信物。當觀眾親臨現場,不會看到我身處場中,但卻可聽到由我創作、帶電子感的聲樂作導航,再隨尼斯的視點漫遊展場,欣賞散落牆身及角落上,由Keith協助創作的藝術投影。」

Zeno想與眾暫離繁囂、靜默反思,「日常中,人對人事物的種種『標籤』是否妥當?各人嚮往的生命模樣又是如何?紛擾世事與標準下,你又該怎樣自我定義?或許『正常』與『怪奇』並非二元,亦可各有各光采,希望你願意到來跟我一起發掘吧。」■

issue DEC 2021 VOL: 232
2021-12-08 14:00:22
談善言、楊偲泳 她和她的選擇

 

兩個女生要是談戀愛,有人總會問,誰當男的、誰當女的。某程度上,這是套用了一貫家庭組成的概念在關係之內,事實上,沒有哪個需要雄糾糾的展開臂彎,也沒有哪個要在家裡準備三餐。由談善言(阿談)和楊偲泳(Renci)主演的電影《喜歡妳是妳》,講述兩位女學生的愛慕與懷疑,簡單來說,不過兩個「人」的愛情起落。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makeup.German Cheung(Hedwig), carmencmakeup(Renci)
Hair.Larry Ho@Aveda IL COLPO(Hedwig), nickienick(Renci)

Wardrobe.Loewe(Hedwig), Burberry(Renci)

 

 

尋覓以上 戀人未滿
「有人被同性示好過嗎?」既然是同性關係的電影,倒不如問得直截了當,在阿談支吾時,Renci就大方的說有。她那時愛打排球,身邊的都是聊著共同話題的女生。初中時,曾被同性敲課室門,在情人節送上紅玫瑰,送完就走了。這個青春的片刻是她印象最深刻的一次,長大後再回想,覺得她選擇在情人節送玫瑰,想必是想表達愛意:「校園愛情是紙摺的星星,我覺得每個人都會有一瓶,無論是你為人摺或相反也會有。我試過一次搬家要棄掉東西,才發覺有瓶小的紙星星,雖然忘了是誰送,但我確是捨不得拋棄。」以手作示好,在女生之間想必出現率會高很多,畢竟大家都是浪漫主義者,也懂得體貼女生之道。阿談舉了個女人都懂的例子,男人無法分擔來經的悲痛交集,也許只能象徵式地叫你多喝暖水。

 

《喜歡妳是妳》中的李詠藍(談善言飾)和李芯悅(楊偲泳飾),在中學時相識,也成為對方的初戀,後來走到大學,因為現實和理想,二人決定結束關係。多年後,李詠藍收到李芯悅的邀請,成為她婚禮上的伴娘。雖然阿談的角色相對肯定,但仍選擇把兩位角色的關係定性為「尋覓中」,先不歸類為友情或愛情:「喜歡一個人,你會覺得這個人做任何事,在你眼中都與別不同。對方可愛又美、想對他好、想疼愛他,演繹這角色時沒去想是男或女,你不過是喜歡這個人。」渾身氣概、打籃球很帥氣、溫柔細心,都可以是原因,也毋需連繫上任何一個性別。

 

 

誰都能剛能柔
在外界眼中,短髮的阿談形象硬朗,而有一雙深酒窩的Renci則走甜美路線,這樣的選角,似乎符合一段關係裡一剛一柔的期望。「那時談善言是短髮,但其實我也是短髮,於是就要安排我駁髮,純粹有個對比。」阿談曾聽說,如果是兩個女生的關係,就會有一個是tomboy,一個較女性化,而前者就要誇張地展現男性的強大。本來,她也懷疑是否自己的堅強形象過度深入,故此沒有收到試鏡的邀請,最後在柯煒林的鼓勵下,決定跟監製之一的柯星沛問問可否獲得試鏡機會。因為有感自己早就被排除在名單以外,那次成了她入行後最豁出去的試鏡經歷,最後在第二輪試鏡後就被選上:「阿凱(導演楊潮凱)說,他看得見我柔軟的一面。」

在開拍前,導演吳詠珊和楊潮凱為二人安排了個練習:由零歲開始,直至她們在電影中的歲數,不斷分享每年的一件事。由她們出生開始了解對方,熟悉後才慢慢建立身體接觸的默契和交流的親密程度。她們在傾談中,發現大家都喜歡岑寧兒的作品〈如果我是一首歌〉:「你可以在我懷裡坦白赤裸 / 我們可以瘋狂流汗再脆弱 / 我是你的家也是你的旅程」。這樣的歌,就成了二人之間的主題曲。

影響演法的,並非性別,而是對手。過程中,Renci開啟了挑剔模式,老是說阿談語速太快,一開口就像是WhatsApp裡的1.5或2倍速設定,類似的挑剔,過往只適用於在意的、親密的人。同時,阿談則嘗試stalk Renci的社交平台,除了偷拍她睡覺,還在短片中發現Renci喜歡舔唇,甚至細緻到先舔上唇再舔下唇都觀察得到,回家後還要反覆重溫。聽起來很瘋狂,但當你喜歡一個人,誰不是做著同樣的事呢?

 

 

喜歡你是你 也可
提起港產的女同性戀電影,不難想起楊丞琳和梁洛施主演的《刺青》,還有吳君如和周慧敏的《得閒炒飯》,想必她們的共通點是微細,女生的第六感、直覺,以及情感上的敏感度大多都特別高。於是電影裡頭,節奏會比較慢,也讓觀眾們觀察多一點。Renci對這種女生天性特別有信心,只要眨一下眼,對方就已經感覺得到:「我覺得這是現時很多男女關係中,老是埋怨對方不懂自己的原因,男和女天生就有這樣的分別。」

其實《喜歡妳是妳》只是一個例子,放開一點,叫作《喜歡你是你》也無不可。阿談留意到,過往普遍觀眾對女同性電影的接受度比男同性的高,但這一、兩年似乎改變了,無論是泰國或台灣,相關的作品都豐富得很,熱門的就有《誰先愛上他的》還有《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雖然未能預測往後走勢,但當下被接受而成為電影,甚至獲得大量支持,絕對是好事:「其實不是接不接受到,而是應該要接受到,沒理由要排除。這正是在世界上正在發生的事,而電影就是正在紀錄著社會上的事。」阿談看電影,喜歡看情,特別是親情。作為演員,過往也沒特別想試愛情電影。《喜歡妳是妳》獲電影發展基金資助,在沒商業計算下,可以如同愛情一樣不管外人的眼光,好好地寫信,一封附有濃濃情感的道歉信。聽說,有不少觀眾看優先場時都形容作品很純粹,沒有狗血的爭鬥,或是煽情的造作設定。純粹一字,Renci覺得盛載了額外的意義:「現時生活變數太大,進戲院你當然可以選擇震撼眼球的作品,但如果有純粹的感覺,舒服地步出戲院,也算是成功的一種。」■